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行者的逆袭



  武行者其实不管在哪世,都说不得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但梁山泊上的打虎

武松极有本领,而如今的武老二,却身体单薄,尖嘴猴腮。



  对于西门庆打的两巴掌以及踹大郎的三脚,武老二准备报复。



  但是他的报复却无从下手,单挑打不过,群殴不认识人。若是论威望,烛火

岂可与日月争辉焉?



  对班里同学情况都熟悉后,大家发现在本班的巨富一共就四人,卢俊义、西

门庆、扈三娘以及宋氏千金二小姐,宋江宋大小姐的妹妹宋清。这四个人的家庭,

或是说家族,不仅仅在本地可以呼风唤雨,更是手眼通天。卢家是矿业的霸主,

不仅仅做铜矿铁矿生意,更是以个人的名义为国家从世界上开采了很多钛矿、铱

矿等战略性资源,更有家族成员身居高位。西门家主要是做房地产,在全国十来

个省份都有不少产业。扈家则是金融巨头,有银行、保险、基金等多重产业。最

后宋家横跨也是横跨政商两界,涉及建筑、零售、运输等多项产业。



  不过,如果想往下数数,还是有不少人家里很有势力的。但是都是女孩子,

比如林冲的父亲是本市武警总队的政委,张顺的外祖父是远近闻名的船王,孙二

娘家里有些黑道背景,据说在过去的十年中,全市的被拆掉的房子中一大半是她

父亲干的,还管着全市一半以上的鸡鸭服务业。李逵的母亲是宋家在本地的代理

人之一,负责保险市场。据说李逵的母亲很白,其父也没有多黑,但她却黑得像

宋老太爷,这个故事让全市人民遐想万千。此外,李逵虽然姓李,但是在班里却

仰宋清鼻息,并且话里话外有把自己当宋家人的意思。



  李逵,就成了武二郎复仇的砝码。而复仇的第一步,是追这个黑胖的女子。



  本来,二郎是想泡宋清的,但是差距着实远了一些。另外,因为有宋清这样

的豪门千金的存在,其他女生看起来也平民了很多。这给了二郎很多遐想的空间

和自大的心态,觉得自己比起第二批次家庭的子女差的也不是很多。



  其实,班里处于这个阶层的女生也不是只有李逵一个。但是二郎给自己找了

两个理由。第一,李逵最丑,丑意味着好上手,通常,丑也意味着贤惠,不是古

话说丑妻家中宝嘛。第二,则是因为宋家和西门家族都有做房地产,在本地也多

少有些矛盾。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二郎懂。其实二郎还有一个理由,「或许能

从此步入豪门呢。」二郎想。二郎有没有通过李逵和宋清甚至宋江结识甚至发展

点什么关系的念头,谁也不知道。不过,若是二郎有朝一日,证明了自己的「才

华」,Nothingisimpossible,right?



  二郎不懂的,是李逵的心态。



  卢俊义小的时候,曾在发改委任一个办公室主任的,现在任国土资源部党委

书记的三叔跟他讲了一个寓言故事。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去擦烟筒。出来后,瘦

子看见胖子身上很多灰,就以为自己很脏,于是在院子里的水龙头旁边拼命擦洗。

而胖子,看见瘦子身上没什么灰尘,就以为自己也很干净,于是想去酒吧泡妞,

但是在门口被保安打了。



  李逵天天和宋清一起玩,或许下班后还会和传说中的宋大小姐在一起。和白

富美在一起的结果,就是不管自己是不是白富美,都会把自己当白富美看。宋家

姐妹怎么想的,不知道。不过豪门的千金,通常都知书达理,在一定程度上比普

通家庭的女子更加宽容,也少见以貌取人。



  但是这个不以貌取人是建立在此人与自己无关的基础上。比如街上的清洁工

如果遭遇车祸,多是三五十万的车干的。而真正开豪车的人,多数彬彬有礼,懂

得避让。一旦与自己有关了,那自然是另外一码事。



  简而言之,二郎被拒绝了。



  其实不管前生今世,都有理由相信,武二郎是喜欢潘金莲的,就连杀人都是

先剥了衣服再杀,何况是活人乎。不过老大捷足先登,他也就没什么脾气。



  但是自从潘金莲食髓知味之后,却是更加的丰润妩媚。胸也挺了,屁股也圆

了。放学回家,也是现在保时捷边上等着,若是大官人有空就蹭车回去,若是没

空,也能要上几十块去打车。而之前都是和大郎一起骑自行车回家的。大郎被冷

淡惯了,刚刚开始也没有什么,直到有一次,他想看看潘金莲放学后都做什么。



  潘金莲在保时捷不到五米的地方内八字站着,低着头一副小女人姿态。潘金

莲的穿着打扮也渐渐时尚起来,GUESS的牛仔背带裤下是一件淡黄色的打底

衫。脚下的鞋子也换成了匡威的帆布鞋。手表也不是几十的地摊货,而是欧米茄

的双屏腕表。书包也换成了细肩带的双肩皮包。远远的,西门庆走向自己的车,

有别的班的朋友问他,「你车旁边那姑娘谁啊,新把的妹子?」



  「哪啊,我养的一条狗。」他看见来人是阮小五,也是个纨绔子弟。



  大郎看见西门庆上车后,潘金莲撅着屁股趴在驾驶室的窗户上卖萌,似乎是

想坐车了。似乎是西门庆同意了,潘金莲马上从车前绕过,到了副驾驶上坐下。

坐下之后,还亲了西门庆一口。



  大郎妒火中烧,不过也没办法,他连一辆QQ也没有,老爹虽然也分红,但

也只有一辆夏利。



  大郎回了家,他只有向二郎倾诉。



  二郎听后更是怒气冲天,大嫂不当大嫂了,怎么也轮到自己了吧?谁知道被

一个小白脸抢走了。



  二郎想了一晚上,坚定了信心,追李逵。



  他最起码有一点是押对了,李逵寂寞,好追。



  但是还有一点没想过,追上怎么相处。



  李逵被二郎洋洋洒洒的万言情书打动了。从诗经唠到楚辞,从郁达夫唠到北

岛,也不知二郎翻破了多少书籍。情书中以关雎起手,以湘夫人切题,又从潇潇

暮雨洒江天转承,先后以娥皇女英、妲己、母鸳鸯、卓文君等二十二位古代杰出

女性形容李逵的傲人姿色及慈悲胸怀,只看得李小姐涕泪纵横,在二郎怀里一顿

哭。



  二郎就此有了靠山,于是又去招惹西门大官人了。这次事情比较大,他把西

门庆的车划了。



  果然,在大官人准备找二郎算账的时候,李逵站出来了。



  「不就是划个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这个黑糙女子,西门庆没什么说的。扭头走了。



  第二次,二郎把西门庆的外套划破了。



  「不就是个破外套嘛。」李逵说。



  第三次,二郎把西门庆的桌子掀了。



  第二天,李逵反手给了二郎一耳光。



  原来,第二次之后,西门庆通过关系,把李逵妈妈的保险公司水电停了。



  事情闹到了宋家。老太爷告诉李母,让李逵管好武松。李逵心软,没有说太

重。于是闹出了第三次。据说老太爷让李母光着屁股在院子里跪了一晚上。李逵

孝心重,于是二郎便挨了耳光。



  二郎开始向李逵道歉。李逵接受了,不过从此二郎也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



  早上来了要负责给李逵擦桌椅,李逵来了要给她捶背捏脚,体育课后要准备

冷饮……



  西门庆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后来西门庆吐了,和卢俊义一起吐的,在教室门口。



  两人自从宾馆偶遇之后,便慢慢成了朋友,再加上家庭相当,有事会一起去

骑马、赛车。有一次两人越好放学后去参加一场地下赛车,结果走了好远西门庆

才发现忘记带车钥匙了。于是二人返回教室取钥匙。发现二郎和李逵在教室做着

苟且之事。



  苟且的事情还不是一般的苟且,而是两人干完正事之后(虽然放学才十分钟),

二郎在给李逵舔下面。而且不是一般的舔下面,舔完之后,李逵还给二郎脸上布

施了一阵圣水。



  于是乎,卢西二人就吐了。



  两个人这一吐,里面的人自然被惊动了。卢俊义见暴露了,也不管是自己偷

窥在先,走进教室,显示给了李逵一巴掌,接着准备给二郎一巴掌,但是想起来

二郎脸上的圣水,所以改成了踹了一脚。



  高中生被撞倒这种事情,就算再泼辣的女孩子,也拿不出泼妇的架势来了。

况且,如果被宋老太爷知道这种事,恐怕李母又因为教女不严而光屁股跪着了。

所以,李逵拉着二郎向卢西二人跪下了。请求两人保密。



  卢俊义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万万不可扭头就走。这样,当事人会认为不

愿意保密而做一些疯狂的举动。正确做法是:敲竹杠,敲得越响越好。好吧,其

实是便宜占惯了而已。



  其实他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命令二人摆一些pose,然后拍照留念。他说,

为了辟邪。



  然后,卢俊义建议西门庆,让武二郎签了一张10W的欠条,限期两个月,

也就是期末考试前。



                ###

【现代水浒乱入】(05)

评分:5.2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