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晚上七点三十分。大雨。

「今天余老师会来吗?」何羽问道。

「不知道,雨这么大,可能他不会来了。可是他应该是个守约的人,说不定也会冒着雨来的。」叶怜回答说。

可是,叶怜知道,余枫究竟来不来,并不是由这场雨决定的。她想起昨天在厨房的那一幕,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担忧。

「他是不是被我的样子吓坏了?会不会吓得再也不敢来了?已经比约定好的时间晚了十五分钟,他是不是真的不会来了?如果是的话,我真的后悔昨天就那样让他走了……」她不禁想起昨晚那让自己面红耳赤的梦,虽然梦中大部分的事情在她醒来后已经记不得太清楚,但她忘不了他的身体--或者说是她想象中的他的身体,那么健壮、那么让人感到安心,以及他作为男人最能让女人快乐的东西……她十分害怕,怕从今以后她的梦永远都只能作为梦存在,但另一方面,如果一切就此结束,她或许又能回到以前平静的生活--叶怜已经发觉自己好像在歧路上渐行渐远。

「如果他真的没有来,或许就意味着我应该回头了,昨天的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吧。」窗外的雨砸在玻璃上铮铮作响,扰得叶怜心烦意乱,她目光呆滞地用抹布擦着饭桌,也不理会一旁儿子穿着鞋踩在沙发上的胡闹。

「叮」的一声,门铃响了,那清脆的一声仿佛是从千里之外传来的,那么遥远、飘渺、虚无,却又无比清晰、震耳欲聋。

「他来了,他来了。」叶怜赶忙开门,甚至来不及收起脸上那兴奋的笑容,可是一打开门,她才发现响起的是对面家的门铃,对方的门在她开门的一瞬间被砰的一声关上,关门的声音就像在她心里重重砸了一锤。

叶怜悻悻地关上门,嘴唇用力抿成一条缝,牙齿紧咬着。她闭上眼睛,害怕眼泪不听话地涌出来,但泪却从眼皮的缝隙里一点点渗出。

只听门外响起「咚咚」几声,像是有人在敲门。叶怜心中一动,却又一沉,她希望这一次是他,但更害怕自己又要经历一次更残酷的失望。她的手握住门把,却不敢动,也不敢通过门眼看外面的情况。

过了一会又响起几声。叶怜的手感受到这响声的确来自自己的家门。她踌躇了几秒,缓缓将门打开--门外他的形象随着门缝的张开而慢慢变得清晰,当整扇门打开后,他的整个人终于呈现在叶怜的眼前。

「他来了。」

余枫站在门外,整个人却是湿淋淋的,头发凌乱不堪,白色的衬衣被雨水紧紧贴在皮肤上,显露出宽厚的肩膀和有力的胳膊,青色的牛仔裤上形成几小块水渍。

他透过垂下来的湿发看到开门的叶怜,两行晶莹的泪水垂在她的脸颊上,几颗水珠在明亮的眼睛里打转。他看见她脸上曾有过的愁容在门完全打开的一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迷人的笑容--一种与礼节毫无关系的、纯粹自然的笑容。

那姣好面颊上的笑容在泪水的衬托下更显得楚楚动人、惹人垂怜。

余枫几乎是被她拉进门的。

「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雨天也不打伞,淋成这个样子,生病了该怎么办?

我会……」叶怜说着,但看着对方湿透的样子,却逐渐说不出话来,她本想说好多东西,可这会都卡在了喉咙里,憋红了她的脸。

「对不起,」余枫说,「我走在路上才开始下雨,那时候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我迟到了,不要紧吧。」「不要紧,这怎么能怪你呢?快先把头发擦一擦吧,我给你找件干衣服换。」小羽也听到了动静,跑了出来,跟老师打招呼。母亲忙和他说要等老师收拾一下,小羽「哦」了一声回了房间。

「对了,」叶怜说,「我……不知道你该穿多大的衣服,你还是……进来试一试吧,我老公的衣服……不一定会适合你穿。」叶怜不知何时已经牢牢握住了余枫的手,牵着他进了卧室。

「我就这样带着他进来了吗?」叶怜从柜子里找来一条毛巾,伸出手,想为他擦干头发,对方却忙拦住,「我自己就好了……谢谢。」余枫接过毛巾,用力擦着自己的头发和脸,毛巾将他的脸整个盖住,他不停地擦,就像刻意在遮挡自己的脸。他不敢想象自己的脸现在是个什么样子--面前的衣柜上就是镜子,他一想到自己会因某种冲动而兴奋得脸红,就感到无地自容。

「啊呀,这个地方……」叶怜心想,「上一次,我就是在他站着的地方脱掉了衣服--那时他可能就在门外。我就站在那面镜子跟前,捏着自己的奶子,小穴把内裤都打湿了--后来、后来、我……」叶怜逐渐回忆自己那时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此刻她在脑中复刻着那一场景,想象着自己就在余枫的面前坐着那样的事,让对方尽情欣赏着自己……余枫仍在用毛巾使劲搓着自己的脸,忽然他感觉自己的扣子在被解开,一颗、两颗、三颗……他的胸膛和腹部逐渐暴露在空气里,空气吹过湿淋淋的皮肤,他却感到无比燥热。

接着,他感受到一股热气在他的身体上流淌、时断时续。房间里十分安静,因而他清楚地听出她在呼吸,呼吸的频率越来越快,她的气息越来越近。他感到自己的裤子莫名变得紧了许多,自己的某件东西被约束得十分难受。他偷偷放下毛巾,向下看去,叶怜正跪在自己面前,脸颊几乎要贴上了自己的腹部,她的眼睛迷离、呼吸急促,胸前沉甸甸的乳房随着呼吸微微颤抖。

「小……阿姨?」

「啊,抱歉--你,擦干了吧,我……」

「剩下的……我自己来吧,可以帮我拿件衣服吗?」叶怜红着脸点了点头,转身在衣柜里搜索着。但她一时之间好像成了色盲,原本看见的一件蓝色上衣,拿出来后才发现是件红色的,一条黑色的裤子,抽出来时却又突然成了白色。

终于,叶怜选了一件与余枫身上样式相近的浅蓝色衬衫,以及一条白色的长裤。

「我……要换裤子了,阿姨……可以转过去一下吗?」「嗯,好的。」叶怜转过身去,可是她怎么可能忍住看他的冲动?」我只看一眼,只看一眼就好了……」她慢慢回头,心跳越来越快,最终,她看见了他半裸的身躯:和梦中一样结实、健壮,那双腿的肌肉线条让她浮想联翩,几乎忍不住想上前摸摸他。

叶怜就这样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将干净的裤子关上,才带着满足与失落转过头去。

余枫却知道她在看。他知道她一定会看,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在这个女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让他心中十分满足与骄傲。他的余光也瞥见了她回头偷看时娇羞而贪婪的神情,使得他穿衣的动作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缓慢下来。

「我换好了。」余枫假意叫她。

「嗯,那……可以开始上课了。」

两小时后,课程已结束,一切如常,而大雨仍然没有停。

余枫将自己原来的衣服抖了抖,还没有完全干透,但想了一会,还是决定换上。虽然叶怜暗示可以把丈夫的衣服借给他,但他还是拒绝了。他心中还是无法接受在与别人的妻子做出这样的事后,还要夺走丈夫的衣服。

另外,他穿着这套

衣服,总难免觉得有些后怕。

距离车站大约要走八分钟左右。叶怜说雨太大,提出要送他一段路。余枫推脱了几句,最终还是接受了。他知道自己的推脱多么违心,但也知道她一定会坚持的。叶怜吩咐孩子在家等一会,自己很快就会回来。小羽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

楼道里一片漆黑,或许是大雨的原因,灯都已经断电熄灭。身后的门关上后,二人已经看不清彼此。雨声很大,但却掩盖不住黑暗中的心跳声。

余枫想伸出手牵住对方,却又有些犹豫了。他似乎害怕这种行为会被「误解」,但同时他自己心中也明白,这种所谓「误解」本就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二人下了几步台阶,忽然叶怜「呀」的一声,险些踏空。余枫忙伸手抓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黑暗中抓得那样准确,恰好牵住了她的手。她被余枫用力拉了一把,整个人一时不稳,靠在了余枫的身上。她的耳朵贴在他胸口,听见了短暂瞬间他极速的心跳声。她虽然看不见,却猜得出他此刻的表情,以及自己的。

可是这层楼,叶怜已经走过不知道几百次,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踏空呢?

叶怜知道这很荒谬,可还是在心中和自己说:「我真的是不小心的。」于是,他们的手便顺理成章地牵在一起。余枫曾觉得,五楼实在太高,走得太累,但这时他却希望这楼高得永无止境。

他们走到楼梯口处,外面的路灯照向他们,二人才看到彼此的脸,虽然他们都早已想象到上面会是怎样的表情,可亲眼目睹时,还是不禁感到羞耻。余枫说道:「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可是他的手却没有放开。答复也如他所想象的,是坚定的拒绝。他们都知道彼此之间这种客套话现在显得实在多余,可是还是不禁把这种交涉辞令交代出来,这种彼此在交流中心意相通却心照不宣的感觉,不仅奇妙,而且愉快。

余枫没有问叶怜为什么只带了一把伞,便默默接过去,撑开,打在二人的头顶上,穿过雨水形成的幕布,缓缓前行。

街上已没有多少行人,偶尔会有几辆汽车在积水的马路上疾驰而过。路上,她不时提起孩子的学习,又巧妙地将话题转向余枫的学校生活。她饶有兴趣地听他讲述那些有趣的经历,同时也在猜测他会不会说起他的「恋爱经历」。

「他有和别的女孩子接触过吗?可是像他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别人喜欢呢?他当然会很受欢迎!」而叶怜想到他此时此刻却是在为自己撑伞,一种胜利者的成就感填满了她的心。

「可是,假如他总被别的女孩纠缠,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她们都比我年轻,比我更漂亮……就算现在我的样子还能与她们相较,可未来呢?三年后、五年后……我终究是要变老的,那样一来……」一瞬间,满心的骄傲感立刻被清扫一空。

她甚至没有余枫接下来说的话。

「那……你呢?」余枫忽然问道。

「啊?什么?」她吃了一惊。叶怜或许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对余枫来说多么有趣--那正是孩子听课分心时被老师叫住的模样。

余枫忍住不嘲笑她:「你--喜欢什么?」

叶怜突然红了脸,问:「你是指……哪一方面?」「兴趣爱好,任何一方面都可以。」「这个……可能听起来有点好笑。」「我不会笑的。」

叶怜停顿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我喜欢……吃糖。」「女生会喜欢吃糖,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有什么好笑的呢?」余枫说完才察觉自己将这位母亲称作「女生」,不禁有些尴尬,还好叶怜没有在这个字眼上与他计较。可是叶怜却听到了--这个与她已十分陌生的名词。与此同时,叶怜发现对方现在像是在避免使用「阿姨」这一称谓,心中感慨不已。余枫赶忙转移话题,问道:「那么,你现在想吃吗?」「……想。」「时间还早,我可以帮你去买--附近有商店吗?」这种问法等于直接夺走了叶怜拒绝的机会。

「前面就有一家商店--在那里买就好了。」

「可是那家店也太小了,卖的东西恐怕不多。」叶怜笑道:「没关系的,普通的棒棒糖就好了。毕竟我这个年纪的女人,也不那么在意吃什么样的糖了。」--后一句她没有说出口。

糖是樱桃味的,又酸又甜。叶怜就躲在一旁的屋檐下慢慢品味着,余枫仍然为她撑着伞,防止雨水被风打进来。他看见叶怜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比她自己的孩子还要小的孩子一样,欣喜地舔弄着糖果。当然,这副模样也让余枫想到了某些妙不可言却又不可言妙的情景。但他很快打消了这种联想,他觉得此时此刻这种想法简直是一种侮辱。

「你不吃吗?」叶怜含着糖问道,发音模糊不清,展现出一种不符合她真实年龄的可爱。

「不用了。」余枫说。「我只想看着你吃。」他想着。

「为什么呢?」

「我不太喜欢糖的味道,甜得夸张,甜得过分,甚至可以说--甜得虚假。」他知道叶怜此刻正在品尝糖的味道,自己却这样直白地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可是他觉得自己此时已不必、也不想再刻意地与对方保持一致来讨好她,他愿意将自己的真实感受告诉她,无论她是否喜欢这样的答复。

叶怜听了,将糖放下,接着低下头去不发一语,余枫认为她一定是生气了,不禁有点怀疑自己如此直白是不是不太好。正想着说些什么,她却问道:「你……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吗?」「当然不是--为什么这么问?」「因为你刚才和我说了实话,作为礼仪,我也应该告诉你一句实话才好……」没等余枫反应过来,她已经抬起头,吻向了余枫的嘴唇。他尝到她舌头上附着的樱桃甜味,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反感,这种甜味让他觉得恰到好处,且欲罢不能。他十分自然地做出回应,贪婪地搜刮着剩余的甜味。半晌二人才分开,甜腻的唾液在两张嘴唇直接连成一条银丝。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而且你也要记住--其实我是的。」她的语气恶狠狠的,可是脸上的表情哪有一点点凶恶的意味?

这一刻他们都已经等待了太久。那张早已经该撕掉的破窗户纸也终于在这一刻被烧得干干净净。

余枫眼中的叶怜,在这一刻失去了所有的「概念」,她不再是一位妻子、不再是一位母亲,她与他年纪的差值也从未存在过。他已经看不到她身上任何可以束缚自己的属性--她就是她。

接下来的路上,二人都不再说话。刚才叶怜的那一冲动之举导致二人的半边肩膀都被打得透湿了,可是肌肤却没有一点寒意。

当到达车站时,才发觉时间已经太晚,最后的一班公交车也已经开走了。

「唉,这可麻烦了,都是我不好,耽误了时间,害得你现在没办法回去了。」「是啊,如果我没有突发奇想去买糖就好了。现在怎么办呢?」「那……今天,就只有我家里暂且睡一晚吧。明天早上雨就应该会停的。」「嗯,那也只好如此了,今晚多有打扰了。」这幕戏没有剧本,他们却自由发挥得如此精彩。

当二人回到「他们的家」时,夜已深,孩子也已睡着。叶怜不禁自责自己几乎忘了自己还有个孩子,但下一刻这种愧疚感很快被爱欲的泉水冲洗掉。

叶怜为余枫找来一副新的洗漱用品,帮他脱下再一次湿透的上衣,又细心的用毛巾擦拭他的身体。她的动作很轻柔细致,就像在修补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

余枫这一次没有拒绝。在为余枫打理完后她才开始清理起自己。她就在余枫的面前脱下了上衣--这一动作竟做得毫无犹疑,接着将打湿的头发用手理顺。

「淋雨之后,最好还是洗个热水澡,不然会生病的。」叶怜说。

「嗯。那么……」余枫知道她的意思,却不太清楚自己怎么接下去比较好。

不过好在叶怜却及时帮他把话接了下去:「浴室的热水不多了,小羽刚才应该已经洗过了,现在可能只够一个人洗了。」叶怜的语气很平静,余枫却看见她的在不住地搓着手指。他知道她已经尽力表达了她的真实意图,自己也不能再有所掩饰了。

「那么,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洗。」余枫终于说出了口。

叶怜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虽然我还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一起洗过澡,不过,凡事总会有第一次的--对了,我的手解不开内衣了,你可以帮我把后面的拉链松开吗?」余枫照做了,他原本都不敢想象自己有机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此时此刻他反而并没有因为这一举动而兴奋,反而十分在意刚才叶怜说的「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一起洗过澡」。

「原来我竟是第一个能和她这样做的人?」他为此无比高兴,也丝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他知道,如今他们都已经没有任何必要用假话去赢得对方的好感。「即使我不是第一个又如何呢?难道我就不愿意要她了吗?当然不,这种事情本就不重要。无论怎样,我都会爱她的……」他如此想着。

叶怜的内衣被脱下,作为回报,她也帮着余枫脱下了长裤。叶怜右手帮他解开腰带,左手暧昧地抚摸他的大腿根部。他感觉她的手就快要碰到自己最敏感的部分,但叶怜却每次都十分巧妙地避开了那个部分。他低下头去看时,叶怜也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她那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贴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摩挲。她看到余枫脸上愉悦却又痛苦的神情,一种凌驾于人的快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余枫不禁小声向她乞求,她装作没有听见,继续撩动他的火。直到余枫终于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手背,她便作出一张无辜的表情,将裤子拉下。他已经充血的阳具被内裤紧紧包裹,像一匹狂野的马被缰绳勒住,却又在不断地反抗。

「小枫,你……不舒服吗?」她调皮地停下动作问他。余枫憋红了脸,甚至没有察觉她偷偷改掉了对自己的称呼,只能轻轻用小声的「嗯」作为回应。见对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忍不住自己将内裤脱下,可是却被叶怜拽住了。

「不求我的话,我不会让你脱下来的。」

「你……」

「我不是说过了吗,要记住--我可是个坏女人。」她脸上志得意满的表情让他感到被奴役的屈辱感,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凌虐快感。他只好低头向她求饶道:「请……请帮我脱下来。」叶怜得到了他的答复,动作却回应得很慢。余枫不敢催促她,只好继续忍受着等待。他感觉下面的约束被慢慢地松开,整个人越来越轻盈。终于,那样束缚被完全除去。他充血的巨大根部被暴露在空气里。

叶怜也顺势将自己的内裤脱下。当内裤褪到脚踝时,她的翘臀向着余枫高高抬起,小幅度地上下摆动。她从自己的胯下看见余枫的手伸向他的下体,忙转过身,拦住他,说道:「不可以这样哦!年轻人手淫太多可不是好事--再坚持一会!」最后的五个字,她是附在余枫的耳边轻轻说的,还有意无意地加强了自己的呼吸。

余枫被她这一连串的动作玩弄得难以自抑。叶怜心中也在问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可是她从余枫的眼中看见他藏在不满之下的巨大的愉悦感,看到他越来越快的呼吸声,便明白了他其实也快乐着,便愈发肆无忌惮起来。何况,即使到了这一地步他都没有试着反抗自己(她本以为自己会在客厅里就被他强硬地要了)。这也就意味着他愿意享受这种忍耐的痛苦。

叶怜拉着他的手,进入了浴室。她弯下腰,在浴缸中放水。她感觉到一个温热而坚硬的东西在自己的臀瓣直接小心地摩擦起来。她知道余枫忍不住了,这一次她也没有阻拦,反而扶在浴缸边缘上,轻轻扭动起腰肢还迎他的动作。她也不敢做出太大地反应,害怕他忍受太久的欲望一下子倾泻而出,那么这场「约会」的趣味也就大打折扣了。

当水放满之后,叶怜将身子直起,转头在余枫耳边轻轻说道:「你不乖哦……」余枫身体颤动了一下,脱口而出道:「对不起……」叶怜噗嗤一笑,拉住他的手说:「小笨蛋,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来,快进来吧,不然等下水就冷了。」二人进到水里,水温刚刚合适。只可惜浴缸有点小,二人挤在浴缸中身体伸展不开,只能面对面紧贴在一起。叶怜跨坐在余枫的大腿上,在水的浮力下,身体的重量没有压得对方太难受。那根坚挺的肉棒贴在她的胯间,与水流一起摩擦着阴部。「无论如何,以后我都不会换大浴缸的。」叶怜心想。

叶怜挤了些沐浴乳,自顾自地涂在自己的胸前,余枫装作自己也要挤一些,自然被叶怜拦住了。

「剩下的不多了,要省着点用,在别人家做客,这点礼貌还是要懂的,对不对,小枫?」她的语气很严肃,眼中却是满含欲望的邀请。他注视着她的眼睛,身体贴地更紧。她柔软的乳房带着白色的泡沫在他坚硬的胸膛上磨蹭着,身下的小穴也在他的肉棒上磨蹭起来。她不知道自己的下面是不是流水了,但她猜测自己一定已经兴奋了。二人的眼神逐渐迷离,两张嘴唇也越来越近,触碰到了一起。

叶怜的嘴里并没有含过糖,余枫却仍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甜味。舌头纠缠了一会后,叶怜便舔舐起余枫的嘴唇、脖颈、锁骨,双手在下面撸动着他的肉棒,她的攻势如此猛烈,像是要在在刚才的惩罚后特意施与同等的恩惠。余枫愉悦的喘息声让叶怜也兴奋不已。

接着,叶怜让余枫起身坐在浴缸边缘上,又在乳房上涂抹了一些沐浴乳,在余枫的大腿上摩擦着。她的乳头又总是恰到好处的在他的肉棒上轻轻划过。

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却明白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就很难会珍惜,因而此刻她绝不轻易地给他。

她抬头冲他一笑,等待着他的求饶。余枫的口中喘着气,整个身体都显现出一层浅红色,涨大的肉棒一跳一跳。

「可……可以用你的胸……帮我清理吗?」

「嗯?你是指这个小宝贝吗?」叶怜的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龟头,余枫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可是……不行哦!我帮你洗了这么久了,你也该帮帮我了,对不对?」「我……我要怎么做?」叶怜笑了笑,站起身来,将两腿微微分开,粉嫩的阴户暴露在余枫的眼前,在上面一片被水浸湿的黑森林的衬托下显得淫靡无比。

余枫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叶怜看见他的手开始抚弄自己的大腿,大拇指不时触碰着那处翕动的蚌肉。她也在他的抚摸下渐渐失了神,过了一会,她感觉到一样黏滑潮湿的东西在扫动自己的私处。叶怜没有看便知道是他的舌头。柔软的舌头在她的身下搅动着,叶怜不禁在脑中回想起他们接吻时的情景,想起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中品尝樱桃酸甜味道的动作,那种触感与自己下身的感受逐渐融为一体。她十分想浪声喊叫,但残存的理智让她不能吵醒孩子,于是她只好捂住嘴,声音变为轻柔而诱惑的喘息。

又过了一会,她感觉到他的舌头被抽走,取而代之的是两根有力的手指。她看见余枫也站起身来,一边用手在她的身体中进出,一边伸过头来吻向自己的唇。

余枫带有她淫液的舌头又一次进入了她的口腔,她凭借潜意识的力量,像吸吮棒棒糖一样争夺自己分泌的蜜汁,同时下身又在手指的抽插下流淌着更多的汁水。

她感到两腿的力气逐渐被抽去,忽然她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电击,身体不能自制地颤抖起来,不一会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她感到自己快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但却忽然被他扶住了。他抓住她的手,力道却并不大,没有让她感到疼痛。她一边与他亲吻着,一边缓缓挪动,直到坐回浴缸的边上,嘴唇才终于分开。

她又将余枫那两根刚从自己身体中离开的手指含住,故意发出哧哧的声音,同时抬起眼帘看着余枫的眼睛,挑逗之意不言自明。

她看见余枫的另一只手已经在撸动他的肉棒,明白他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于是扶着他的大腿,缓缓跪在了他的面前,将那件宝贝卡在了自己的乳沟之中,那样小东西好似长着一个半红半紫的脑袋,在她的乳沟里进进出出,搅动翻腾。当它凑到自己面前时,叶怜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轻轻触碰那紫红的头部。她看到那个小脑袋因自己的舔弄而兴奋得摇摆,也不禁感到无比满足。她已经有些疲惫,却不忍就这样任由那孩子拖着欲求不满的身躯离开浴室。在半梦半醒之间,她的动作越来越快,余枫脸上的表情也显得越来越兴奋。

不知过了多久,那东西终于停止了动作,停在叶怜的眼前。叶怜眼神迷离地观察着它:它的身上不知何时染上了几处白色斑点。她顺势向上看到自己的乳房,那里被染到了更多的白色。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嘴唇边已经是黏糊糊的一片。

「这……是什么?」叶怜用食指蘸了些,送入口中,「粘粘的,有点腥味,怪怪的……可是为什么却觉得意犹未尽?啊!是了,这是小枫的精液!他都射了出来,射在了我的身上、还有我的脸上……」她发觉自己对所爱之人的味道已无法抗拒,舌头贪婪地搜刮嘴唇附近的精液,手指则配合着将脸颊上的精液刮下送入嘴里。

余枫见她将食指放在嘴中贪婪吸吮、发出哧哧的响声的样子,觉得无比快意。

叶怜将脸上收拾干净,想起乳房还上残留的美味,不假思索地将它们托起,舌尖在左右乳头附近扫荡。

「我这副样子……就是上次在房间里做的。那时我就好希望他能看见我这淫荡的模样,现在终于如愿以偿,我实在好高兴!」「请问……我可以拔出来了吗?那个……还卡在里面,好难受……」「不行哦,你看上面都被你弄脏了,一定要洗干净才能走--好孩子洗澡可不能这么随意的!」她将余枫的肉棒一口含住,用力吸吮,偶尔甚至淘气地用牙齿磨蹭敏感的龟头。她听着余枫带着痛苦与快乐的呻吟,顺势抚摸自己又一次兴奋的小穴。

终于,在余枫的央求下,叶怜终于放开了他。她站起身,用毛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就像一位刚刚用餐过的贵妇人,然后抱住余枫,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多谢款待。」

【完】

家庭教师与端庄美人

评分:4.0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