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召唤吐涎刺花
  第二天,我醒来时已是正午时分了,床上已不见岳霜跟四娘的身影,便径自

起床穿衣出门。当我来到大厅时,正看见四娘、岳霜跟一个穿黑衣的女子搂在一

起,三女的眼眶都红红的,霜儿尚还兀自「嘤嘤」抽泣着。我朝着她们三人站立

的地方走去,同时我仔细看了看黑衣女子,发现她其实并不大,约十四五岁,相

貌与四娘颇有几分相似,只是小脸更加稚气幼嫩些,她眼圈微红,玉脸上尤带泪

痕,蒙面的黑纱已拉落颈间。
  岳冰见我朝她们走来,立即抹去泪痕,目光也直直的落在我的脸上。
  在龙腾大陆,女子如果以黑纱蒙面,除了极罕见的女盗贼之外,那就只有一

种人,寡妇。这位黑衣女子,应该就是四娘的大女儿岳冰。她在岳家九位小辈中

排第七,仅排在妹妹霜儿和二房那边的小九岳风之上,同时也是岳家小辈中的天

才,八岁半就成功契约宝典,可惜龙腾大陆跟21世纪的华夏一样重男轻女,觉

得女性主要是世家联姻或者皇室选妃,迟早要嫁给别人的,对她的重视程度远远

不及长子嫡孙的岳天,甚至不及家里其他男丁。
  而且她的天赋和战兽都是人们很不看好的植系,四大宗派除了只收女弟子的

灵仙阁派人前来看过,有意观察一下,别的三宗都没有反应。因此,岳冰在很小

的时候就与四大家族之首的风家天才少年订了娃娃亲,不幸的是,那个风家天才

少年在三年前参加试炼的时候,被游荡路过的黄金王者兽秒杀了,让她还没过门,

就变成了小寡妇。龙腾大陆的人很是迷信,普遍认为这小姑娘的命不好,克夫。

所以虽是四大家族的岳家,也没人肯再上门提亲。
  「三哥,我想你……」说完,岳冰就流着眼泪冲我扑了过来,柔软的小手搂

在我的腰上,已发育得颇具规模的坚挺乳房猛然贴在我胸膛上,「三哥,我想你,

好想你……」她的眼泪哗哗得又流了下来,我被这个还有点陌生的女子突如其来

举动弄得手足无措,一双大手扶也不是拍也不是。岳冰仰起挂着泪珠的小脸,见

我一脸尴尬,一脸疑或的看向我,突然又一脸紧张的问到「三哥,你怎么不抱我,

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无助地看向四娘,我尴尬的表情让在边上看着这一幕的

四娘捂嘴偷偷笑了起来,「冰儿,你三哥昏迷了那么长时间,大病初愈,脑袋还

有些混乱,有些事情暂时想不起来了,不过时间长了肯定会记起来的」,岳冰听

妈妈这样一说紧张的表情顿时松了下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三哥不认识我了

呢」说完冲我甜甜一笑,小脸又一脸幸福地埋进了我的胸膛。我这时也放开了心

情,一双大手一手扶着少女的肩膀,一手挽着少女的柳腰轻轻地抚摸着,胸膛感

受着从少女坚挺的乳房上传来的微微的心跳,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过了一会,

我看见少女透明的耳垂突然变得绯红,娇躯轻颤着轻轻推开我的胸膛,脸红红的

在我胸口锤了一下说了句「三哥,你坏死了」然后跑走了,「额……」原来,我

的鸡巴不知何时已高高翘起,顶在少女柔软的小腹上。旁边的四娘与霜儿早已离

开,并未看见这一幕。
  我站在原地回味着刚才美妙的感觉。过了一会,耳边传来四娘的声音「三儿,

出来吃饭了」「哦,来了」。
  吃饭时,我们四人将圆桌围成一圈,四娘坐上首,岳冰坐在我对面,我朝她

看了一眼,她也正好看向我,见我在看她忙又红着脸把头低下了假装吃饭,不敢

与我对视。四娘在低头吃饭没有看见我们的动作,只有小萝莉霜儿一脸神秘的看

看我又看看她。
  「冰儿,你三哥已经契约宝典成功了,但还没有完全掌握召唤的技巧,娘把

你叫回来是想让你教教你三哥入门的召唤技巧」。
  「啊?三哥契约宝典了?太好了,三哥,恭喜你」岳冰听到这个消息忙抬头

又惊讶又惊喜地看着我对我说到,说完又对着四娘说到「是,娘,冰儿一定将我

在学院学到的东西全部教给三哥」,然后又一脸骄傲的朝我抬了抬下巴,仿佛在

对我说「三哥,我以后就是你的老师了」,我可以想象得到她心里的那股得意劲,

四娘也端着饭碗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俩。
  又过了一会,岳冰问我「三哥,你得到的生命守护战兽是什么类别的战兽?」
  「元素类的雾。」我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了个谎。汗,我发现自己自穿越之后

就没说过真话。
  「元素类?我不擅长,我是学院里的偏门学生,仅仅擅长战兽类的植系,对

元素类一无所知」。岳冰一脸失望,想了想又对我说:「要不,我给你一个最低

等阶也最容易召唤的吐涎刺花吧,不过这样就浪费三哥召唤宝典的十分之一页了。
  「没关系,谢谢你冰儿」,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底细,自己有存在时间长达十

天的『幻影』,又有先天破体无形剑气,青铜宝典的页数多少和战兽数量并非最

重要,主要是跟岳冰学习召唤术的各种基本技巧,毕竟自己还只是一只菜鸟。
  岳冰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似乎觉得我跟她有点太客气了。
  刚才吃饭时小萝莉霜儿一直在看着我们,可看了一会,见我跟岳冰都没理她

便专心的对付着满桌的饭菜,她站起来伸筷子要挟最远的熏鱼,她一手撑着桌子

一手拿着筷子探向目标。四娘嗔她没规矩,吃没吃相便轻打了她一下。小丫头吓

得一颤,但还是成功地挟了大块的熏鱼,待她直起腰,小脸满是得意,向我做鬼

脸炫耀,谁不想太得意忘形,踩到了刚才掉在地上的骨头一滑,她的两条小腿没

能站稳,『啊』一声往后一翻摔倒了。
  我饭碗一扔,抢在小丫头跌到地上之前飞身扑到小萝莉身边,堪堪抱住了小

萝莉后翻的娇躯,但并没有阻止到她翻倒之势,在稍缓之后由于惯性,又拉着我

俩向下倒去,我担心小萝莉受伤,忙将她娇躯向上一扭搂在我胸前护住了她让我

的后背着地,落地后由于冲力过猛,身体又唰地滑出两米开外。由于受到地面的

摩擦,从后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让我龇牙咧嘴地「咝咝」倒吸着凉气,但

幸亏没让小丫头倒在地上。
  小萝莉吓得脸色发白。
  四娘回过神忙扶起我,又怒气冲冲地站起要教训这小丫头,小丫头她可不吃

眼前亏,马上撒腿就跑。
  「三儿,你没摔坏吧?疼不疼?来,脱下衣服让四娘看看」四娘一脸心疼地

伸手想脱掉我的衣服。
  「不,没事」我哪能在她面前示弱,立即自地上弹起……其实我一点儿也没

受伤,装作很疼只是想掩饰自己,其实心里是震惊于自己的身手。自己的宅男小

身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灵活了?难道,这就是修炼了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功效?

自己这才修练几天啊?
  这个先天破体无形剑气,果然牛逼!
  我心中激动无比,表面却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回桌子继续吃饭。
  岳冰看了我的身手后,面带惊讶地看着我开口道:「三哥平时都在修练战技

吧?我平时也偶尔会修练战技,但刚才还是反应不过来。三哥以后如果想办法契

约一个强化类的战兽,再配合元素类的『雾』,那么战力一定大有进步。看来,

不具有攻击能力『雾』,果然是最适合三哥成长的」。
  四娘听了心中有点欢喜我的勤奋认真和自强不息,但更多的是担忧。因为在

她的心目中,战技那是佣兵技能,真正有前途的还是召唤。
  她给我挟了块美味多汁的排骨心疼的对我道:「三儿,你瞒得我们好苦,偷

偷修练战技是不错,以前没有宝典,那是没法子的事。现在有了召唤宝典,重点

还是要在召唤上发展,修炼战技又辛苦,辅练就行了,千万别因为主要修练战技

又累了自己又耽搁了前程」。
  「是,四娘,我明白了」我乖乖的回答道。四娘听了我的话后露出了满意的

笑容。
  午饭后,我带着岳冰来到了我住的房间,四娘她们没有跟着过来。
  岳冰伸出小手召唤出自己的宝典。她的召唤宝典与我的宝典同是青铜宝典,

但经过了多年修练和战斗,她的宝典已经超越了中阶,晋升到高阶青铜宝典,色

泽较我的的初阶青铜宝典更加闪亮,也更具金属的厚重和质感。岳冰她的高阶青

铜宝典上面,奥玄纹饰栩栩如生,仅自表面看上去,就能发现它与岳阳的宝典有

很大差别。
  「赠送吐涎刺花……三哥,你心里默念接收吧!」她那本高阶青铜宝典与我

的初阶青铜宝典一碰,金光如虹闪动。
  我默念接收后,发现自己的宝典自动翻页了,在原来空白的第三页上,多了

一个奇形怪花的图案,上面的文字记录着:吐涎刺花,战兽类,一级,未契约,

心灵间也多了某种奇妙的联系,隐隐地,是一种无声的召唤,禁不住伸手覆上那

个吐涎刺花的图案。顿时,金光闪动,一缕缕金光自指缝间渗出来,无声融入他

的手掌、手背和手臂。
  而在我的脑海中,也同时涌现出关于吐涎刺花这种奇特生物的相关知识。
  「……」岳冰的眼睛一下瞪圆了,自己还没有告诉他要怎么契约植系召唤兽,

他怎么一下契约成功了呢?而且更古怪的是,他竟然没开口念颂契约,难道这位

被人们称为废柴的三哥,已经达到了心里默念就能成功契约的境界?这还是那个

人人称为废材的三哥么?岳冰不动声色,决定暗中观察一下。
  「三哥,你把吐涎刺花召唤出来吧」岳冰故意不把如何召唤刺花的技巧说出

来。虽然召唤刺花是最简单最容易掌握的,但如果不知道召唤技巧,那也很让人

头疼,如果没有学过植系召唤,恐怕也很难召唤出植系的战兽,那怕是最容易召

唤的吐涎刺花。
  「好的。」我哪里知道眼前这位妹妹的心思,他以为这是龙腾大陆每个人都

会的。便伸手覆上吐涎刺花的图案,闭上眼睛,心神与自己契约的吐涎刺花相连。
  金光一闪,在我面前一米左右突然从地里冒出一株绿茎、巨叶、紫花的植物

慢慢的伸展着,达到一米五左右的高度才停止下来。我发现这个吐涎刺花的样子

真是非常的丑陋,外形有点像游戏里的食人花,花瓣只有两片,有如怪异的动物

嘴巴那样开合,里面遍生森森利齿,看起来很是恐怖。下面花颌,还隐现绿色的

液体,闻上去微腥,看来是一种酸毒。这吐涎刺花除了像大嘴似的花瓣,遍体都

是尖刺,我本想壮着胆子上前抚摸一下。最后看这刺花的模样实在不讨人喜欢,

又把手收了回来。
  那边,岳冰这小姑娘的眼睛睁得溜圆,心想三哥果然是个天才,他从来没上

过学院,没学过植系召唤术,但光凭心灵感应就把吐涎刺花召唤出来了。可当岳

阳抬头看向她时她马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她没有开口表扬我,也没有发出惊

呼,脸上那种表情,仿佛这一切都是很正常似的。甚至嘴里还说:「召唤速度慢

了点,但你这是第一次,马马虎虎吧」可她心里却已经天翻地覆。
  我听完觉得很惭愧,心想自己果然不是天才,看来召唤方面成就有限,自己

以后还得靠先天破体无形剑气。我抓抓后脑勺,冲着小姑娘说:「其实,我能够

召唤出来,就不错了。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岳冰看我这动作,暗中好笑,表面却装出『我是老师』的正经样子,也极速

地召唤了一株吐涎刺花。我一看她的召唤速度比自己快很多,顿感佩服,不愧是

岳家小辈中的天才少女。岳冰又做了个手势,指着远处的墙壁:「试下让吐涎刺

花攻击目标,吐涎刺花能向敌人喷射毒液……」这小姑娘为了试探我,又故意没

把引导刺花攻击的技巧说出来。
  要换成别人,如果不知道刺花的攻击技巧,心中直接向吐涎刺花发出攻击命

令,结果将不是喷射毒液,而是整株刺花慢悠悠地爬向目标,用它遍是利齿的嘴

巴做物理攻击。命令刺花进行喷毒攻击,那是控制技巧,这也是学院里考试学生

的题目之一。要是植系的学生,在十分钟内无法控制吐涎刺花喷射毒液,又或者

让吐涎刺花爬动超过三米,那成绩就是不合格。所以,这种让吐涎刺花喷毒攻击

的技巧,也是植系学生们平时练习的最基本的控制技巧之一。岳冰现在已经不把

我当成是一个刚刚契约宝典的新手了,完全当我是学院里的学生一样测试。
  「攻击墙壁,毒液喷发」我一声令下,让我吐血的是吐涎刺花却没有任何反

应。这让我很窘,连个小小的毒液喷发都做不到,看来自己就算有天份,也极其

有限。看着岳冰这小姑娘板着小脸,不吭一声的严肃样子,我还真有点回到学校

上课的感觉,赶紧打醒十二分精神。
  为什么自己做不到呢?我心中不断思考着,忽然脑里灵光闪过……
  目标,对,目标,自己向他发出命令时并未指定目标,想到此我急忙冲到墙

壁下,抓起黄泥,在墙壁上划了一个不太圆的泥圈,中间再划上一个大大的交叉。
  然后迅速返回,也不顾吐涎刺花遍身是刺了,我将手轻轻放在它的花冠顶部,

以心神沟通连接吐涎刺花,然后才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向墙壁上的目标,借用自

己的视觉,转化成吐涎刺花的感应,让它向目标喷射。只听『呲』的一声。吐涎

刺花的嘴巴猛然张开,接着一股淡绿色的液体激射而出,在空中形成一条淡绿色

水线射在墙壁之上。
  我一看大为失望,因为毒液最少偏离了目标两米。「晕,这样的准星也太渣

了!」真丢人。
  「……」一旁的岳冰表面装得镇定,但内心却一阵无力,觉得自己这个大家

公认的天才与别人口中的废材三哥相比,什么都不是。
  「咦?」我正准备沮丧地躲到墙角画圆圈,忽然发现自己面前的吐涎刺花,

迅速地枯萎,脑海中的知识记忆一闪而过,暗骂自己真是个笨蛋,原来可以喷发

毒液的吐涎刺花,它具有别的生物没有的优点,不需要喂养,不需要照顾,也不

需要特定的生存条件。这比起需喂养和服食魔晶才能进化的禽系、兽系战兽,以

及需符合某些特定条件才能生存的虫系、鱼系战兽而言,植系是最好管理的,但

植系最大的缺点是移动速度,实在太慢。
  吐涎刺花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是吞食尸体来进化自己,除了傀儡系的

尸体,只要是生物,它都可以不断吞食,慢慢消化,然后利用对方尸体的能量进

化升级。现在这株刺花只是初阶非常弱小,毒液喷发一次就已经消耗了它的全部

的能量,然后迅速地枯萎。
  「看来,你已经注意到了。是的,植系战兽有一个特别的本能,那就是『扎

根』」,岳冰控制着她的吐涎刺花进行毒液喷发,并且非常迅速、准确地打在墙

壁的泥圈中间交叉点,正中靶心,这一手让我看了很是汗颜。
  果然不愧是家族中的天才少女,就是厉害,岳冰的吐诞刺花也慢慢的枯萎了,

但没有像我的刺花那样消失掉,而是在枯萎倒地后慢慢地,以极缓的速度重新长

了起来。
  岳冰像小老师一样向我解释:「刚才我让刺花扎根进泥土里面,有了大地能

量的补充,刺花会在十分钟左右,就能完全恢复,而不会枯萎。」
  我就像小学生听课一样认真,高兴地点头:「好的,我再试试!」
  「嗯?」岳冰一听楞住了。再试试?
  他不是刚刚契约宝典吗?刚刚契约就是新手学徒,新手学徒一天只能召唤一

个战兽,刚才那株吐涎刺花已经枯萎了,他还试什么?难道他,他还能召唤?
  我并不知道小姑娘心里想什么,只是激动地再次召唤了一株吐涎刺花,然后

费劲地控制它扎根进泥土里。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我兴奋的拍手大乐,庆幸自己虽非天才,倒也不

是个庸才。
  岳冰在一边看着,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在地上。
  于是,妹妹和冒牌货哥哥两人就有了以下这样的对话。
  「三哥,你不是刚刚契约宝典吗?我是说,你是前几天才召唤成功的,对吗?」
  惊讶的岳冰如此问。
  「是,没错。」我点头回答。
  「那你现在是几级?是一级的新手学徒,还是二级勇者?」岳冰再问。
  「一级新手学徒。」我老实地回答。
  「你是一级新手学徒什么阶?初阶、中阶还是高阶?距离二级还差多远?我

的意思是,你会不会无意中升上二级,变成初阶勇者了?」岳冰非常怀疑地问。
  「没有,哪有这么快啊。你看看,我肯定是一级初阶的新手学徒,升二级很

难,我还是知道的」我虽然刚来没几天,但因为脑里有青铜宝典灌输的知识,多

少也知道一点。
  于是我翻开青铜宝典的首页,让岳冰看看自己的等级和评估。这一看,更让

小姑娘感到头晕,问:「三哥,一级新手学徒不是只能召唤一个战兽吗?你怎么

可以召唤两只?」
  「啊……」我抓抓头发:「其实我没有召唤两只!」
  「没有?这是什么啊?」岳冰指着刚刚被我召唤出来的吐涎刺花,心想难道

这是自己的幻觉吗?
  「它还是刚才那一株吐涎刺花啊」我奇怪了,有什么不对吗?
  「就算是刚才那一株,可是它已经枯萎了,你今天就不能再召唤它了,你怎

么可能再将它召唤出来呢?」岳冰都要晕倒了,难道自己这个三哥是传说中千年

难得一见的天才?
  据说有一种变态式天才,可以将他本身特别契合的战兽,破例地召唤两次,

但这种变态,别说百年难得一见,就是千年来也没听说过有几个。自己的三哥就

是这种变态?
  岳冰再看向我,眼睛里都有了不同的神采,俨然看见了一个超级大变态。
  我不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还稀里糊涂的辩解:「其实它没有死,我刚才召

唤刺花的时候,用的是分株的办法将它的主体留了下来,然后将分株出来的副体

召唤了出来,反正分株后的能力,都是一样的,只是分株后的副体死了,主体还

保留,不受影响……当然,这样召唤,挺费劲的就是了。」
  「你说什么?你懂得『分株』召唤?」在我一连串的打几下,岳冰觉得自己

的脑子有些混乱了。她有些想哭,『分株』就连自己都还没学会呢,这可是学院

老师也不会轻易传授的,而这「废材」三哥居然自己领悟了『分株』的技巧,这

顿时让她觉得自己母亲不是叫她来指导三哥,而是来让三哥来训练她承受打击能

力的。
  岳冰激动无比的抓住我的大手,「三哥,教我,将这个植系战兽『分株』的

技巧教给我」。
  我坏坏地盯着岳冰胸前骄傲挺拔的一对乳房说「教你?可以啊,但是三哥有

什么好处呢?」。
  岳冰见我坏坏地盯着她饱满的胸前,咬咬嘴唇一脸娇羞地说「只要三哥教我

『分株』技巧,冰儿……冰儿……任凭三哥处置」。
  我顿时狼心大悦,贱贱的用手指在她的手心挠了挠,岳冰感觉到我挑逗的动

作,羞得脸色更加绯红了,我慢慢的沿着她的手心、手背、小臂、胳膊一路往上,

最后搭在少女的肩头,我搂着她的肩膀用力的往我胸膛上一按,对着她的樱唇用

力的吻了下去。
  岳冰有些慌乱,浑身一颤,轻轻推着我,我霸道的紧紧抱着她,搂着她的腰

贴向我,感受着她坚挺的乳房摩擦着我的胸膛,鸡吧「噌」一下抬起头来,硬硬

地顶着她的小腹。
  岳冰还在微微的挣扎,随着她的挣扎更是让我感觉欲火如炽,鸡巴越发坚挺

了。她似乎已经感觉到有异物顶在她的小腹,已经十五岁的她当然知道是什么东

西。脸红的更甚了。我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轻声说道:「冰儿,三

哥喜欢你」。岳冰听我这样一说便停止了挣扎,仰着红红的小脸深情地对我说:

「三哥,冰儿也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你知道我每次跟你在一起听见别人在你背后指指点点说你是废柴,然后看着

你落寞离开的背影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疼吗?我知道,我的三哥并不是她们口中所

说的废柴,总有一天会让所有看不起你的人闭嘴的。今天,三哥表现出来的天分

让我非常开心,我就知道,我一直以来的坚持没有错。三哥,我会一直在你背后

默默支持你」。
  听完岳冰深情的话语,我感动异常,用深深的吻回应着她,用舌头分开她的

牙关,寻找着她的丁香小舌,岳冰也笨拙的回应着我。我不停吸允着她的唾液,

感觉着一股股清香流到了我的口中,我痴迷了,紧紧的抱着岳冰,双手上下抚摸

着她的后背。
  我的双手在不知不觉间拂到了她的翘臀,岳冰鼻间呼吸渐促。我吻了一会便

放开了岳冰的樱唇,窒息感她深深吸了口气,我趁机吻上了她的脖子,一只手偷

偷地探向岳冰的胸口,隔着衣服在丰满翘挺的乳房上揉捏着。岳冰双手抓住我的

大手轻轻往外推着道:「嗯,三哥,不要……」听了岳冰软绵绵的轻吟声我哪里

忍得住,按在她的乳房上的大手更加用力了,岳冰的身体越来越热,我加快了亲

吻的力度,吻着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脖子她胸前衣服外的肌肤。
  岳冰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也不再推我,将我的头抱在胸前,口中还有些压抑

的呻吟声。「哦……三哥……别……嗯……不要……啊……」。我不再满足于隔

着一层衣服抚摸她的乳房,我将岳冰稍稍推开,缓缓的脱下她的衣裙,最后只剩

下一条黑色裹胸,坚挺的乳房顶得黑色的裹胸高高的隆起,我解开她的裹胸,两

粒粉红的乳头欢快的探了出来,我忍不住双手往前一探,正想捉住那两颗调皮的

小家伙,岳冰这时却叫了一声「三哥,不要」,然后慌乱的用双手捂住胸前。我

见月儿虽然神色娇羞,头发微乱,身上肌肤也有一些兴奋的潮红,但目光坚定。

我就住了手急忙说:「对不起,冰儿,三哥见你太漂亮了才没忍住」。
  岳冰听我夸她漂亮,还是有些开心的。
  待续……
?

【召唤淫传(召唤万岁改写)】第五章 召唤吐涎刺花

评分:3.4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