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刚卡古亚帝国的顾丽斯?森?海格威尔公爵是国家里掌管国家一切医学的

大臣,无论军队使用的药物,还是贵族平民使用的药物,都由她家族掌管的国立

实验室研究出来,并且投入生产,所以这个貌似不太重要的位置,却是有着重要

的权利,就算是以粗暴见称的军政大臣涅寇鼎?萨雷斯?威尔里尔也不敢明面得

罪于她。
  因为海格威尔家族已经掌管了帝国医学研究这方面不知多少的岁月,她们掌

握的禁忌手段绝对非同一般,先不说治疗疾病和保养身体的药物,就是那种为所

有贵族带来性福,但来无限快乐的各种禁忌手段,就叫贵族们欲罢不能,而且在

她们不断的研究开发下,不断出现各种手段方式,去为拥有根的女性进行改造,

也包括各代女皇在内。
  而要知道帝国里拥有根的女性,是稀罕和珍贵资源,她们的身体和根的能力

更是贵族们最为紧张的目的,至于女皇更是帝国10柱大臣最为重视的,因为家

族是否能得以承传,能否生育出血统高贵的下一代,更是大臣的重中之重。
  所有由海格威尔家族掌管的国立皇家实验室更是最重的帝国建筑之一,不过

这里只是对于没有根的帝国贵族和平民女性重要,对于拥有根的女性来说这里是

地狱,包括每一代的女皇对这里都极为恐惧,因为来的这里的根之女性都必须面

对无休止的虐待和非人的肉体改造。
  而作为海格威尔家主的顾丽斯也最喜欢在这里呆,因为除了可以搞各种研究,

也可以无条件虐待各种美丽的根之少女,而有着不成文的规定,被送入这里作为

实验品的少女们,基本是80% 不会再出现,除了被玩坏,被改造成失败品处理

掉之外,很多时候都只会成为海格威尔家的禁脔或玩具,剩下的20% 只不过一

些是用于公诸于世的产品,一些是某些贵族故意送进来,做特殊改造的玩具,当

然这些的下场也不见得好,玩具只会成为更悲惨的玩偶,公诸于世的产品也只会

成为个贵族抢夺的玩具……
  在国立皇家实验室里,除了各个穿着性感的工作人员外,根之女性们基本无

需服装,她们一天12星辰(等于24小时)都是赤裸的,最多就是各种拘束工

具,她们基本是麻木地被工作人员研究和虐待,没有一丝自由,甚至连名字也不

需要有,她们只有号码。
  而且送进这里的竟然是全国各地挑选好的美丽少女,她们都是万众挑一,有

着美丽极致的相貌和皎洁的身段,她们的根更是被严格挑选,无一是天生尺寸粗

大,敏感持久力强,身体也是有着非常好的承受力,精神都算得上十分坚韧,起

码不会短时间内被改造和研究得崩溃。
  顾丽斯每天来的实验室,都犹如帝皇一般,因为在她的规矩下,走廊两旁是

必须站满了根之少女们,她们必须挺胸耸阳地站在两旁,让顾丽斯能好好地检验

她们每一天的成果,当然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站立欢迎,少女而是在被道具插入了

阴道和肛门,不断地被抽插或者震动,粗犷颗粒型的动力阳具,不断地高速旋转、

震动、抽插,有效地刺激着少女们敏感的肉体。
  而顾丽斯为了更好折磨她们,故意是没有为她们的阳具套上工具,就这么裸

露在空气中,甚至拘束她们的双手,但却不允许她用手触碰自己的性器,顾丽斯

更是不允许她们随便射精,于是在激烈的道具抽插下,少女们的阳具就算没有触

碰,但都很容易因为高潮而射精,但在顾丽斯的铁腕和残忍下,她们只能强忍高

潮和射精冲动。
  不过这种也的确是一项有效的调教,长期被这样折磨的少女们,都能有效地

控制自己射精时间,而且更能承受长期压制的虐待,不过顾丽斯可不好让她们这

么好过,一路上顾丽斯是故意地不断触碰少女的阳具,并且经常停下来故意玩弄

她们,很多时候因为顾丽斯的玩弄,某些少女们忍不住射精,于是这就成了那些

少女的悲剧,接下来就必须面对更为残忍的虐待。
  而今天也正是静女王到来的日子,在轮选中顾丽斯因为突出的研究,获得了

每月一次的静女王使用权,也就在一轮的马车铃声下,护送静女王的马车终于到

达了顾丽斯的研究所。
  当然,虽说静女王只是国家的吉祥物和权贵的玩物,但她的身份依然是高高

在上,做戏做全套,顾丽斯还是遵从规则,带领着一群手下,来到大门前隆重地

迎接女王陛下。
  只见一辆豪华无比,铭刻着玄奥花纹的马车已经一早停在了大门前,两旁有

着一大队身穿性感暴露铠甲的女卫士护卫着,如果排除了性感暴露铠甲外,这一

切仿佛很正常,可是拉马车的「马」却不是那么正常了。
  因为拉马车的「马」竟然是拥有「根」的女性奴隶,八名女奴被穿上拘束马

甲,一对豪乳完全露出,乳头被镶入了乳环,并且被铁链拉扯在拉车木杆上,乳

头是强迫的拉扯挺翘着,暴露挺翘在空气中的粗壮阳具,更是被拘束着,但在尿

道口位置插入的珠串连接着紧贴她们阴道的拉车木杆,不过这种上面充满凹凸物

的木杆因为女奴的体重,深深地压进了她们的阴道。
  而且女奴们阴道上的两瓣阴唇更是被镶入了金属环,并且绑上细链,大大地

拉开,因此拉车木杆就能毫无阻碍地压入了她们的阴道外壁,有效而残忍地不断

摩擦着她们的阴道,为她们那被调教和改造过的身体添加无比痛苦的快感。
  不但如此,在拉车女奴拉动马车的时候,木杆连接着阳具尿道口的珠串和乳

头连接就会紧扯着这些敏感的地方,为她们带来阵阵的刺痛,不过在木杆上渗漏

着湿滑的淫液,也说明一点,女奴是在痛苦和快乐之间裴回着。
  顾丽斯看着如此淫邪的马车,当然知道这东西是出自于财政大臣维多利亚和

牧大臣缪诺斯之手,这些马车更是被传播到全国,贵族们为了拥有一辆这样的马

车,和拉车的女奴可是抢崩了头,当然作为一个帝制的国家,等级划分是十分重

要的,所以拉车的的女奴数量可是受控制着,女王是八名女奴拉车,十大巨头也

只能用六人拉车。
  「咔叽」马车门被顾丽斯打开,她是亲自上去迎接女王的下来,不过尊贵的

女王陛下却是穿得和囚徒差不多,只见白色的拘束皮衣,紧紧地包裹着静女王的

的全身,哪怕是头部也被包裹着,并且有着拘束皮带勒紧着静女王的性感美丽身

躯。
  而且可怕的是,这种皮衣是来自一种淫兽的皮肤,不但充满了弹性,能够以

很小的体积,包裹很大的体积,当然这皮衣会强烈收缩,可怕地勒紧包裹的物体,

并且在里面有无数绒毛,和分泌出诡异的淫液,能够为包裹的人提供激烈无比的

刺激和快感,甚至让包裹的人陷入一种窒息一般的痛苦,在痛苦的同时带来了无

比的感官肉体刺激。
  不过这种刺激却不会对所包裹的人提供高潮,让她永远处于一种频临前的快

慰,不过这种皮衣的制作工艺非常复杂,和这种淫兽也极猎获,而且淫兽也有等

级之分,而静女王的这件皮衣更是出自淫兽王,所以更为罕见,不过这种贵重的

东西,也只是用来折磨她而已。
  在顾丽斯搀扶着,被拘束着,并且连五官也被封住的女王下车时,更是故意

地抚摸静女王的身体,在基本和自己皮肤没什么区别的皮衣,甚至更为令到身体

敏感的皮衣,顾丽斯的抚摸会为静女王带来阵阵电击一般的酥麻快感,令到无法

达到高潮的静女王陷入更惨烈的痛苦。
  不过很快,静女王就被搀扶进了研究所,在一众护卫羡慕的目光下,研究所

的厚重大门轰然落下,仿佛一切将会深锁在这间诡异的研究所中,不过对于静女

王来说,更惨的痛苦和折磨才刚刚开始…
  进到了研究所,顾丽斯的气势顿时就一变,从外面的忠臣瞬间就变成了一名

高高在上的女王,两旁无论研究人员还是被研究的女奴,都纷纷地跪下,女奴们

更是做出羞耻的跪姿,双腿跪下同时,并且全力张开,努力地让自己的阴道暴露

在空气当中,甚至是以一字马的形式张开,不过她们的阳具却都敲在了地板上,

异样的摩擦更是添加了她们的痛苦。
  看着两旁的奴隶们,顾丽斯冷然地笑了一笑,并且脱下了自己那圣洁的白色

金丝边长袍,只见此时的顾丽斯一头金色头发雅致地盘在脑后,配上一幅金丝眼

镜,和精致美丽的脸孔,竟然有着一种睿智的光芒。
  不过她的穿着却和睿智毫无关系,甚至可以说是淫荡无比,因为顾丽斯在那

圣洁的白色金丝边长袍下,没有穿着任何的衣物,交缠的皮带束绑着顾丽斯一对

豪乳的根本,让这对豪乳显得更为巨大,犹如樱桃一般美丽的乳头上,镶入了一

对高贵华丽的乳环,小巧的肚脐上更是镶入了一颗钻石,在这淫荡间愣是带来了

一种异样的华丽。
  而顾丽斯的下身更是只穿着一双黑色丝袜,和一对高跟鞋就无寸缕,毫无阴

毛的阴道,却是好像小嘴一般,在不自然地微微张合着,一粒精致饱满的阴核也

暴露在空气中,在微微地跳动着,一丝淫荡的淫液也流淌了出来,显然现在的顾

丽斯是动情无比,身体也处以一种渴望的快慰当中。
  当然身体如何地渴望,顾丽斯为了形象,也不会当众交合,而且静女王是十

大巨头的禁脔,身为巨头占有欲是巨大和恐怖的,她们不会让其他人分享自己的

东西,只不过静女王是属于十大家族,所以无法独占,如果可以她们是发动战争

也会独占静女王的。
  因此顾丽斯拉起静女王颈圈的牵引链,摆动着诱人的身姿,慢慢地向研究所

的深处走去,而被牵引着的静女王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却因为五官被封身体格

外的敏感下,清晰地感觉到周围的环境,这里充满这淫欲的气息和味道,令到本

来调节好心态的静女王不由忐忑起来。
  其实顾丽斯是刚接掌海格威尔不久,并未轮过静女王的赐孕期,甚至这间研

究所也在顾丽斯接掌家族后添加了很多功能,而静女王只是从侍从和其他大臣口

中听说过顾丽斯的可怕,也只是在早朝时有短暂地接触顾丽斯,但这不妨碍静女

王感觉到顾丽斯的可怕,要知道落入最为狂暴的军政大臣涅寇鼎?萨雷斯?威尔

里尔手中,也只是无尽的强暴而已,这期间静女王或许还能获得满足的高潮。
  但落入顾丽斯的手中,静女王可以想象得到的是无尽的肉体改造折磨,无尽

的不知药物和残忍的手段,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伤害,一想到这些,静女王就更是

惶恐不安,而且对于性事淫戏方面,静女王其实是极为抗拒,就是阳具的勃起,

也会令到静女王的厌恶。
  但无奈的是,静女王天生的体质,令到她又无比渴望这些,甚至在从小就被

调教成在各种的虐待下获得高潮,身体更是无比向往着被虐玩,而且在每次的虐

玩中,静女王都会得到难以想象的满足,因此虽然此时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但

也为静女王带来了异常的快慰和期待,令到本来被自己意志强迫疲软的阳具,开

始慢慢挺翘起来。
  而牵引着静女王也第一时间敏锐地感觉到,顾丽斯更是故意调笑着说出极为

羞辱的话语。
  「尊贵的女王陛下,刚见到您的时候,您好像好疲惫啊!那美丽独特和贵重

的根也是疲软着毫无精神,微臣还正想着如何让您精神起来,更是想过好不好让

您的根永远精神地挺翘着,就算射精射到出血也不会软下,反正您的根就是为了

挺翘而存在的。」
  听着顾丽斯这羞辱的话语,静女王是羞愤欲死,但同时的是一种嗜虐的情绪

也无故出现,令到静女王的身体更为兴奋,甚至在静女王的内心深处出现一种

「这样也不错,就这样过一生吧…」的声音…………。
  不久之后,在研究所的深处密室,顾丽斯已经把静女王带到,并且扒下了拘

束静女王的皮衣,静女王就这么一丝不挂地被顾丽斯绑在了一张多功能的拘束椅

上,双腿更是被强行一字拔开,让静女王的性器更为暴露的展现出来,而且顾丽

斯更是故意抬起静女王的头颅,让她看到自己羞耻的身体,甚至放开五官的遮蔽。
  静女王看着自己被摆弄出羞耻无比的样子,虽然双手被故意放开,但脆弱的

力量和身体被紧锁在椅子上,静女王根本无故抗拒什么,那双小手也遮挡不了什

么,这只是涂添顾丽斯的乐趣,如此的屈辱令到外柔内刚的静女王,不由流淌下

屈辱的泪水,但为了不添加顾丽斯的快乐,紧咬着牙关,愣是没有哭出任何声音。
  不过顾丽斯看着此时的静女王,那双小手不知道遮挡好还是抚摸自己好,却

总是不经意触碰到自己的性器,在触碰间令到自己不经意地颤抖起来,这一刻的

可爱样子,令到顾丽斯是感觉特别的赏心悦目。
  当然,这样是不会引起顾丽斯的同情心,只是令到顾丽斯的施虐情绪暴涨,

只见顾丽斯大步地来到静女王跟前,一把抓住静女王的阳具,但没有套弄起来,

而是往龟头抹了一把,一手沾上静女王阳具不经意渗透出来的淫液,甚至把那些

黏黏滑滑的淫液放到嘴中品尝。
  「好甜啊!女王陛下的淫液果然是最美味的,这令人好向往女王陛下的精液

是什么味道,微臣可是还没品尝过女王的精液啊!」
  在顾丽斯抓住阳具,并且玩弄了一下的情形下,静女王浑身不由一阵战抖,

两眼迷离,双手不受控制地开始摸向自己的乳房和阳具,但是突然间,阳具根部

传来一阵紧勒的疼痛,顿时就把射精的高潮压制了下去。
  「啊…啊…不要…不要…不啊…好痛啊…」
  静女王一阵快慰呼声,一阵痛苦的叫人,顿时令到始作蛹者顾丽斯露出兴奋

的目光,并且抚摸着静女王的脸孔,高兴地说道。
  「女王陛下,才刚来到这里,我不会让您这么轻易就获得高潮的,射精必须

压制,不然我好难怀孕,并且也不会品尝到极品浓稠的皇者精液啊!」
  在不知觉间,顾丽斯已经把一个秘银所造的魔法锁精环套在了静女王阳具的

根本,收缩的魔法环牢牢地勒紧了静女王的阳具,令到静女王痛苦无比,两眼更

是流下晶莹的眼泪。
  这时候顾丽斯已经扑上去,一把吻在了静女王的小嘴上,贪婪地允吸着静女

王口中的玉液,手上却用着娴熟的手法玩弄着静女王的阳具,为静女王带来既是

痛苦又是快慰的折磨。
  足足玩弄了好一会儿,顾丽斯才心满意得地放过静女王,但是两人的嘴上流

出一丝银色的细长唾液,令到两人之间有着一股异常的淫荡气息。
  当然这动作也彻底燃烧起了顾丽斯的淫欲,只见顾丽斯轻轻地抚摸着静女王

那如白玉般的美丽身躯,品味着那好比丝绸般光滑皮肤,轻笑地说道。
  「陛下,您真美丽啊!美丽到令人妒忌,让顾丽斯好好地疼爱您吧!我会让

您享受到以往无法比美的服侍。」
  「别…顾丽斯…求你了,别折磨我吧!你要榨精就狠狠榨,我会满足你的

…求你了…」
  静女王抽泣地断续说道。
  「陛下…寻常的榨精只是那些粗暴的家伙才干的,我可不会这样,我会为您

注射新研究的营养液,让您体内充满更多的能量,然后再为您注入大量的淫药,

让您无时无刻地发情,让您永远保持在高潮的边缘,然后受到激励刺激就爆发出

强大而无法想象的高潮,这才是真正的享受啊!「顾丽斯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引

用魔法力量,在天花上伸出一根根长长的针剂,开始把针剂插入了静女王的身体,

对着乳房、乳头、乳晕是特别的关照,然后在插入了静女王脖子的大动脉。
  当然阳具、阴核、尿道、阴道和肛门,也被插入了针剂,不知名药物开始注

射进静女王的身体,而顾丽斯更是把静女王的双手锁住,并且开始温柔地说道。
  「陛下,不用害怕,我锁住您的手是害怕您乱动,现在注入的是从独角兽身

体提炼的营养液,会让您有更强壮的体魄,当然,有了强壮的体魄才能承受更多

的改造啊!」
  静女王看着顾丽斯,也明白已经不可放抗,也只会默默地承受,不过这时候

的顾丽斯却是性欲高涨,她看着静女王美丽的身躯,开始慢慢地抚摸起自己,而

接下来一幕更是令到静女王惊讶无比。
  因为顾丽斯在抚摸自己阴道的时候,在阴道间有样东西慢慢地浮现出的…
  「唉!该死的身体,开始兴奋了,而且那东西已经忍不住了,不过这里只有

我和陛下,让陛下知道我的秘密也没什么问题啊!」
  在顾丽斯说话间,和静女王惊讶的目光下,只见顾丽斯双腿之间,阴道上一

根狰狞的阳具慢慢地耸立了起来,这根一点都不比静女王那差的阳具,不但狰狞,

而且上面诡异地充满了纵横交错的皮鞭伤痕,让这根阳具是处于红肿受伤,显然

这根阳具是经常受到非人的虐待。
  而诡异的不是这阳具受到非人虐待,而是顾丽斯的本身,根据帝国从古到今

的规矩,拥有「根」的女性,无一将会从出生就成为奴隶,哪怕是贵族家庭出身

的,就算不会成为普通的牲畜奴隶,也会成为家族的性奴和玩物,甚至会被家族

培养成高级性奴进行贩卖和交易。
  就算是拥有皇室血统,也只会成为女王候选,或者10柱家的私家禁脔,绝

对不会成为家族的继承人,而且现今的帝国,科技还没达到能移植阳具,所以静

女王百分之一百可以肯定,顾丽斯是一名拥有「根」,注定要成为性奴的女性。
  「你…顾丽斯…你是…」
  听到静女王疑惑的声音,顾丽斯笑了笑,并且一边不顾痛楚,套弄自己那饱

受虐待的红肿阳具,一边说道。
  「不用惊讶,女王陛下,我的确是一名拥有「根」,应该成为性奴的牲畜,

不过海格威尔上任族长,就是我的母亲大人,因为没有生出正常女性,所以用魔

法掩藏了我的「根」,让我继承的爵位…啊…好疼啊…但疼得好舒服…」
  在这一阵的说话间,顾丽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并且更为狂暴,终于在痛

楚的刺激下,顾丽斯竟然一泡浓精飙射而出,获得了强烈的高潮后,才喘着气继

续说道。
  「其实真正的秘密是海格威尔上任族长也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因为她过于玩

弄改造,连自己也不放过,导致已经无法生育,因此我是由她的贴身性奴和上一

代女王所生。」
  突然间听到如此巨大的秘密,哪怕是静女王也顿时当机,而顾丽斯却继续说

道。
  「陛下…其实我很羡慕您,虽然您也是「根」,却能光明正大地享受各种调

教和虐玩,我因为掩藏身份,所以无法光明正大地享受,要知道我们拥有「根」

的人,天生就嗜虐,本质就是淫荡,而且我从小就是吃我母亲的精液长大,并且

每晚暗地里被公爵母亲调教,甚至拿来当实验品,我10岁的时候就成长出巨大

的根,每天备受虐玩,被公爵母亲一天不知道狂暴地榨精多少次,甚至成为她的

精液花洒,不过我并不讨厌,并且十分享受。
  令到我痛苦的是我必须掩藏身份,掩藏的时候才是最痛苦的,必须忍耐自己

的性欲,看到人家玩弄性奴,自己也要配合去玩弄,却不能成为被玩弄那个,所

以您说我多么的羡慕您啊!」
  听着顾丽斯说着秘密,并且说着一种扭曲诡异的思维,静女王也不知道该怎

么回答,只能默默地听着顾丽斯述说。
  「所以我每天都让我的亲生母亲和贴身性奴鞭打我的根,让它永远红肿着、

痛苦着、被折磨着,这才能令到我装扮成正常的女性,不过可惜的是,无论我的

母亲还是我的贴身性奴,她们都不是施虐的好手,令到我是多么的欲求不满,我

甚至是怀念公爵母亲对我的调教,每天对我的虐玩和无尽的榨精…」
  这时候,密室的一扇门突然打开,有两人走了进来,只见来的两人,一高一

矮,高的一头淡蓝色的长发,一幅精致妩媚的脸孔,丹凤眼的眼角更是有一颗泪

痣,涂添了一丝柔弱,而且相貌和顾丽斯有着六分相似的熟女。
  不过着女性拥有一对犹如西瓜般的巨乳,却是没有下垂,依然高雄挺翘着,

可是这对乳房的乳晕却是诡异之极,因为乳晕十分大,上面布满了凸起的肉芽,

比拇指还粗的乳头不但挺翘着,并且在乳孔处插入了乳塞。
  但是这女性的腰部却不粗,纤细得盈盈不堪一握,当然,她的两腿之间也耸

立着一根巨大阳具,尺寸粗细可是好比手臂,马口处哪怕插入了堵精塞,也依然

不断地渗漏出晶莹光滑的淫液,令到这根阳具是油光亮泽。
  而她的阴道更是被穿上了特别的贞操带,阵阵的响声可以令人想象得到,里

面有着狂暴的工具在折磨着这美丽熟女的性器。
  至于矮的那名少女,也是十分美丽,略有婴儿肥的脸孔,加上晶莹的大眼,

和一头棕色短发,令到这名少女显得无比活泼可爱。
  不过这少女的身材却不是属于爆乳豪臀那种,而是略微纤瘦,乳房不算太多,

但大少适中,纤细的小蛮腰,令到这少女的身材几乎是黄金比例。
  不但如此,她的阳具也不算是粗大那种,只能算是中小型,甚至连包皮也还

没褪下,令人看见,有种十分可爱的感觉,当然,这少女下身也是穿着着拘束道

具,被刺激的同时压迫不许高潮。
  顾丽斯看到两人,难得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而是发出难得的真挚笑容。
  「顾丽斯姐姐…薇薇安好想您啊!已经快2个星辰没见到您了。」
  名叫薇薇安的可爱少女,见到顾丽斯,就扑到了顾丽斯的怀里,不断地用脸

摩擦着顾丽斯的乳房,并且怜惜地抚摸着顾丽斯那红肿的阳具。
  「姐姐的根好美丽啊!什么时候薇薇安才有这样的阳具和丽莎娜的乳房…」
  顾丽斯看着薇薇安调皮地玩弄自己阳具,一点也没有阻碍,反而怜惜地抚摸

了一下她的头发,用手挑逗了一下薇薇安那可爱的阳具,笑着说道。
  「薇薇安多少天没射精没撒尿和高潮了?」
  「已经1星周了(等于12天),好痛苦啊!但一想到压抑了这么多天的东

西会让姐姐您品尝,我就可以继续忍耐。」
  薇薇安可爱地皱着眉头,数着手指说道,顾丽斯只是开心地笑了一笑,然后

看向高大的女性——丽莎娜,并且说道。
  「母亲…我的性欲激发了,你和薇薇安来虐待我吧!让我享受一下,不然我

无法继续去为女王陛下做改造。」
  作为顾丽斯的母亲丽莎娜,淡然地走了过来,用怜惜的眼神看着顾丽斯说道。
  「主人,您今天早上才被鞭挞过,并且进行了尿道责罚,你现在还要,身体

能承受吗?」
  看着一直坚持叫自己主人,怎么也不肯改口的母亲,顾丽斯知道前公爵调教

的奴性已经深入了丽莎娜的骨子里,是无法改变的,所以也没什么强求,只是坚

定地点了一下头。
  丽莎娜只是叹了一口气,就转为一种惩罚下人的眼神,并且在静女王惊讶的

目光下,粗暴地一把抓住顾丽斯的乳房,扯到跟前,并且大力地拍了顾丽斯的阳

具几下,然后用强而有力的双手,钳制着顾丽斯的双臂腋下,凭借身高,就把顾

丽斯提了起来。
  而一旁的薇薇安也没有客气,抓住顾丽斯的双腿,狠狠地张开成了一字马,

然后提起顾丽斯的丽莎娜也没任何前奏,也不拔出堵精塞,就把自己那粗如手臂

和还有突出拘束道具的阳具一把插入了顾丽斯的阴道,并且双手再绕过顾丽斯的

双腿,就把顾丽斯半空吊着,而自己就站在原地,狂暴而快速地抽插着顾丽斯。
  速度之快和狂野,竟然不断地扯出顾丽斯阴道的粉红色阴肉,而顾丽斯被突

如其来的狂暴抽插,给予了极大的痛苦,而着痛苦瞬间就转变成了快感,顾丽斯

更是兴奋地喊道。
  「薇薇安…快…快鞭打那讨厌和淫荡的根…狠狠地虐待它,要…要…要用马

鞭,抽得它射不出精液为止。」
  「薇薇安,你要小心,主人的身体不能有鞭打痕迹,只能抽这可以藏起来的

根。」
  丽莎娜话语没有落下,薇薇安已经配合并且娴熟地拿起一根有着魔法铭刻的

金色马鞭,娇笑地说道。
  「知道了丽莎娜姐姐,顾丽斯姐姐…我会狠狠地抽您的,让您的根好好地射

精,这可是新买的魔法马鞭,可是用触手淫兽的触手所造,越抽越痛,并且会痛

苦累积,同时也会有淫性渗入您的根,让快感不断地累积的,你会越被抽越痛苦

但也越快活,到最后不被抽就无法射精,薇薇安可是被抽过一次就离不开这鞭子

了…」
  薇薇安一边解释着这根魔法马鞭,一边豪不客气地用力往顾丽斯的阳具抽去…
  「噼啪…噼啪…」的响声开始在这密室不断响起,薇薇安明显是熟练无比,

鞭法也十分了得,每一鞭能准确地落在顾丽斯不断晃动的阳具上,并且能故意地

抽在龟头上,薇薇安甚至是喜欢抽中阳具那里就能抽到那里,而且薇薇安也十分

熟悉顾丽斯的每个兴奋点,并且能控制着顾丽斯兴奋的节奏。
  一旁还在被注射药物的静女王,看着着疯狂的三人,不由惊讶到极点,不但

如此,静女王内心深处甚至开始冒出一把声音,催促着自己加入她们,甚至想代

替顾丽斯,成为被抽打的哪一个。
  而这根魔法皮鞭其实大有来头,这是魔法大臣魔沙耶?波多提勒斯的杰作,

这位已经活了过百年的怪杰,她的发明可是无数之多,好像这种皮鞭,不但会带

来痛苦,更会导致被打的地方红肿短时间无法消散,但却不会影响外形,并且因

为肿痛而淫毒入侵,导致越痛就越快活,就算是红肿的地方在没消散之前被再次

抽打到,就会累积痛楚和快活,这样一来就会令到被打的人在没好前就再次恳求

被打,从而获得更多的快慰,就好像毒瘾一般邪恶。
  顾丽斯就是这样,不断地被打,不断的恳求再被打,快感只有不断地累积,

从而获得更多和更强烈的快感,如果伤势一好从新累积,顾丽斯就会陷入无法得

到更高快感的痛苦当中,因此被这种皮鞭调教的人,在尝试过一次累积后,就陷

入无尽求虐之路。
  而这时候的顾丽斯早就因为淫毒直接侵入阳具,整个人本来就已经嗜虐无比,

因为她的阳具可是从来没有正常过,几乎每一刻都处于伤痛的红肿当中,所以静

女王刚看到的时候,都见到纵横交错的伤痕。
  「啊…啊啊………疯了…太舒服…不要停…要…要…要去了…」
  在顾丽斯含糊不清的喊声中,阳具开始喷射巨量的精液,而被丽莎娜狂暴抽

插的阴道也迎来高潮,不断地喷发出洪水般的阴精,不过丽莎娜和薇薇安却没有

就此挺下手来,依然继续地抽插顾丽斯和鞭打顾丽斯。
  薇薇安甚至开始鞭打顾丽斯的阴道位置,哪怕打到了丽莎娜也毫不理睬,而

丽莎娜作为前公爵的贴身性奴,经过这么多年的调教和肉体改造,早就是非人的

存在,她不但有淫荡的身体,也有结实和承受力惊人的肉体,因此能承受更加强

烈的虐待和施虐。
  而这时候的顾丽斯已经两眼翻白,几乎失神一般,但坚韧的神经和从小的调

教,顾丽斯依然没到达极限,熟悉她身体的丽莎娜和薇薇安也当然知道这点,因

此依然卖力地虐待这顾丽斯,皮鞭继续不断地落在顾丽斯的性器上。
  快感的不断累积,高潮也不断攀升,顾丽斯一经射精,就几乎挺不下,阳具

就好像水枪一般,不断地喷射精液,阴道也不断潮喷,并且从开始的浓稠,到越

来越稀薄,而巨量的精液和阴精也把丽萨娜和薇薇安喷得满身湿透,陷入几乎失

神的顾丽斯更是开始出现往事的幻象,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以前,天天被公爵母亲

调教虐玩的日子。
  哪怕当然的公爵母亲十分残忍,但顾丽斯身体中强烈嗜虐的因子却是十分向

往,而自己也因为从小到大就是吃自己亲身母亲的精液长大,导致自己的身体十

分淫荡,不过身为家族继承人,却又不得在外人面前掩饰自己,每天被公爵母亲

虐玩就是自己最期待,甚至经常在想公爵母亲晚上会用什么手段虐玩自己,自己

会玩得有多惨。
  和被带到研究所,表面是学习各种肉体改造和药物生产试验,但其实在密室

中,被公爵母亲当成试验品,不断地改造自己的肉体,不断尝试各种神奇的药物,

10岁的时候就被公爵母亲改造出成熟的阳具,无论射精量和承受力都为极品,

因此10岁的顾丽斯就能享受各种榨精手段,享受不断高潮,被迫不能高潮的各

种折磨…
?

【帝国日常】2

评分:8.6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