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冰颜离去



  第二天,程砚冰出现在小镇广场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上万人共同鸣奏的欢呼

曲。超长时间的捆绑并没有让她变的憔悴,反而更加的挺拔秀丽。广场上依然是

人山人海,大家翘首期盼着程砚冰的到来,队伍的顺序跟昨天没有任何的变化,

所有的人都是露宿广场,等待了整整一晚。多说无益,又是一天游街开始,程砚

冰再也没有流露出一丝疲惫的表情,虽然她几乎已经到达了人体的极限,满脚的

水泡、一身的绳痕、紫黑的淤血、蹒跚的脚步。但是在她的眼角中却充满了无比

的坚毅,她已经知道,此生此世她不再属于她自己,为了心爱的女人,为了一个

看不见的希望,她将不再哭泣。无论希望多么遥远,她都将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



  一天八个小时,程砚冰依然没有片刻的休息,只是在临离开的时候被喂了一

些流食,虽然她已经饿到几乎无法站立的地步,但是她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

用以维持自己的生命。水分可以通过汗液排出体外,但食物却只有唯一的通路,

这唯一的通路早已被死死的堵住。



  五点钟,程砚冰用眼神向没有排到的人群表示了一番歉意,又一次肚子踏上

了归途。



  森林就在眼前,程砚冰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那三个垃圾并没有出现,她一

边暗自庆幸,一边加快了步频。再有几步就可以进入森林了,只要到了进入森林

她就安全了。可就在此时,『噌噌噌噌噌』,居然是五个黑影从森林里窜了出来,

一把将其扑倒。晕啊!程砚冰暗自苦笑:「这帮人不但来了,居然还又多出两个,

看来又是一场浩劫在等待着她」。一切行动如旧,只是此时的程砚冰眼中流露出

的不再是惊慌,而是一种无言的轻蔑和挑衅。「是的,我是无法反抗,但你们又

能将我如何?这次的钱可是放在了只能进不能出的盒子里,看你们如何拿走」。



  一切皆在意料之中,五个歹徒发现这次不仅性欲依然无法得逞,居然连钱也

无法拿走,心中之愤恨,使他们变本加厉的开始折磨起程砚冰了。皮鞭,木棍,

拳打,脚踹,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在他们眼里似乎从来就没有怜香惜玉一说。

几轮下来,程砚冰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那几个家伙依然没有收手的

迹象,程砚冰也丝毫没有退缩,对她而言痛苦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是满腔的恨意,

她无力反抗,只能是瞪大双眼,怒视着这几个无法无天的混蛋。



  冰颜看在眼里,心中随有着说不出的痛,但也并没有怎么着急,这一切都是

上天对程砚冰的锤炼,逆天修炼谈何容易,不吃得苦中苦,不经过无尽的历练,

又如何悟得天地之理,又如何看破万物,最终划破虚空,飞入魔界。更何况,程

砚冰现在有绳灵护体,只要不是致命之伤,都可以被修复,而每一次的修复对于

她境界的提升都会有着莫大的好处。换言之,这几个混蛋现在正在帮助她提升境

界。在程砚冰没有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她都不会使用出最后的杀手锏。一旦使

出,后果也只有冰颜才知道。



  暴力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程砚冰此时早已经麻木了,剩下的只是一双

极度蔑视的眼神,五个流氓也打累了,不仅目的没有达到,每每看到程砚冰那冰

冷的双眼时,他们还居然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突然其中一个人说道,「杀了

她,这儿荒郊野外的,杀了她也没人知道。」其他四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他们完全无法忍受这种冰冷而有轻蔑的目光,而且这女人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

还是一了百了的好。五人在达成一致后,其中最壮的一个,一把掐住了程砚冰的

脖子,另外几人分别按住了她的身子和双脚。窒息、完全无力的反抗,那男人的

双手就像是一把钢钎把程砚冰的喉咙完完全全的锁死,死亡之神无声无息瞬间就

来到了她的身边,程砚冰绝望了,她知道冰颜根本没有能力在此时帮助她。其实

在程砚冰开始修炼之后,就已经把死亡看的很淡了,唯一遗憾的是在她还没有能

力帮助心爱的女人解脱束缚之时就先一步离开了人间。



  「我至爱的冰颜,请原谅的我无能,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这样呼唤你了,

不知道我死后的身体还是否能够为你提供屏障,如果不能,希望你能早一天寻找

到新的寄宿体,我在阴间也会为你祝福。别了,我至爱的冰颜,真的是舍不得你。」

程砚冰已经没有了意识,恍然间觉的一个虚幻的自己正在飘离自己的身体,她看

见冰颜了,看见冰颜完全没有了束缚,就站在曾经绑过她的那个大树旁向她招手,

她使劲的跑啊跑,但却离冰颜越来越远,她想呼唤冰颜,却发现自己却无力发出

声音,冰颜越来越模糊,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幻觉在逐渐的消失,生命也

渐渐的离她远去。她使劲的在心中呼唤着冰颜,她想向她说声抱歉,她再也无法

帮助冰颜解脱束缚了,她不想看到冰颜孤独一人,飘然于天地之间,无依无靠,

最终化为灰尘,从此无影无踪。「别了,冰颜,我爱你」,程砚冰在生命的最后

时刻,心中不停的呼唤着。



  风起,雷来,雨至,上天似乎也看不下去了,留下了伤心的眼泪。「亲爱的,

你不会死的,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你生命的延续,是我将你带上了一条不归路,

现在我却要先你一步离开了」,冰颜哭了,上万年,她都不知道原来魔也会流眼

泪,但是现在真真切切的眼泪真的顺着冰颜的眼角流了下来。冰颜开始破碎自己

的元神,只有打破元神,她才能瞬间恢复法力,当然元神没了,自己也就不存在

了。不过现在冰颜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为了程砚冰,不对,应该是程枫,冰颜愿

意放弃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元神瞬间破碎,在程砚冰体外又凝聚成一根长绳,

一根无所不能的捆仙绳。五个流氓刹那间就被捆仙绳撕了个粉碎,化为一摊血泥

被大雨冲的无影无踪。捆仙绳又来到了程砚冰的身体上,像一条小蛇一般,轻轻

的从她的头顶盘到了双脚,又从双脚盘回到脸上。这哪里是一条绳子,这明明是

冰颜在最后的向程砚冰倾诉爱意,她真的舍不得离开她啊!这是一份上万年才修

来的缘分,得到的如此容易,消失的却又如此的迅速。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未走远



  冰颜再也无力支撑元神,她慢慢的变回了美丽的冰颜,然后又从身体内部开

始一点一点的破碎。



  程砚冰醒了,她看见了冰颜无力的爬在她的身上,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她知道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已经死去,她和冰颜又在阴曹地府中相遇,第

二种是冰颜及时出现救了她。无论是哪种可能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和冰颜在一起,

什么都无所谓了。慢慢的,她却发现冰颜的身体一点一点变的透明,一点一点开

始破碎,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感觉

冰颜正在一点一点的离她远去。



  「啊啊啊……啊啊啊……」她忽然发觉她无法通过神识与冰颜交流了,她感

觉在短暂的相逢后,又要永远的失去冰颜了。她无力改变现状,只能啊啊啊叫个

不停。



  冰颜睁开双眼,无限感伤却又面带微笑的看着程砚冰,满怀柔情的说道。

「对不起,是我将你带入一条不归的修炼之路,可我不能再陪你了,剩下的路只

能你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了,我真的不想走,但我元神已经破碎,但只要能够

救你,所有的一切都值了,真的很遗憾,不能再陪你一路走下去。认识你是我上

万年来最高兴的事,能够和你一起这些日子,我知足了。记住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我的元神虽然破碎,但我还有一丝本源留在魔界,我已经在你身体内留下了印记,

如果有一天,如果你能够破碎虚空,你的缚灵之体会与我发生感应,我们还会有

相见之时。我已经把所有的修炼之法全部印于你脑中,以后你只需要按此修炼,

终有一日,我们会再相见。」冰颜的身体越来越模糊了,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

大雨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程砚冰满面泪痕的对天嘶吼着,嘴里的

东西使她除了啊!再也无法发出别的声音,但心中如万箭攒心般的痛苦,让她充

满了毁灭世界的念头。大雨瓢泼,雷声震天,程砚冰心里呼喊着冰颜:「为什么

你要出来救我,我死了,也许百年千年你还能再找到一个寄宿体,可你去了,又

让我如何一个独处?你太狠心了,你回来吧!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慢慢长路,也

许百年或者千年的修行,让我如何去面对?程砚冰心中不停的呼喊着冰颜,口里

却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单调的声音。现在她最想做的就是毁去绳灵,随冰颜一

起离去,可即使是身上束缚,她现在都无力解开。



  雨还在下,程砚冰突然感觉体内的绳灵在发生着剧变,颜色从深红变为了橙

色,然后一点一点的加深,最后又从橙色变为黄色,颜色还在不断的加深,最后

慢慢的停止。极度的悲伤居然让程砚冰的一下子提高了两个境界,她现在的绳灵

已经变成了深黄色,距离绿色也似乎只是一步之遥了。程砚冰并没有因为境界的

大幅提高而兴奋,在她的心目中,只要冰颜还在她身边,即使让她一辈子如此的

渺小,甚至一辈子都是女人她也愿意,只要她能在冰颜的身边永远的守护着她。



  大雨渐渐的停了,程砚冰心中的伤痛却还将伴随她百年,千年的存在下去。



  天逐渐亮了,一道七色彩虹出现在程砚冰目光的极尽处。她呆呆的望着,那

是她将要为之奋斗的目标,当她的绳灵经过两次七色彩虹的洗礼,最终回归无色

透明的时候,她就有可能再次见到冰颜了。



  程砚冰心中呼喊着:「冰颜等着我,我回来找你的」。程砚冰在七色彩虹的

启迪之下,抹去心中的伤痛,独自踏上这条不归路,前途渺渺,一切尽在未知之

中,但她此时的信念却坚定无比,为了冰颜,为了这份上天赐予的爱情,无论什

么样的艰辛,她都会独自去承受,只为有一天能够破碎虚空,踏入魔界,再次见

到她的爱人——冰颜。



  程砚冰再次站到了小镇广场的中央,继续完成她的任务。她的模样虽然没有

任何改变,但气质却完全的升华了。她就像是一个来自九天之外的仙女,浑身充

满了圣洁之光,她来到人间只是为了普渡众生,她做的虽然是一件低贱的事情,

她的态度也是无比的谦卑,但任何人都不敢轻视她。每个人都是怀着一个崇敬之

心,拉着她走了一圈又一圈。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到了最后一天了,过了今天,她的箱子里就会超

过一万块钱。再有两个小时,她的试炼就将结束,可是完了之后,她又将何去何

从?程砚冰心中即有着一丝的兴奋,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的迷茫。



  「你好!我叫李纲,在这已经排了几天了,今天主要是想跟你谈一笔交易。

时间不多,我就直接把情况跟你说一下。我来自一个神秘的机构,我们主要是想

世界的顶级富翁提供女性奴隶,我们的任务就是训练各种等级的奴隶。我们从互

联网上知道了你,并通过这几天的了解,我认为,你绝对有潜质成为我们能够提

供的最顶级的奴隶。你不要对奴隶这个词有所误解。所谓的奴隶是经过我们的严

格训练,我们也会为能够通过训练的提供一笔很大的财富。至于雇主那边跟我们

都有着严格的协议,规定的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所以加入我们对你而言

绝对是一个机会,我们会为你提供一笔巨额的财富,至于多少要看你能够通过多

少层的训练,你的保底是一千万美金一年。如果你能够通过全部的训练,这个数

字还会更多,翻番甚至十倍都是有可能的。一切都看你自己的能力了。如果你希

望加入我们的组织,记住这是我的电话,跟我联系,我会向你仔细解释我们机构

的来历,背景,已经你将要通过的训练,以及你将要从事一种怎样的服务。」一

个陌生的,身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的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利用仅有的五分钟向程

砚冰说着。



  「啊啊啊……啊啊啊」,程砚冰风度翩翩的向着个男人点了点头,哼哼了几

声,继续跟着下一个排队的人走去。只留着这个男人站在一旁,望着那个几乎比

她高了一头的女人自言自语道。「尤物,绝对的尤物,此女只应天上有,不知为

何在人间,她也许会是我们组织存在以来最优秀的奴隶」。



  艰难的一万元啊!在程砚冰解脱束缚之后,看着这零七八碎的一万元,她的

心中感慨良多,区区的一万元,冰颜为此魂断天涯,虽然以后还有机会相见,但

那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程砚冰用绸布把这一万元包了起来,藏在身上,

心中暗自发誓:「以后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使用她,这一万元在程砚冰的心目

中就像是冰颜一样重要,可以说这就是冰颜的化身。钱虽然是俗物,但没钱却是

万万不能。下一步到底应该干些什么,程砚冰心中充满了迷茫。



  她想起了之前那个男人给她打的电话,这也许倒是个不错的机会,不光可以

有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还可以借机炼体,有专业的机构,提供专业的训练,总

比她自己一个人瞎折腾要强的多。至于以后相应的责任——奴隶生涯,程砚冰倒

是没特别的在乎,反正她也从来没把这幅躯体当成是她自己,这只是一个修炼的

道具而已。至于成为奴隶后可能会受到的耻辱,她也没有更多的细想,本身她的

修炼就是要受到各种的煎熬,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程砚冰接通了那个男人的电话,相约在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这组

织还真是钱,连约个谈事的地都在这么高档的地方,五星级的总统套房,她这辈

子还没见过呢!真是有点期待啊!



  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程砚冰敲开了这家五星级宾馆的房门,开门的是还

是那天跟她谈话的那个男的。看到屋中的陈设,程砚冰明显的感到一种窒息,她

有点后悔小时候语文没有学好,此时简直没法用言语来形容这酒店的陈设。用金

碧辉煌形容,有点俗。用雕梁画栋又有点不太合适。在这个男人的引领下,程砚

冰大概参观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总统套房。



  整个总统套房由一扇紫檀嵌珐琅五伦图宝座屏风,分隔成私家宴会厅和生活

区,风格凸显了中国明清官宦之家的风情,:厚重的虎纹地毯,深木色的基调,

条案,八仙桌,隐蔽墙,贵妃榻,只要是能想到的这里应有尽有。大厅的正中放

着一副唐朝吴道子的真迹,条案两端放着两个号称是宋朝官窑的梅瓶,厚重的八

仙桌旁,放着四把花梨花卉纹藤心圈椅,据说都是黄花梨的老家具。进到主卧,

一个马蹄莲双雕龙的大床摆于正中,两侧放有两个牛皮纸灯笼,灯光在牛皮纸的

遮掩之下昏暗但及其柔和,一旁是两组雕有福禄寿禧的黄花梨书柜,另一次是两

个大的樟木箱子,箱上极尽雕刻之功。一切的一切无不显示着朴素与奢华的完美

结合。程砚冰搜肠刮肚,最后终于总结出几个看似很有学问的词语,「随方制象、

各有所宜、宁古无时、宁朴无巧、宁俭无俗」。这倒也让那个男人对她是赞叹不

已,直夸程砚冰内秀,没有想到她一个如此摩登的女郎,居然对中国古典也有如

此研究。



  那个男人带着程砚冰在贵妃榻上坐下,沏了杯茶。李纲开始向程砚冰介绍起

他们的组织来。



  这是一个来头极大的组织,组织者是金融寡头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第五子詹姆

斯。罗斯柴尔德。这个家族几乎控制了全世界的金融秩序。由于五子的特殊偏爱,

他设立了这个组织,专门用于培养顶级的女王与女奴。



  李纲是希望将程砚冰培养成为一个顶级的,独一无二的超级女奴。报酬毋庸

置疑,一千万美金的起步足以让任何人乍舌,但如果程砚冰可以完成所有的训练,

她的年薪可以达到一亿美金。在程砚冰的概念里还从来没有过亿这概念,而且还

是美金。「天啊!这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他们的财富到底是如何积累的。」程砚

冰在好奇之余又赶忙向李纲打听,她所要参加的是一个怎样的训练。



  「这是一个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不复杂,但至今为止却从没有人能够全部

完成整个的训练过程。在训练中,如果超出身体机能过度的坚持,可能还会有生

命危险。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李纲谨慎的对程砚冰说。「咱别说那虚头

八脑的东西了,还是跟说说重点吧!到底是怎样的训练啊!」程砚冰有点没礼貌

的打断了李纲的陈述,又焦急的问道。



  「我简单的跟你说下吧!整个训练一共分为八关,分别是『饥』、『渴』、

『困』、『乏』、『冷』、『热』、『动』、『静』。这所有的设置都是从调整

你身体的机能,以致能够发挥出身体的最大潜能而设置。具体怎么做的,我就不

跟你细说了,总之,至今我都对设计这套系统的人心怀敬畏,我不明白到底是一

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够极尽人类智慧,创造出这样一套系统。如果你同意的话,我

们现在就可以把协议签了,一千万美金的首付会在明天打入你指定的帐号,从明

天起你将会被运到我们的训练基地,正式的训练大概在半个月后就可以正式开始

了。



  「尽着掉我胃口,就这么简单就完了?」程砚冰有点不太满意李纲的介绍。

「我们这个协议要签多长时间,不会是个卖身契吧?」程砚冰很关心她需要为这

个所谓的组织服务多长时间。



  「这要取决于你多长时间能够完成训练,原则上你需要为组织服务的时间是

你训练时间的五倍,也就是说,如果你能在一年完成训练,你只需要为组织工作

五年即可。不过因为你所参加的是顶级训练,自组织成立以来,最快完成全部关

卡的也需要将近三年的时间,这个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当然到期你自由后你还

愿意继续工作,我们也非常的欢迎,而且薪金还会再次翻倍哦!」李纲大概的向

程砚冰解释了一下规则,并且善意的提醒了一下,不要把训练想的太过简单。



  「那如果我还没有到期就想离开,有这个可能性吗?你别多心,我只是好奇

想问问而已」。程砚冰有点担心自己因为协议的存在而不得不长时间的被限制自

由而耽误自己的修炼。



  李纲沉吟了一下,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那需要经历一场生死考验,

从组织成立到现在一共有过三个人参加过考验,无一生还。具体是什么样的考验,

我也不太清楚。」



  程砚冰对于所谓的生死考验非常的好奇,不过现在还远没有到关心那场考验

的时候,协议没什么问题,能得到巨额的薪金,还有专人帮助她提高修为。何乐

而不为呢!程砚冰决定签下这个协议。



  签订协议之后,第二天一早程砚冰再次来到总统套房,准备出发。



  出发之前,当然是例行的装扮一番。程砚冰换了一套她最喜欢的白色无袖纱

裙,脚上一双大约六七公分高的高跟凉鞋,加上她本身的身高就已经要接近两米,

超高的身材并没有给她带来一丝一毫的不协调之处,黄金分割的身材比例、姣好

的面容、纤纤玉手、修长的美腿,丰满的胸部,即使是最挑剔的评论家,也无法

对她挑出半点不是。这让负责绑她的一个身高将到她胸部的一个著名日本绳师也

垂涎不已,这辈子他绑过了无数的女人,但这样一个女人还是他见过未见,他幼

小的下体充分泄漏了他不良的思想。当然是男人都会这样,更何况是一向以猥琐

著称的日本人呢!



  「DO YOU KNOW CHINESE ?」程砚冰用一口标准的中国乡村口音问那个日本

人。「NO,I AM HERE JUST FOR YOU. 」小日本的英语也不怎么样。这下程砚冰

放心了,她含情脉脉的看着那个极度萎缩,掂着脚尖准备上手开绑的日本人,破

口大骂。(此处剩去一万字,语言极度污秽,少儿不宜)从小程砚冰就熟读日本

侵华战争,对于日本人,她从心底充满了厌恶。她用极其不配合的方式,来对付

小日本的捆绑。搞的这个日本人大骂八格压路,可惜身材上的劣势让他完全的力

不从心,够个程砚冰的脖子还要跳起来,让她弯腰,她又装听不动,使劲拽力气

还比不过。费了半个小时,他连程砚冰手上的绳子都没能绑上。程砚冰对付他简

单至极,只要把双手一抬,然后蔑视的低头看着他,「够的着,你就来」,日本

人气的是满地乱蹦,无奈只好把李纲找来。



  李纲好奇的看着程砚冰,似乎在询问到底是因为什么。程砚冰笑了笑向他解

释:「绑我,我不反对,既然签了协议,你们也履行了协议支付了暂时一年的工

资,我就应该配合你们,但你们也不要找个这么猥琐的家伙来啊!你看他下部,

我没给他弄折就算对的起你们。以后如果有日本的客户那是另外一回事,至少现

在,我极度的不喜欢他,就这么简单。」李纲也笑了笑,「其实我也不喜欢他,

他自己非自告奋勇,我也乐得看个好戏,你可太损了,那么难听的话,居然从你

这么个温文尔雅的女士嘴里出来,实在是让我有点无法想象。要不这样,换我绑

你,如何?」



  「当然没问题了,我对你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你可要手下留情啊!」程砚冰

笑着背起双手,背对李纲准备好接受捆绑。



  「那我就不客气了,麻烦你稍微蹲下点,你是在是太高了。」李纲一边笑着

说,一边揪过绳子开始捆绑。



  首先是上体,绑程砚冰的绳子是比鱼线稍微粗点,放风筝用的加粗轮胎线,

(具体为什么叫轮胎线,我不知道,只知道加粗的轮胎线,比鱼线更加有韧性,

更加结实)用这种绳子刚一上手,便深深的勒入肉中。李纲用的是欧式的捆法,

只是困的匝数要不正常多了一倍,先是把双肘并拢,一连十几道紧紧的把程砚冰

的双肘连在一起,接着便一道一道的捆下来,一直绑到双手,最后把五个指头也

都绑在一起。双肘的上部用一根粗一些黄绳(这是程砚冰要求的,她希望跟她的

绳灵颜色一样)死命的往上拉,在脖子上缠绕了几圈,顺着胸部绑了个八字,再

接着下来,从程砚冰的下体穿过,反勾上来,再把双手绑上几圈,死命的再往下

来,最后在腰部捆了十几圈绑死。这样程砚冰的两臂便承受了两个方向的力度,

一方连着脖子,大臂稍微往下一点,脖子便有窒息的感觉,另一方面是双腕被一

股向下的力牵扯,一直连到下体敏感处,双臂稍微向上一抬,敏感处受到摩擦。

这样的捆绑让程砚冰双臂在背后完全被固定死,一动也不敢动。



  再下来是双腿,双腿并没有过多的技巧,只是因为处于美观的需求,被两根

长达十五米的绳子来回交错绑缚,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叉』,绳子的材质跟

绑手的一样,都是那种极细的放风筝用轮胎线,颜色也是土黄的。程砚冰的双腿

被来来回回的绑成了六个小『叉』每个小『叉』的上下两端都绑了大概十几道,

包括两个大脚趾头,也居然被绑成个小『叉』,最后再用另外稍粗一些的绳子,

将她的双脚使劲拉想脖子处,并跟脖子上的绳子连接在一起绑死。最后再用几根

绳子将双腿完全的跟程砚冰的身子绑在一起,所有绳子的连接点处都被处理成菱

形,这样处于美观的考虑使得本来就绑的很紧的绳子变的更紧了。程砚冰完全的

被绑成一个大号的驷马,身上所有的关节处都有特别的处理加以固定。因为她修

炼的原因,身体极度柔软,弯折所带来的痛苦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因为所有绑缚

的绳子都极细,根根入肉,有的已经开始勒出血丝。面对众人程砚冰不可能驱使

绳灵修复全身,所以只能这么默默的承受着。这只是一个运输而已,就给绑成这

样,这要开始训练,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程砚冰心中有些忐忑,但更多的

是一种期望。长时间的捆绑,已经让程砚冰培养出了一种对捆绑的依赖,身体被

限制,完全无法动弹的感觉让她觉的非常兴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奴性吧!不管

怎么样,现在的程砚冰很享受这种感觉,以至于她现在非到威胁到身体机能的危

机关头,一般不愿意驱使绳灵来修复伤痕,这恰恰又符合了绳灵修炼的根本,身

体受到的伤害越大,修复之后对修为所带来的好处也越大。



  「绑成这样,你让我怎么走?」程砚冰装作抱怨的对李纲说到。「走就不需

要你了,你现在是我们的货物,我要给你打包运输,以防运输过程中散架,你别

着急,还没完呢!」李纲坏笑着对程砚冰说道。



  「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也上套了」。程砚冰一闭眼,一副死猪不怕开

水烫的感觉。



  李纲笑了笑:「我知道,这种程度的小捆绑对你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下面我

要堵你的嘴了」。在堵嘴之前,程砚冰被强行灌了将近一升的矿泉水。



  李纲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球,小球一段连有一根细管。他又拿出一些海面

裹在小球的上面塞进程砚冰的嘴里,开始给小球打气。这小球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做的,开始还很柔软,随着打气越变越大,小球也越来越硬,最后把程砚冰的小

嘴完全撑大到了极限,而周围包裹的海绵自动的把小球与口腔内的空隙完全的占

据。这使得程砚冰不光嘴被撑大到极限,而且还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最后将细

管拿下,并用一根长绳将死死的固定在嘴里,并在脖子后面绑紧,系死。



  然后是眼睛,先用俩个黑色的小片覆盖在双眼之上,然后再用一条黑皮橡胶

带,在眼睛上使劲的勒了几圈,最后在脑后系死。橡胶的弹性勒的程砚冰脑子直

发涨。



  现在的程砚冰不光是身体完全的无法动弹,哪怕是一个小手指头,而且口不

能言,即使是细微的哼哼。眼睛也完全被遮挡,不光是无法看见,而且因为橡胶

的弹力,勒的两个眼珠都快要被压破的样子。



  捆绑结束之后,李纲对程砚冰说:「呆回再稍微的处理一下,你会被装上货

车一直运到海边,路上大概需要花费一天一夜的时间。考虑的运输经费的问题。

我们不会走高速,只会捡那些偏僻的小路,所以道路会非常的颠簸,而整个车厢

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你也不会被装进箱子固定,只会被简单的放到车厢里,这

也是出于人性化的考虑,给你最大化的自由。嘿嘿嘿!」



  「这完全是成心、故意的流氓行径。你们这么大的财团,弄辆高级小车很困

难吗?还运输经费,还不走高速专走小路,你们当这是碰碰车啊!还一点都不固

定,被绑成这样还跟我谈自由。这群垃圾。」程砚冰心中咒骂着。



  李纲解释完后,又用保鲜膜将程砚冰完全的包裹,只留下鼻孔用以呼吸。然

后用吹风机上上下下,仔细的吹了一遍,确保每一片保鲜膜都完全的皱缩,紧密

的贴在身体上。最后再用打包机,在程砚冰这件『货物』上横竖勒了十几道,贴

上易碎品的标签,被扔到了车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汽车才开始启动,一路上正如李纲所说,货车忽高

忽低,忽左忽右,程砚冰一会从车厢的这个角咕噜到另外一个角,一会又被高高

扔起,重重的摔在地板上。就这样,程砚冰在车里来回的翻滚,外面具体过了多

长时间,她不清楚,但在程砚冰的意识里似乎一天一夜早就该到了。睡觉是不太

可能了,长时间的捆绑已经让程砚冰的身体完全不属于自己,饥饿,口渴,而下

半身又因为之前被灌的大约一升水而陷入极度的憋尿感。每次想不管不顾的放任

自流,却都因为汽车的颠簸被中途打断。因为身体完全被密封包裹,包括下体也

被保鲜膜紧密的封住,即便是没有被打断,想放任自流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这

样程砚冰的身体机能被陷入的一种矛盾的痛苦中,又饿又渴,但又想方便一下。

全身被紧紧的束缚,在车厢里还不由自主的来回翻滚。所有的一切完全超出了程

砚冰的控制能力之外,她就像是一件有生命,有意识的货物,完全被别人所控制,

自己只能默默的承受。

【缚灵绳】(4)

评分:9.0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