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女神十一北京电影学院
  作者:wolui
  2016年11月9日
  花家是开国元勋花帅的家族,一直有南天王之称,是大陆实力最强大的家族
  之一,甚至没有之一。
  花家三少爷现在四十岁出头,样子普普通通,看上去气质很随和,没什么架
  子的模样。
  这位三少爷是红二代圈子里的知名人物了,他的大房老婆当年号称京城第一
  美人,花三少娶得美人归可是80年代的佳话。
  当年花三少的大妇是解放军总政歌舞团的一朵花,其实在认识三少之前已经
  有男朋友,还是总政歌舞团团长的儿子。
  但三少认识她后,发狂的追求,天天开着奔驰车去堵美女。
  最后,这位京城第一美人离开了原来的男朋友,投入了权势更大的花三少怀
  抱,一时间成为京城权贵子弟茶余饭后的谈资。
  据说,这件事儿之后,总政歌舞团的所有女孩子都大受鼓舞,想着自己也能
  嫁入豪门,可惜貌似没有谁能复制京城第一美人的轨迹了。
  当然,喜欢归喜欢,有权有势的男人总是不可能吊死在一棵树上的,过了一
  段时间,三少就有了二奶,又过了不久,三奶也有了。
  现在,在北京陪伴三少的就是三奶。
  (想了一下,还是别作死了……情节简略……)
  桐叔与孔日光好好的招待了花三少一番,本来阳光集团就与花家有利益交换,
  吃完这顿饭后,阳光地产有20% 的股份挂在了花三少某个代理人名下了。
  而花家势力则会更密切的与阳光地产合作。
  其实花家现在也控制着一个大型地产公司,宝利地产。
  只是,能赚钱的生意没有人嫌多,况且,阳光地产的股份收益应该是花三少
  占大头。
  除了花三少,桐叔还通过老许认识了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叫刘伟,武装部的,
  官职不高。但他老子是军委的大佬之一。
  刘伟答应介绍一些退伍的特种兵到香港,帮助孔日光筹建阳光保安有限公司。
  反正大陆现在不断裁减军队规模,退伍兵多的是,对于他来说只是顺水人情。
  在桐叔那里呆了十多天,天天都会见各式各样的人,反正就是推杯换盏,迎
  来送往,接手孔阳留下的各种人脉关系。
  而孔日光也在北京的各个圈子里成名了,所有人一说起他,都会爆粗:「这
  家伙他妈的真能喝!」
  90年代,中国大陆政府的、军队的交流感情自然少不了喝酒,而体质满点
  的孔日光简直就是千杯不醉,有一次和刘伟等几个部队里的人喝,居然一个人把
  对面全部喝趴下。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半个月,王忠君来找孔日光,说阳光华艺影视有限公司成
  立了。
  孔日光上辈子不是混影视圈的,对于这个时间段大陆有名气的电视剧没啥印
  象,所以也没办法开挂抄剧本,一切运营只能由王忠君去操作。
  现阶段,阳光华艺虽然有资金,但主要还是得沿袭王忠君以前的一直在做的
  广告业务,拍电视剧甚至电影之类的还得慢慢开拓,寻找适合的剧本、导演、演
  员。
  对了,反正人在北京,不如去北京电影学院看看,那里可是出产了很多明星
  啊。
  他问道:「阿君,你认不认识北京电影学院的人?」
  王忠君点头道:「现在北京电影学院的院长刘国殿是我的长辈,当年我父亲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刘国典则是朝鲜战争时的战地摄影记者,和我父亲有过命的
  交情。」
  「哈,这么巧?那帮忙联系一下,我去北影晃晃,看是否什么表演人才先签
  下来。」
  王忠君露出古怪之色,但老板命令自然得执行,便走到旁边打电话了。
  王忠君联系好了之后,孔日光便出发了。他来到车库,准备取车。
  这栋别墅的车库里可是停着一辆法拉利348,孔日光一开始看见时也是吓
  了一跳。原来1992年法拉利公司在北京亚运村搞展览推广品牌,现场就有几
  台348在,桐叔看见售价才14万美元左右,便随手买了一辆放着。
  据说第一台法拉利348是被北京一个姓李的老板买下的,那台车挂的车牌
  是黑牌的京A0001,十分引人注目。
  而桐叔则比较低调,买的这台法拉利只是挂了个普通牌而已。当然,他自己
  也不怎么开,平时都是开另一辆奔驰。
  现在则是让孔日光用上了,其实在香港买辆跑车并不贵,但他一直没时间去
  弄而已。
  在1994年的北京街头,自行车依然是主流,私人汽车还是比较罕见的,
  但政府或国企的汽车则已经比较多了。
  一路上看到最多的就是黄色的小面包车,整个北京城估计有几万辆这样的黄
  色小面的,被北京人称为「黄虫」,可以说是这个时代北京的名片之一。
  这种小面包扬手即停,能乘坐五六个人,比较宽阔的车内空间还能放自行车、
  电视机等大件物品,满足现时市民的需求。
  只是这时候的车大多没有空调,冬天还好,一到夏天小小的面包里面挤着五
  六人,顿时整车都是汗馊味,但也只能忍耐了。
  在这个拥有一辆桑塔纳都已经是富人象征的时代,开一辆法拉利上街是什么
  概念?
  一路上回头率简直就是爆炸,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车是什么牌子,但鲜
  红色的流线车身,敞篷,3。4L的V8引擎的声浪,都让旁观群众心潮澎湃,
  羡慕嫉妒恨。
  三环上,法拉利行驶的速度并不算很快,一辆黄色的小面的一直跟在后面不
  远处,看上去是同一个目的地。
  面包车上后排座位上挤着三个女孩子,青春靓丽各有特色,其中一个女孩眼
  冒星星,道:「好帅气的敞篷跑车,天啊,我还以为只有美国电影上才能看到呢?
  没想到北京也有。」
  旁边一个女孩则问道:「莎莎,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车?」
  刚才那叫莎莎的女孩摇摇头道:「不知道,但我知道肯定很贵。」
  另一边的女孩白了她一眼,道:「废话,谁都知道啦。」
  叫莎莎的女孩不乐意了,小嘴嘟起来:「勤勤,人家生气了。」
  叫勤勤的女孩顿时嘻的一声笑了出来,美丽的大眼睛弯成月儿,娇笑道:
  「好啦,别装模作样啦,回到学校我请你吃雪糕。」
  莎莎顿时笑道:「那还差不多。」
  此时,叫勤勤的女孩皱眉道:「奇怪,一直都在这条路上,难道这辆车的目
  的地和我们一样?也是去北京电影学院的?巧巧,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学校里有
  人开跑车的?」
  另一边那叫巧巧的女孩没好气的说:「拜托,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今年9月才
  入学的新生,你们两个不知道,我哪里会知道。」
  「嘻嘻,巧巧你比较八卦,还以为你会知道呢。」
  「好啊,勤勤你暗示人家是八婆了?哼,你这小妞讨打了是不是?」
  叫巧巧的女孩顿时和叫勤勤的女孩打闹起来,而莎莎却对开车的司机说:
  「师傅,能不能开快点,我想看看前面那车开车的人。」
  司机点点头,说:「好,这车看着有点像法拉利,开近一点看看。」
  说罢,司机便加快车速,从旁边的车道追上去,很快就和法拉利并排了。
  三个女生都探头探脑的从车窗望出去,小面包座位的位置肯定比法拉利高,
  加上法拉利还是敞篷,所以从车窗看过去也是一览无遗的。
  三个女生偷偷望了孔日光一眼,然后脸红红的面面相觑,忍不住齐声尖叫出
  来:「哇!好帅!」
  孔日光听到女孩的声音,便转头一看。他并没有认出几个女孩子的身份,但
  还是装逼的微微一笑,然后一踩油门,法拉利排气筒发出澎湃的轰鸣,瞬间提速,
  把小面包抛在身后。
  三个女孩都被男人的微笑电得神魂颠倒,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好帅的男孩子啊,好像还是混血儿呢。」
  「哎呀,要是我以后的男朋友有这么帅就好了。」
  「嘻嘻,你就做白日梦吧。」
  三个女孩叽叽喳喳,一会儿就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了。
  孔日光其实对北京城并不熟,但北京电影学院就在三环边上不远,倒是不难
  找。下了三环,再沿路走了一段,便到达学院的西门了。
  现在的北京电影学院白天还是可以随便进出的,虽然有保安,但一般不会盘
  问。不像后世,由于经常有人闯进去想撞明星什么的,所以得刷卡才能进入。
  进了校门,法拉利慢慢行驶,寻找停车的地方。从西门一进来,左边就是一
  座刚盖好不久的逸夫楼。别的不说,邵逸夫在大陆捐资二十多个亿支持教育事业,
  各大学院加起来起码有几百座逸夫楼,这点实在是值得钦佩。
  今天是周末,学校里的人倒是不太多,但拉风的敞篷红色跑车依然是引人围
  观。
  孔日光把车停在路旁的树荫底下,然后把跑车顶篷关上,下车。
  只见周围远远近近的差不多围了有十几二十个学生,大部分是女的,都是一
  脸好奇的看着自己。
  他可不认得北京电影学院里面的建筑位置,便四周打量了一下,居然让他在
  围观人群中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这不就是后来《铁齿铜牙纪晓岚》里面的杜小月么!?
  袁莉是北影92届学生,现在大三了。她今年开始已经在接拍一些电视剧和
  电影,但都是小配角,没什么名气。在前世的记忆中,她是98年的《永不瞑目》
  和2000年的《铁齿铜牙纪晓岚》才火遍全国的。
  孔日光俊脸上带着微笑,向袁莉那边走过去。
  袁莉只觉得那个开跑车的帅哥用火辣辣的眼神望着自己,然后走过来,顿时
  一颗心砰砰直跳,脸上染上红霞,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这位同学,请问你知道办公楼在哪边吗?我约了人见面,但没来过这里,
  找不到办公楼。」
  袁莉个性比较大胆,勇敢的抬起头,与孔日光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对望,然后
  努力的平服紧张情绪,答道:「你约的是谁?办公楼那边都是学校领导啊?」
  孔日光笑着道:「我约了你们刘校长。」
  袁莉心中一惊,北影校长刘国殿在她心中可是一个大人物,没想到眼前这个
  超级帅气的男孩子居然能直接见到刘校长,他是什么来头?对了,他还开那样罕
  见的敞篷跑车,估计不是一般人,难道是京城的什么大人物的后代?
  想着想着,袁莉也不敢怠慢,便用手指指着远处道:「办公楼就在这边过去,
  不太远,走路也就五分钟。」
  孔日光则道:「同学你能带我过去吗?我怕我自己找不到。我叫孔日光,是
  香港人。」说罢,他取出卡片递给袁莉。
  袁莉接过卡片,马上扫了一下,看见卡片上写着阳光集团董事长孔日光,她
  自然没听过阳光集团,但单纯的觉得能挂着董事长称呼的人都是大人物,再看看
  面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英俊男孩,不禁有点不知所措。
  孔日光也不着急,静静看着袁莉精致的鹅蛋脸,目光不时还偷偷的往下瞄,
  聚焦到女孩那饱满的酥胸处,欣赏着鹅黄色毛衣包裹着的诱人曲线。
  「嘿嘿,挺大的,估计有D罩杯。」
  袁莉此时点点头,道:「好吧,我带你过去,跟着来。」
  办公楼很容易就能找到了,孔日光道:「谢谢你,这位同学,你能告诉我你
  的名字吗?」
  袁莉脸一红,素来直率的她此时也不禁有点害羞,低下头轻声道:「我叫袁
  莉……呃……孔先生,你不必这么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孔日光道:「我最近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影视公司,叫阳光华艺,前期投资三
  千万。这次来找你们刘校长就是希望能与北影合作,吸收北影的演艺人才。袁同
  学你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很出众,我公司接下来开拍的广告或影视剧集希望能
  得到你的加盟。」
  由于亲眼看见了价值不菲的法拉利,加上孔日光满点的魅力,袁莉倒是对这
  番话深信不疑,不禁问道:「我?我可以吗?」
  孔日光点点头,道:「绝对没问题,这样吧,等我拜访完刘校长,我们找个
  时间再谈。卡片上面有我的手机号码,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打我电话。」
  袁莉点点头,低声道:「谢谢孔董。」
  告别了袁莉,孔日光便走进办公楼,稍稍询问就找到了校长办公室的位置。
  刘国殿之前已经从王忠君那知道了孔日光的来意,对和阳光华艺合作并不抵
  触。毕竟学校里的学生能多一个出路增加就业选择也是好事。
  孔日光坐在校长办公室里面,和刘国殿客套了几句,刘国殿便问道:「孔董,
  听说你打算找表演系的学生,签进新成立的影视公司?」
  孔日光喝了口茶,缓缓道:「刘校长,你是忠君的长辈,我也不来什么虚的
  东西了。现在阳光华艺影视公司刚刚成立,是个新的公司,主要业务还是忠君以
  前的广告单子,电视剧集甚至电影的拍摄都都要等待公司的发展才能开展。而且,
  在国内民营的影视公司还是个新事物,很多方面都得一边探索一边走,我们还需
  要时间。但是,阳光华艺背后有资产达到几十亿的阳光集团支持,而我个人对中
  国大陆的影视市场的发展抱有极大的信心,就算是短时期内遇到什么困难,我也
  绝不会退缩或放弃。」
  顿了顿,他又道:「北影是国内最知名的演艺人才培养基地之一,很多影视
  行业的人都是出自这里。阳光集团希望与北影展开深层次的合作,签约表演系的
  学生只是一个小部分,像其他院系的人才,如文学、艺术、导演、录音等等都能
  在新成立的阳光华艺公司找到发挥才华的位置。与此同时,我将以阳光集团的名
  义,向北影捐赠价值约一千万人民币的教学用先进视听器材,协助贵校建设先进
  的多媒体教学体系。」
  又送钱又帮忙解决学生就业,作为校长的刘国殿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
  谈话气氛越发友善,孔日光道:「刘校长,这次我们想拍一个广告,需要几
  个年轻的女孩子,我想从表演系的学生里选择三个。」
  刘国殿没提出异议,便道:「好,那我让表演系的辅导员过来,让她为你介
  绍。」
  孔日光与刘校长两人一边闲聊一边等人过来,而此时,他的那辆红色的法拉
  利却是被三个女孩子围着指指点点。
  「勤勤,这不就是刚才我们在三环上看到的红色跑车么,那帅哥居然真的是
  咱们学校的?」
  叫勤勤的女孩十分美丽,气质温婉,她想起高速上那惊鸿一瞥的蓝色眼睛,
  俏脸微微一红,轻声道:「巧巧,走啦,俞老师还在等我们呢。」
  「咦,勤勤你看看那边,俞老师在那儿呢,她走过去办公楼了。」
  「那我们快过去,高速她我们回来了。」
  三个女孩子顾不上看跑车了,连忙加快脚步跑过去,一边大喊:「俞老师!」
  不远处一个看上去才二十二三岁的长发美女顿时转过头来,看着三个蹦蹦跳
  跳跑过来的女生,皱眉道:「你们三个丫头,跑这么快干嘛?」
  她叫俞飞鸿,原本也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刚刚毕业,留校任教成为表演
  系的辅导员。或许由于年纪相差不大,所以她与学生的关系很好,经常会开玩笑
  什么的。
  三个女孩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叫莎莎的女生说:「俞老师,表演用的道具
  我们都买齐了,联谊晚会的演出没问题。」
  俞飞鸿点点头,答道:「好的,辛苦你们了。你们先回去休息一下,刘校长
  找我呢,我先过去。」
  校长在几个女生心里面自然是大人物,她们连忙点头以示知道。
  孔日光正在与刘校长谈论国产的电视剧时,办公室门被推开,一个绝世佳丽
  走了进来。
  孔日光顿时呆住,他事前真的不知道表演系的辅导员居然会是俞飞鸿这大美
  人。毕竟他没有带着度娘穿越,虽然知道出自北影的明星众多,但具体有谁就真
  的有点记不清了。
  俞飞鸿看见校长与一个年轻人在谈话,也是稍稍有点意外,她问道:「校长,
  您找我有什么事?」
  刘校长示意俞飞鸿坐下,道:「这位是香港的孔先生,阳光集团的董事长。
  他新近成立了一个影视公司,现在想找几个表演系的女生拍广告。俞老师你是表
  演系的辅导员,对情况比较熟悉,一会向孔先生介绍一下。」
  孔日光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伸出手做出握手的姿势,微笑道:「俞老师你好,
  我叫孔日光。」
  俞飞鸿看着男人的俊脸,稍稍有点脸红,但还是大方的伸出玉手,轻声道:
  「孔先生你好。」
  刘校长呵呵一笑,道:「孔先生,我下星期就要出差了,有一段时间不在学
  校。关于拍摄广告的人选,你以后直接联系俞老师就可以了。」
  孔日光连忙道:「好的,谢谢刘校长。」
  又客套了几句,孔日光便和俞飞鸿一起离开了校长办公室,离开了办公楼。
  「俞老师,快中午了,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具体聊聊拍摄广告人员的问题?」
  面对孔日光的邀请,俞飞鸿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下来。毕竟在她看来这是校
  长交代下来的公事,必须得处理好。
  孔日光带着俞飞鸿来到自己的法拉利旁边,打开车门,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
  俞飞鸿则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会有一辆这样好的车,有点像拒绝,但又
  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
  法拉利周围还聚集着不少围观的学生,俞飞鸿生怕自己再拖下去越来越多人,
  便咬咬牙,坐进了车里面,白皙的俏脸却是红透了。
  孔日光微微一笑,帮美人关上车门,然后自己绕回驾驶位置,上车,打火。
  而远处,三个女孩子看见俞飞鸿上了法拉利,顿时目瞪口呆的议论起来。
  「勤勤,我有没有看错,那个上车的是俞老师吧?」
  「没错,她不是去找校长的吗?难道俞老师与那个开跑车的帅哥有关系?」
  「哎呀,莎莎,你说俞老师会不会是人家的女朋友?」
  「我怎么会知道,嘻嘻,巧巧你可没机会了,俞老师那么漂亮,嘿嘿……」
  而另一边,袁莉则远远的看着,一声不发,手中紧紧的握着孔日光刚才给她
  的卡片,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丝失落。
  孔日光找了一家高档的餐厅,随便点了几个菜。俞飞鸿一开始有点不安,但
  由于孔日光满点的魅力值与魅惑光环,很快就安定了下来。
  「孔先生你需要三个女生参加广告拍摄,是以什么要的性质呢?按照这边请
  群众演员的行规?」俞飞鸿作为老师,自然要帮自己学生争取利益。虽然校长暗
  示过这位阳光集团的大老板向学校捐赠了很多新的教学设备,但她总不能要求学
  生免费帮人拍广告啊,所以事先得问个清楚。
  孔日光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他现在钱多的是,根本没所谓,便道:「这
  样吧,拍广告的酬劳总共十万元,三个学生每人三万,剩下一万则用于拍摄期间
  的食宿与交通等开支。」其实作为孔日光而言,就算是每人给十万也不过是毛毛
  雨,但他怕开价太高反而会把别人吓到,所以才提出这样的条件。
  只是,这样的开价已经把俞飞鸿吓住了。要知道在90年代中期的大陆,一
  般打工仔一年就赚个几千元。现在的影视明星收入更是低的可怜,90初期央视
  拍摄经典电视剧《三国演义》,像唐国强、鲍国安这样的演员,每集的片酬不过
  250元人民币左右。后来唐国强接受采访,就笑称当年拍三国的都是一群二百
  五,因为大家的工资都是250元。
  便是到了90年代中期,演员的收入开始飙升,但一线明星每集的片酬也就
  刚好能当个万元户而已。
  而现在孔日光居然为三个女学生开出总共10万元的酬劳,简直让俞飞鸿觉
  得眼前这家伙的额头上印着「人傻钱多」四个大字。
  俞飞鸿今年刚当上辅导员,关系最好的却是94届刚入学的几个女学生,此
  时不禁也涌起私心,想着照顾一下自己人。
  她沉吟了一下,便道:「既然这样,我就向孔先生推荐三个大一女生,她们
  的名字是蒋勤勤、金巧巧、陈莎莎。」
  陈莎莎孔日光不知道是谁,但蒋勤勤和金巧巧都是他前世记忆中的知名女星,
  特别是蒋勤勤,堪称是顶尖的美人儿。
  于是他马上点头,道:「没问题,我相信俞老师你推荐的一定是最优秀的演
  艺人才,就用这三个人吧。」
  顿了顿,他又道:「那为了感谢俞老师你的帮助,我私人给你五万元的酬劳,
  我一会取钱给你。」
  俞飞鸿吃了一惊,连忙摇头道:「孔先生,这钱我不能收!」
  她并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性子云淡风轻,自然不肯收孔日光的钱。
  孔日光也不勉强,俞飞鸿这样的高雅美女光靠钱是砸不下来的,需要时间来
  慢慢攻略。
  他岔开话题,一边吃一边与俞飞鸿聊起来。
  由于他有着未来二十多年的见识,所以说起话来自然是与众不同,特别是各
  种对时局的看法更像是能看透未来一样,让俞飞鸿惊叹不已。
  「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大老板竟然这样有才华!」
  本来帅哥就容易让女孩子生出好感,如果再加上这个帅哥有才多金,简直就
  是让女孩难以抵抗。
  俞飞鸿现在不过才23岁,一直在校园还没机会接触社会,思想很单纯,很
  轻易就被孔日光吸引住了。
  吃完饭,孔日光把俞飞鸿送回北影。
  俞飞鸿则叫来三个女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们几个。
  「哇!发财了,三万元啊!」
  「勤勤,你掐我一下,这是不是在做梦啊!」
  孔日光则没有逗留,下午桐叔约了官面上的朋友见面,他自己也得出席。
  陪客人吃过晚饭后,就余下孔日光和桐叔两人。
  孔日光对桐叔道:「桐叔,我过两天准备返回香港了。刘伟那边的退伍兵办
  好手续了准备陆续过去,我先把保安公司搞起来。」
  桐叔沉吟了一下,道:「加强保安是好事,但香港始终是英国佬的地盘,要
  是有人针对你,依然很危险。」
  孔日光点点头,道:「我会万事小心,而且我想了个办法,应该有点用。」
  桐叔问道:「什么办法?」
  孔日光笑着说:「桐叔,要是我成为了香港甚至是全世界都知名的名人,英
  国佬够不够胆子肆无忌惮的对我下手呢?」
  桐叔一愣,问道:「那问题是你用什么方法成名?阳光集团虽然有一定规模,
  但在还算不上顶尖的层次啊。」
  孔日光又笑了笑,正要说话,此时,突然手机响了。
  「你好,请问找谁?」
  「你……你好,请问……请问是孔董事长吗?」
  「对,嗯……你是袁小姐?」
  「对,对,我是袁莉,今天我们见过面的。孔董你有时间吗?」
  一个小时后,北影附近的一个咖啡馆,孔日光与袁莉相对而坐。
  「孔董,我听说……听说你选了几个94届的新生拍广告?」
  孔日光一愣,这个消息这么快就流出了?
  他点点头道:「没错,是你们表演系的辅导员俞老师推荐给我的。你这么快
  就知道这件事了?」
  袁莉迟疑了一下,解释道:「我并没有故意打听,只是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
  孔日光笑着道:「本来我是打算让你参加拍摄的,但是俞老师推荐,我不好
  意思拂她的面子。而且这不过是个小广告,也不必在意。」
  袁莉顿时瞪大眼睛,认真的道:「孔董,你究竟知不知道现在的行情?你开
  的价码已经能请到一线明星拍这个广告了!」
  孔日光不在意的道:「不过十万罢了,给多了就当交几个朋友。我还跟俞老
  师说给她五万当作是介绍费呢。」
  听到五万这个词,袁莉抽了口气,沉默了一下,突然道:「孔董,你是不是
  看上俞老师了?」
  在她看来,孔日光肯定是看上了俞飞鸿,所以才这样花钱。
  孔日光摇摇头,反而是用侵略性极强的目光望着袁莉,把她看得不好意思的
  低下头去,才悠然的道:「其实我对俞飞鸿兴趣不大,反而对你比较有兴趣。」
  袁莉顿时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心中涌起一股屈辱感,差点就想拂袖而去。
  但是,她想到今天下午那件事,马上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今天下午,她接到通知,本来预定自己当配角的一部电影角色被抢走了,而
  抢走她角色的居然是她的同班同学,徐静蕾。
  徐静蕾大一的时候就被知名作家王硕包养,这两年靠着王硕力捧,拍摄了不
  少影视作品。袁莉心中虽然是看不起徐静蕾当人家小三,但对于对方所获得的资
  源,却是颇为羡慕的。
  虽然她是92届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专业成绩的第一名,但为了获得表演机
  会还是用尽了努力,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没想到,这样轻易的就被一个成绩不
  如自己的人把机会抢了过去。
  袁莉性子直来直去,一时忍不住怒气就去找徐静蕾,骂她不要脸。两人大吵
  一场,袁莉自然没占到什么便宜。
  回到宿舍,袁莉越想越不忿,无意中听到旁人提起阳光华艺公司天价请三个
  大一女生拍广告的小道消息,不禁想起早上见过的那个男人。
  鬼使神差,袁莉便打了个电话过去。
  其实,她自己也搞不清自己想干嘛,只是心中觉得孔日光明明说过找自己拍
  广告,为什么又选了别人,有点委屈。
  「袁莉啊袁莉,你生气干嘛?这个姓孔的家伙无论各方面都比姓徐那贱人的
  奸夫强多了,带出去也有面子啊!」
  此时,孔日光突然拉起袁莉的玉手,柔声道:「小莉,当我女朋友,好么?」
  袁莉只觉得心如鹿撞,明明觉得眼前这家伙对自己又不轨之心,但这个男人
  实在太英俊了,被那双湛蓝色如大海般深沉的眼睛看着,让她竟是连拒绝的话都
  舍不得说出口。
  好一阵,她才勉强道:「孔董,你放开我……这样……这样太突然了。」
  孔日光把手抽回,道歉道:「对不起,我冲动了。因为小莉你好漂亮,所以
  我一时没忍住。」
  袁莉低下头,满面通红,不敢说话。
  孔日光微微一笑,提议道:「小莉,要不我们去兜风吧,我来北京这么多天
  了,还没好好逛过呢。」
  说罢,不等对方回答,孔日光便拉着袁莉的玉手,走出咖啡厅,向停车的地
  方走去。
  袁莉虽然不好意思,但也不是真正拒绝,半推半就的被拉上法拉利,顿时就
  被车里面的高档内饰吸引住了。
  「孔董,你这个车是不是法拉利?多少钱?」
  「对,这是法拉利348,不贵,也就十来万美金吧。」
  「十来万美金?哇,那岂不是上百万人民币了!?」
  袁莉现在才21岁,还是处于爱做梦的少女时代,孔日光这样的男人简直就
  如同白马王子一样。
  坐在百万豪车上面,想着刚才男人说要自己当他女朋友的话,袁莉的俏脸不
  禁越来越红,只觉得自己下面竟因为各种想象中的画面而变得潮湿了。
  后世有一句话,只要你开的是宝马,那女人坐上去就已经湿了。
  更何况是90年代的法拉利?
  孔日光一踩油门,红色的跑车发出轰鸣声,如箭离弦般射出去,奔驰在星空
  下北京的大街上。
  这个时代,晚上路上没什么车了,抓拍超速的摄像头也没普及,孔日光根本
  就没有管自己速度多少,靠着自己满点的反应,驾驶着跑车在路上飞驰。
  旁边的袁莉却是心大,居然不怎么害怕,反而因为刺激而不断尖叫起来。
  开了快半小时,已经到了郊区。
  孔日光在路边停下来,关了车灯,打开敞篷,望着漫天星星,叹道:「好美
  的夜空,唉,没有雾霾的天空真好。」
  袁莉也望着星空,奇怪的问道:「雾霾是什么?」
  孔日光摇摇头,没有答话,叹道:「有的时候,看着壮丽的夜空,想着每一
  颗一闪一闪的星星都是宇宙中不比地球小的天体,就会觉得人类真的好渺小。」
  说罢,他侧过头,望着袁莉,赞叹道:「小莉,你好美。」
  袁莉脸蛋羞红,不敢与男人对望,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孔日光探手过去,一按,就把副驾驶的座椅放平下来,袁莉一声惊呼,便半
  躺在车厢内。
  「孔董,你……你干嘛!?」
  孔日光一翻身,就压在袁莉身上,近距离的望着她的眼睛,轻声道:「小莉,
  我想吻你。」
  「不要……呜……呜呜……」
  要字都没说完,就已经被男人吻了下来,夺走了初吻。
  袁莉还没有被男人碰过,整个身子一震,然后在嘴唇被吸住的瞬间身体便如
  同触电般僵硬起来,浓烈的男子气息袭来,让她几乎忘记了思考。
  很快,她的身子变得酥软,男人强行撬开她的牙关,把粗大的舌头伸进去,
  与她的丁香吸吮,如同打开她身体深处秘密的钥匙一样。男人温暖的舌头在她口
  腔里转来转去,让她产生出一种自己已经被人占有的错觉。
  袁莉虽然是个大方直率的女子,但第一次被男人触碰,还是女子天生的羞赧
  占据了上风,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不知道该如何反抗。
  那柔柔软软的触感就像是石头扔到心湖深处扰起的浪,一层一层,无休无止
  的冲击着理智的障壁,把一切冲垮。然后水变成火,从灵魂深处烫出来,把身体
  一切燃烧殆尽,只余下两片嘴唇。
  她虽然幻想过以后和喜欢的男孩子接吻会是如何,但何曾想象得到此刻的感
  觉会是如此的汹涌,如此的热烈?
  便是男人的手开始在她玲珑有致的美好身体上游走,她也没力气反抗了。
  孔日光一边吻,手已经伸进了女孩的衣服里面,攀上了那丰满圆润的胸脯。
  「哈,好有弹性的波,好大,不愧是传说中能和巩俐媲美大奶。」
  袁莉本想反抗,但男人的手却摸到了她的椒乳上的顶端,手指掐着那葡萄轻
  轻一按,顿时让她浑身剧颤,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哪里反抗得了?
  很快,男人另一只手探入了她裤子里面,摸到了那最神秘的位置。
  「呜……不要……不要……啊啊……别摸……呜……」
  「小莉,你下面好多水,连内裤都湿透了。」
  「不要这样……我……我们今天才认识……别……别这样……放开我……呜
  ……别……别摸那里……啊……啊啊……」
  「小莉,你的毛真多,这么多水,是不是觉得舒服了?」
  孔日光不停的挑逗着女孩的身体,但却不敢脱衣服。现在是郊外,要是脱衣
  服的话,北京的冬天分分钟教做人。
  「嗯,真是麻烦,但对北京不熟,开房也不方便。」
  袁莉又挣扎起来,孔日光低声道:「小莉,给我吧。你当了我女朋友,想要
  什么我都买给你。」
  袁莉此时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呜咽着说:「你……你骗我的……就是想要人
  家的身体……呜呜……人家还是处女……被你又吻又摸的……呜呜……你们香港
  人都是在香港有老婆了,然后来大陆玩女人的……呜呜……」
  孔日光亲吻着女孩的俏脸,诚恳的道:「小莉,我绝对没结婚,我是真的想
  让你当我女朋友。这样吧,我帮你在北京买一套房子,然后再买一辆车,怎么样?」
  袁莉暗道:「姓徐那贱人被男人包了两年,也不过多点机会拍戏,衣食住行
  都是那个模样。孔日光这么帅,就是真的把第一次给他,我也不吃亏。况且他肯
  为我买车买房,已经比北影里所有当别人小三的女人强多了。而且他没结婚,要
  是自己能嫁给他,岂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想着想着,她的抵抗不禁软弱了下来。
  孔日光趁机又吻上了女孩的红唇,然后大手下探,解开女孩裤子的扣子,用
  力一扯,就把她的裤子连内裤一起扯下来。
  袁莉呜呜的发生惊呼,然后,就感到一根粗大火热的东西靠近自己大腿根部,
  紧接着,纯洁的花穴就被撑开,那坚硬如铁的棍棒竟就这样硬生生的塞进来。
  「哦!好紧!不愧是处女。」在男人赞叹声中,硕大的龟头便强硬的撑开女
  孩纯洁的花穴入口,狠狠的插了进去。
  袁莉美眸顿时睁大,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她居然在汽车上被刚认识才一天的男人用阴茎插进了体内!
  剧烈的撕裂感瞬间从下体传来,袁莉用拳头捶打着男人的肩膀,痛呼:「呜
  ……要……要裂开了……好痛……啊啊……痛……呜呜……」
  到了这个时刻,孔日光自然不可能留手,鸡巴继续挺进,马上就触及女孩那
  层纯洁的象征了。
  然后,毫不停留,腰部一挺,龟头就戳穿处女膜,一直插进深处。
  袁莉俏脸一白,两行清泪掩着面颊流下,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已经被身上这个男人夺走了。
  由于是郊外野战,随时有被旁人发现的危险,孔日光也不敢浪费时间,在狭
  窄的车厢里紧紧压着女孩,就这样快速抽插起来。
  「好痛……呜……啊啊……你……你别插这么快……啊……啊啊……呜…
  …」
  「小莉……你的屄好紧……好多水……夹得我好舒服……」
  「呜……啊啊……啊……呜……呃……啊啊……痛……啊啊……好……好深
  ……呜……要……要坏了……呜……」
  袁莉的裤子被扯到膝盖的部位,而毛衣则被撩上去,露出了被乳罩包裹着白
  白嫩嫩的大奶。
  孔日光则没脱衣服,只是解开裤头,掏出了鸡巴就这样干进去。
  男人越干越快,环境问题让他实在不敢耽误时间,也没心思去卖弄技巧了,
  粗壮的肉棒在女孩刚开苞的嫩穴里快速进出着。
  袁莉眉头紧皱,觉得下体好像被刀子捅进去不断切割一样,眼泪是止不住的
  不断流下。
  「小莉,我快要射了。」
  袁莉大惊,用哀求的声音道:「孔董,你,你别射进去,拔出来……啊…
  …啊啊……求求你……」
  孔日光一边抽插一边邪笑道:「都这样亲热了你还喊得那么生分。」
  袁莉脸一红,呻吟着道:「老……老公……求你拔出来……别……啊啊…
  …别射进去……」
  「把什么东西拔出来?你说清楚?」
  「呜……羞死人了……啊……啊啊……求你……把……把鸡巴拔出来……呜
  呜……」
  孔日光哈哈一笑,便把鸡巴从女孩的花穴里抽出来,然后抵在她的面前。
  袁莉只见那大龟头正正指着自己眼前,吓得马上闭上眼睛,然后,一股炽热
  粘稠的液体就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喷射在她的脸上。
  呜……呜呜……呜……
  她的身子被压在座椅无法动弹,只好闭着眼睛,任由男人挺着鸡巴在她面前
  颜射。
  大量粘稠的精液爆射在她额头与鼻梁上,然后一直流开来,粘着眼帘,让她
  连眼睛都无法睁开。接着继续流下,粘在她的鼻孔与嘴唇,顿时一股腥味儿传开,
  让她几乎要呕吐。
  孔日光从少女身上翻下来,回到主驾驶位上,取出一包纸巾,让袁莉自己拭
  擦脸蛋。
  袁莉一边低声呜咽着一边擦干脸上的精液,刚被破处的下体更是一阵阵撕裂
  般的痛楚传来,让她眼泪流个不停。
  孔日光则舒爽的舒了口气,安慰道:「小莉,我不会亏待你的。过两天我要
  回香港处理点事,95年一月前后会回来。这段时间我会交待阳光华艺的人注意
  照顾你的。」
  袁莉此时则是认命了,身子都被人家占了,只好红着眼睛点点头,低声道:
  「我……我听你的……」
  孔日光发动汽车,一边驶出公路一边道:「明天我好好的陪你一天,你想去
  哪里玩?」
  「人家下面好痛,明天都不知道能不能走路……」
  「嘿嘿,那就在房间里面好了,我们脱光衣服玩游戏。」
  「哎呀……流氓……」

【日光女神】(十一、北京电影学院)

评分:6.3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