作者:MRBIGDICK
  2017年12月26日发表于
  本站首发
  ×××××××××××××××××××××××××××××××××××
  年底了 发篇拙文供大家娱乐下 祝各位新年快乐
  ×××××××××××××××××××××××××××××××××××
  「飞机哥…来嘛…快来抱抱宝宝…你好久都没来疼宝宝了…是不是不要人家
  了啊…」身无寸缕的宝妮正一边做作地皱起眉头,嘟着嘴,扭动着腰肢,用双手
  抱着她胸前那对不知道让多少个男人流连忘返的丰满乳峰,淫靡地轻轻揉搓着,
  一边柔媚而又哀怨地撒着娇,「飞机哥…你可不能不要宝宝…不然的话,让宝宝
  可怎么办啊…」听到宝妮的讨好,飞机仔只是轻轻地一笑,他当然知道这个已经
  深陷毒瘾的妓女这样百般奉承,无非只是为了想从他这里多拿到一些毒品罢了。
  但看着宝妮一丝不挂的丰腴胴体在眼前不停地摇摆着,又看到宝妮柔软的性感双
  峰就像两个水袋一样,不停地在她小巧的手掌中变换着形状,飞机仔却还是觉得
  胯下渐渐兴奋了起来。然而正当飞机仔懒洋洋地想要站起身来,把赤身裸体的宝
  妮抱进怀里,象平时那样好好享用一番时,他却突然想起,宝妮不是已经死了么,
  难道眼前的竟然是来向自己索命的鬼魂!这一惊非同小可,飞机仔马上就觉得自
  己手脚冰凉,心脏却剧烈地跳动起来。
  「啊!不!不要!」飞机仔大声狂喊着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硬
  邦邦的小床上,一阵阵海风正混合着发动机的噪音,从窗口吹进这个狭小的房间。
  听到飞机仔的叫声,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很快就出现在窗口,他先举起一支手枪,
  用手枪指向窗口,然后才探头探脑地向房间里张望着。这时候飞机仔已经从梦境
  中渐渐清醒过来,看到那个拿着手枪的黑皮肤男人,他不耐烦地坐起身来,朝着
  窗口挥了挥手:「没事,做了个恶梦!」那个男人似乎没有完全听懂飞机仔的话,
  但是他看到飞机仔安然无恙地坐在床上,就收回了手里的那支手枪,小声地骂骂
  咧咧着走开了。
  而飞机仔却还没能完全从刚才那个噩梦中平静下来,他坐在床沿上,用手掌
  猛搓着自己的额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又拿起床边那张小桌子上的那瓶水,
  把剩下的大半瓶水一饮而尽,这才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
  飞机仔是香港著名的毒枭- 豹哥的得力手下,主要负责帮豹哥分销毒品。他
  刚才梦见的那个名叫宝妮的妓女是他的老相好了,每一次飞机仔光顾宝妮的时候,
  宝妮都会使出浑身解数,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而尽兴地享受过宝妮的VIP待
  遇以后,飞机仔自然也会投桃报李,多给宝妮一些「劲特别大」的特制毒品,让
  她满足一下毒瘾,还可以把毒品卖给她的恩客们,以及别的妓女,好赚些外快。
  因为飞机仔给宝妮的那些都是纯度比较高的毒品,而且还经过专门调配,效果特
  别好,所以宝妮也就靠转卖毒品挣了不少钱。宝妮知道飞机仔是她的摇钱树,所
  以为了取悦飞机仔,她对飞机仔完全百依百顺,不管飞机仔有什么变态的要求,
  她都会满足飞机仔的狂野兽欲,让飞机仔在床上享受到皇帝般的滋味,而且还会
  经常地主动搞出点新花样,让飞机仔时时可以品尝到新鲜感,也就不会对她生厌。
  宝妮的心思没有白花,飞机仔很快就迷上了这个又听话又性感的妓女,他甚至几
  乎从来不去找别的流莺,只把所有的欲望都发泄在宝妮的身上。
  但是,在豹哥不知从哪抓来了一个被他叫做「馨奴」的美女警察,并且把那
  个女警关在地下室里当做性奴,让手下随意玩弄以后,飞机仔却很久都没有再去
  光顾宝妮。因为馨奴非但长得比宝妮更加清纯秀丽,而且身材也更加惹火诱人,
  比起宝妮略微有些丰腴的腰肢来,馨奴的小蛮腰要纤细得多,馨奴弹性十足的全
  天然乳峰给男人带来的满足感当然也不是宝妮那对靠硅胶撑起来的人造胸部可以
  比拟的,更别说无论宝妮怎么缩紧她早已经被无数恩客玩得松弛了的牝户,也不
  可能像被豹哥抓来之前还是处女的馨奴那娇嫩的阴户一样紧致。馨奴的女警身份
  和她虽然落入魔掌,惨遭无数次轮奸和虐待,却始终不愿屈服的倔强本就让每一
  个侵犯她的男人都感到格外兴奋,而当豹哥告诉他的那些手下,馨奴的未婚夫原
  来就是那个从他们手里查抄了一大批毒品的警察- 林绍辉的时候,那些男人更是
  把对于林绍辉的愤恨全都发泄在馨奴身上,把这个被铁链牢牢捆绑着,根本无法
  反抗的美女警察蹂躏得死去活来,让她一次次被糟蹋得失禁,又昏死过去。
  除了不知疲倦地轮流玩弄馨奴以外,飞机仔和豹哥的其他手下还用各种疯狂
  的手段羞辱着这个小警花,男人们拔光了馨奴的阴毛,让她的阴户光滑得像是还
  没发育的少女一样,然后又给馨奴注射了春药,让她在春药的控制下迷失神智,
  还拍下了她像妓女一样主动迎合男人们的录像,令她羞耻难当。豹哥更是强行在
  馨奴白皙的背脊上刺上了「性奴」这两个大字和一些淫亵的图案,甚至还给馨奴
  注射毒品,逼迫她染上了毒瘾。在这样一连串令人难以承受的残忍折磨下,馨奴
  原本坚定的意志也开始逐渐动摇,这个刚被抓来时无论如何不肯顺从的女警已经
  乖了许多,即使没有锁链的束缚,她也已经不敢再猛烈抗拒那些男人的凌辱,只
  能哭着听任一支支粗壮的阴茎蛮横地蹂躏她的阴户,而且她竟然还不得不忍着屈
  辱,跪在男人胯下,哭着用唇舌舔吮男人的阴茎。和其他男人一样,飞机仔也已
  经用各种姿势在馨奴的身上发泄过了不知多少回,而且还尝过了好几次在馨奴的
  嘴里喷发,并且看着她抽泣着咽下精液的美妙滋味。
  但是,那些贪婪的男人们并没有就此满足,为了彻底摧垮馨奴的心理,驯服
  这个性感小美人,豹哥为林绍辉精心设下了一个卑鄙的圈套。豹哥曾经和飞机仔
  一起玩过宝妮,记得宝妮的眉眼和馨奴有几分相似,所以他就让飞机仔带着馨奴
  的项链,还有春药和毒品去找宝妮,让宝妮在酒吧接近林绍辉,用馨奴的项链引
  起林绍辉的注意,然后再骗林绍辉吃下春药,并且和林绍辉上床,而那些毒品就
  是给宝妮的报酬。豹哥的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林绍辉轻易地就上了宝妮的钩,
  在春药的控制下,和宝妮在情人旅馆翻云覆雨,并且还被拍下了录像。完成任务
  以后,宝妮轻松地享用着飞机仔给她的毒品,却不知道豹哥为了杀人灭口,早就
  在毒品里加入了致命的烈性毒药,所以宝妮很快就痛苦万分地倒在林绍辉的怀里,
  死不瞑目地咽了气。可以说,宝妮是被豹哥和飞机仔害死的,所以,刚才梦见宝
  妮的时候,有些迷信的飞机仔马上就想到她是来索命的,被吓得不轻。
  拿到了林绍辉和宝妮的性爱录像,又确认宝妮已经死了以后,豹哥一边让人
  剪辑录像,准备用录像调教馨奴,一边让飞机仔去台湾先避避风头,以防林绍辉
  或者香港警察从宝妮顺藤摸瓜查到飞机仔身上。飞机仔现在就正身处豹哥给他安
  排的,送他偷渡去台湾的那艘船上,当他的心情从噩梦带来的震惊中平复了一些
  以后,飞机仔却不由得回味起刚才梦见宝妮的赤裸胴体来。虽然有些舍不得宝妮,
  但飞机仔却更不敢违抗心狠手辣的豹哥,他明知豹哥给宝妮的那些毒品里面有只
  要几秒钟就可以要人姓命的烈性毒药,而且也知道宝妮每天陪男人上床以后,有
  晚上要吸一点毒品的习惯,却还亲手把那些毒品交给了宝妮。一想到宝妮乖乖地
  听他的话,勾引林绍辉上床,还按照他的要求拍了录像,最后却还是被他害死,
  飞机仔也暗暗觉得心里有点不好受。而当飞机仔想起这个曾经陪他在床上颠鸾倒
  凤,任他摆布的性感淫娃已经就这样死了,他更是觉得有种说不出的不忍和心疼。
  飞机仔想起他每一次找宝妮「乐乐」的时候,宝妮都会先媚笑着和他一起洗
  鸳鸯浴,用舌头舔遍飞机仔的全身,然后还用丰满的双乳给他涂沐浴乳。有时宝
  妮会在淋浴间里就给飞机仔打手枪,飞机仔兴致好的时候,还会让宝妮用双手撑
  着淋浴间湿漉漉的墙壁,撅着屁股,让他在淋浴水柱的冲刷下先发泄一次。洗过
  鸳鸯浴以后,宝妮在床上更是任飞机仔予取予求,不管飞机仔喜欢把她按在床上,
  用双肩扛着她的双腿,在她的牝户里抽插,还是让她上半身趴在沙发上,高高撅
  起屁股,好尽情享用她的菊肛,或者命令她用双臂搂着飞机仔的脖子,象树袋熊
  一样地挂在飞机仔身上,让飞机仔抓着她的双腿或者臀肉,在她的身体里凶猛地
  冲刺着,又或者是叫她骑在飞机仔的胯上,不停地扭动身体,好让飞机仔一边毫
  不费力地品尝着她阴户和后庭的滋味,一边欣赏着她的那对巨乳荡起的层层乳浪,
  还伸出手来,把她的乳肉捏成各种形状,有时宝妮还会主动用上一些飞机仔都没
  有听说过的新奇体位,好让飞机仔感到更加刺激和满足。
  而至于宝妮的嘴和乳沟,当然也是任凭飞机仔玩弄的泄欲工具。飞机仔自己
  也数不清已经有多少次把精液射进宝妮的嘴里或者射在她的胸口和脸上了,虽然
  宝妮的胸是做了隆胸手术才变大的,但是她乳峰的傲人尺寸却还是足以诱惑每一
  个男人,飞机仔当然也不例外,每一次看着自己的阴茎被埋进宝妮的酥胸,飞机
  仔都会显得比玩弄她的阴户或者后庭时更加兴奋。而宝妮也每次都会乖乖地咽下
  她嘴里的腥臭精液,或者伸出舌头,在飞机仔的面前舔掉喷射在她嘴唇上的那些
  白浊黏液。飞机仔每次在宝妮的身上发泄过以后,宝妮都会跪在他的胯下,用唇
  舌给他清理阴茎,而且只要飞机仔要求,宝妮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舔他肮脏的肛
  门,还用舌尖刺激他的前列腺,让他爽得倒吸冷气。宝妮的媚眼如丝和婉转娇啼
  更是对男人充满了淫靡的吸引力,当她用那双桃花眼盯着飞机仔,又用骚得滴出
  水来的声音呻吟着:「要死了…好厉害…」的时候,虽然飞机仔明知这个经验丰
  富的妓女是装出来的,却每次都忍不住加快了在她身上冲刺的节奏…
  「这么会让男人开心,怪不得宝妮那骚货的生意那么好…」回味着在宝妮身
  上享受到的一次次快感,飞机仔觉得他的下体蠢蠢欲动起来,忍不住想要发泄一
  下。飞机仔一边拉开拉链,让他已经张牙舞爪的阴茎从裤子里跳了出来,一边掏
  出手机,想找一段存在手机里的A片助兴。飞机仔打开手机里储存视频的文件夹,
  随手点开一段视频,一阵女孩的哭喊声就在他耳边响起:「不…不…禽兽…我不
  会放过你们的…绝对不会…啊…不…不要…」而手机屏幕上也出现了一个满脸是
  泪的美女紧蹙眉头的俏脸和她因为屈辱和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在男人的淫笑声和
  女孩的呜咽声中,随着手机镜头的移动,手机屏幕上慢慢地出现了那个美女的那
  对正随着身体的颤抖而不停摇晃着的性感乳峰和她拼命扭动挣扎着的惹火腰肢,
  还有她沾满了白浊精液的阴毛,在她阴毛的遮蔽下,一支粗壮的黝黑阴茎已经粗
  暴地撑开了她粉嫩的阴唇,正在她的阴户里横冲直撞地抽插着。
  一看到那个美女的模样,飞机仔马上就想起这是他第一次在馨奴身上泄欲时
  拍的录像。看到屏幕上,自己的阴茎正野蛮地一次次翻开馨奴柔软娇嫩的阴唇,
  放肆地蹂躏着她仍旧紧窄得像处女一样的阴户,飞机仔觉得他的阴茎在他手里变
  得更加硬了。而当飞机仔看到屏幕上的自己正伸出一只手,抓住馨奴的一座坚挺
  高耸的乳峰,在馨奴不甘和委屈的哭声和哀鸣中随意揉搓着的时候,他马上就回
  想起了那时候的美妙手感。毕竟是青春少女的胸乳,馨奴的酥胸比宝妮的乳肉要
  柔软得多,也更富有弹性,让飞机仔爱不释手,忍不住臆想着如果能用这对美乳
  包裹着他的阴茎,那滋味会是多么令人销魂。也许是因为馨奴紧致的阴户太有压
  迫感,也许是因为馨奴的双乳太让飞机仔着迷,总之,屏幕上的飞机仔没在馨奴
  身上坚持多久,就忍不住在她的阴户深处爆发了。飞机仔发泄以后,刚满意地放
  开馨奴,还没来得及关上手机,屏幕上就出现了另一个男人正淫笑着扑向馨奴的
  情景…
  这段视频结束以后,飞机仔的手机屏幕上自动开始播放下一段录像。屏幕上
  出现了一个女孩白皙细腻的背脊,一个男人正抱着她的细腰,在女孩的哭声中,
  淫笑着从后面侵犯着她的阴户,而女孩的臀肉上和背后早就已经乱七八糟地留下
  了不少精液的痕迹。虽然看不清那个女孩的脸,但是飞机仔当然记得,这也是他
  在凌辱馨奴的时候拍下的录像。
  看着屏幕上,馨奴的赤裸胴体正随着他的凶猛抽插而不停地战栗和前后摇晃
  着,飞机仔想起那时候,他的每一次插入都恨不得把整支阴茎全都塞进馨奴的阴
  户里,馨奴纤细的腰肢被蹂躏得不停地颤抖着,就像是要被他折断了一样。飞机
  仔看到屏幕上的自己正兴奋地用手掌抽打着馨奴的翘臀,他回味着那种完美的手
  感,套弄自己阴茎的速度也就变得更快。看着馨奴的臀肉因为自己的凶狠冲击而
  颤动着,掀起阵阵波浪,飞机仔再也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当屏幕上的他满意
  地低吼着,在馨奴身上泄欲的时候,飞机仔也终于嚎叫着,把一股股精液喷射到
  了他身前的肮脏甲板上。
  发泄以后,飞机仔也就冷静了不少。想起豹哥说过,有了宝妮录下的那段录
  像,他就有办法把馨奴也调教得像是宝妮那样骚和乖,甚至还有可能把馨奴改造
  成母狗一样听话的性奴,飞机仔觉得,如果真的能象豹哥说的这样,随便玩馨奴
  这种极品美女的话,那牺牲一个宝妮也还是合算的。想到这里,飞机仔不由地想
  起豹哥和别的那些男人现在应该正在地下室里轮流玩弄和调教着馨奴,馨奴也许
  还会给他们一个个舔鸡巴。一想到他们正满意地在馨奴身上发泄着,而自己这次
  去台湾避风头,却要有一段时间操不到馨奴了,飞机仔就暗暗觉得不爽。再想到
  自己乘的这艘船上也全都是男人,连一个女人都没有,飞机仔更是感到绝望:
  「看来,在海上漂的这几天,只能靠打飞机解决了…豹哥说到了台湾以后,那帮
  台湾佬会有美女招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等我回到香港,我一定要好
  好操一操馨奴,把损失全都补回来…」虽然这样想着,但是现在,飞机仔只能默
  默点上一支烟,盘算着怎么打发这无聊的偷渡旅程…
  经过三天的航行,这艘偷渡船终于接近了目的地。深夜,一艘快艇轰鸣着向
  这艘船驶来,飞机仔知道这是台湾毒枭们派来接他的,所以那艘快艇在船舷边刚
  一停稳,飞机仔就急不可待地跳了上去。那个驾驶快艇的台湾人上下打量了一下
  飞机仔,露出被槟榔染黑的牙齿朝他笑了笑,就发动了快艇的引擎,熟门熟路地
  向夜色笼罩下的海岸飞驰而去。
  飞机仔才一上岸,就有几个早就在此等候的台湾人迎了上来。带着飞机仔上
  了停在一旁的那辆黑色小轿车以后,那几个台湾人才向飞机仔自我介绍了一番。
  飞机仔这才知道,原来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其貌不扬的矮个子男人竟然是台湾大毒
  枭邦哥的得力手下罗杰,看来台湾毒枭对于香港的大客户豹哥还是很重视的。互
  相认识以后,罗杰一边淫笑着说:「飞机哥这一路上辛苦了吧,来来来,带飞机
  哥去个好地方,给飞机哥接风洗尘…」,一边拿出一个黑色的头套,看来是不想
  让飞机仔知道他们的路线。飞机仔当然知道规矩,他笑着说:「客随主便啦,罗
  杰哥…」,就戴上了那个黑色头套。
  那辆轿车一会左转,一会右拐,不知行驶了多久,而罗杰和另外那几个台湾
  人也就陪戴着头套,什么都看不见的飞机仔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当他们知道
  豹哥抓了一个香港女警来玩的时候,都得意地淫笑了起来,罗杰还淫笑着对飞机
  仔说:「飞机哥,我们这里也有好东西,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轿车停下来以后,
  罗杰和两个台湾人就亲热地搀着飞机仔下了车,然后又扶着两眼一抹黑的他慢慢
  向前走,当飞机仔头上的那个头套终于被取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
  一张餐桌前,罗杰正坐在他的身边,指着桌上的丰盛饭菜,笑着对他说;「飞机
  哥这几天在海上一定没吃到什么合胃口的,邦哥关照,要给飞机哥准备些像样的。
  我们台湾小地方,粗茶淡饭的,还请飞机哥不要嫌弃…」
  看着面前香气扑鼻的佳肴,饥肠辘辘的飞机仔对罗杰稍微客气了两句,就连
  忙大吃起来。看着飞机仔狼吞虎咽的样子,罗杰连忙把一个小瓶子放在飞机仔的
  面前,对他说:「飞机哥,这里还有饭后甜品,可要留点胃口,不然可就吃不下
  了…」
  「这是什么…甜品?怎么装在瓶子里?」看着眼前这个小瓶子,飞机仔有些
  疑惑。「这是我们特制的性药,至于甜品,马上就上菜…」看着飞机仔不明所以
  的样子,罗杰淫笑着朝他身边的那个台湾人挥了挥手说,「把甜品带上来…」那
  个男人马上就跑到门外,然后就牵着一根皮质的狗绳回到这个房间里,飞机仔听
  到一阵叮叮当当的铃声,好奇地站起身来,却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后,有一个浑身
  赤裸的女孩正用双手和双膝在地上爬行着,那男人手里的那条狗绳连接在女孩脖
  颈上的那个项圈上,所以女孩只能跟着那男人的脚步,亦步亦趋地向前爬着,女
  孩每爬一步,她项圈上的铃铛都会摇晃着,发出悦耳的清脆声响,而她的屁股上
  拖着的那条毛茸茸的狗尾巴也会跟着她身体的扭动而不停地左右摇摆。那男人牵
  着这个像狗一样在地上爬行的女孩,淫笑着走向飞机仔。那女孩乖乖地跪在飞机
  仔的身旁,把双手象狗爪子一样弯曲着放在胸前,甚至还「汪汪」地叫了两声,
  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两滴泪水却从她已经泪流满面的脸上悄悄滴落到了地上。
  「原来如此…这妞…就是甜品吧…」看着这个梨花带雨的美女,飞机仔兴奋
  地淫笑着说,「不错哦…好像很听话的样子嘛…就象母狗一样啊…」看着这个美
  女毫无瑕疵的娇俏脸蛋,还有她胸前那对丰满得根本遮掩不住的性感乳峰,飞机
  仔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流到了胯下。「这个妞原来名叫何菲儿,还是个警察,不过
  现在已经改名叫做骚母狗了…」
  看着飞机仔色迷迷的样子,罗杰淫笑着继续对他说,「骚母狗玩起来可爽了,
  飞机哥最近旅途劳累,可以先吃点我们的药,一颗就够,保证可以在她身上尽兴
  …」听到罗杰说眼前这个似乎已经完全被驯服了的女孩竟然曾经是台湾女警,飞
  机仔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警察?女警都调教得那么乖…罗杰哥你们可真有
  一套!」看着飞机仔半信半疑的样子,罗杰却胸有成竹地用恶狠狠的口气对那个
  女孩说:「你给飞机哥自我介绍一下吧…」那个女孩好象是被罗杰吓了一跳,连
  忙呜咽着用颤抖的声音对飞机仔说:「骚母狗…骚母狗以前是警察,现在…现在
  是主人们的母狗…母狗…呜呜呜…」
  听到「骚母狗」这样说,飞机仔更加觉得欲火焚身,他连忙抓起罗杰刚才给
  他的那个瓶子,在手掌上倒出一颗药丸,马上就吞进嘴里。「飞机哥,药力生效
  以前,就先让骚母狗给你表演一下吧…」看到飞机仔心急火燎地吃下了性药,罗
  杰得意地淫笑着站起身来,走到「骚母狗」面前,拉开自己的拉链,冷冷地命令:
  「张开嘴来,主人给你喝热水…」何菲儿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哭着张开了双
  唇,而罗杰却扶着阴茎,把一股热哄哄的骚臭尿液洒进了她的嘴里。看着「骚母
  狗」如此听话地用嘴接尿,还拼命地喝下那些臭味刺鼻的尿水,飞机仔惊讶得目
  瞪口呆。幸好罗杰的那泡尿不算多,何菲儿很快就全都咽了下去,但是另一个台
  湾男人却马上就淫笑着把一个便盆放在她的面前。不用那些男人发出任何命令,
  何菲儿就呜咽着乖乖地蹲坐在那个便盆上,在台湾男人们和飞机仔的眼前羞耻地
  上演了一场美女便溺的淫亵表演。然后她还一边抓住自己的右乳,用力揉搓着,
  一边却把另一只手的手指探进她自己被拔光了阴毛的阴户,呻吟着自慰起来。
  「他妈的!我忍不住了!」性药的药力很快就发作了,再加上眼前这场令男
  人血脉喷张的荒淫表演,飞机仔感觉自己的阴茎膨胀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他猛
  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把正在哭着自慰的「骚母狗」按在地上,用双肩扛起这个
  美女性奴的双腿膝弯,把「骚母狗」显然是被刻意清洗干净的迷人胴体压在身下,
  粗暴地把阴茎插进「骚母狗」
  连一根阴毛都不剩的红肿阴户,在女孩的哭喊声和项圈上阵阵急促的铃声中
  凶狠地抽插起来。而飞机仔的双手也没有闲着,「骚母狗」的丰满酥胸正在他的
  一对手掌中不停地变换着形状,看着这对连他不算小的手掌都无法完全掌握住的
  乳峰,飞机仔更是兴奋异常,每次当他淫笑着用指甲狠狠掐着「骚母狗」的乳尖
  时,都会让这个美女疼得浑身颤抖着哭喊起来,而「骚母狗」的阴户也会因为疼
  痛而收缩得更紧。阴茎被缩紧的阴户紧紧包裹着的快感让飞机仔乐此不疲地继续
  蹂躏着「骚母狗」的乳头,直到他终于在女孩阴户的一次次收缩和挤压中,忍不
  住低吼着在「骚母狗」的身体深处爆发。
  放开「骚母狗」以后,飞机仔淫笑着坐在地上,满意地看着「骚母狗」刚遭
  受过蹂躏,一时还合拢不起来的阴唇还在微微地颤抖着,他白浊的精液也正慢慢
  地从「骚母狗」的阴户里倒流出来。因为「骚母狗」和馨奴都是美女警花,飞机
  仔也就不由自主地暗暗比较着玩弄这两个美女时的感觉。「骚母狗」和馨奴的长
  相都是让男人更想好好蹂躏的清纯型,「骚母狗」的乳峰尺寸仿佛比馨奴更大一
  点点,但是馨奴的乳肉却显得更有弹性,也更坚挺一些,比起馨奴的小蛮腰,
  「骚母狗」的腰肢似乎有些稍稍逊色,但是身材更加娇小的馨奴却也没有「骚母
  狗」的那双细长美腿,也许是因为被那些台湾人凌辱过太多次,「骚母狗」的阴
  户虽然也足以让任何一个侵入的男人为之销魂,但却好像不如馨奴的牝户那样紧
  致迷人。当飞机仔发现他刚刚发泄过的阴茎在他的淫靡回忆中竟然又一次膨胀起
  来的时候,在吃惊之余,他心里也忍不住暗暗赞叹台湾人的性药果然好厉害。
  「看来飞机哥对骚母狗很满意啊…」看着飞机仔的胯下那么快就又重振雄风,
  罗杰淫笑着对他说,「骚母狗的屁眼也很好玩,飞机哥要不要尝一下?」听到罗
  杰这样说,飞机仔不由得想到豹哥不准任何人给馨奴的后庭开苞,所以直到现在
  还没有人享用过馨奴的菊肛。而何菲儿听到罗杰的话,却像是收到了圣旨一般,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用双手和膝盖支撑着身体,连忙跪趴在地上。何菲儿抽泣着低
  下头来,乖乖地咬住她眼前那条被男人随手扔在地板上的狗绳,又流着眼泪,活
  像一条母狗般地叼起粗大的狗绳,把绳子送到飞机仔面前。看到飞机仔淫笑着伸
  出手来,接过狗绳,何菲儿才有些吃力地转过身去,呜咽着在飞机仔的眼前高高
  撅起她挂着尾巴的翘臀,就像是诱惑飞机仔临幸她的后庭一样。看着「骚母狗」
  淫贱的模样,飞机仔一边得意地拉扯着手里的狗绳,勒紧「骚母狗」脖子上的项
  圈,让项圈上的那个铃铛响个不停,一边淫笑着跪在「骚母狗」的身后,在这个
  美女性奴的哭泣声中,把那个连着尾巴的坚硬肛塞从她的肛门里拔了出来。
  飞机仔把那个足有鹅蛋大小的硕大肛塞随手扔到一边,淫笑着用手分开「骚
  母狗」那性感迷人的翘臀,淫亵地欣赏着她的菊蕾。飞机仔看到「骚母狗」的肛
  门似乎前不久刚被撕裂过,有一道伤口刚刚愈合,还没完全恢复。也许是因为紧
  张,「骚母狗」的小巧肛门正在微微地颤抖,还一张一合地轻轻翕动着。看到这
  样春色旖旎的景象,飞机仔哪里还忍得住,他连忙用力掰开「骚母狗」弹性十足
  的白嫩臀肉,淫笑着把他那支早已生龙活虎的阴茎插进了女孩的后庭。「啊…疼
  …呜呜…呜呜…」娇嫩菊蕾被粗暴撑开的剧痛让何菲儿疼得全身颤抖起来,但是
  这个美女性奴却根本不敢稍有抗拒,只能蹙紧眉头,强忍疼痛,扭摆着她柔软纤
  细的腰肢,迎合着飞机仔的阴茎在她后庭里的猛烈抽插,随着何菲儿身体的阵阵
  颤抖和摇晃,她项圈上的那个铃铛也不停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还会自己摇
  屁股…这么骚啊…果然调教得不错啊…」发现「骚母狗」竟然会用菊蕾主动迎合,
  飞机仔更加兴奋地淫笑着说,「那就更得好好玩个够了…」
  飞机仔一边兴奋地淫笑着,一边还不停地用力拍打着何菲儿的翘臀,在她白
  皙的臀瓣上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掌印,而且飞机仔还时不时残忍地掐捏着何菲儿
  娇嫩的臀肉,让她疼得忍不住连连求饶。但是何菲儿的哭喊声和惨叫声却让飞机
  仔感到更加兴奋,看着这个美女警花在自己胯下颤抖着的悲惨模样,飞机仔反而
  加快了在她后庭里肆虐的节奏。
  飞机仔的每一次抽插都会撕扯着何菲儿肛门上那条刚愈合没多久的伤口,疼
  得她哀鸣连连,身体也不停地战栗着,她的翘臀甚至痉挛了起来。但是只要何菲
  儿扭动腰肢的节奏稍稍慢下来,飞机仔就会用力拉扯着手里的那条狗绳,把何菲
  儿勒得喘不过气来,提醒她继续卖力迎合,所以尽管已经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何
  菲儿却还是不敢有丝毫懈怠地摇摆着胴体,用她紧窄柔软的肛门取悦着飞机仔。
  终于,就在何菲儿暗自担忧自己的后庭似乎马上就要再次被撕裂的时候,飞机仔
  总算吼叫着捏住她的翘臀,把整支阴茎都塞进了她颤栗着的菊肛,几乎在她的直
  肠尽头酣畅地爆发了。
  「太爽了…好爽…」满意地泄欲以后,飞机仔一边在「骚母狗」的呜咽声中,
  把阴茎上的秽物和精液全都抹在她的臀肉上,一边淫笑着对一直在一旁欣赏「骚
  母狗」被肛奸的罗杰说,「罗杰哥,这妞真的是警察吗…怎么会那么骚…为什么
  我们抓来的那个香港女警就那么难搞,不管怎么弄都不肯听话…你们是怎么调教
  的啊…是不是这个妞本来就是个骚货啊…」看着已经被蹂躏得瘫软在地上,正在
  低声抽泣着的「骚母狗」,罗杰也淫笑着回答道:「别看这条母狗现在这么听话,
  当警察的时候,她可厉害着呢。一个多月以前,我们运毒品的时候,碰巧抓了个
  女警察回来操。这条母狗是那个女警察的好朋友,为了给朋友报仇,她化妆成妓
  女,弄死了我们一位大哥。后来,我们就在她的新婚之夜,当着她老公的面轮流
  操了她。没想到都洞房了,她的老公竟然还没操过她,只好看着我们的人给她开
  苞,她的屁眼也是那时候开苞的。操翻了她以后,又让她给我们轮流舔了鸡巴,
  然后才把她老公给宰了,把她抓回来继续操…」
  听到罗杰得意地提起她被迫沦为性奴的悲惨经历,何菲儿不由得想起她被那
  些男人用丈夫的性命要挟着,只能在丈夫眼前被好几个男人轮流蹂躏,还不得不
  给男人们一一口交的屈辱。而当她想起尽管她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那些魔鬼
  最后却还是残忍地杀害了她的丈夫,并且把她掳回魔窟充当泄欲工具的时候,何
  菲儿忍不住哭得更加伤心了。
  而罗杰却只是看了看跪趴在地上痛哭失声的何菲儿,就继续淫笑着说了下去:
  「刚抓回来的时候,这个妞也不听话,一定要把她绑起来才能操。直到后来…嘿
  嘿嘿…」说到这里,罗杰却故意停了下来,卖起了关子。正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白
  浊精液从「骚母狗」差点被撕裂的肛门里流出来的飞机仔忍不住催促道:「后来
  怎么了…罗杰哥,别让小弟心痒了…」罗杰这才不无得意地继续说了下去:「后
  来,我们就让她尝了尝被黑魔操的滋味。被黑魔操过以后,这条骚母狗才学乖了,
  不管想怎么操她都可以…」
  「黑魔?黑魔是什么?」听到罗杰提到「黑魔」,飞机仔不知所以地问道。
  「黑魔是邦哥养的一条藏獒,邦哥专门找人训练过它怎么操女人。跟着邦哥,就
  连狗也有艳福,到现在为止,黑魔已经操过三四个妞了,全都是女警…」
  罗杰淫笑着给飞机仔解释道,「骚母狗的那个朋友,就是被我们运毒品的时
  候顺便抓来操的女警察,一开始也不肯乖乖挨操,被黑魔搞过以后,还不是被操
  得不管什么姿势都肯摆,想玩她哪个洞都听话,就怕惹我们生气,再让黑魔操她。
  而且比起她那个朋友来,骚母狗更加听话,那是因为黑魔还操了她的屁眼…」说
  到这里,罗杰还淫亵地向「骚母狗」眨了眨眼,「被公狗操过了,你就是真正的
  母狗。怎么样,骚母狗,被公狗操的滋味怎么样啊,哈哈哈…」听着罗杰的羞辱,
  何菲儿双手掩面,羞耻难当地放声悲鸣起来。而飞机仔这时却正想象着一条浑身
  黑毛的巨犬把眼前这个他刚享用过的美女骑在身下,还在「骚母狗」的阴户和菊
  肛里兴奋地抽插着的淫靡情景,他刚喷射过两次的阴茎也就又悄悄抬起了头来。
  「飞机哥这几天在海上还真是憋得辛苦啊…」看着飞机仔的胯下几乎不需要
  任何休息就又一次剑拔弩张,罗杰有些促狭地淫笑起来,「不过这个骚母狗确实
  值得多玩几次。既然骚母狗的骚逼和屁眼都操过了,飞机哥接下来想要玩她的奶
  子还是小嘴?不管要玩哪里,骚母狗都会让你满意的…」罗杰的话音刚落,飞机
  仔就淫笑着站起身来,贪婪地对「骚母狗」说:「当然…当然是两个都要玩了
  …奶子…奶那么大…就先玩你这对奶吧…」听到飞机仔的话,正伏在地上掩面痛
  哭着的何菲儿条件反射般地直起身来,赶紧转过身来,悲泣着膝行到飞机仔的面
  前。何菲儿不敢有丝毫迟疑,就连忙叼起被飞机仔扔在地上的那根狗绳,又用双
  手捧着她自己的酥胸,把飞机仔粗壮的阴茎和足有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全都埋进了
  她的乳沟里,然后还扭摆着身体,摇晃着乳峰,让飞机仔的阴茎在她性感的双乳
  之间抽插起来。随着何菲儿的动作,挂在她脖子上的那个铃铛又一次有节奏地阵
  阵鸣响着,而一串串眼泪也不断地打在她丰满的胸前,几滴屈辱的泪水落进了她
  的乳沟里,竟然成了乳交的润滑剂。
  「爽…好爽…这对奶子…滋味可真不错啊…」阴茎被弹性十足的乳肉全方位
  包裹着的快感让飞机仔忍不住闭上双眼,喃喃自语起来。而当飞机仔睁开眼,低
  下头来,看着自己紫红色的龟头在「骚母狗」那对象牛奶一样雪白,甚至连淡蓝
  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辨的乳峰间时隐时现的时候,这幅无比刺激的场景让他感到自
  己的阴茎都不由自主地更加膨胀起来。为了方便玩弄这对美乳,飞机仔淫笑着解
  下了「骚母狗」脖子上的项圈。「骚母狗…你长得那么漂亮…还有一对这么好玩
  的奶子…为什么还要去当警察呢…干脆就去当野鸡,便宜男人才对…」飞机仔一
  边享受着「骚母狗」的酥胸,一边却淫笑着羞辱她,「结果…你还不是要跪在这
  里…那么下贱地…让男人随便玩…哈哈哈…」听着飞机仔得意忘形的笑声,何菲
  儿的心里就像是刀割一样疼,她想要推开面前这个令她厌恶的男人,但是一想到
  那条恶魔一样的藏獒「黑魔」,何菲儿就不得不打消了反抗的念头,她只能强忍
  屈辱,继续咬着狗绳,呜咽着用她迷人的坚挺双峰取悦着飞机仔。
  在「骚母狗」的酥胸包裹中享受一番以后,飞机仔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已经被迫给男人乳交过不知多少次的何菲儿当然知道这是男人泄欲的前兆,所以
  她也就把乳肉夹得更紧,并且加快了双乳上下晃动的节奏,而她嘴里叼着的那根
  狗绳和项圈上的铃铛也就更加剧烈地摇晃起来。一阵阵美妙的快感就像是电流一
  样,直冲飞机仔的神经中枢,在这样的刺激下,他忍不住闭上双眼,喘着粗气在
  「骚母狗」的胸前爆发了。飞机仔的阴茎在何菲儿的乳沟中不停地跳动着,把一
  股股白浊腥臭的精液喷射在何菲儿的脸上和乳峰上,有一些精液甚至正巧射进了
  何菲儿的鼻孔,呛得她剧烈咳嗽起来。直到呼吸逐渐平缓,心脏也不再跳得那么
  快,彻底发泄了兽欲的飞机仔这才满意地低下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沦为性奴
  的美女警花。看到何菲儿仍旧咬着狗绳,正满脸是泪地跪在自己的胯下,一边继
  续被精液呛得连连咳嗽,一边却抽泣着用手把喷洒在她双峰上的精液和滴落在她
  胸口的泪水均匀地抹在酥胸上,飞机仔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又蠢蠢欲动起来。
  虽然罗杰的那种神奇性药让飞机仔几乎不用休息,就可以再次重振雄风,但
  是毕竟已经连续发泄过三次,他的阴茎已经是强弩之末,所以一时之间,无法再
  一柱擎天。于是,飞机仔干脆伸出手来,粗暴地用力抓住「骚母狗」的下颚,强
  迫这个仍然跪在他面前的美女不得不吐出嘴里那条已经被口水弄得湿嗒嗒的狗绳,
  张开嘴来,又把他还有些疲软的阴茎塞进「骚母狗」的嘴里,恶狠狠地命令着:
  「给我乖乖地舔硬!」飞机仔的话音刚落,就觉得一条柔软湿润的舌头已经清理
  起他的阴茎来。弄干净飞机仔阴茎上的精液以后,何菲儿还不得不呜咽着继续舔
  吮她嘴里的这支阴茎,在何菲儿的唇舌刺激下,飞机仔的阴茎很快就在何菲儿的
  嘴里再次膨胀起来,几乎填满了她的小嘴。看得出,何菲儿的口交也经过了那些
  台湾毒枭们的精心调教,她的舌尖时而轻舔,时而缠绕,双唇也时而吮吸,时而
  吞吐,始终都撩拨着男人阴茎上最敏感的部位。虽然飞机仔早就品尝过不少女人
  的唇舌,但是何菲儿令人销魂的舔吮还是让飞机仔没能坚持多久,就忍不住把
  「骚母狗」按在胯下,吼叫着把精液喷进了她的嘴里。
  看着满脸白浊黏汁的「骚母狗」跪在他的面前,顺从而麻木地咽下了嘴里的
  那些腥臭精液,一种变态的满足感和征服感让飞机仔更加兴奋。飞机仔意犹未尽
  地还想继续玩弄这个被调教得比母狗还要听话的美女性奴,但是爆发过四次以后,
  他的阴茎却实在力不从心,甚至连他的腿都已经软得几乎站不住了。「飞机哥
  …飞机哥…今天差不多了…你长途跋涉,太累了…先休息一下吧…保重身体,后
  面还给你准备了不少更加好玩的呢…」看到飞机仔的模样,罗杰连忙劝他鸣金收
  兵,他一边拿起刚才飞机仔吃了一粒以后,就放在桌子上的那瓶性药,把整瓶药
  都塞到飞机仔的手里,一边淫笑着继续对他说,「这瓶药…飞机哥你先收好,后
  面用得上的机会还很多…慢慢来,不必急在一时嘛…来…先送你去休息一下吧
  …」说着,罗杰就搀起飞机仔,和另一个台湾人一起扶着他,走出了房间。但是
  正跪坐在地上,羞辱地抽泣着的何菲儿这时却不能休息,留在房间里的那几个台
  湾男人已经淫笑着围住了她,准备在这个美女性奴的身上好好发泄一番…
  ×××××××××××××××××××××××××××××××××××
  后章链接:
  ×××××××××××××××××××××××××××××××××××
  (待续)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飞机仔】(上)

评分:8.9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