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约战



  卢俊义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人向他约战,但是他也不得不服,不得不去,

不然岂不是丢了卢家的面子。



  地方没有放在什么广场啊,军营啊,或者擂台什么的,两家都是大家,毕竟

要注意影响。而是选择在了卢俊义家的院子里。毕竟安静一些,而且家里除了燕

青这个小佣人也没有别人打扰。



  「跪在旁边,一会大小姐倒了注意扶着,别弄伤了,搞不好这可是你家少奶

奶。」说完在燕青屁股上踢了一脚。



  「宋大小姐,要不要订个赌注啊?」



  「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宋江很是冷淡。



  「怎么?」其实卢俊义不是喜欢把话说太直白的人。



  「你敢说你没有动过你那个丫头?」



  「动过,丫鬟就是丫鬟,我动了她,她应该谢谢我,最起码她的后半生就有

保障了。」



  「无耻!那你刚刚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哦,助人为乐,不足挂齿。」



  「哼!你若是赢了我,我就从了你,把妹妹也陪嫁给你,也不再管你那些风

流韵事。但是如果你赢不了我,我就把你三条腿都打断。」



  「我再加一条,如果我三招之内制服你,你要脱光衣服在院子里下跪三个小

时。」



  「啊——」宋江已经飞起一脚。



  「姿势真帅!」卢俊义赞叹,不过宋江的脚踝已经落入了卢俊义的手中。他

反手一拧,宋江已经是背部朝上。这时宋江反身一个剪刀腿,企图用双腿夹住卢

俊义的脖子。



  卢俊义一个手刀批在了尚未控制的腿上的膝盖下边,也就是足三里。然后手

并未收回,直接抓住了宋江的腰带,另一只手也松开了她的脚踝,高高举起,啪

地一声打在了宋江挺翘的屁股上。没等宋江反应过来,他又是手起巴掌落,一下

下地打着宋江的屁股。打到了四五十下,才把宋江放下。



  「服了没?」



  「打女人屁股,算什么本事?」宋江已然俏脸娇红,黑里透红。



  「哦?那你说哪里才能打?」



  「哼!」宋江又一次冲了上来,右手一个长拳,左手握拳藏于腰间,随时准

备第二次攻击,一看就是练过的。这招看似简单,其实蕴藏着许多变化。打中了

自然不用说。若是对手躲过第一圈,右拳可立即变肘击打向对手的后颈;若是对

手挡住了这一拳,藏于腰间的左手又派上了用场。



  不过卢俊义没有躲也没有挡,而是生生用胸口接下了这一拳。紧接着,跨步

向前,左手从后面抱住宋江的腰,一下子抱了起来,然后用右手有一次打上了宋

江的屁股。不管其间宋江如何扑腾,他一下也没有放松左手的力道。



  「今!天!教!你!什!么!叫!一!力!降!十!会!」每说一字,宋江

的屁股上便又挨了一巴掌。



  「服了没?」



  「没有!」宋江再次向前,双拳齐出,轰向卢俊义的太阳穴。



  「哇,这招都用?!」说着也不躲,双手抓住宋江的双手,用左手把她双手

抓住,就势提了起来。又扬起巴掌来准备打她的屁股。



  「我服了!」宋江一遍蹬腿一遍喊。



  不过卢俊义还是打了上去。「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服!!!!了!!!!!!!!」



  卢俊义这才放开。宋江赶紧跪下,「师父!」



  「别啊,我是你男人,你爷爷招的孙女婿,你再叫师父,这不是乱了辈分。」



  「我从15岁的时候就没有遇到敌手了,世界散打比赛冠军我也拿过,黑拳

我都打过。中南海的保镖也仅仅和我平手。我从那时起就许愿,要找一个比我厉

害的男人当师父,我愿终生侍奉他。」



  切,就算再厉害,怎么打得过梁山第一强手。



  「我可比你小三岁。」



  「没关系,你收下我吧。」宋江抬起头。



  「行,不过愿赌服输,你脱光在院子里跪三个小时。」说着回了屋子。



  十月初的宋州依然温暖,不过天公不作美,开始下雨了。



  「少爷,要不要……」燕青过来行礼。



  「要个头,」燕青又挨了以耳光。「去搬个椅子出来。」



  燕青把椅子放在房檐下,卢俊义大马金刀地坐下,指了指自己的胯下。



  燕青乖乖地跪在两腿之间,开始口舌侍奉。



  宋江绑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开始乱了,一些头发顺着雨水挂在脸上。身上开始

起鸡皮疙瘩了。乳头因为冷也开始挺立。一些雨水流到乳尖后直接滴在了地上。

乳头呈粉红色,甚至比旁边的乳球颜色还要淡一些。挺翘的乳房看起来有C罩杯。



  「想早点起来吗?」



  「师父让起,徒儿不敢不起;师父让跪,徒儿不敢起。」宋江双眼平视,似

乎是出征前的战士。



  也不知道这脑是被谁洗过的。真得谢谢他。



  「打自己一百耳光,然后爬过来。哎……别打太快,打一巴掌,说一句『师

父请调教徒儿吧』。」



  真老实,宋江是卯足了劲跟自己的脸过不去,每一巴掌都带动着自己的乳球

上下跳动。每一个「师父」,每一个「调教」,每一个「徒儿」,都让卢俊义听

得心旷神怡。



  「打好了?打好了过来,给师父吸出来。」



  宋江口技实在不怎么样,不过胜在征服感。同样的纨绔子弟,同样的豪门之

后,哈哈!



  精华顺着脸庞流到了下巴,从下巴滴到乳沟,又因为身上的雨水,精华很快

流到了地上。



  「舔干净。」



  宋江真如小狗一般把每一滴都吸入嘴里,咽下。



  卢俊义让燕青带着宋江去洗热水澡。「这是你少奶奶!伺候好喽!」



  洗干净的宋江把头发绑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身上穿着一件卢俊义赐给她

的白衬衫。袖子因为太长挽了几层,下摆盖到大腿中间。她和燕青一起跪在卢俊

义的面前。不过豪门规矩多,燕青只能跪在宋江后面一个身位。



  「想当徒弟,先得会口舌功夫,知道了吗?」



  「徒儿知道了。」



  「先跟燕青学。」



  「是。」宋江扭头看着燕青。



  「你要向她学!你得求她教你!跪着求她!」卢俊义看起来很火大。



  「师父,我只向师父下跪。再说,我也不会给一个下人跪。」



  卢俊义一脚踹向她的胸脯,把她踢倒在地。「在我这里,把你那些规矩都忘

了,我才是规矩。」卢俊义貌似平和,却又霸气地说。



  宋江第一次流出了眼泪,旁边燕青也吓哭了,俯下身子恳求卢俊义,「奴受

不起啊。」



  「我说受,你就要受,你也想挨揍了?」



  宋江含着泪向燕青跪拜,燕青也含着泪接受了。



  「少爷喜欢开始慢慢地舔,要把卵袋也舔舔,嗯。可以含在嘴里。牙齿要分

开,千万不要咬到少爷。要把肉棒全部含在嘴里。不能有呕吐感,少爷会不开心

的。」燕青教的还是很仔细的。



  「燕青去拿个鞭子来,少奶奶做错了就罚。」



  啪!「请少奶奶全部含在嘴里。」



  啪!「请少奶奶学会适应,不能抬头。」



  啪!「硬了也不许吐出来一点点。」



  啪…………



  宋江学的倒是挺快的。只一会,卢俊义就变得舒服了起来。



  「少爷这个表情的意思是要再深一些。」



  「少爷这样是想你动舌头。」



  啪!「少奶奶您做错了。」



                ###



  接下来,卢俊义准备给宋江开苞了。宋江绝对是一个有被虐快感的女人,下

身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当然她也不是水多的女人,但是湿润感足以让粗大如卢俊

义的分身进入。



  「去给你少奶奶舔舔。」



  燕青趴在宋江腿间,从肉粒开始舔,只几下,肉粒便膨胀了起来。宋江的肉

粒属于较大的,膨胀之后几乎有蚕豆大小。接着,燕青把舌头深入肉洞之中。



  「把你少奶奶后庭也清洗清洗。」卢俊义在一旁瞎指挥。



  燕青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菊蕾上。可是宋江却紧张异常,屁股夹得紧紧的。



  「请少奶奶放松后面。」燕青一点一点地把舌头深入后庭。



  卢俊义看见火候差不多了,把宋江拖到床边,站在地上把肉枪送进肉缝。



  「真紧。」宋江由于从小习武,处女膜早已不翼而飞,但是下面自然还是处

女般紧致,夹得卢俊义几乎拔不出来。但是卢俊义居然罕见地有些温柔,并没有

快速地抽动。



  「去给你少奶奶舔舔咪咪。」宋江哪里收到过这种待遇,顿时喉咙中浪叫不

断。



  「去和你少奶奶接吻。」卢俊义似乎嫌吵。



  宋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吻最后给了一个女仆,不过也习惯了卢俊义这般

不讲道理。



  卢俊义放开了抓着宋江小腿的双手,左手抓住了宋江的右乳,右手却伸向跪

伏在一旁的燕青的左乳。两相比较,「还是燕青的大一些,也软。」



  宋江听到自己被用来和下人做对比,还被比了下去,眼泪顿时又流了出来。



  卢俊义看着气恼,继而发挥出麒麟枪的神威,开始越来越快。同时,也把二

女的乳房攥得越来越紧,二女争相发出诱惑的叫声,也不知是爽是痛。



  不一会宋江开始全身抽搐,到了高潮。卢俊义转而拉过燕青,直接深入浪穴。

数刻之后,燕青也只能轻声哼叫,再也动不了一下了。



  卢俊义发现自己还是喜欢燕青这般肥胖的屁股,每撞一下便可看到肉浪翻滚。

看着看着,卢俊义发现自己再也控制不住,拔出来射在燕青肥臀之上。



  「去把我射的都吃下去。」卢俊义命令宋江。



  宋江真是受了一生中最大的屈辱,先是给下人跪拜,后又跟下人接吻,这下

又要舔下人的屁股了。直羞得黑里透红。不过她还是照做了。继而,宋江也开始

羡慕这般肥美的屁股了。又软又滑,比起自己的肌肉不知要舒服多少。



  卢俊义的手机响了,是宋清。看来小姑娘从中午开始就念念不忘了。



  「我在你家门口了。」宋清听起来很开心。



  「你怎么找来的?」



  「我问穆弘老师要的地址。」宋清有些得意。



  「我去开门。」卢俊义挂了电话。



                ###



  「哇,我是不是来晚了。」宋清看着床上了两个裸女问。



  「这么快就把我姐姐搞定了?你好厉害啊。」宋清不怒反喜。



  「起来,叫二少奶奶。」



  「二少奶奶好!」燕青爬起来跪在地上。一手遮着双乳,另一只手捂着小腹。



  「都是女人藏什么藏啊。」说着宋清拉开了燕青的手。



  「哇,好大啊,你喂她吃什么了?」宋清扭头一脸纯真地问卢俊义。



  「它。」卢俊义指向胯下。



  「哼,坏人!」



  「妹妹,要守规矩。」宋江勉强起来,看着妹妹如此放肆地和自己恭恭敬敬

侍奉的师父说话,有些不开心。



  「姐姐这么快就胳膊肘拐过去了啊,俊少你真厉害。」



  「你姐姐已经打赌把你输给我了,不用叫俊少了。」卢俊义面似桃花。



  「姐姐你什么时候开始做我的主了?」看来姐妹两个并不同心。



  「长辈的意思,你以为宋家还和以前一样威风吗?你以为宋家为什么着急把

我送出去?」宋江辩解。



  「那干嘛拿我当附属品啊,就算是一起嫁,我也要当大少奶奶!」宋清是真

的蜜罐里泡大的,受不得委屈。



  「哎哎,这是卢公馆,你们两个是卢府的少奶奶,是不是听我的比较好啊?」

卢俊义觉得该自己出场了。



  「俊少,你就让我当大的嘛,我绝对比姐姐听话的哦,我也比姐姐更有女人

味的,才不像她那么假小子。」宋清发起嗲来,绝对也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乖,听话,把大的让给姐姐,以后多宠宠你就是了。你看咱们可是还在一

个班里。」



  「哼,一个班里也没见着你多看我一眼。今天就把人家摸了个遍。」



  「这不是你今天穿得漂亮嘛。」



  「意思我平时不漂亮了?」



  「哪里啊,最漂亮了,哈哈。」卢俊义开始舌灿莲花。



  「哼,你懂审美吗,懂审美还一天到晚玩鲁胖子。」



  「你怎么知道?」



  「还不是潘金莲那个大嘴巴。」



  「你俩不是处不来吗?」



  「这不是她把上西门庆,想和我们靠拢嘛。也不看看自己的货色。」



  「小清,嘴巴怎么这么坏。」宋江看不下去了。



  「姐,不用你管。管的话你也把你的黑奶子遮起来再管好吗?」



  「跟你姐姐道歉,不然轰你走。」卢俊义不开心了,他可不允许有人欺负自

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欺负也不行。



  「俊少你偏心,还不是姐姐给了你了。我也给你好不好,以后也宠我。」



  说着,解开自己的白裙子后面的拉锁。松开后,裙子滑落在地,漂亮的身材

从裙子中剥落出来,仿佛新出的花蕊。锁骨明显,之下的胸脯如初出的新笋,把

粉红色的A罩杯乳罩撑的满满的。腰间没有一丝赘肉,双腿修长纤细。小麦色的

肌肤标志着它的所有者健康、活力。



  「哎,你叫什么呀,过来给少奶奶舔舔下边。」她自觉地招呼燕青。



  「哎哎轻点,你家少奶奶还是处女。」燕青刚刚高潮,嘴巴有些发干。



  「少爷,老公,人家准备好了。」宋清的媚功还是很好的,双腿相交,把一

片芳草地若隐若现。「姐姐,去给老公舔舔嘛,求你了……」女孩悍然把自己当

作家里的女主人。



  宋江唉了一声,张嘴含住了卢俊义的肉棒,用刚刚学会的技巧挑逗着,不一

会,卢俊义雄风再现,七寸金枪顶住了宋二小姐的玉门。既然二少奶奶不听话,

就让神枪来教训她吧。



  卢俊义腰部一挺,肉枪已然进入半根,疼得二少奶奶眼泪直流。片刻停顿,

后半根也攻入敌营。紧接着便开始了大力的征讨。宋清声音倒是还真的甜美。卢

俊义听着开心,自然动作更大。



  「姐姐……姐姐救我……妹妹的错,不该……不该跟姐姐……耍小性子…

…」岂知宋江也是刚刚破身,哪里有余力救援友军。第二炮往往是最狠的一次。

可是宋清片刻之后便不行了,又开始求燕青。



  「小胖妞……快过来啊……你家少奶奶不行了……不对,姐姐你是大的,二

少奶奶不行了,快来帮忙啊……」



  卢俊义越听越开心,腰背也更加用力,只见宋清肉唇外翻,几缕处女的鲜血

混合澎湃的淫水流到了床上。淫水越来越多,几如失禁一般。



  卢俊义发现宋清不愧是宋江的妹妹,也长了一颗饱满的肉粒,便一把抓过一

旁的宋江,让她舔弄肉粒。自己则插入了燕青的肉蚌之中。这一舔变成了压垮二

少奶奶的最后一根稻草。宋清再一次失禁了,只浇得姐姐一头一脸。看到这一幕

的卢俊义再也忍不住了,再次全军覆没在燕青身上,只是这次射进了燕青的身体

里。



  一阵混乱之后,卢俊义呆着三女去洗澡,确切地说,是燕青伺候着一男两女

三个主子洗澡。最后,三个人躺在床上,燕青自然睡边上低一点的女仆床。宋清

依然有点霸道,径自趴在卢俊义胸膛上,「老公你太厉害了。」说罢便沉沉睡去,

留下卢俊义和宋江二人相视一笑。



                ###



              第七章国庆节后



  国庆节放了五天假,最后的三天卢俊义是在女人的身上滚来滚去度过的。过

了节的这个月,共有两件大事。第一是要选班干部,第二是要进行高一年级班级

之间的篮球比赛。



  班干部的选举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有意向的同学讲台演讲,最后大家投票

选择。同学们大体踊跃。潘金莲更是进行了将近十分钟的超长演讲,描绘她做班

长以后的畅想,引得台下嘘声一片,只有武家兄弟在奋力鼓掌。在穆弘老师三次

提醒之后,潘金莲终于停止了她的发挥。



  卢俊义和扈三娘都没有参加演讲,但是得票却是最多的两个人。看来扮酷还

是有用的一招。卢俊义把班长让给了扈三娘,自己要求做了副班长,并且承诺带

领大家进行篮球训练和比赛。扈三娘负责比赛的后勤,诸如班费、队服、比赛时

的饮料和药品等。



  卢俊义所在的班是高一三班,是文科班,(入校时文理已经分好的),班里

总共学生42人,其中男生11人,女生31人。对于篮球比赛这种靠男生的活

动,文科班一向不占优势,打篮球还说得过去的,班里数来数去也就四个人。剩

下的都是如武大一般粗矮,或是武二一般弱不禁风。后经学校领导同意,三班可

以上一位女生充数。只是这样一来,就是连换人的人也凑不够了。



  依照卢俊义的想法,本来是想让鲁智深上阵,但是她胸前的肉球实在是太过

累赘,连跑步都是问题,低头都看不到脚尖。所以她可以告别篮球了。最后订下

的人选是孙二娘,正所谓矫枉过正,排除了波霸却纳入一个纯平。孙二娘也够争

气,身高一米六八的她跳跃能力记好,几乎可以够到篮筐,已然超过了除了卢俊

义和西门庆的其他两个男生。跑步也够快,运球也稳当。另外,170的体重也

给了她很大优势,不会像一般女生一样被撞飞。就这样,三班的篮球队算是成立

了。作为队长,卢俊义慷慨的给大家赞助了耐克的球衣和球鞋。另外,其他同学

都算作啦啦队,也领到了球衣,并且可以在背后印上支持的本班球员的号码和名

字。结果,啦啦队30个女生中有21个后面印着LJY(卢俊义),另外九人

也印着XMQ(西门庆)。还有不上场的七个男生统一印着SEN(孙二娘),

以此来表现对巾帼英雄的支持。



  卢俊义每天五点放学后都要组织队员进行一个小时的训练,从基本功到战术

都有所涉及。每次训练,都有自己班里的女生帮忙送水递毛巾,队员们也相对轻

松。不过也有不好处,就是经常有女生为了争谁给卢俊义或者西门庆送水擦汗发

生争执。相比之下,由于宋清的存在,为卢俊义争执的人还相对少一些。



  即便如此,依然发生了争执。双方分别是宋清和扈三娘。扈三娘自认是班长,

需要为同学们提供帮助,自然在比赛后给队长服务,她称之为提纲挈领。而宋清

却因此而十分不开心,两个人数次发生了争吵,甚至卢俊义必须停下来训练来给

二人调解。最后,故事以回家后宋清的屁股变肿为结尾。她对卢俊义的服务也被

叫停,理由是「能花别人的,就不花自己的」,宋小姐这才眉开眼笑。自此,班

长也变成了队长的服务员,在训练之后还经常有班长捏背的荣耀,看得班里的男

男女女嫉妒非凡。



  训练最刻苦的当数孙二娘,每次训练结束后,她依然要自己练习一个多小时,

如今运球和投篮的进步也越来越大。队友们平时训练精神更足,每次都畅想当拿

到冠军后让孙二娘请客去她家的「十字坡会所」免费吃喝嫖赌。孙二娘也毫不介

意地和男队员们聊一些荤的题材。可是孙二娘对自己的身体能否对抗其他班里的

壮汉,平时在训练时,经常向卢俊义请教。一来二去,两个人也很熟悉了。



  「俊少,你说我行吗?」



  「身体再往下沉一些。嗯,屁股再低点。」卢俊义在一旁矫正她的姿势。



  今天是周六,按道理,两人应该在教室补课。不过因为篮球赛快开始了。各

个班的健将都踊跃地以此为借口出来打球。等到了中午,太阳高升,秋老虎当道,

各路人马也散的七七八八。本路人马也只剩下了二娘和卢俊义两人。



  「走,吃饭去?」卢俊义主动邀请女孩。



  「嗯,吃什么?」



  「牛排,我请客。」



  「哇,你这么能吃啊。」卢俊义看着吃下三份牛排,两张匹萨的二娘惊叹。

要说女汉子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一点,拿匹萨卷牛排的,那些自诩女孩子

的女孩哪个能做到?



  「这不是上午运动量大嘛。再说又没有外人。」



  卢俊义一愣,这是要把自己当自己人的意思吗?



  「哎呀别多想,我意思是没有别人。」



  这不是还是一个意思嘛。



  「算了我不说了。」二娘又叫了一份意面。



  「听说你和宋清在一起了?」



  「嗯,家里的意思。」卢俊义没有多解释。



  「哎呀,门当户对啊,哎,你们男人啊,就喜欢那样细腰长腿的,像我这样

大屁股粗腿还平胸的,这辈子算嫁不出去了。」



  「怎么会啊,你还小,别想太多,等五年后十年后,还怕长不大吗?再说,

多锻炼锻炼,不也就瘦了?」



  「算了吧,我妈妈都快四十了,二十多年丰胸的药啊,偏方啊,不知道用了

多少,连吃带抹的,还不是跟我一样平。这是基因,没用。再说,我打篮球也是

为了减肥,结果屁股却越来越大,在外边别人还以为我是三十多岁的呢。」



  「那也说不定有人就喜欢你这样的身材啊。」



  「得了,别安慰我了,我还不知道我自己嘛,我有次忘记带车钥匙,就坐公

交车上学。好家伙,上面的椅子根本放不下我的屁股。我一个人就坐了一个半椅

子。不管谁看我都是可怜带着鄙视,还有人小声嘀咕让我再补一张票的。那天车

上人特别多,就那样都没有人坐我旁边。」



  「是嘛,够高调的啊,来,站起来转过去给我看看。」



  「饭店里面呢,像什么样子,不去。」女汉子毕竟也是女子。



  「没事,咱们就是哥们,起来我看看。」



  孙二娘无奈,只得起来背向卢俊义站在他面前。其实在打篮球这几天,卢俊

义就发现孙二娘是个大屁股,不过也没有多看,在她一说之后,这么仔细一打量,

还真是大得有些夸张。按理说,孙二娘是个胖姑娘,可从后面看偏偏有一种细腰

翘臀的感觉,当然前提是旁边没有参照物。可是饭店毕竟是人多的地方。旁边服

务员走过,看起来只有二娘一半粗细。看得卢俊义唏嘘不止。二娘的屁股又大又

翘,走路还带着颤动,似乎是驮着两个水袋一般。



  「看见了吧,我几乎连衣服都买不到了,虽然我腰围只有二尺六,但是臀围

150厘米唉……只能找裁缝做。其实吧,我家里前几天也带我相亲来着,本来

是想和一个官宦家庭联姻,结果人家公子看见我就懵了,死都不同意。」



  「老话可讲『买牛买个抓地虎,娶妻娶个大屁股』,这可是极有道理的。这

可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得了吧,我上任男朋友20岁,号称自己喜欢大屁股女人,每次跟我接吻

下面都硬梆梆的。这个夏天我们出去旅游,我都准备好把自己给他了,结果我一

脱衣服他就软了,怎么都硬不起来。后来还是给他放苍老师他才硬起来,插我的

时候还是闭着眼睛,手摸都没摸我一下。」



  「干嘛,发贱啊?」



  「他家牛B啊,他还嫌我胖呗。胖还没有胸,他说,我前面看像男人,后面

看像母猪,要不是他家比我家牛B一些,我还不揍死他。」



  「谁家的公子啊?」



  「市委高俅书记的儿子。」



  「操!」



  「你认识?」



  「不认识。」



  「那你操什么劲啊?」



  「没事,随便说说。话说,你体形和鲁智深差不多,怎么班里都叫她鲁胖子,

没人说你胖?」



  「那出身能一样吗?还真是如今笑贫不笑娼,搁在古代,我也算是下九流的

身份,和工人农民没法比。现如今,被我爹整得无家可归的工人和农民能绕城一

周了。」



  「你说少了。」



  「操!」轮到孙二娘的爆破音了。



  「哎哎,女孩子家不要整天草来草去的,早晚是个被操的。」



  「……」



  「要不下午打台球去?」卢俊义发出邀请。



  「想看我撅屁股直说,去打什么台球啊。有彩头吗?」



  「你说说看?」



  「我赢了陪我玩DDR(DanceDanceRevolution——

跳舞机)。」



  「那我赢了呢?」卢俊义饶有兴趣。



  「可别说什么想看我身体一类的话,你不会感兴趣的。就算现在感兴趣,看

了就再也没兴趣了。」孙二娘狡黠中透露一丝落寞。



  「这样吧,我如果赢了,你光屁股给我跳DDR。」



  「我才不要在公共场所光屁股!」二娘脸色微红,不知是羞是怒。



  「呵呵,我家有。」



  「真的,以前怎么没有听到你说过,什么时候买的?」



  「一会买。」



  「……」



  「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



  「跳的时候穿高跟鞋。」



  「切,姑娘我可是在DDR上长大的。」



                ###



  比赛结果自然是卢大少爷大比分获胜。



  订好跳舞机后,卢俊义带着孙二娘买了一双鞋跟十五厘米的绿色高跟鞋。这

个15厘米是货真价实的15厘米,没有防水台的那种。也就是说,二娘得踮着

脚才行。走起路来也还算稳当。不过屁股扭动的幅度又大了不少。



  跳舞机旁,孙二娘再次问卢俊义:「俊少,你确定想看我脱衣服啊,小心会

倒胃口的。」



  「脱!我就不信这个邪。」卢俊义一脸的勇敢。



  孙二娘从裤子开始脱起,首先进入视线的自然是雄伟的大屁股。卢俊义第一

印象居然不仅仅是肉多或者是肥硕,而是肥腻。肥硕和肥腻只有一字之差,但是

感觉完全不同。肥硕,往往带着一种吸引力,一种人类最原始的迷恋。而肥腻,

就是眼前的这种感觉,似乎身体里的脂肪和油脂要溢出来的感觉。如果卢俊义是

一个奶油小生,恐怕他一定会呕吐出来,但是他不是,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在那

个肥腻的大屁股上狠狠地咬一口。



  然后是大腿,诚然,二娘的大腿比起鲁智深的要细一点,不过只是细一点而

已。美中不足的是大腿和小腿上都有一些体毛,浓密到不至于,不过,女人的腿

毛,总是被嫌弃的。



  「后悔了吧,我就说,没有男人会喜欢我的身体的。」孙二娘笑着说,不过

声音中却带着些许的落寞与无奈。「还要脱吗?」



  「恩。」反正已经是这样了,还能再差到哪里去。就当是援交了,卢俊义想。



  脱去上衣,卢俊义发现她根本没有戴乳罩,不过平坦如是,也不需要那玩意。

当然也不是完完全全的平,只是像胖嘟嘟的小男孩,有一点肉而已,乳头似乎根

本没有发育过,颜色连粉红也算不上,只是比肤色深一些而已。而且,相比起来,

肚子上的肉显得更多。看到肚子卢俊义才发现,这姑娘竟然长着通天毛,也就是

阴毛一路往上,一直长到肚脐周围。当然小腹上的阴毛没有那么浓密,只是细细

一条线,不过那也已经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毛很多很丑吧,我以前只是觉得自己毛太多,就刮掉了,谁知道越刮越多,

还越长越快。」二娘丝毫没有觉得尴尬或者害羞,似乎说的和自己无关,好像在

菜市场说「你这颗白菜叶子不够嫩」一样。



  「恩,是挺丑的,那你现在还刮吗?」



  「早就不刮了,我也怕下面长得跟猩猩似得。」



  「恩,那去浴室,我给你刮。」卢俊义贱贱一笑。



  「别啊,再长出来的话很扎的。」孙二娘身体侧转,双手捂住黑森林,不过

无数的毛发还是从指缝和手边张牙舞爪地伸了出来。



  卢俊义一把揪住二娘的耳朵,就往浴室拖去。



  「哎呀,疼!」二娘吃痛,满脸的肥肉都挤到了一起。



  「不疼你怎么能听话,走起!」



  浴室里,卢俊义正拿着一把ParkerEdgeRazor的剃须刀比比

划划,这把剃须刀还是上次去美国玩的时候买的,不过他自己很少用,因为这种

剃须刀不是一个T字形,而是折叠式的,也太锋利了一些。



  孙二娘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毕竟,一把锋利的刀具在自己的私处徘徊不是

一件很开心的事。「别,我怕疼。」



  「没事,我小心点。」



  「别啊,能抹点肥皂水吗?我以前都是那么刮的。」



  「毛病真多。」无奈,卢俊义只得打湿了肥皂,准备开工。



  「哎,把腿分开。」



  「哦。」



  「我去,你下边真嫩啊!」



  「是啊,总共也就用过一次而已。」



              (未完待续)

【现代水浒乱入】(07)

评分:9.7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