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捧心,方子捧乳。

接过她的内裤之后,我把它贴在脸上陶醉地闻了闻,内裤上残留的体温和体香,强烈地刺激着我的性欲,让早已充血的大鸡巴变得更加怒放。我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现在不可以冲动,调教才刚刚开始,冷静点,要操她以后有的是机会。

方芳老师双手捂住她下身的阴毛,娇羞地看着我说道:「薛涛,你怎么可以闻老师的内裤呀,那个……很脏的,不要闻了。」我淫笑道:「嘿嘿,老师的内裤这么香,就算是脏的我也喜欢。」我拿着她的内裤又闻了一会后,也装进了包里,然后抱住她,一边摸着她的玉背和肥臀,一边强行跟她热吻起来。方芳老师闭上眼睛,顺从地张开了芳唇,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意地吸食香液。

我在黑穆尔中学练就出的吻技在方芳老师身上大显神威,她的情欲很快便被我挑逗了起来,身体也开始发烫,并慢慢地用小香舌笨拙地回应我。

激吻了一会后,我摸了摸她的小穴,她那里已经泉涌如注了。我把沾满淫水的手指伸到她面前,笑道:「老师你真淫荡啊,只是接吻就湿得这么厉害。」方芳老师白皙的俏脸红得分外诱人,她尴尬地低下了头,默不做声。我继续摸着她的小穴说道:「老师,裸体跟自己的学生接吻,感觉怎么样啊?」方芳老师扭动着身体,轻声呻吟道。

「啊……啊……你,你不要再摸人家了啦……」我说:「那你说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方芳说:「没,没感觉。」

我加大了摸她小穴的力度和速度,说:「是吗?那这样呢?」「呀啊……啊啊……你不要……别这样啊……」方芳老师的身体扭得更厉害了。

我说:「有没有感觉啊?」

方芳连连点头说:「有,有,有,有感觉……」我说:「有什么感觉?」方芳说:「讨,讨厌啊,你不要再问了。」

我说:「快说!」

方芳说:「啊……是又麻……又痒……像……触电一样……」我说:「舒服吗?」方芳说:「嗯……」

我说:「说清楚,哪里舒服?」

方芳说:「就是那里啦……呀啊……不要再摸了……」我说:「哪里?」方芳说:「就是……阴……阴……阴……阴……那里了……」我说:「阴什么阴啊?老师口吃啊?快说清楚!」「阴……阴部啦……」方芳老师说完就用手紧紧地捂住了脸。

我说:「老师啊,这么学术性的词语,你羞个什么大劲啊。」方芳羞涩地说:「你……你坏……」「嘿嘿,我还有更坏的呢。」我淫笑着把她的双手拉开,捧起她羞红的脸庞说,「老师,把你的舌头伸出来,我要好好品尝一下。」「啊?舌头?哦。」方芳老师乖乖地把香舌伸出了一点点。

我不满地说:「不行,再伸,全伸出来。」

「呃……」方芳老师慢慢地把粉红色的小香舌全部伸了出来,像是扮鬼脸一样,俏皮可爱。

我低头把她的香舌含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了一会,说:「老师,你的舌头真甜啊。」吐出她的香舌后,在她的粉腮上又亲了两下,然后揉捏着她的大乳房,从她戴着皮项圈的粉颈一路向下吻去。

香肩,腋窝,乳房,肚脐,小腹,股沟,小穴,她身体所有的部位我都细细地亲吻着,吻到她的小穴时,我蹲在她面前将她的一条玉腿扛到肩上。刚在她的小穴上吻了一下,她便失声呻吟了起来,旋即捂住了嘴,淫水像开闸的洪水一般狂涌而出。

我剥开她的阴唇,继续舔她的阴蒂。方芳老师的玉手落下,按住我的头,娇声呻吟道:「啊啊……不行了……我……我站不住了……啊……不要……」我见她身子摇摇晃晃的,似乎真的站不稳了,便起身扶住她的纤腰,问道:

「老师,我舔得你爽不爽啊?」

「嗯。」方芳老师粉面潮红,羞涩地点了点头。

我说:「哪里爽啊?」

方芳说:「你,你又问……」

我说:「快说!」

方芳说:「阴部……」

我说:「这叫骚屄,再重说一遍!」

方芳说:「骚……屄……」

我说:「大声点!」

方芳说:「骚,骚屄。」

我说:「谁的骚屄?」

方芳说:「我的……」

我说:「你是谁?」

方芳说:「我是方芳……」

我说:「说职业,说全了点。」

方芳说:「我是……圣苏卡中学的语文老师,这是我的骚屄……」我说:「嗯,哈哈,老师真乖,亲一下……啵……」方芳说:「唔……那个……」我说:「怎么了?」

「没……没什么……」方芳老师双臂抱于腹部,玉腿不停地厮磨。我知道,她的性欲已彻底被我挑逗起来了,现在悬在半空自然是很难受了。

我捏了捏她的乳头说:「老师,现在该你伺候我了。」方芳说:「我?」我说:「嗯。」

方芳说:「呃……我该怎么做?」

「老师先给我口交吧。」我指了指我的大鸡巴说。

「口交?什么意思?」方芳老师睁着迷茫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说:「别装傻,你说什么意思。」

方芳老师连忙摇头说:「不,不,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说:「就是给我舔鸡巴,现在懂了吧,还要我告诉你什么是鸡巴吗?」方芳说:「不,这个……我知道的……」我说:「那就快点开始吧,我都快憋死了。」

方芳说:「用嘴舔吗?」

我说:「废话。」

方芳有些难堪地说:「这个……好变态……」

我说:「你不愿意?」

「不不,我……我愿意……」方芳老师慢慢蹲下身子,解开了我的裤子。

我没想到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本来我还打算用绳子威胁她呢。

方芳老师脱下我的裤子,看到我勃起的大鸡巴后,立即羞得把脸扭向一边。

我把她的脸扳过来说:「老师,你羞什么羞啊,没见过鸡巴?看看,和你男人的比,谁大?」方芳说:「唔,我没法比……」

我说:「怎么没法比?你没见过你男人的鸡巴?」方芳说:「嗯……」我说:「啊?你们不做爱?」

方芳说:「做爱?什么?」

「就是性生活。」忽然发现跟方芳老师说话真费劲。

方芳说:「有,有的……」

我说:「那你没见过他的鸡巴?」

方芳说:「没有见过,我们都是关上灯,盖上被子的……」我说:「一次也没见过?」方芳说:「嗯……」

「唉,老师真可怜,好吧,我发发善心,让你好好看看。来,哈哈。」我边说边撸大鸡巴朝她脸上抽打过去,方芳老师闭上眼睛,默默地忍受着我的屌击。

我玩够后,命令道:「好了,老师,来吧,好好舔啊。」方芳老师睁开眼睛,脸红红地盯着我的大鸡巴看了一会,抬起纤纤玉手轻轻地摸了摸,然后把鼻尖凑过来,偷偷地嗅了嗅,最后伸出了一点点小香舌,用舌尖浅浅地在我的龟头上舔了一下。舒爽的快感从龟头晕开,我低头摸着她的秀发说道:「哦,真不愧是老师啊,舔得真爽,继续舔。」方芳老师又乖乖地舔了几下,舔的面积变大了一些,我继续鼓励道:「不错嘛,老师口交的天赋很高啊,接下来用嘴含住它,含深一点,浅尝辄止不行的,知道吗?」方芳老师轻轻舔了舔嘴唇,抬起玉手将一缕散落的秀发抿到耳后,握住我的大鸡巴,轻轻扳下来一点,张嘴含住了龟头,舌尖生硬地在上面打转。

虽说方芳老师的口交技术很烂,但带给我的感觉却是刺激无比。这位让我神魂颠倒的美女老师,全校男生心中的高贵女神,现在赤身裸体地为我口交,这种快感远胜童瑶等人。

方芳老师含着我的龟头舔了一会,我拍拍她的脑袋说:「老师你做得很好,再含深一点,不要用牙咬,用嘴吸,然后吐出来,再含进去。明白我的意思吧?

还有下面,都要舔到,明白吗?」

方芳老师点了点头,把我的大鸡巴又含深了一些,同时另一只手轻轻地揉捏着我的阴囊,柔荑一样的玉手摸得我非常舒服。我忍不住按住她的头,把大鸡巴在她嘴里用力抽插了起来,每一下都直插咽喉。

方芳老师显然不习惯被人玩深喉,随着我的大力抽插,不断地从嗓子里发出「唔唔」的呻吟声。好在她手里还握着我后面的一小段鸡巴,让我没法全部齐根插进去,否则她更受不了。

我把大鸡巴从她嘴里抽出来后,方芳老师连续大喘了几口气,委屈地看着我说:「太大了,我不能全含住。」我得意地问她:「什么太大了啊?」

方芳说:「就是……你,你的……阴茎……」

我把大鸡巴在她眼前晃了晃说:「这个不能叫阴茎,换个词。」方芳说:「换什么?」我说:「你说呢,别装傻。」

方芳说:「哦……鸡……鸡……」

我说:「什么鸡鸡,你见过这么雄伟孤傲的小鸡鸡?」方芳老师抿嘴傻笑了一下,我佯装生气道:「还敢笑,快说,这是什么?」方芳说:「是……大鸡巴……」我说:「谁的大鸡巴?」

方芳说:「你的……」

我说:「我是谁?」

方芳说:「你是薛涛啊。」

我说:「我的身份呢?咱俩的关系呢?」

方芳说:「你是我的学生……」

我说:「还有呢?」

方芳说:「还……是我的……我的主人……」

我说:「再说一遍,这是谁的什么?」

方芳说:「这是主人……」

我说:「把头抬起来,看着它说。」

方芳说:「这是主人,你的……大……大鸡巴……」我说:「它是干什么用的?」「啊?是……干……干那个……那个……啊……」「你,你坏蛋!你欺负人!我不……我不知道了啦!」方芳老师的情绪突然剧烈爆发,由羞赧变得更加羞赧,捂住脸不怕死般地喊出了后面的那几句话。

我心笑道,方芳老师急了。这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方芳老师急了也敢顶嘴了,还真够可爱的。

我说:「哈哈,老师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好吧,那我来教你。这是操骚屄用的,记住了没有?」「嗯……」懦弱的人就是这样,爆发之后,便是更温驯的服从。

我说:「你说一遍。」

方芳说:「这是操我的骚屄用的……」

我说:「嗯,老师的学习能力很突出嘛,回答得非常完整。来,奖励你,继续舔,下面的蛋蛋也要舔到哦。」我觉得初步调教到这种程度就可以了,现在该好好享受一下口交的快乐了,忍了老半天都快憋死我了。

方芳老师再次乖乖地握住我的鸡巴,从龟头细细地向下舔,一直舔到阴囊,然后抬起眼皮看了看我,我点头示意道:「嗯,这里也要舔,含住好好舔,哦哦哦……爽!爽!轻一点……别咬……」方芳老师顺从地舔含着我的睾丸,并逐个含进嘴里轻轻吮吸。随后,又从阴囊舔回龟头,把大半截鸡巴含进嘴里,模仿着我刚才插她咽喉的样子,慢慢吞吐起来。柔软的芳唇,湿滑的香舌,再加上她口中暖暖的温度,无不带给了我极强烈的快感。不知过了多久,在她笨拙的口舌侍奉下,我终于将两睾热精,好几个小时的积蓄,全部射在了她的嘴里。

我射完后,方芳老师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表情挺痛苦的,似乎是受不了精液的味道。我把大鸡巴从她嘴里抽出来,命令道:「老师,全部吃下去,不许吐出来。」方芳老师闭上眼睛,把嘴里的精液硬吞了下去,轻喘了一口气。我摸了摸她的脸,笑道:「味道怎么样啊?好不好吃?」「嗯……」方芳老师微微点了一下头。

我说:「老师知道刚才吃的是什么吗?」

「嗯,是精液。」方芳老师很小声地回答说。

我说:「老师是第一次吃吧。」

方芳说:「嗯。」

我说:「以前见过精液吗?」

方芳说:「见……当,当然见过……」

我说:「在哪见的?」

方芳说:「我和我……每次做完那个,我都有去卫生间清洗的。」我说:「那老师没有趁机尝尝精液的味道?」方芳说:「我,我怎么会去尝那个,谁会吃啊。」我说:「你刚才不就吃了嘛。」方芳说:「那还不都是……都是你啦……」

我说:「哈哈,老师喜欢吃吗?」

方芳说:「不……不,不是,我……喜欢吃……」我说:「喜欢吃什么?」方芳说:「我喜欢吃精液……」

我说:「喜欢吃谁的精液?」

方芳说:「我喜欢吃薛涛的……薛涛主人的精液……」我说:「哈哈哈哈,老师真乖,果然越淫荡的女人越爱吃。来,给我把鸡巴舔干净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玩。」我把已经有些变软的鸡巴送到她嘴边,方芳老师乖乖地伸出香舌,把上面残留的精液仔细地舔干净了。

我把她扶起来后,捡起了地上的那根白色的绳子,准备向她身上绑去。方芳老师惊叫道:「呀啊,你要干嘛?你不是说不绑我的嘛?」我笑笑说:「我只说不绑你的手,又没说不绑你的身子。别怕,我只是想让老师看上去更性感而已,别乱动。」我用绳子给她打了一个简单的龟甲缚,只绑了她的身子,没有绑她的手。那时我的绳技很一般,没怎么深练,就会一个龟甲缚。

我把绳结系好后,欣赏了一下。细细地白绳深埋进方芳老师娇嫩的白肉里,两个巨乳被勒得更加饱涨硕大,腰部的嫩肉在菱形的绳格中一块一块凸显而出,绳子下端紧紧地勒在她的小穴里,将两片光洁肥厚的肉唇左右分开,阴阜上稀疏的阴毛也被压向两边,余下的部分一直向后延伸,埋入雪白的臀缝里。再配上她粉颈上戴的黑色皮项圈,使得这身简单的绳装比全裸还要性感。

方芳老师低头看了看自己,扭了扭身子,羞涩不堪地说:「薛涛,下面那里勒得有点太紧了,松一松好伐?」「哪里勒得太紧啊?」我揉捏着她的大乳房淫笑道。

方芳老师低了低头,小声道。

「下面……那里……阴……部……」

说着她又抬起眼皮小心地瞅了我一眼,补充道。

「骚屄……我……勒得紧……啊啊……」

我用力拧了拧她的乳头说道:「老师你忍耐一下,习惯了就舒服了。走两步我瞧瞧。」「哦,啊……」方芳老师刚朝我迈了两步便呻吟一声,倒进了我的怀里。

「这个……动一下就勒得更紧,好难受……」方芳老师委屈地看着我说。

「哈哈,老师坚持一下吧,还有很多路要跑呢。」我抓着她的大乳房把她的身子扶正,然后骑上自行车说,「老师,我们走吧,跟上来哦。」说着我就骑车驶出了这座居民楼的前院,一直冲到楼旁的小路边才停下。

方芳老师站在原地急道:「薛涛,你回来呀,我,我没有衣服啊。」我笑着冲她低声喊道:「老师,你不知道裸奔吗?」「啊?裸奔?裸奔……裸奔……」方芳老师突然怔了怔,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嘴里喃喃地重复着这个词,然后又猛地摇了摇头,面色羞红地说。

「不不,这怎么可以,这裸奔……不可以的,不可以裸奔的……」我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我只等你一分钟,过时不候。」方芳老师双臂抱挡在胸前,焦急地跺着脚。我心里也挺着急的,她要是真的不过来的话,我也没辙了,今晚就只能玩到这儿了。

不过还好,方芳老师在犹豫了好大一会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捂住脸朝我跑了过来。她跑了几步后,似乎又受不了绳子在小穴上的磨擦,又腾出一只手抠住小穴上的绳子,歪斜着身子狼狈不堪地蹒跚到我面前。

我故意很不高兴地说道:「老师你真能磨叽,你自己看看,你让我等了你多长时间。」「对不起……」

方芳老师诚惶诚恐地站在那里,低头咬着芳唇,两只小手挪来挪去,似乎不知道该往哪放。看到她这幅模样,兴奋得我心花怒放。

我说:「你捂着脸跑也不怕摔倒?还敢抠绳子,把手伸出来。」「绳子……太紧……」方芳老师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乖乖地把手伸了过来,那粉嫩修长的葱指上沾满了淫液。

我抓住她的玉手说:「老师真淫荡啊,你瞧瞧,你说,这上面的液体是什么东西?」方芳老师小声地说:「是,是……汗啦……」

我猛地拽住了她小穴上的绳子,用力往上提拉:「老师还敢说谎!你为人师表,淫荡点也就罢了,还敢打诳语,嗯?」「啊……呀啊……不……不要啊……我……啊……说实话啦啊……」方芳老师呻吟着说。

「说!是什么?」我松了松手说道。

方芳老师羞涩地说。

「这是……阴道分泌的混合液体。」

「包括阴道润滑液、杀菌液、淋巴液、腺液、子宫内膜……」「啊啊……不要呀……」「这叫淫水!是骚屄流出来的!淫荡的女人才有!重说一遍!你这淫妇!」我受不了方芳老师唧唧歪歪地给我科普生理学知识,便又狠狠地勒住她的小穴,厉声说道。

「啊啊啊啊……是是……啊啊……淫水……啊……」「骚……骚屄……我是淫荡女人……是淫妇……」方芳老师求饶道。

我得意道:「嗯,这才乖嘛,哈哈。」

「你……你好凶……」方芳老师嘟起小嘴,小声地悻悻道。

「是吗?哈哈,那我温柔点。来,宝贝。」我笑了笑,松开手,把她的手指含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着上面残留的淫液。

「啊,薛涛,你……」方芳老师惊喜地看着我。

我说:「嗯?怎么?」

「没,没事。」方芳老师又娇羞又开心地低下头。

品尝完她的手指后,我拍拍她的玉臀说道:「老师,这次要好好跟上来,别掉队,不许捂脸,不许抠绳子,知道吗?」「是……」方芳老师小声应和道。

我继续骑车前行,方芳老师乖乖地跟在后面小跑,她那低跟凉鞋的声音,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格外响亮。我骑了一小段路后,听到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小,便回头看了看。方芳老师确实没有捂脸和抠绳子,但却蜷缩着身子,一手遮胸,一手捂住阴毛,步履维艰地朝我蹒跚而来。

我等她磨蹭过来之后,狠狠地拔下了她一根阴毛,说道:「怎么跑这么慢?

谁让你捂奶子捂屄的?还不听话!」

方芳老师痛苦地揉着阴阜,委屈地说:「薛涛,求求你了,把绳子解开吧,我真的不行了,一跑就勒得好难受,真的受不了了……」「我会好好听你话的,我真的……求求你了。」听着这情真意切的软语相求,再看看她这连站都站不稳的惨样,心头一软,算了,捆绑调教就先到这里吧,以后再慢慢玩。她那么娇嫩的小穴,要是让绳子磨伤了,那就太可惜了。

我说:「老师,看你这么听话,给你解开也可以,但解开后,你要是敢有半点不从,那我就把你绑路边的电线杆上,绑你个一宿,你信不信?」「嗯嗯,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听你的话。」方芳老师又点头又摇头,忙不迭地向我表忠心。

我给她解开了绳子,这绳子确实绑得太紧了,才这么一小会功夫,她身上就留下了一堆粉红色的绳痕。不过方芳老师倒不在意,脸上尽是解脱束缚的喜悦。

绳子上勒她小穴的那一小段已经被淫水打湿了,我拿到方芳老师眼前让她看,她看了一眼,羞怯地说:「对不起,这根绳子……我会帮你洗干净的。」「不用,我喜欢老师的骚味。好了,走吧,这次可要跟上喽。」我把那截绳子含进嘴里品尝了一下说道。

「嗯嗯!」方芳老师充满自信地点了点头。

我笑了笑,蹬着自行车飞快地骑了出去,一口气冲出了三百多米。然后回头看了看,方芳老师已被我甩了老远,正奋力地追赶着我。她的体质比马琪差太多了,要是马琪,不出十米就能追上我,当然一般人是不能跟马琪比的,方芳老师终究是弱质纤纤的小女人,单看跑步姿势就行了,马琪跑步时,四肢前后摆动,呼吸均匀,动作潇洒流畅,一看就是专业运动员。

而方芳老师跑步,则是标准的小女人姿势,两个手肘纹丝不动地夹在腰肢两侧,仅手臂左右横向摇摆,双腿迈动的幅度很小,大腿基本不动,全靠小腿迈着小碎步向前奔跑,虽说速度不快,但却有着一种和马琪截然不同的性感魅力。

马琪裸奔时,性感得地动山摇,让观者热血澎湃,将女人的刚健之美展现到极致。而方芳老师则体现了一种柔和之美,女人如水的本质在她身上呈现得淋漓尽致。那两颗雪白的巨乳领衔着全身的嫩肉,性感地淫颤着。我后悔没带DV和相机,这一幕实在是太迷人了。

方芳老师跑到我跟前后,便累得双手按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笑道:「老师,裸奔的感觉如何啊?爽不爽?」方芳老师继续喘气,没有说话。

「喂,贱货,问你话呢。」我很不高兴地在她的粉腮上捏了捏。

方芳老师站直身子,乖乖地点了点头,说。

「爽的……只是,你骑得太快,我跟不上你。」「是老师跑得太慢,一定是你这俩大奶子太沉了,压得你跑不快,你掂掂,嗯?这俩大肥奶,少说六斤肉,切下来炖了吃吧,哈哈。」我托起她的大乳房,笑嘻嘻地说。

「我不擅长跑步的,不关胸的事。」方芳老师忸怩着身体,娇羞地说。

我说:「老师,别强调理由。你待会就这样捧着你的大奶子跑吧。」「啊?这样捧着吗?」方芳老师乖乖地捧起了自己的巨乳。

我说:「嗯,对,托得再高点……别挡着奶头……托下面……」「嗯,保持住这个动作。」方芳说:「哦。」

我说:「我们出发。」

我又蹬起了车,飞快地向前驶去,背后又响起了方芳老师的脚步声。我加速甩开了她一段距离后,回头看她,只见方芳老师双手高高地捧着自己的两颗大乳房,满脸羞涩地向我奔来。那样子看上去更加淫靡,好一幅香艳的裸女献奶图,看得我都有点痴了。

【完】

调教芳芳老师

评分:9.0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