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小木入得洞府之内,瞧见了数名昏迷不醒被捆绑着的天罗派弟子,虽是昔日

师兄弟,但心中早已没有情分,只是扫了一眼,视若无睹般自个找了个位置坐下,

拿了酒杯便饮起来。



  崩山虎饮了口酒问道:「不知白狼老弟的应对之策如何?可以道来听听了吧。」



  白狼精道:「大哥看看这些被擒住的人,正是天罗派弟子。他们今日跟随我

的小妖来到此处,竟想捣毁我洞府,只怪他们运气不好,正巧今日各位大王赏脸

来小弟洞府相聚,因此将他们擒住。」



  崩山虎问道:「擒住他们又能如何?」



  白狼精得意道:「小弟打算先放一个人回天罗山报信,离钢定会前来相救,

我们在此设伏,然后围而杀之。」



  崩山虎道:「离钢到不怕,就怕天罗山的钜居子他们倾巢而出,到时怕是难

免一场恶战,我们也没有十分的胜算。」



  白狼精道:「既然要干大事,死伤再所难免,何况我们占尽地势,加上手头

有人质,若真的败了,我们便挟持他们逃走,若胜了便是我们妖界跨出的第一步,

必定名声大振,让各地妖精奋起。」



  小木道:「各位大王不必担心,钜居子不会下山,此时正在闭关修炼,不到

月底是不会出关的。」



  众妖狐疑的看着小木,白狼精道:「小兄弟似乎对天罗山十分熟悉,不知提

供的消息可靠否?」



  小木没有回答它,拿了杯酒,径直走到一名被捆绑的天罗派弟子身前蹲下,

将杯中酒往弟子脸上一泼。那名弟子缓缓醒转过来看着小木,失声道:「师弟」



  又转眼看着众妖精说道:「难道你已堕入妖道?」



  小木回到坐位继续饮酒,懒得理睬那名弟子。



  白狼精举起酒杯哈哈笑道:「既然如此,真是天助我也,小妹大仇可报,妖

界必兴。」



  众妖皆举起酒杯大声说道:「妖界必兴」之后一饮而尽。



  白狼精与众妖们商议,决定这几日先在山上设置陷阱埋伏,待诸事完毕后再

放人回山报信。酒宴散去,妖精们都各自回府,只剩下小木,碧鱼精,琴囡留在

白狼精的洞府内。



  小木来到被安排入住的石屋,本来碧鱼精硬是要与小木同住一间,但是小木

执意要单独住,而且要了间极为偏僻的石房。他点了根蜡烛,见设施简陋,桌椅

都是石头砌成,床铺只是垫了些干草,似乎还有些难闻的气味,手中握的镰刀抱

于胸前,眯起眼睛半椅在石床上。



  镰刀传来邪螂的声音:「小子,你今日打乱了我的计划,这群乌合之众根本

成不了气候,劝你还是退出的好,免得报不了仇,还送了自家性命。」



  小木道:「若能先杀掉离钢,钜居子便少了左右手,救凨蛛岂不是更容易些?」



  邪螂传音道:「若杀了离钢,你认为钜居子会善摆甘休?定会联合其余道家

之人,掘地三尺也要杀了你。如今这群妖精已经有对付离钢之策,你就不要参与

了,速去绝岩山找封心果。」



  小木道:「就算不杀离钢,他一样也会追杀我,而且我要亲自手刃仇人,以

告慰亲人在天之灵。」



  邪螂传音道:「哎——,既然你意已决,再劝也是无用。现在教你一招【残

影杀】,记下口诀,即使杀不了离钢也好做防身之用。」



  小木记下口诀后从腰间掏出一只纳妖袋,拿出一颗红色光芒的小珠子,正是

山羊精化成的精元,他对着珠子说道:「嫣嫣,莫要怪哥哥,下辈子别做妖精了。」



  石房内红光阵阵闪烁,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小木缓缓睁开眼睛,撤去周身

散发的白气,竟觉精神焕发,并无丝毫倦意,便起身朝洞府外走去。



  此时已是深夜四更,洞外不见看守的小妖,万籁俱寂。小木走到一片竹林之

处,双手提起镰刀,开始默念口诀练起【残影杀】来。



  初练时掌握不了力道和速度,随着一颗颗竹子被砍倒在地,渐渐熟练起心得,

快速奔跑的轨迹也开始出现了残影。



  日光初照大地,小木收起镰刀,回洞府的途中遇见一名绿裳女子蹲在地上摆

弄着什么,他远远认出是琴囡,只因与自己一样是人类,昨天还帮自己解围,心

中便生出些许好感,好奇的走上前去。只见地面似乎有许多红色的石子摆放成一

个「炎」字形状,便问道:「琴囡姑娘,不知摆放这石子是做何用?」



  琴囡没有抬头看小木,继续摆弄手中的石子说道:「和你一样,做陷阱。」



  小木纳闷的道:「我并没做陷阱呀?」



  琴囡瞟了小木一眼,说道:「那你砍哪些竹子是作何?」



  小木这才醒悟,不过自己砍竹子怎么她会知晓,只好掩饰道:「对对,正是

要做陷阱的。」



  琴囡道:「我这是烈炎阵,入阵之人会受到火焰烧灼。你小心些,莫要踩乱

了石子,我弄了有数个时辰了。」



  小木暗道:「难道昨天夜里她便在此处?这么说我砍竹子的响声她定是也听

见了。」



  琴囡见小木没有言语便说道:「问你个事,你和离钢有何等深仇大恨?怎会

闹到这般地步?」



  小木对琴囡没有避讳之意,露出激愤之色说道:「我村里数十口人皆都被他

屠杀,此仇不共戴天。」



  琴囡皱眉说道:「按理说离钢应该不会做出如此忤逆之事,尽是无缚鸡之力

之人,怎么会下如此狠心。」



  小木想起与若霜偷欢之事,说道:「这事错在怪我,但也不至于连累我乡亲

之人,如此毒辣,实为罕见。」



  琴囡道:「等报仇后你便走吧,不要和这群妖精混在一起,他们现在对你我

虽无恶意,但始终有妖性,难免会做出违背人理之事。」



  小木问道:「那你为何会在此地?似乎你与它们交情匪浅。」



  琴囡回道:「一言难尽,我也是迫不得已,待离钢死后我便……」说到此处

她声音有些哽咽,便没了言语。



  小木知触碰到了她的伤心之处,便转移话题问道:「设置这阵法有需要我帮

忙的地方吗?」



  琴囡回道:「你肯帮忙最好不过了,这山上有一种火焰鸡,我需要它头上的

鸡冠,你帮我抓一只来吧。」



  「这等小事何须我夫君动手,不如我帮你去吧。」只见是碧鱼精缓缓走来,

她还是保持着妖精形态,只因这里都是妖精,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持续维

持人形的话也会消耗精力。



  小木冷冷的回道:「不用」言罢他便独自去寻火焰鸡了。他始终对碧鱼精有

着厌恶之意,虽有肌肤之亲,但总感觉此妖阴险,狡诈,看不惯她做事的手段。



  待小木走后碧鱼精转脸对琴囡道:「你休要打我夫君的主意,就这等姿色他

是不会看上你的。」



  琴囡二指捏起一颗火红的石子说道:「你是水属性的吧,不知可认得此炎阳

石,若被击中者将会被火焰吞噬,你是否要试试?」



  碧鱼精皱眉道:「虽然我是怕火,但我也克火,不要以为我会怕你,若真斗

起来我就不信这满山的妖精会帮你这个人类女子。」



  琴囡道:「你是克火,可惜我不属火,你若要战便亮出兵器。」



  这一人一妖正要相斗之时,却见白狼精走了过来,他说道:「这里好生热闹,

莫非二位在商议这阵法如何摆设?」



  白狼精与碧鱼精对视了一眼,之后眼球被她肥大的胸部所吸引,透过淡绿色

透明的薄纱,清晰可见里面碧玉肤色的酥胸,浑圆的酥胸上覆着些许鱼鳞,所以

看不到乳晕,直叫人欲剥她而后快。



  碧鱼精见白狼精如此直盯着自己胸部,更是将酥胸微微挺起,瞧见白狼精用

兽皮制成的裤裆涨起,嘴角得意的挂起笑意,娇声说道:「这里确实好生好热闹,

热得我皮肤都有些干燥了,不知何处有湖水,记得上次和夫君一起洗澡可真舒服,

我去寻他了,咯咯。」说话时眼神勾魂般挑逗白狼精。



  白狼精看着转身离去的碧鱼精,那瀑布般的乌黑长发顺肩滑下,发尾竟拖在

高翘的丰臀上,走起路来随臀部左右摆动,让人联想到床第之间的扭动功夫定是

了得。叹气说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琴囡噗嗤笑道:「我看她才是牛粪。」

【拥妖传说】22章

评分:7.7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