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bertdd
  2015-6-26
  发表于
  字数:1W
  15、少女的试炼III
  「乳汁是营养丰富的滋养品,适宜人群广泛,它是由乳腺分泌出的白色或略
  带黄色的液体,含脂肪、蛋白质、糖和无机盐。请据此回答11- 14题。」
  杨韵挠了挠头,悄悄地看了看正在奋笔疾书的同桌小胖。她有些幽怨的把手
  伸到自己胸前摸了摸那颗淘气的小樱桃,沾了点淡黄色的乳汁出来。似乎能从中
  找到答案一样。
  小胖瞧了瞧台上正在看小说的监考老师,摇摇头,把一只胳膊放到桌子下面
  来,杨韵马上嫣然一笑,一边斜着眼睛,一边唰唰的往自己的试卷上誊写了起来。
  铃声响起来之后,教室里一片欢腾:「暑假来咯!」小胖收拾好东西准备离
  开却被杨韵拉住了袖子:「哎,小胖……刚才……谢谢你。」
  「同桌嘛。」小胖虽然说得潇洒,但是还忍不住盯着杨韵那比同龄女生都要
  丰满的乳房,视线根本挪不开啊。
  杨韵也注意到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就挺起了酥胸。没穿胸罩的雪乳直挺挺的
  顶在夏季单薄的T恤上,顶出两颗不大不小的焦点。而且,那被高高顶起的峰顶,
  似乎已经被少女的初乳打湿了。
  「下周末,我家里要给我做生日。你……」杨韵鼓起勇气来:「有空来参加
  吗?」
  「下个礼拜……」小胖挠挠头:「我爹可能要带我出去……」
  「哦……」杨韵有些失望:「我……」
  「不过如果是在周六的话,应该赶得及。」
  杨韵一下子神采飞扬了起来:「就是在周六,就是在周六。周日我就要和姐
  姐们一起去补习班了!」
  两个小伙伴约好了下周见面的时间和方式,各自心情愉快的出了大门。杨韵
  与好闺蜜李祈儿手拉手窜到了楼上高年级姐姐们结业考试的教室——杨韵要和她
  姐姐们一起回家,李祈儿也要搭顺风车,自然就齐齐整整的上了楼。
  楼上正在进行SVLTB类(16周岁应学应会)的三个考试科目的集中考
  试:自慰术、乳环穿戴、阴蒂环的穿戴。
  全校的适龄女生,还有去年因为各种因素没有通过的女孩都要在两天内完成
  这项考试才能有资格在半年后的冬季去报名参加SVLTA类科目的笔试,然后
  在明年的夏天(也就是这个时候)来申报参加SVLTA类科目的现场考试。以
  此类推,总而言之一句话,SVLT是关系到女孩们能否活到20周岁生日的第
  一个关键节点。如果能够在18周岁的标准时间通过全部的必修考试和4选2中
  的选修考试,拿到「国家人妻资格证书」。她们才有资格被选媒下聘,披红结彩,
  成为法律意义上的人。这个时间闸口将在她们年满20周岁时关闭。超过这个时
  间,国家有关部门就不会给她们发「人妻资格证书」,她们也就不可能获得人权,
  只能终生以物权存活于世。
  说一千,道一万,那都还是几年以后的事情,现在杨韵和李祈儿两个小姑娘
  正聚精会神的趴在窗沿上看着里面的大姐姐们精彩的表演呢。
  姑娘们三个一组,坐在课桌拼起来的展示台上,当着考官们的面,娴熟地把
  准备好的乳环穿过乳头,把阴蒂拨出来,用阴蒂环穿过。这两个科目都很简单,
  一分钟不到就完成了,几乎没有人会不通过。
  唯一稍有难度的就是自慰。要当着七名考官的面发情,对于这些尚是良家子
  的女孩们而言还颇有些羞耻。不过应试就有作弊。她们在准备考试的时候,都会
  偷偷地喝一点催情的饮料,在乳头还有阴唇上抹一点叫人发浪的药膏,很快,教
  室里就响起来姑娘们抑扬顿挫,婉转娇啼的呻吟声。
  洛洛和宁宁分在了一组,她们中间夹着一个长发及臀的姑娘,也是她们的同
  学。三个姑娘好像是在较劲一样,但见是玉指葱葱,在溪谷深处来回逡巡。如樱
  桃的蓓蕾,在催情药膏的作用下膨胀成了车厘子,女孩们肆意的扭动着一丝不挂
  的娇躯,从樱唇中发出一声声娇媚至极的喘息。听得就连在外面趴着围观的杨韵
  都觉得屁股有点而痒了。
  洛洛一手撑着桌沿,另一只手分别夹住了左右两边的阴唇,中指的指腹快速
  地在花蒂上摩挲着,她的双腿弯曲着,一双秀美的玉足踩在桌边上,十个涂着豆
  蔻色的脚趾绷得紧紧的,好像体内正孕育着即将迸发的火山一样。她的身子微微
  后倾,以臀为中心,呈现出一个紧绷着的V字型,看得评委们不禁微微颔首:这
  妮子声浪够娇媚,双腿恰到好度的分开135°,即把身下那朵牡丹花展示的纤
  毫毕露,又没有遮挡住那一对雪峰樱桃(应当是车厘子),整个身体的造型极富
  美感,可以给个90分。
  中间的那个女孩一腿自然垂下,另一腿向后平直地展开,这个类似一字马的
  造型毫无疑问极大地暴露出她美丽的私处,只见她一手托着胸,如牛奶般白皙的
  五指夹着雪一样白腻的峰顶上那一点粉红色的蓓蕾,圣洁的好像是天使下凡一样。
  这姑娘或许是有着域外人的血统,皮肤白得耀眼,胸部以下,除了那粉红色的肉
  唇花瓣,几乎毫无杂色。而她的一只手正分开肉穴,贴着桌面摩擦摩擦,似魔鬼
  的步伐。这种巧妙的自慰方式,虽然没有洛洛那样激烈而富有力的美感,却保持
  着高雅的娴静,仿佛是最为高贵的夫人,在万众面前所应当展现出来的那种优雅
  气度一样。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充满了圣洁与崇高气质的美人,正
  在自慰。
  评委满意地扶了扶眼镜,打下了一个令人心醉的分数。
  宁宁没有像身边的姐姐和同学那样,她调皮地摆出一个圆润的团成一团的造
  型,两条美到令人窒息,长到让人感觉匪夷所思的玉腿跨过她的脖颈几乎要垂到
  地面,而评委们都注意到这个姑娘正在用舌头舔舐自己娇嫩的花房。她灵巧的舌
  头,如一只小蛇般,浅浅的扫过花蒂,在肥美的花瓣上一勾而过,旋即,红艳的
  双唇吻上了粉嫩的双唇,啧啧地发出令人遐想颇多的水声,教室里女孩们各自千
  娇百媚的展示着自己充满活力的肉体,她们发出的令人神魂颠倒的梦幻一般的婉
  转莺啼,魅惑着久经考验的评委们打出一个更好的分数。为了今天这短短十分钟
  的表演,她们可是之前不知道做了多少个小时的刻苦训练,真是所谓: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啊。
  「哇,姐姐们好棒!」在教室门口,杨韵一等到她的两位姐姐出来就扑上去
  埋胸,在她们那芳香丰满的酥胸前好好地蹭了蹭:「姐姐们真是太棒了!」
  「今天表现的不错。」一位大胡子老师也过来摸了摸洛洛和宁宁的头,又拍
  了拍那长发及臀的少女的肩膀分别给予了她们莫大的鼓励。
  「米娅,下学期见。」
  「下学期见了。」三个还赤身裸体的姑娘分别拥抱了一下,那肤色白腻如牛
  奶的姑娘匆匆跟着她的家人下了楼。洛洛和宁宁拎着自己放在门口的衣物袋,一
  手牵着杨韵,一手牵着李祈儿,给下一批要进考场的姐妹们让开一条路。
  「姐姐,你的身子好软哟。」杨韵羡慕的看着宁宁从乳头上摘下乳环,洛洛
  翘起一只腿,单手剥开阴唇露出阴蒂,李祈儿看着她们美丽的下身,似乎还能闻
  到浓烈的高潮之后的余香。
  「嘻嘻,过几年你也会一样。」洛洛在杨韵的脸上亲了一口:「要不要姐姐
  现在给你就带上这个啊。」说着,她晃了晃手上刚摘下来的阴蒂环,宁宁也摇了
  摇自己手中的乳环,两个小女孩眼神中有些跃跃欲死,却又有些怕疼的畏缩着后
  退了小半步。
  洛洛穿上一指宽的蕾丝内裤后对着盥洗室的镜子调整了一下腰高,又从首饰
  盒里拿出两枚乳头夹一左一右的夹在自己的两颗乳头上,水滴形的乳头夹把她那
  殷红的乳头夹得狭长,杨韵听见那夹子夹在肉上发出的「啪哒」一声,不由得就
  缩了缩身子。可妹妹的这个小动作并没有能够逃过姐姐们的火眼金睛。
  宁宁转过头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微笑:「韵儿也有乳汁了吧。需要用夹子
  夹住乳头才好哟。」
  杨韵缩了一下:「为什么呀?」
  「因为乳孔是通畅的话,空气中的细菌就会趁虚而入,如果乳腺发炎的话,
  会很疼很疼,最后奶子也要被割掉呢。」洛洛拿出一副备用的乳夹:「姐姐这里
  有备用的,也给你夹上可好?」
  杨韵虽然有些怕疼,但是更怕自己的乳房被割掉。宁宁不由分说的把她的T
  恤卷了起来,露出那一对发育中的肉包:「小小的年纪,发育的倒是挺快嘛。」
  宁宁戏谑着捏着她的两颗乳头,把它们拉得长长的,洛洛趁机把乳夹贴着杨韵的
  乳晕一放——杨韵刚刚感觉到乳峰的顶端有些凉飕飕的感觉,便旋即感觉自己的
  乳头狠狠地咬了一口似的感觉,一霎时,她几乎以为自己的乳头断掉了。
  「太紧了!」杨韵带着哭腔道,宁宁用尾指弹了弹妹妹的那两颗红肿的樱桃:
  「这样正好,乳汁就不会乱流了。」
  洛洛从衣物袋里摸出一盒药膏,在自己的乳珠上抹了点,又给杨韵的蓓蕾上
  各沾了点:「涂了这个,就不疼了。」
  果然,如洛洛姐姐所说的那样,涂上这个药膏之后,两颗乳头木木的,却又
  有些清凉的感觉,疼感消失了,只是觉得乳房中有些涨涨的感觉。
  她羞红着脸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两位姐姐,洛洛和宁宁拉着手相视一笑:
  「这是当然的啦,乳汁排不出去,就会在你的乳房里积聚着。习惯了就好。」
  说着,洛洛还在原地跳了跳,那一对椰子似的乳球上下波动,晃得李祈儿眼
  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宁宁一边往身上穿着具有支撑作用的乳托,把那两颗饱胀的
  乳瓜安聚在夺人眼球的位置上,一边道:「冬天里穿戴有海绵衬底的吸奶乳罩的
  时候就可以不带这个东西,但夏天穿那么厚,当心长痱子啊。带上这个,涂上防
  晒油,打一把伞你就能光着身子在街上走。折算下来,还是划得来的。」
  听到姐姐们的这番教诲,杨韵总算明白了她们的良苦用心,虽然乳头被夹得
  很不舒服,相当不自在,也就暗暗地忍了下去。
  「今晚家里做了好吃的,祈儿也一起来吃吧。」洛洛牵着韵儿上车的时候忽
  然道,李祈儿还挺不好意思的:「你们家宴,我还是不打扰的好。」
  「你和韵儿是好闺蜜嘛,晚上你们俩就睡一起好了。」宁宁自作主张地就做
  了决定:「反正你们下周不是要和我们一起去上补习班的么。干脆就别回家了。」
  洛洛和宁宁要上的培训班可不是一般的功课辅导补习班,而是把自己送给一
  个业界知名的花花公子去任他蹂躏调教一个暑假,只为自己将来能够做一个完美
  的贵妇人。
  宁宁的家里已经为她说好了一门亲事,等她按期毕业,拿到人妻资格证书之
  后便可以凤冠霞帔,大红花轿的风光出嫁。因此她也很有必要加紧刻苦训练自己。
  至于洛洛。她家里暂时还没有为她说亲,这并不是家里人不着急,而是她父
  亲的续弦,颇有把丈夫的长女做成自己亲生儿子将来婚礼上主菜的意向。
  对于一个女孩子,能够成为人妻正室固然是很风光的事情,但如果可以成为
  盛宴上的主菜,也同样是非常完美的结局。洛洛和自己的继母讨论过好几次这方
  面的策划,其中还包括,她们俩一起被烹饪,作成母女双花菜这样传世名作的构
  想。
  不过,这还早呢,因为她的那个弟弟今年才八岁,小鸡鸡都还没有长大,娶
  什么媳妇啊。
  如果洛洛想要被做成一道大菜,那么还真的是要耐心等候呢。
  「韵儿将来想怎么样呢?」杨宇一边笑着切下一块肉,一边问着坐在自己正
  对面的这个可爱侄女。
  今晚的这道主菜还是蛮有讲究的——是宁宁未来的婆家派了人千里迢迢送来
  的一只美腿。经过职业美食家杨宇的鉴定,这只完整的带皮大腿是昨天晚上刚刚
  从知名的花样游泳世界冠军顾晓晓的身上取下来的。
  前天,国家花样游泳队的金牌选手顾晓晓宣布退役,当天晚上,她的名字就
  上了全世界最大的活女拍卖交易市场被现场拆零拍卖。
  玉足论双,小腿论对,大腿论只,阴户论副,肠子论米,心肝论颗,肋骨论
  根……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可拆零来卖而且按照一般的交易习惯,顾晓晓是被一节
  节的拆零拍卖。也就是说,她是一边躺在拆解台上,被全球的买家们看着活拆、
  冷封、交付快递,随着拍卖锤的一次次落下,她目睹着自己的零件一点点的被封
  装,不知道最后的感受会是怎样呢。
  「我……听爸爸的。」杨韵羞红着脸低下了头道。杨宇对这个答案并不算太
  满意,但却也只能耸耸肩,又给自己切下来一块香气四溢的红烧肉,沾点儿肉汤,
  这肉的口感,还真的和寻常吃的普通肉女有所不同呢。
  对于美食家而言,挑选食材和烹饪本身都是一样重要的。
  用基因工程做出来的速成肉那吃下去是有害健康的,普通百姓家自家养的女
  儿也只是平日三餐的日常原料。真正想要吃的好,还必须上九天下五洋的去找各
  类不同的美人儿来吃。
  好在现在有一个在线的活女拍卖系统,想要找什么样的肉,只需要在筛选栏
  中输入自己想要的关键字,愿意多花一点点钱,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花滑运动员的肉质具有一般运动员都有的特质,肉质紧致有嚼头,红烧之后,
  调料充分的进入到肌肉之中,不仅香气浓郁而且有嚼头,口感好。而且因为她们
  经常在水下活动,肌肉的发育因此也和跑步、跳高等田径运动员有所不同,在嘴
  里吃起来更有一种丝滑的感觉。
  对于真正的美食家而言,没有哪一个女人的肉的口感是完全相同的,杨宇吃
  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女人,知书达理的春闺少妇读了许多感物伤怀的诗歌,她的肝
  吃起来和红酒就特别的配。
  用健美的芭蕾舞演员的玉足熬出来的黄豆双手双足煲,就特别的浓稠,吃起
  来筋骨格外不同凡响。
  而刚刚生产过的一周的少妇,全身的精华都在乳房之中,将之乳孔堵塞后一
  周其根切下,用人乳蒸之,芳香扑鼻,肥而不腻。
  北地的胡女,去头与内脏后,在体腔内塞满香料,剥皮,架在熊熊烈火上烧
  烤,再配上甘冽的烧酒,一次可以吃五斤肉都不觉得撑。
  江南的越女,宜活埋在黄土中,取果木小火慢慢烘烤,待黄土干裂,呈现龟
  裂之态后,用小锤击开,露出一块,割取一块,配上女儿红,最是迷人。
  楚女肉,以背上最佳,去皮取肥瘦相间者,酱料和之,与糯米同置与荷叶之
  中,隔水清蒸,堪称一绝。
  川中女,臀尖肉最唯美,以辣椒炒之。湘女常被熏制后配辣子干炒,重油,
  与川女子之作法迥异。
  岭南用女炖蛇,号为美女蛇;黔中有名菜,取少妇之阴道,以公驴之宝货实
  之,名曰「黔驴技穷」;淮扬间,杂用五花肉作成大肉丸,齐鲁地,德州扒少女
  闻名遐迩。将一十六七岁的少女用文火煨的骨酥肉烂堪称一绝。在平都,挂炉烤
  少女乃是驰名中外的国宴名菜,烤少女这道菜全国各地都有,并不算新鲜,平都
  挂炉烤少女之所以特殊一在于那著名的108刀片万全身的刀法,另一个不同寻
  常之处就在于,唯有燕女才能烤出平都挂炉烤少女的那份滋味。用别处的少女,
  都烤不出来。
  用完晚餐之后,洛洛和宁宁去后院的游泳池游泳,两个小姑娘则躲在空调房
  里上网。要说现在什么东西最好,那还真的是网络最好,没有什么东西是网上找
  不到的,过去许多稀罕事儿,现在在网络媒体无休止的轰炸下,只能成为寿命一
  分钟的快讯。
  过去有句话叫做「不出门不知道地大,不远行不知道天高,不求学不知道人
  多。」现在这句话得改了,在家里,有网络,就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还能
  知道这世界上的美女有多多。
  在过去,满足城市中下阶层男子的生理欲望是个很让官府头疼的事情。男人
  都是喜欢多吃多占的,有钱人和有权人都把美女资源当作一种稀缺资源优先吃干
  抹净,能留给城市中下阶层的往往都很少。但现在世界的主流是,即便是个乞丐,
  也有日公主的权利。但是这毕竟是个理想,而且公主毕竟是少数,乞丐却是很多
  的,所以有一个制度就应运而生,这就是国家公妓制度。
  这其实不是什么新的发明,几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就发明了这个制度。国家
  出钱出人圈养一些女子,让她们为普罗大众服务。在军队的,叫军妓,而在城市
  的,就叫公妓。
  这个制度设计的预想是好的,但是抵御不住人性中本质的恶。从上到下,各
  级管理军妓和公妓的,都想把那些最漂亮的留给自己,把姿色平庸的发到各个服
  务站去。军队里,也曾经一度倒卖军妓成风,国家辛辛苦苦招募、选拔、培训出
  来的军妓,被那些后勤管理部门的贪腐分子成千上万的廉价出卖。曾经有一份报
  纸调查报道揭示过,一名战区后勤部分管军妓的上校,一次性向他家亲戚开设的
  肉联厂,以比市场上同期活女收购价还要低30% 的超低价出卖了6000多名
  身体健康、服务正常的军妓。军妓是一种消耗品,每年磨损一些都是很正常的。
  如果不是这一次「磨损」的数额有些过大,引起了一位卫尉寺官员的警惕,否则
  还不知道又有多少因为一腔爱国之心而报名应征军妓的花季少女,变成贪腐官员
  中饱私囊的「低价肉」呢。
  而且,即便是在之后,这种事情也并不能说是完全的绝迹了,至少在网络上,
  关于什么「阿罗」牌火腿肠之所以能够大打价格战,就是因为他们在军队里面有
  关系,能够搞到很多「低价肉」之类的流言一直都在活跃。
  在城市里,问题就表现为另一个方面。公妓永远都不够用,公妓到底哪儿去
  了,说不清楚。在说清楚之前,充满智慧的人民群众,先发明了一个好用的东西:
  滴滴招妓。
  贞操锁这东西,一般只对处女们是个负担。她们出嫁之后,老公一般很少让
  她们继续带这东西,除非是一些特别保守的家庭。很多家庭,也没有什么特别款
  待贵宾的方式,就是用自己的媳妇来招待贵客。
  而且对于中产以下的平民阶层而言,去找公妓未免有些寒酸,毕竟在一般人
  的印象中,那是为体力劳动者们准备的,但凡家里能够整一辆四轮小轿车的,也
  都不会去挤公交车,这都是一样的道理。
  于是在会玩的城里人之间,这个叫滴滴招妓的软件就流行了起来。
  少妇们把自己的生辰八字三围体重血型星座还有大幅裸照私处写真体质特点
  都放在网上,男人只要摇一摇,就能看到自己的附近有多少个寂寞难耐的少妇,
  燕瘦环肥,人均选择。有愿意选母女花的,又想尝试姐妹双飞的,都可以订制。
  尽管官方对这款软件并不持赞的态度,反而一天到位的宣传它的不安全,比
  如说某某小区的某某先生用它招妓之后就下落不明,或者某某县的某某女士与她
  的女儿用它应召上门之后落入黑心肉摊贩之手。尽管如此,网络上类似的软件和
  网站却是如雨后春笋般的增多,看来,这是挡也挡不住的潮流啊。
  既然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那么官方索性顺势而为倒也不失为美谈。在她们
  天河郡,郡守上个月刚刚批准了一项《自交换平台公开计划》,将经过官方认证
  的200家合法妓院中上万名妓女的信息全部统筹到一个招妓网络平台上予以公
  开,而且还计划在半年内开放个人自行认证的入口。届时全郡的少妇们都可以自
  主向这个平台提交自己的裸照和展示视频以招徕恩客。
  嗯,这个想法很不错,不光对于男人们有用,对于女孩子们其实也颇有用处。
  两个小萝莉正全神贯注的观看着晚上那些诱人的妓女姐姐们各种搔首弄姿,抠穴
  抚乳的姿态,为自己的补习班做好预习功课。
  毕竟,虽然她们要到明年才开始接触SVLT课程,但是数年的光阴不过是
  弹指一挥间,眨眼的功夫,她们也就要经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道试炼。
  番外:宁宁小姐的游记:《肉联厂一日游》上
  钟勇是我的同桌兼室友,我们从四年前就开始一起生活了,一起学习,一起
  吃饭,一起睡觉。他对我很熟悉,我也对他很熟悉。每天早上他都习惯就着我的
  纯天然乳汁配早餐,我也养成了在晚睡前隔三差五的用他的亿万子孙后代做面膜。
  所以当他邀请我去他家的肉联厂参观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肉联厂是一个对于女孩子而言很危险的地方。」在车上他如此一本正经的
  对我说话,我都有些不太适应了,我还是习惯那个和我打打闹闹,每次都要撒娇
  一样从我这儿讨走些内衣小配饰作为纪念品的他。
  不过认真地听一下他到底在口胡什么打发时间也不错——上课时候老师的口
  胡已经被我忘得差不多了,那些东西考过试了就是丢到脑后的了。
  「现在的肉联厂一般有两种肉源,一种是基因工程培育出来的速成肉,超市
  里卖的成品肉类大多数都是这一类肉女的制成品。另一种是传统模式培育出来的
  肉女,包括规模养殖场集中培育的专用肉和零星散养肉。」
  「速成肉由于大量使用基因科技,肉质发育速度快,细胞活性强,所以口感
  比传统肉要差一些。我们家一般用它来做成火腿肠和熟肉制品。」
  「养殖场集中圈养肉女,是工业化以来兴起的养殖模式,通过人工受孕、体
  外繁殖、饲料喂养等方式,提高出肉率,传统上一个妇人怀孕十个月,生育一胎
  或两胎。而通过人工受孕的方式,一般一次受孕可以由四到五胎。而且在怀孕中
  期,通过手术方式移植到人造子宫内继续怀孕,可以提高母体的受孕效率,一个
  母体,一年大约可以产出十胎左右。」
  「圈养繁殖的肉女,采用科学方法管理,而且因为母体的相似或近似,容易
  控制出肉率和口感,形成品牌。因此受到了大力推广。我们家的肉联厂就是定点
  从两家特大型集中养殖场收购肉女。肉女一般是吃饲料长大的,饲料中虽然添加
  的激素符合国家标准,但是日积月累,最后成品屠宰时,骨骼和内脏中积聚的激
  素往往会超标。这就是为什么超市的冷鲜肉,不管是什么品牌的,一般卖的都是
  净肉,很少卖筒骨之类的骨头。超市中肉女的内脏往往卖的很廉价也是这个原因。」
  「第三种来源,就是自家散养。自家家养的女儿,吃的是日常伙食,养到一
  定年纪符合屠宰条件的经过卫生检疫部门的许可,就可以颁发屠宰许可证。在农
  村集贸市场上,或者城郊的肉类集中交易市场上,都可以看到农夫带着自家女儿
  来出卖。为了便利群众,卫生检疫部门在市场上都有临时检疫站,事先没有检疫
  不要紧,可以现场检疫现场签章。啪的一下,在花季少女的乳房上盖一张「核准
  屠宰」的蓝色图章,便可以进入到农贸市场中销售。」
  「我们家肉联厂的肉,主要是速成肉和集中养殖肉。偶尔也会承接一些政府
  行政的项目,你听说过:集中核销项目没有?」
  「这是什么?」我想了一下,好像模模糊糊有些印象,但因为不是考点的缘
  故,所以已经忘得干干净净。
  「把自家的女儿带到市场上去出卖,费时费力,还要缴纳各种税费。如果私
  下交易被卫生检疫部门查到了又要罚款。所以商业局开发出了一个集中申报系统。
  如果某人家里有五个女儿,计划把三个年满十六岁的女儿宰杀换钱。那么可以把
  她们的信息登记到商业局的信息系统之中。商业局在每个月月底就会把所有符合
  条件的女孩集中起来进行一次检疫,这叫初审,初审通过之后就进行折价,和家
  长签署正式的转让合同。合同签订之后,商业局把这些女孩们进行复审,认为其
  中有其他价值,比如观赏价值或者才艺价值的抽出来进行专门改造或者培育——
  这叫复审。复审之后的女孩们就被打上『宜食用』的标志,委托给我们肉联厂进
  行屠宰。屠宰完成后的这些肉归商业局所有。商业局就会把这些肉分发给各种福
  利机构,包括什么养老院、孤儿院、公立医院还有公立学校,等等。」
  原来光一个肉源就有这么多花道道,看来要成为一锅肉还真是复杂呢。
  我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如果洛洛要被她家里人做成主菜,也需要这么复
  杂吗?」
  钟勇耸耸肩:「原则上一切屠宰都要先申请卫生检疫的许可,但是实际上责
  任自负。自家养大的自家屠宰,吃坏了肚子自己上医院。如果是从外面买的肉吃
  坏了肚子就可以投诉举报。你看街上那么多餐馆,大多数都是从正规渠道进肉,
  如果随便从来路不明的人手中收肉,可能很便宜,但如果被工商局的查出来,会
  罚的倾家荡产。」
  商旅车停在了工厂区内,钟勇下车给宁宁开了门,对于同桌的这份殷勤,富
  有修养的本小姐自然笑纳了——将来,我们之间也会保持着友好的情人关系,即
  便在未来远嫁他乡之后,也不例外。
  转过一条便道,就看见了一排高大的厂房,白色的外墙,上半层都是玻璃搭
  建的,或许是为了省去照明的电费?我心里如此猜测道。
  一辆货运大卡车在6号厂房前停了下来,几名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工人打开卡
  车的后门,放下扶梯,一队赤裸的女孩子们从车上鱼贯而下。
  「过去看看吧。」钟勇挽着我的胳膊,带我走向工厂门口。
  这些刚刚被卸货的女孩子大多都在十八九岁的年纪,和我差不多的个头,却
  发育的参差不齐。有的波圆臀翘,也有的干瘪瘪。她们一律都是一丝不挂的,不
  要说遮蔽身体的衣服了,连首饰都没有一件。她们赤足排列成一个方阵,唯一的
  共性就是臀部和乳房上都打上了戳记。我好奇地走近了看过去,她们乳房上戳着
  的是蓝色的长方形检验章「卫生检疫许可」,屁股上盖的是红色圆形戳记:「食
  用许可专用章」。蓝领工人们拿着收货单核对过人数之后就和司机办好了手续,
  把她们带进了工厂,我也和钟勇一起尾随了进去。
  在我的想象中,屠宰场应该是一个遍布血腥、到处都是残破的肢体,充耳都
  是女孩子被切割时尖叫与电锯噪声的地方。但真正踏足其中之后,我才发现这里
  和我的想象完全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钟勇说,他们家肉联厂用的是「智能4K」型流水线处理系统,可以瞬间无
  声无息的处理十名女孩。这一车女孩,只是他们今天半天的工作量。
  在正式走上屠宰流水线之前,女孩们还要经历最后一道净化程序,那是一个
  传动装置,一个个排队站上去,然后就被传送进一个绕着车间一周的半封闭的甬
  道之中,自动喷水的淋浴系统将她们的外表洗刷的干干净净,而且据钟勇说,这
  套预处理净化装置,还能够自动灌肠,剔除阴毛、腋毛等体表的毛发。
  果然,当她们再度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的时候,每一个女孩都光溜溜的,连那
  一头秀发都不翼而飞了,看上去倒有些奇怪呢。
  第一个女孩从装置中被传送出来之后,她就高举起双手,从半空中滑来一个
  机械臂,将她的双臂夹住,凌空传送到一号流水线上,然后依次二号、三号,各
  流水线陆续亮起了绿灯。
  「洗干净了就不能再接触地面了是吗?」我若有所思的走到距离我最近的那
  个流水线前,这上面躺着一位眉目清秀的小姐姐,她长得很好看,虽然平躺着,
  但两只耸挺白嫩的玉乳却随着最好的呼吸微微颤抖。她的双腿微微分开着,剃去
  了阴毛的阴部娇嫩的如同初生时候一样,大腿中间两片濡湿粉嫩鲜艳的花唇微微
  翕张着,一颗鲜嫩的小豆豆悄悄地探出一点点,不知道为何,我的呼吸似乎也紧
  张了起来。
  这位小姐姐想必也是很紧张,我看见她的手攥成拳头,一对秀美的玉足绷得
  紧紧的,好像有些害怕,却又带着几分期待。
  机器终于开动了,一对有着吸盘的机械臂紧紧地贴在了这位姐姐的大腿根部,
  随着控制终端倒计时的结束,我看见那吸盘忽然一下就被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但
  在鲜血横流之前,吸盘中伸出来的导血管产生的强大负压就把股动脉中的鲜血采
  集到和机械臂一体的血浆容器之中了。
  大约二十秒,或者是三十秒之后,那刚刚还闪亮着明眸的姐姐已经闭上了双
  眼,她的肉体仿佛变得更白,更剔透了。此时,吸血装置才从她身上撤离,随着
  传送带的滚动,她被传送到下一组机械臂那里,挥舞着圆锯的八爪机械臂精妙的
  按照谷歌与关节把她的四肢分别拆卸下来,放入到下层的滚动传送带中,钟勇说,
  待会儿会带我去看它们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传送带继续向前,一把剪刀剪下了这位姐姐的外阴,又划开了她的腹腔,整
  块的肋骨与被其根切下的双乳都放到了下层,每经过一道机械臂,她的身体就支
  离破碎一些,到了尽头,最后仅剩下的一颗圆滚滚的美人头滴溜溜的滚到了回收
  筐中一起传送到后续处理车间去。
  「怎么样,这样的处理效率很高是吧。」钟勇向我得意的炫耀道:「这只是
  第一道工序,分解。还有其他更多的在后头呢。」
  一千只齐整整的大腿摆在面前是什么样的场景?我之前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呢。现在我的面前,就有这样一幅壮观的场景。她们都是刚刚从鲜活的女孩子的
  肉体身上切下来的,下缘齐着膝盖,上缘顺着腹股沟,连皮带肉,中间一根完整
  的大腿骨。
  「你们怎么处理这些肉?」
  「这个车间将根据肉质进行自动的分挑。肉质最好的会被卖到全市各大高档
  餐厅和酒店去,中等的就卖给普通的酒店,其余的会被绞肉机绞碎之后做成火腿
  肠和午餐肉罐头。」钟勇兴致勃勃地为我介绍道:「现在都自动化了,效率很高
  是吧。你知道吗,每年元宵节的时候,发给全市市民的油炸丸子,用的原料都是
  我们家提供的呢,肉这就不用说了,炸丸子用的油,也是我们家提供的,我们这
  里还有一个专门的炼油车间哟。」
  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我央着他带我去看看,果然他一个不字都说不出来,
  而且还怕我累着,又打电话把车叫来,我们一起坐车去炼油车间参观。

【爱与食】15:少女的试炼III

评分:3.4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