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涯霜雪霁寒霄



  漫天的大雪迎面扑来,夹带着冰屑,毫不留情的砸在商队人们的脸上,迎风

走在齐膝深的雪中,思想伴着步伐一齐麻木了起来。



  忽然,前方传来一声尖利的呼喝,接着有挣扎的喘息呻吟声传来,片刻之后

一切都平静了。



  「少爷,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去看看吧?」走在队伍前面的疯

三儿跑到队中的马车旁说道「听来好像有兵器的磕碰声。」



  「恩,你去看看吧,说不准是有山匪劫道,另外让兄弟们加强戒备。」车中

传来的声音格外的沉稳好听,只是慢慢的缓缓的,好像很虚弱一样。



  「是。」黑色的影子一闪即逝,疯三儿电一般的飘向前方,如果有高手在旁

一定会认出来,这就是二十年前叱诧武林的黑花神龙段三城的独家身法——断影

摇光。可是那已经是陈年旧事了,自从他虐杀了自己的师傅一家十三口后,就绝

迹于江湖了,不知道再次出现怎么会在这样的一个商队中。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疯三儿又回到队中,告诉旁边的护卫取消警戒,只是怀

中多了一个布包,仔细看来原来是上好的狐裘做成的襁褓。



  「少爷,前面的人都死了,只有一个女婴挂在了前面的树上,还是活的。」



? ? 「拿进来,我看。」里面少年的声音异常虚弱。



  马车的御风帘被一位粉衣少女挑开,接过了婴儿,轻轻说了声你下去吧,随

即合上了帘子,转瞬即逝的美好身影,温柔娇弱的好像扶风的花朵,清新柔和的

声音让人不禁心潮澎湃,疯三虽然一直低着头,但是加快的心跳声连自己也无法

抑制,但是他知道那是少爷青梅竹马的玩伴,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子,陆家未来的

少夫人,她一样出身名门,有着巨大的背景,但是自己却不清楚陆家这样的武林

豪富和那官宦之家怎么会要接上这样的纽带,以至于现在有了列土封疆的不臣野

心。



  虽然距离遥远,疯三儿还是隐约听到车内少爷咦了一声,半晌之后长长的叹

了口气,说道:「采薇,这孩子和我一样怕是没救了!」



               第二章 千山鸟飞绝



  车队一行继续向西走了半月,一路平安,除了呼呼风声,真是连个鸟毛都看

不到,大雪飘飞到马车的顶棚上,积累成寸,在颠簸中忽又片片掉落下来。



  「好冷啊!」疯三紧紧领口,背心的雪片融化带来了丝丝冷意。



  想起公子的吩咐,疯三不由犯了难,眼下已经进入大凉城地界,想那西北元

帅一定得了消息,在城中等候公子,可公子为何避开凉城,宁愿绕道小梁山,多

走崎岖的山路呢,出关——凉城才是唯一捷径。



  我是陆羽,今年十七,旁边的美人儿叫李采薇,是我的未婚妻,虽然我与她

从小一起长大,可她的身世我并不清楚,只知道她是属于我的,虽然要等到十八

岁成人礼那天我才能得到她,但我已经忍不住了,那乌亮柔顺的秀发根根刺心,

那如玉洁白的手指点点动人,心中满是得到她、占有她、毁灭她的欲望,这种欲

望让我无法保持一贯的淡然。



  但现在我必须保持下去,因为身上的疾病让我不能激动,而这种怪病令我一

旦激动就浑身无力,严重时甚至进入半死状态,但偏偏视觉、听觉等感官会急剧

放大,神经带给我的痛觉更是令我绝望,我讨厌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比如采

薇的身世、比如我身上的病,也许全江湖都羡慕陆家的公子羽,但我宁愿平静健

康的活着,因为我知道我的命并不长久,而如果此行续命成功,我必背负家族的

传承,亲手杀死陆子豪,那个可怕的人,虽然他是我的亲爷爷。



  一路行来,采薇总是赖在我的身边,也许是出远门的缘故,她一改往日端庄

素雅的模样,总是娇娇俏俏的在我身边打转,偶尔累了也会轻轻枕在我的腿上,

蜷缩起身子,跟小白猫一样的眯在我的身边,轻声哀求我给她讲山海之外的故事。



  每当此时,那想要爱抚她、蹂躏她的欲望便冲入脑海,无力感袭来,只能将

手轻搭在她的腰侧,虽然及时抑制冲动没有带来神经的刺疼,但无边巨大的神识

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我听到了她怦怦的心跳、听到了疯三沉重的呼吸、感觉到

了车外茫茫的大雪、还有车队四周无处不在的马蹄声,那是用布裹住马蹄踩踏大

地的声音,沉闷而整齐划一,我知道那是军马,这个地界只有一支军队,它属于

西北元帅楚烈。



  楚烈为何监视我的车队,这绝不是保护我,因为我们有一个秘密,那年他给

爷爷拜寿,我在花园亲眼看到了他在亲生女儿楚秀的屁眼里抽插,而他也看到了

受刺激过后无力的我,之后,他将我交给了他那颠倒众生的夫人成浣浣,若无其

事的离开,我再次听到远方某处楚秀痛到极致、爽到巅峰的浪叫声,而成浣浣凑

近我的耳边轻声说「公子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要受到惩罚哦!」随即,玉手轻

揉,上下套弄我的阴茎,那命根处舒爽的感觉让我无法自持,浓厚的精液喷薄在

成浣浣神秘微笑的脸上,神经的剧痛袭来,我昏了过去。



  仿佛听到成浣浣在说「采薇……楚秀……」



              (未完待续)



      ***   ***   ***   ***



              采薇(外传)



            第一章 黑花神龙段三城



  二十四年前,段三城初出江湖,正赶上三月后的武林盛会,这三年一次的盛

会明面上旨在以武会友,排武林各路豪强的名位,但暗地里却是有着巨大的诱惑

——让人疯狂的诱惑。但参加的人是有限制的,不管你是黑白哪一道,都要有飞

花请柬才行,为了公平的做到选拔精英,这种请柬每届只发九十九张,而请帖是

不记名字的,只有数字,参赛时只知数字不记姓名,只有剩下最后十六人时才公

开名号进行比赛,这样一来每届都会有新秀横空出世,一朝闻名天下。有本事你

就可以抢到别人的请柬自己去赴武林盛会。而这届的盛会是武术传统四大世家之

一的慕容家主办的,慕容家靠近杭州,富甲天下不知道这届他们准备了什么让人

疯狂的奖品。



  这一夜,段三城路过凉夜山,山下的凉夜镇灯火点点,安逸沉静,段三城赶

了一天的路,便到客栈休息,订了房间便在楼下要了酒菜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凉

风吹来格外的惬意。邻桌坐着一对夫妇,很普通,但是段三城注意到他们的谈吐

举止却高雅异常,也许是什么贵人落魄了吧,三城心中想到却也没有太在意,反

倒是那对夫妇说话间不时的打量段三城,让段三城好生不自在。



  正吃着,门帘一挑,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小二,快来把我们的马牵走,喂

最好的草料。给爷儿几个准备吃喝,娘的什么鬼天气,老大的差事真不好办。」

另一个尖锐的声音接口到「省省你的话,老大的脾气要是听到了,还不把你关水

牢啊!」说话间进来了三个大汉,都是魁梧的身材彪悍的面容,只是后边还跟着

个矮个的人,一身青衣,眼睛深深的,却很有光,面容清秀中有些苍白,奇怪的

是他不像那三位手中有兵器,只有腰上挂着一个锦囊。



  只是店面小,这里只有三桌,只有这门前的桌上人少,只坐着段三城一人,

小二很是为难的看着段三城,而段三城却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让座的意思。眼看那

几个大汉向这里走来,小二正要和段三城说话,一旁的夫妇中30多岁的中年开

口了:「这位小兄弟如果不介意能否一起喝酒聊天呢?」段三城看了看他,只见

他给自己使了个眼色,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多谢兄台」站起来走向中年

夫妇。



  进门的那些汉子们坐定后,还是吵吵嚷嚷,让人毫不安生。中年男子问段三

城:「小兄弟看来也是练家子,不知江湖名号怎么称呼?」段三城回到:「兄台

客气了,只是皮毛哪里谈的上练过啊,也是刚刚下山,没什么字号,小姓段名三

城。」说吧看了看一旁的妇人,只见她默默无语的陪在一边,没什么表情,但是

此时细看,眉毛细致如画,星眸半开,红唇间贝齿微露,拿着筷子的指尖微微挑

起,温白如玉,别样的动人。



  「哦,原来是段兄弟,我们夫妇两也是路经此地,天黑了来此打尖住店,难

得有缘相聚,来来,陪我喝上几杯。」「还没请教大哥贵姓?」「呵呵,小姓林,

林悠远,江湖朋友给了个字号文心剑便是在下。」



  段三城初出江湖也不知道文心剑是谁,也就没多大的动静,但是江湖上的人

都知道,文心剑可是江湖一流高手,墨派当代的掌印大家,白道英雄的领袖,他

的夫人正式当年艳冠群芳的白玉仙子柳莫尘,当年为了争得白玉仙子的芳心,武

林中的青年才俊们大打出手,最后还是温文儒雅的林悠远得了芳心,携美而去。

让其他武林豪杰嫉妒羡慕,更有为此找林悠远比剑的,但是都没有了下文。



            第二章 白玉仙子柳莫尘



  柳莫尘坐在台前,欣赏着对面铜镜中的自己,酥手划过乳头,淡淡的红晕泛

起,映着白玉一样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好像天工造物般的诱人,浑圆的玉腿

间稀疏的丛林遮不住嫩红的柔软,指尖挑起阴唇,点点阴核,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起来。微蹙的眉间点着一点朱砂,朱唇微启声音悦耳,柔媚中却全是放荡:「爹,

孩儿明天就要出嫁了,真是舍不得您的大鸡吧啊,每次女儿想着那坏东西,下面

总是痒痒的,求您再好好的操女儿一晚吧……" 「哈哈哈哈,你个臭婊子,小贱

人一样,过来把你的白屁股亮出来给爹看看!」床上的中年男子端正俊秀,淡然

出尘,正是柳莫尘的父亲,舞柳山庄的庄主柳剑,可是身上却没穿衣服,下体笔

直朝天,粗壮的茎体上青筋暴露,此刻正眼神饥渴暴躁的看着身着薄纱的女儿。

谁能想到平素里美貌端庄不苟言笑的仙子,此刻就如淫娃荡妇一样匍匐到床前,

背转过身,前探伏地,用力抬起了屁股,缝隙间的阴部粉红粉红的,后门清晰的

菊花干净粉嫩犹胜周围的皮肤。



  「爹爹好坏,就是喜欢莫儿的菊花,人家都被你操出血了也不放过,都说帮

你用嘴吸出来了,可是您那御阳功也太强了,吸得女儿嘴都麻了也没射出来" !」

「呵呵,你个小妖精不是用手用乳房帮爹爹射了么,平时那么正经,刚才可是骚

的够劲啊,还直叫哥哥,不知道爹爹是你的林哥哥还是柳哥哥?!」



  莫尘回首脉脉凝视着柳剑,柔媚的说:「孩儿心中只有爹爹,只有在爹爹面

前孩儿才是小奴儿,听话的小母狗,那个林悠远要不是爹爹的安排,女儿才不理

他。」边说边把自己的阴部往后顶,试着摩擦着柳剑的龟头,淫水抹在龟头顶端,

柳剑轻轻的呼出声,一把扯住柳莫尘的头发往回一揪,阴茎狠狠的插进了柳莫尘

的菊花。



? ? 「啊……」柳莫尘痛呼出声「爹,啊,亲爹……啊轻点……女儿的后门都满

满的了,啊……啊 .」两人随即挺动起来,柳剑双手前伸抓住女儿的肥美丰满的

双乳,大劲的揉捏了起来。



? ? 「啊,爹,用力,用力操,不要怜惜小母狗莫儿,啊,啊" !」



  两人用尽全力好像疯了一般,柳莫尘爹爹哥哥的淫叫声传出窗外,却不必担

心,因为这里是庄内后院假山瀑布后的一个巨大密室,室内挂满稀奇的淫具,窗

户巧妙的开在山侧,离外面的建筑很远。柳剑在女儿的菊花中感到层层裹咬,四

周的肉壁软嫩却韧性十足,实在爽的难言,一口咬在女儿的肩膀上,「啊」莫儿

雪呼出声,此时肉洞又紧夹了两分,舒爽难言之下柳剑更加用力的舔咬起来,来

回换着姿势,狠劲的奸着自己的亲生女儿。



  石壁窗外的杨柳随风摇摆,好像柳莫尘柔软的腰肢,随时等候春风的轻抚揉

弄。



            第三章 文心剑客林悠远



  江湖上说起君子义薄云天无人不知舞柳山庄的柳剑,但是说起剑术精妙无双,

江南墨派确是首屈一指,这年这是天下武术大比,墨派传人林悠远技压群雄得了

桂冠,又率领本派的十三墨者连夜清剿了武林大患长亭崖的魔秀楚厉。一时间风

光无限,少年得志。



  都说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刚刚当上墨派掌印的林悠远早已把厚礼送到了舞柳

山庄,想要娶第一美人柳莫尘为妻。



  今夜,凉风如水,站在湘江旁,林悠远不禁又想起了数月前与白玉仙子柳莫

尘的那次相遇。



  江南水米之乡,水网密集,有钱人家的马车也不好过这条条水道,奈何这天

微雨蒙蒙,到了中午时分也不见天开晴,林悠远着急赶到苏州府,可是到了岸边

才发现早已没有了摆渡的船家,码头口只有一艘准备开发的小型楼船,此船虽是

楼船却很是精致,迎风飘扬的飞旗上绣着柳字。林悠远一打听原来是舞柳山庄的

楼船经此小镇休息补给,据说是江湖第一美人柳家小姐准备去南京访亲。林悠远

本不想打搅,可是奈何自己的师傅传下标记,明夜之前必须赶到苏州。心急之下

急忙和楼船上的家丁讨商量,没想到船家听说自己就是武林大比得冠的林悠远时,

很是爽快的答应了顺路带他去苏州,只是不让他进楼船的里间,只能在外间和下

人们将就一下。



  林悠远一想人家女眷在里间自己也只能在外间和仆人们将就了,好在柳家是

大家,下人们也十分干净得体,没什么不好的,道谢之后就上了船。



  一路无事,晚上酒菜可口,林悠远吃喝很足,晚上二更时分林悠远起夜来到

甲板却不知方便之所在哪,就沿着船舷向船后走,准备到船尾方便一下,路过一

旁的房间,听到房间中隐隐传来水声,还有女子的笑谈声:「晴儿,别淘气,快

把我的渎裤拿来。」



? ?「呵呵,小姐,你的身体这么漂亮,左右无人,让我看看啊" !」



? ?「死丫头,别爹爹不在就放肆哦,小心我告诉爹爹让他教训你。」



? ?「哎呀,小姐,你就会拿老爷吓唬我,可是老爷不在,我才不怕呢,来让我

抱抱。」说着里间传来玩笑打闹的声音。



  林悠远一听原来是白玉仙子出浴,一时间竟然痴了,想着是怎样的容貌有着

如此甜美的声音,鬼使神差的就来到窗前,随手运气,裂开了糊窗的丝帛,偷眼

往里望去。



  只见白玉般的身子隐在水雾后面,时隐时现的丰满双峰上,粉红的乳头如樱

桃般挺立,小丫鬟晴儿笑嘻嘻的拉着柳莫尘的手臂,左手轻轻的捋着小姐的秀发,

苗条的身子也是光着的,紧紧地贴着柳莫尘的后腰不停的蹭着,而柳小姐如玉般

莹白透明的双手,此时也游走在小丫鬟的腋下,凤仙花浸红的指尖不时挑起晴儿

粉嫩乳头。



  林悠远自小家教甚严,耳听目染的全是儒家礼数,平时勤于练武,虽然不是

呆头鹅,但确实很少与年轻女子接触,忽然间看到赤裸的绝色女子相互嬉戏,只

觉头脑轰鸣,一时竟然呆了。



       ***   ***   ***   ***



  故事框架及人物设定,后期将作部分修改。



  陆家——世家大族



  祖上是曾经开朝功臣,权位一时无两,但当时的皇帝英明果决,陆家辞官明

哲保身,因为家传武功画虚劲独步江湖,成为武林豪门,家族力量庞大,但主家

因为家传画虚劲影响不能多子,一脉单传。现任家主陆明豪,即将传位十八岁的

陆家嫡孙陆羽,朝廷方面:暗中扶持朝中力量,培养出了皇后势力李家,掌握了

西北元帅,并借助西域欢喜禅宗的帮助在中原创建了自己的宗教拜月教,以欢淫

蛊术控制教众,其中不乏朝中的官宦子弟。



  奉组——死士



  陆家私密死士,衷心不二,共九人,分别代号疯一到九,潜伏在各势力。只

有疯三死后,段三城替代了他成为了疯三,埋下了隐患。用玉龙眼联系家主,认

同持有九龙壁的人为家主。



  陆子豪——当代家主



  年事已高,也就是和蚁巢里的蚁后只有一只一样,家族武功传承规定必须杀

死上代家主才能成为当代家主,想要扶持孙子陆羽,奈何陆羽从小虽然聪明好学,

但性格与世无争且身患绝症,为了传承,派人护送陆羽去西域天山欢喜禅宗总坛

续命,并强暴控制了李采薇以期激怒陆羽,然后将自己杀死,成为家主,并最终

带领陆家走向权利巅峰。



  陆羽——陆家继承人(采薇壹一号主角)



  文武双全,天生聪颖,可惜身患家传绝症,去西域天山续命。表面上是个文

弱公子与世无争,可实际上是掩藏的很好的杀人不眨眼,喜欢虐待敌人的病态审

美的少年。在欢喜禅宗得秘法补救续命成功,只是淫欲和权利欲大涨,用秘术催

眠采薇后得知采薇被陆子豪奸淫和九龙壁之谜后,时而知书达理,时而暴躁虐杀,

内心其实十分混乱。随即杀掉陆子豪得到九龙壁,控制奉组。在本家奸淫妹妹陆

婉容,姨娘唐依婷。得知自己的生母唐小仙被冰封,遂全力设法救活。去西北巡

查夺权,玩弄楚烈一家时被成浣浣所骗,大意之下险些被楚烈所害,原本自傲淡

泊的他,因西北之行险些死于楚烈之手,在自己面前心爱的女人被残忍的奸淫致

死,心性大变,从此好杀成性参与争夺天下。成为皇帝后,李采薇得欢喜秘术复

生,但心性大变成为了十足的荡妇,祸国的绝世艳后勾搭身边所有的人,令他又

爱又恨时常打骂虐待采薇。后遭颠覆,前朝段氏复辟,傀儡段三城(疯三)在诈

死的楚烈控制下成为皇帝,陆羽凄惨为奴。



  李采薇—



  陆羽的指腹婚妻子,东方古典美,一身自带的香气,外表清纯端庄,内里其

实是个十分有心计主见的女孩,深爱着陆羽。不幸在陆家看到了家主用九龙壁联

系奉组成员,其中有几位的身份隐秘十分惊人,显然背后有着更大的图谋,后被

陆羽爷爷陆子豪强暴,并要挟她,激怒陆羽。复生后成为皇后,虽然深爱着陆羽,

可是淫欲攻心,不分场合的和人淫乱,奴婢家臣,大盗死囚,圈养的猛犬也得享

她的玉体。后被楚烈疯三控制盗窃九龙壁,造成陆家王朝覆灭。以楚烈答应不杀

害陆羽为条件,成为楚烈的玩物沉沦。后傀儡疯三暗中控制她,杀害楚烈。成为

段氏真正的皇帝。上朝时,段三城边操着采薇,边听群臣山呼万岁,采薇看到文

武百官低头叩拜,心中凄然,当年自己是皇后坐在皇帝身侧,现在虽接受叩拜,

但却是母狗的身份,赤裸在群臣面前,淫荡的高呼呻吟。河南传来抄陆家走脱陆

羽之妹陆婉容的消息,段三城用狗雉宫刑处置抄家武将呼延灼,下边被牵进来的

赫然是断掉四肢的陆羽,陆羽默默的看着高高在上的采薇,此时采薇泪流满面的

凝视着他,看着陆羽慢慢的含住了呼延灼的肉棒吮吸宛如当年自己为他口交,心

中凄然,而身后奸淫他的段三城越发兴奋快速,采薇啊啊的呻吟叫喊中,激愤的

陆羽咬断了呼延灼胀大的阴茎,被鲜血喷了满脸的陆羽奋力辱骂采薇的水性杨花,

采薇委屈羞辱的想要自尽,此时段三城翻转采薇扭断她的香舌,撕裂了她的阴户,

将她的肉体抛到了陆羽面前,望着绝望的陆羽咬舌自尽,将死的采薇眼中一滴朱

颜血于焉掉落!



  西北元帅楚烈——



  京师外围四镇守军之首,英猛威武,敬爱妻子,可是另一面却深爱着女儿楚

秀儿,某夜终于铸成大错,强暴了楚秀儿,此后虽然内心一直挣扎,但还是选择

强迫威逼着秀儿,玩弄着她。



  楚烈妻子成浣浣——



  西北元帅夫人,端庄秀雅,另外的身份是陆家派来的棋子,监控楚烈,开始

时按照陆家吩咐下毒,一日日的蚕食着楚烈的心智,在花匠疯二的帮助下慢慢的

控制了楚烈,可是在几年的夫妻生活中却与楚烈产生了感情,在疯二促使楚烈奸

淫了女儿楚秀后,决心帮助楚烈脱离陆家掌控。

【采薇】(第一、二章、人物设定、外传)

评分:6.6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