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春色旖旎
  祈琅山者,峡谷奇峰,浑然天成,既有丛山峻岭之青秀,亦有断崖飞瀑之宏

伟。其瀑也,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惊涛拍岸,栖鹘惊蛰,闻霄云间。

落差余丈,水势浩大,临近不能闻其语,唯有铿锵之击石声,响彻耳间。
  但就在这壮丽的瀑布之巅,秦雨涵侧倚石壁美眸紧闭,睫毛若翼、唇若含丹、

下颔若玉、姿色无双,生得是花容月貌我见犹怜。一袭淡粉罗衣加身,胸前红色

系带随风飘荡,腰间一条刺花锦绣束腰,衣袖翩翩露出芊芊藕臂,下裙掀起探出

半截粉腿。
  就是如此一个美人,现在却软绵绵地闭上了眼睛,不停发出甜腻妩媚的呻吟,

修长的玉腿因动情而情不自禁地摩擦着。
  「师姐……你声音,好好听……」
  放肆地轻薄秦雨涵的,竟然也是一位少女,而且姿色丝毫不逊于仿若谪仙的

秦雨涵,甚至还犹有过之,正是接受红衣至尊传承秦雨瑶。
  显然,从此刻所处的地点而言,两名少女已经走出了地洞,不仅秦雨涵衣服

一新,雨瑶也穿着一身纯白罗衣。
  一只玉簪点缀在如瀑的秀发上,垂落的金摇随着雨瑶小脑袋游移发出脆响,

精雕玉琢的绝美脸庞埋在秦雨涵饱满的酥胸上,隔着衣衫和肚兜轻舔着对方勃起

的蓓蕾,雪白优美的脖颈由于兴奋染上了丝丝绯红,散发着引人窒息的魅力,但

这醉人的美景仅仅展现了冰山一角,白色的罗衣紧紧遮住了曲线玲珑的娇躯,给

人无限的遐思。
  「小瑶……你调皮……啊啊嗯!」秦雨涵媚眼半睁,忍不住啐了雨瑶一口,

但中途就变成了一道悠长的淫叫,因为秦雨瑶坏心地咬住了几乎要透衫而出的蓓

蕾,刺激得秦雨涵用力抱住少女的脑袋,仿佛想将她按入自己挺拔的双峰之中。
  秦雨涵突然的动作让雨瑶措手不及,闷哼了一声,少女干脆张开樱唇,贝齿

要开了早已半遮半掩的衣衫,一口印上自己师姐柔软的乳肉,一吸一啜,肆意玩

弄着秦雨涵的玉峰。
  「嗯……对、对……啊啊……小瑶……用、用力一点……嗯!」
  新奇的体验让秦雨涵战栗不已,酥胸感受的刺激猛然间变化,源源不断的快

感伴随着雨瑶的吸允,一波接一波传入秦雨涵的心尖,让她身体变得燥热不已,

尤其是玉腿之间的桃源之所,更是淫水四溢、泛滥不堪。偏偏这个时候,秦雨瑶

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纤细有质的美腿顶入秦雨涵蜜穴之处,受此一激,本就浴火难

耐的秦雨涵,立即用自己的双腿夹住雨瑶,随即轻摆臀部,以此抚慰自己。
  这一下,两名清丽绝伦少女可说是完全纠缠在一起,酥胸荡漾,玉腿研磨,

秦雨涵的白净的肌肤也因此变得嫣红可人……而事实上,雨瑶的表现比起秦雨涵

更是不堪,全因此前,最先被玩弄的人是她自己。
  变成女子的雨瑶,身体极其敏感,这一点早在地洞之中,秦雨涵便了解了一

二,甚至比起雨瑶自身,秦雨涵还知晓此乃元力使然……故而,挑逗起雨瑶的情

欲根本是轻而易举,雨瑶那夺天地之造化的娇躯,仿佛就是为了享受而存在,何

况对于雨瑶,秦雨涵在爱意之中还隐藏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所以刚一来到瀑布,

秦雨涵率先品玩了少女一番,此刻的易位,不过是在享受过后给予雨瑶一个反击

机会。
  两女间的淫戏又持续了一阵,从肢体上的爱抚又回到了深吻上,已经多次唇

齿交合的她们驾轻就熟,一丝晶莹的香津从粉唇结合处绵延留下,在骄阳的照射

下闪闪发光,似是与飞溅的水珠混为一体。
  就等两女燃烧欲情,似乎要更进一步时,她们仿佛如梦初醒,竟同时停下了

动作。秦雨涵连忙整理自己的肚兜和小衫,将裸露在外的皓白肌肤掩饰起来,雨

瑶也赶紧抚平被弄皱的裙角和玉簪,还取出一捧水,拍了拍脸颊,以尽快消去脸

上的红晕……整束完毕,雨瑶雨涵并肩而立,看着瀑布,但不难看出,两女的心

思并不在此,她们的目光不时扫向延至瀑布的羊肠小道,似是在等人。
  很快,小道的尽头,一道蒙眬的影子出现在水雾之中,依稀可见应是一女子

……
  女子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白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净衣,水

幕一映便显粲然生光,仿佛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佳人踩着曼妙

的步伐,由远及近,飘渺之姿超脱凡世,及到近处,方见她方当韶龄,肌肤胜雪,

娇美无匹,容色绝丽,气质端庄,不可逼视。
  见到雨瑶、雨涵,女子不禁眉角含笑,温柔地唤道,「涵儿,瑶儿。」
  「娘~」
  「师娘。」
  这名秀丽端庄的女子便是『晨川仙子』苏熙若,秦洛浦的妻子,秦雨涵的娘

亲,雨瑶的师娘。
  「娘,你怎么过来了。」秦雨涵像是乳燕归巢般钻进苏熙若的臂弯,亲热地

娇嗔道。
  葱白的指尖点在秦雨涵光洁的额头上,苏熙若样子有些无奈,「我不来的话,

涵儿的爹爹怕是要在竹舍苦等了。」自家的丈夫在外形象光辉、一世高手,面对

女儿却有力使不上,如果自己不来找人,也许他的下山计划就要拖延到明天了。
  「啊,我忘了。」吐了吐红红的小舌头,秦雨涵在娘亲面前总是长不大的孩

子。不过下山的事情是早前说好的,这次秦洛浦和秦雨涵一起,为的就是补充些

物品,祈琅山美不胜收物产丰富,却不可能让秦氏一家完全自给自足与外界隔绝,

何况雨瑶遭逢大变,一些女孩子的生活用品是不能少的,现在她临时穿得还是师

娘苏熙若的衣物。
  当然,所谓的补充并不复杂,秦洛浦和秦雨涵只是回本家一趟,吩咐下人去

置办便可。要知道,秦洛浦所出的书香门第秦家,以及苏熙若的娘家、大士族苏

家,均是肃州境内闻名遐迩的豪门,而祈琅山也在肃州境内,否则单凭秦苏二人,

想要独占祈琅山绝对是困难重重。
  「好了,娘知道你舍不得瑶儿,但不要让你爹爹等久了……记得,路上要照

顾好自己。」苏熙若又多嘱咐了女儿两句,接着柔声问道,「瑶儿,这次你就和

师娘一起待在山上吧。」
  秦雨涵可以使小女生性子,雨瑶却不敢,对于师娘,她心中的敬意甚至超过

对自己传业授艺的秦洛浦,「是的,师娘。」
  臻首轻点,苏熙若忽然问道,「你们刚才已经道别了?」
  「呃……」雨瑶一时语塞,和娘亲站在秦雨涵连忙向她打眼色,刚才两人所

做的事情,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道别,可具体情形是绝不能让苏熙若知道的。
  「娘亲你要好好照顾小瑶,女儿先走了。」借下山之故,秦雨涵连忙转移了

话题,最后柔情似水的望了雨瑶一眼后,腰肢一扭,施展开『洛水谣』,飞快地

赶回了竹舍。
  等秦雨涵的身影从视野中消失后,苏熙若看向雨瑶,怜爱地招了招手,说道,

「瑶儿,来。」
  少女顺从地来到了师娘面前,然后便有一只温热的手掌扶上了自己脸庞。
  苏熙若比雨瑶、雨涵都更高一些,所以她稍稍垂下臻首,目光中透露出了更

多的宠溺、怜惜之意,「瑶儿,这些天没有感到不适吧?」
  这一问,自是问得雨瑶是否适应如今的变化,不得不说,当雨瑶她们从地洞

归来之时,苏熙若和秦洛浦这两名江湖名士也完全被惊呆了。红衣至尊两人固然

晓得,但雨瑶接受的传承却是那么不可思议,相比这一变化,红衣至尊破碎虚空

登临武极之事,反而不那么重要了。不过苏熙若两人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

虽然由阳刚男子变为阴柔少女之事过于玄妙,但江湖中不乏一些至阳至阴的功法,

亦曾传出练功者性情颠倒之事,所以他们不再执着于此,反而担心起他们的爱徒

秦雨瑶,遭此变故,生怕徒弟会哪里想不开。
  其实苏熙若和秦洛浦多虑了,且不说秦雨瑶原本温和的性子就适应性颇高,

元力转化为情种,更加速对雨瑶身心的改造。
  眼看秦雨瑶没有表现出决绝之情,苏熙若和秦洛浦大舒了一口气,哪怕有了

这奇迹般的变身,徒弟终究是徒弟,就当为秦雨涵多生了一个妹妹……而秦雨瑶

的名字,也是这个时候得到两人的认同,这倒出乎了担心师傅师娘会有微词的秦

雨瑶的想象。其实没有什么,变成少女的雨瑶实在是美得夺人心魄,秦洛浦这个

见惯江湖美女,又常年与仙子一般的妻女生活的人都有强烈的惊艳感,所以自然

要有与之相配的名字,况且苏秦二人均出身豪门,自是不会继续认同耀字,而雨

瑶则正合了两者心意。
  苏熙若与秦雨瑶一问一答,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师徒几人经常习武健身的一

片空旷之所,苏熙若忽然来了兴致,提议道,「正巧来到此地,瑶儿与我切磋一

番可好?」
  对武学略有痴迷,却几天不得机会的秦雨瑶自然应了下来。于是苏熙若衣袖

飘飘、气若霞云般站在中心位置,微微一笑道,「来吧。」
  对于这次切磋,苏熙若同样抱了很大的兴趣,她很想知道,红衣至尊的传承

究竟让雨耀有多少变化。
  在此值得一提,传承之事秦雨瑶大都告诉了师傅师娘,只隐瞒下来属于她和

师姐两人的一些小秘密,所以苏熙若知道雨瑶必然领悟红衣至尊的绝学,但她和

秦洛浦并未产生其余心思。两人均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成名绝艺,而且他们并不算

完全的江湖人,毕竟身出豪门,演武之时还追崇圣人之道,故对于红衣至尊的武

功,更多是抱有见识更高境界的好奇。
  何况红衣至尊牵扯之事太深,不说别的,单就覆雨宫这个超级势力,怕是苏

秦两家加起来也无法抵抗,以至于苏熙若决定,这件事不但不能传入第四人耳中,

更是要求雨瑶和雨涵,绝不能在外透露出有关红衣至尊的丝毫消息,武学方面也

是如此。
  为何不光雨瑶,连秦雨涵也要告诫呢?原来,与雨瑶一同陷落地洞的秦雨涵,

同样得到了些许元力精华,虽不像雨瑶那般接受了最重要的传承,但一块石头长

年累月下来还能沾染元力之威,何况雨涵这个大活人?
  而秦雨涵身体内的元力,在与雨瑶雨水交融的那一刻,得到了激发,一部分

红衣至尊的隐秘传承进入了秦雨涵脑海,不过她得到的元力并非是精纯的部分,

所以较可惜地没能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可雨涵同样有收获……她得到了红衣至

尊伴生修习的玄功奥秘,更从中得知了一个令她视若珍宝的信息,如果能将此功

练化,那么与同样身负红衣元力的人能产生斗转星移之异变。简单讲,便是通过

交合,能使她和雨瑶元气调和,使雨瑶阳势化阴,而雨涵则无中生有,阴极阳生。
  尽管不能确定这种变化是否不可逆转,可对更想将雨瑶按在身下肆意蹂躏爱

抚的秦雨涵而言,没有什么能比这更令她在意了,所以在归来的十日内,除了暗

暗找机会与雨瑶共赴两次巫山,更多时间秦雨涵都在努力修炼。
  不过这都是属于秦雨涵一个人的秘密,可怜的雨瑶还不知道,她亲爱的师姐

已然对她是垂涎三尺。此刻雨瑶还有些不满,不满秦雨涵能得到可供修习的内功,

而她的传承里尽是一些文字信息。
  想也知道,雨瑶的传承哪可能这般简单,可目前而言,秦雨涵暂时是略胜一

筹……不过苏熙若和秦洛浦都相信,红衣至尊的传承绝对会在日后极大帮助雨瑶,

而这次的切磋,苏熙若自有一些类似的目的,只是前些日子怕对变成少女的雨瑶

有所刺激,一直不曾开口,直至今日,确定雨瑶并无心结后,才提了出来。
  「瑶儿小心了。」
  话音未落,苏熙若的身形立时从原地消失,雨瑶非常清楚,这边是『洛水谣』,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

飖兮若流风之回雪……化形于千古名篇《洛神赋》的武学,出人不意、飘渺无踪,

实乃一等一的轻功步法绝学。
  凝神静气,小心警戒,雨瑶蓦然察觉有一阵香风袭来,原来不知不觉间,苏

熙若斗转星移般出现在雨瑶身后,素手微曲,如一道闪电抓向雨瑶的命门。就在

电光火石的瞬间,苏熙若看到一白影掠过,原本看似束手待毙的雨瑶竟也不见了

踪影,目光略有差异,但她很快勾起唇畔,足尖挪移,身形再度隐去。
  『洛水谣』!雨瑶用的赫然也是『洛水谣』,在七天之前,少女可完全不会

这门功夫!
  这便是元力其中一个神异,它使雨瑶今后学什么武功都特别快,之所以她现

在似是没有察觉,全因雨瑶还以为『洛水谣』乃女子才能修习的武功,并且自己

多年观看秦雨涵和苏熙若修炼早有所得,错以为因这些才能迅速掌握『洛水谣』。
  只见空旷的演武之地,明明在此切磋的两人却均不见踪影,只有不时的破风

声说明她们正在进行着怎样的比试,苏熙若技艺熟练、沉稳自若,秦雨瑶兴致盎

然、不肯就范,你来我往,涟漪魅影,在普通人看来,怕是会以为自己眼睛出问

题了。
  僵持了好一段时间,只听「呀——」的一声娇呼,两个同样身着白衣的身影

出现在场中,不过苏熙若笑意盈盈,而秦雨瑶则略有气喘地被她控制在怀中,如

果借此发力于胸前大穴,苏熙若自是能轻松结果雨瑶性命……当然,这是不可能

发生的。
  雨瑶无奈地道,「师娘,我输了……」
  但苏熙若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瑶儿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洛水谣』终究是苏熙若的成名绝艺,知根知底,而雨瑶虽然短时间学成此

功,终究徒有练习却无实战经验,故而在一次错位换身时,被苏熙若逼出一个破

绽,惜败在对方手下,此外还有一个原因——
  「去竹舍的温泉里洗一洗吧,瑶儿你出了不少汗。」苏熙若爱怜地摸了摸雨

瑶布满细密汗珠的额头。
  没错,这个原因就是雨瑶的身体并未完全恢复,虽说行动已无大碍,但不过

用『洛水谣』与师娘一番交锋,已然气喘吁吁,也因此,此次苏熙若才没让雨瑶

下山。
  「嗯。」
  竹舍是师徒几人在祈琅山的住处,名为竹舍,实际上不是简简单单用竹子搭

成的住处而已。别忘了,苏熙若与秦洛浦才艺双绝,眼光卓绝,普通的竹屋岂能

令两人满意?这个竹舍实乃一精心装饰的书舍,舍内一切皆由苏秦两家提供,修

建之初,苏家还派出多名好手前来受命。
  将武林高手当做木匠使唤,也就是类似苏家这样的百年士族才有如此底蕴,

而且秦洛浦和苏熙若在各家中的地位不同一般,不由得两家不上心。
  距离竹舍约有一里处,有一处幽静娴雅的温泉,此处乃是苏熙若和秦雨瑶母

女沐浴之所,雨瑶先前和秦洛浦另有去处,但如今身份变换,苏熙若不由分说地

把雨瑶留在了这边,现在,少女正按照苏熙若的吩咐,准备洗一下身体。
  试了试泉水,只觉温度适宜,水色清澈,比起以往洗得冷水池强出数倍。于

是雨瑶不再犹豫,褪去了身上的白色罗裙,露出了修长的美腿以及……肯定会令

苏熙若和秦雨涵不满的、用布条缠紧的玉乳。
  好吧,雨瑶的确快习惯女装装扮,但临时穿师娘的衣服尚可,可那肚兜…

…就着实令她感到羞耻了,毕竟是师娘或者师姐贴身用过的隐私品,雨瑶实在是

下不了决心,所以瞒着秦雨涵和苏熙若缠上了布条。如今要沐浴,自然要除下才

行,好在布条好束好去,离开这些东西的束缚,雨瑶顿时有一种解脱感。
  「瑶儿,你……!」
  一声叹息,雨瑶那刚刚放心的心再度悬了起来,顾不得多想,整个人猛地浸

入温泉中,好一会儿,才战战兢兢地扭过小脑袋。
  师娘苏熙若正捏着雨瑶用过的布条,目光中有苛责,更有对雨瑶不爱惜自己

身体的痛惜。
  「我本以为涵儿会好好教导你的,没想到,」苏熙若失望地摇了摇头,「瑶

儿,即便你对女装有抵抗,但如今你是女子的事实已不可能更改,所以必须懂得

如何保护自己,这次我不再多说,但如果……」没有说完,但苏熙若的意思显而

易见。
  雨瑶倍感羞耻,声若蚊蚋地喊道,「师娘……」
  「喏,我把换洗的衣物带来了,洗完之后,把肚兜穿好。」
  亮出了手中的东西,原来苏熙若刚刚是去取雨瑶替换的衣物,一套镶有祥云

圆月的月牙白宫袍,丝质的云履和些许饰品,以及最瞩目的嫩黄色肚兜……想到

这肚兜乃是师娘曾贴身的,雨瑶羞得整个人都不敢抬头,雪玉般的肌肤也渐渐染

红。
  咕噜咕噜,躲在温泉中的雨瑶无可奈何地吐起泡泡,这下躲不开了,以师娘

的性格,端的是言出必行。
  噗通,少女头脑还处于懵乱之时,听到了一个入水声,回过神,才发觉竟是

苏熙若将一截小腿探入了温泉之中,而她正在不断除去身上余下的衣物。
  这这这……?!雨瑶目瞪口呆,就在她的眼前,她的师娘,『晨川仙子』苏

熙若正宽衣解带,将那副销魂夺魄的玉体彻底裸露在雨瑶前面。
  少女惊呆了,苏熙若却无一丝异样,反而继续上演着无比香艳的美人脱衣图。

又见仙子般端庄典雅的美人素手轻抬,那件薄薄的白色小衫顺着光滑的藕臂滑落,

苏熙若顺势探入温泉之中,然后又伸手在发髻上一抹,取下了头上的金步摇,无

数青丝宛如瀑布似的,散落在水中,带起温泉的真真涟漪……更令雨瑶心跳加速

的,苏熙若终于将手伸向肚兜,解开领结,一对呼之欲出的丰满登时跳跃眼前,

至此,苏熙若终是与雨瑶坦诚相对。
  好一个『晨川仙子』,哪怕已三十出头,身上独独留下了岁月带来的成熟,

却没有多少时间的苍老,以前雨瑶只能从容貌上观察,如今她却将自己师娘看了

个透彻。
  和雨瑶、雨涵那美丽绝伦,却仍有一丝青涩气息的玉体相比,苏熙若的胴体

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鲜嫩多汁、芬香诱人,丰满的双峰傲然挺翘,光滑的小

腹雪白紧致,埋没温泉中的双腿更是丰腴滑嫩。苏熙若的身体无一不体现了女子

的成熟之美,蚀骨销魂、柔媚诱人,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无可抵挡的魅力,若是

再加上于水中若隐若现的、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足以令蛊惑住任何男人的心智。
  秦雨瑶心神不禁沉浸于苏熙若的美艳的胴体上,这是秦雨涵和她自己都没有

的妩媚成熟,而苏熙若又在少女心中占据一个很特殊的位置,再加上情种此刻又

暗中推波助澜,雨瑶已经感到体内有一股火焰在灼烧……
  泡在温暖的泉水中,一股畅意涌上心头,闭上眼睛感受片刻后,苏熙若向一

旁的雨瑶招招手,说道,「过来瑶儿,我来帮你洗。」可惜少女这次却置若罔闻,

丝毫没有挪动的迹象。转念一想,苏熙若明白是在害羞,不觉有些发笑,放缓声

音宠溺地又道,「瑶儿不要想那么多,来让师娘好好看看你,小时候难道不是师

娘帮你擦身子的吗?现在你又是一个女孩子,师娘不会介意的。」
  听了这话,雨瑶心反而更乱了,虽然苏熙若所说是原因之一,但最关键的,

是雨瑶双腿之间那依然存在的男性阳具!这一点她和秦雨涵丝对师傅师娘着实难

以启齿,不料隐瞒的却造成了现在令人左右为难的情景。
  师娘会不会介意?……师娘会不会讨厌我?诸如此类的质问声在雨瑶心底不

停响起,让她的神经越绷越紧,最后雨瑶不禁没过去,反而慢慢地朝相反方向移

动。
  但一个性格较真的人会轻易放过她么?答案是不可能。雨瑶的心思根本瞒不

过苏熙若,而成熟美妇此刻却好似入了魔障,无视了雨瑶抗拒的退缩,来到少女

跟前,捉住了她。
  被师娘碰触的瞬间,雨瑶不由自主地并拢了双腿,一只手连忙盖住已经抬起

头的小雨瑶,神色很是狼狈。
  苏熙若却误以为是雨瑶害羞,不由得放缓了动作,「好了瑶儿,师娘又不勉

强你什么,一切可以按照你的意愿来……但是,别让师娘再看到有多余的布条出

现。」
  「哦,哦……」等雨瑶支支吾吾地应声后,苏熙若放开了她,但苏熙若并没

有离开,显然这位成熟美艳的师娘也要沐浴,压下了徘徊在脑海里的苏熙若出浴

图,雨瑶决定胡乱应付一下就上岸。
  哎,肚兜就肚兜吧,大不了当成『布条』来用,继续待在温泉,才是让人尴

尬不已……但是,少女显然小觑了元力导致的春心荡漾,心不在焉地应付时候,

雨瑶的目光时不时扫过苏熙若那边,那雾气里勾勒出来的窈窕身影,着实令她恋

恋不舍。
  「唉……瑶儿你就是这么洗身子的?」又一声叹息,直接响在耳畔,就在雨

瑶半遮半掩的时候,发觉少女异色的苏熙若再次靠了过来。
  雨瑶不明所以地道,「咦咦,师、师娘?」
  苏熙若微蹙柳眉,连连指向雨瑶的酥胸、腋下等部位,说道,「这里、这里,

还有这里……为什么不好好清洗?」话音一落,苏熙若一下握住了雨瑶的玲珑可

爱的左乳,食指指腹轻轻摩挲着光滑的肌肤,「要像这样洗,知道不?」
  秦雨瑶这下彻底僵住了,哪怕从玉峰上传来了一阵阵舒服的电流,她也没能

缓过劲儿,更别提回话给师娘了。
  不过苏熙若显然不在意这点,刚才只是试探着握住了雨瑶的左乳,见她没有

明显的抵抗,苏熙若顿时宽心,一种想要好好照顾少女身体的想法开始越来越明

显。于是苏熙若移动到雨瑶身后,从对方背后伸出后抓住了青涩却不失饱满的双

峰,像之前那般,一点点搓揉起来。
  在苏熙若如此大动作下,雨瑶总算清醒了,但此刻的体位却令她为难。背对

着师娘,她的阳具暂时是不会被发现了,而且被玩弄乳房不是一次两次了,和师

姐秦雨涵欢好时,对方总是会欺负这里,但不可否认,每次被秦雨涵抚弄这里,

雨瑶都得到了难以言喻的快感……虽然师娘并非师姐那样略显粗暴,但这种类似

羽毛瘙痒的爱抚同样带给雨瑶快乐的享受,并且由于苏熙若在雨瑶心中特殊的地

位,在快感之中,她还感到些许温暖和安心。
  「女孩子娇嫩的地方很多,乳房自然是其中之一,洗得时候不能太用力…

…要像这样……」苏熙若食拇两指夹住了雨瑶逐渐挺立的蓓蕾,捏一下挤一下,

偶尔还晃动几番,另一只手则移到乳房根部,用虎口在那里做着半圆轨迹的抚摸。
  「类似的地方……还有这里……这里……嗯,臀部也是……」
  苏熙若仍在继续,并且目标从雨瑶的玉峰开始向其他地方转移。仿佛想通过

双手感受这具躯体的线条,苏熙若轻缓地用从雨瑶的腋下、一直抚到臀部,抓了

抓挺翘紧致的臀肉,一只手绕到前面,在少女的小腹上划着圈圈,并且有以下每

一下地拨弄着可爱的肚脐,引起雨瑶不时地战栗。
  而越是抚摸,苏熙若越是爱不释手,雨瑶的肌肤太细腻了,摸起来的感觉超

过了苏熙若穿过的所有绫罗绸缎,以至于她顶着雨瑶雪背的丰满双乳也在轻轻晃

动,两粒美味的葡萄在身上扫来扫去。
  「再来,就是女孩子最重要的地方……嗯,就是……再下面一点的地方…

…」
  成熟的美妇看似在教导雨瑶,但她似乎还未察觉到,她的动作明显超过了教

导的界限,连平稳的呼吸也开始紊乱。毫无疑问,雨瑶的情欲之力已然在影响苏

熙若,此刻在苏熙若眼中,雨瑶身上正散发着难以言喻的魅力,令她头脑发沉,

心中的矜持也在逐渐消磨。
  「嗯……嗯……呼……」而经过苏熙若的一番『努力』,少女也开始进入状

态,此时她阖上双眸,闭紧樱桃小口,可仍有透露着快感的轻哼从鼻子里泻出,

或许这些麻痹了雨瑶的神经,使她没有注意到『危险』的临近。
  「然后是……女孩子的蜜……嗯?这……是?」苏熙若愣住了,她摸到的不

是想象中的柔软,反而是一根硬硬的、热热的棒状物。「瑶儿……你,你你…

…怎么会有这个?!」这是何物?早已为人妇的苏熙若岂能不知,所以她惊讶地

口吻都有些颤抖。
  「不……我……师娘……不是的……」
  沉浸在爱抚中的雨瑶心一下子掉进了冰窟,慌乱之际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结

果元力带来的那份女子的软弱开始发挥影响,使得雨瑶忍不住泛出了泪花。
  难怪瑶儿表现得很抗拒,原来……刚好相反,苏熙若表现出了她的成熟,之

前雨瑶略显奇怪的举动有了很好的解释,少女如今梨花带雨的模样、以及黑眸深

处透露的怯意,都令苏熙若感到心疼,哪儿还心情生气,何况导致现在这种状况,

她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
  「没事的,瑶儿……师娘不怪你……没事的……」
  苏熙若连忙柔声哄着雨瑶,哄了几声,忽然发现雨瑶脸色好了一些,但神情

依旧奇怪,正欲开口,从素手中传来的热量让苏熙若意识到,原来自己还一直握

着雨瑶的坚硬的肉棒。
  【瑶儿的这物……好像……比洛浦的还雄壮一些啊……】
  这一刹那,苏熙若竟想起了不相干的淫想,以致本要松开肉棒的手停了下来,

远山般的眼眸中闪过犹豫之色。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会有这种羞人的想法……这是瑶儿啊……自己

从小抚养长大的孩子……】
  苏熙若心里挣扎,可身体却仿佛超过了意识的控制,摸着肉棒的手又紧了起

来,甚至连另一只手也伸了下来,抚弄按摩着雨瑶红彤彤的龟头。
  苏熙若哪会晓得,造成她心态转变的正是雨瑶,确切说是雨瑶体内等同情种

的元力……本来苏熙若对雨瑶的感情就极为深厚,尽管这本是亲情,可元力已然

使其变质,这堪比最顶级的催情药物,再加上『浩然剑』秦洛浦本身不为外人所

知的问题,终使得苏熙若没多少抵抗便陷落了。
  【可是……现在已经……瑶儿,瑶儿她……而且……洛浦还是那样……】
  想到这里,苏熙若忽然睁开了眼睛,心中做出了决定,美润的红唇凑到雨瑶

耳边,「瑶儿,我们……去岸边……」
  而今,雨瑶基本上是对方说什么就听什么,所以掌握主导权的绝对是苏熙若。
  成熟美人带着绝美少女出了温泉,将两具魅力各异的胴体暴露在空气之中。

可见苏熙若双腿间芳草萋萋,乌黑的阴毛不时滑落几颗水珠,看得人饥渴难耐;

而雨瑶那不同于普通女子的下体也展露无遗,她的肉棒经过长时间的刺激,赫然

是蓄势以待、昂首挺立,龟头的马眼间还涌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
  身体是美丽绝伦的少女,胯下却有着如此狰狞的阳物,这种淫靡的景象再次

冲击了苏熙若的理智,让她口干舌燥,久别雨水滋润的桃源洞穴也开始冒出溪溪

涓流。
  「师娘,别……别看……」
  苏熙若放肆的眼神看得雨瑶头晕目眩,说话声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不要紧,瑶儿……让师娘帮你……忍着的话,对身体不好……」
  一边安慰雨瑶,苏熙若一边开始向她直挺挺的肉棒发起攻势。和经验不足的

秦雨涵不同,苏熙若对于房中之事可谓驾轻就熟,一上来就用手圈住南傍国,上下

温柔地套弄起来,不时还用拇指按在马眼上研磨几下。
  「瑶儿,舒服吗……舒服点话……嗯……告诉师娘……」
  不但肉棒上传来接连不断的快意,苏熙若的淫语还从精神方面刺激了雨瑶,

如果换成秦雨涵,效果相比就没有这么显著,毕竟雨瑶对秦雨涵已是爱意深存,

而对苏熙若则是孺慕之情居多,如此一来,她和苏熙若的淫戏不禁唤起了双方近

乎乱伦般的强烈快感。
  「好大……瑶儿的肉棒……比你师傅的还……嗯哼……又大、又热……」
  元力对苏熙若的影响基本成型了,成熟美妇心中的道德枷锁已经残破不堪,

说出的话也更加肆无忌惮。不过雨瑶听在耳中,不免对师傅有了愧疚,但在情种

的威力之下,这抹愧疚下一刻就化为烈性催情剂,让本已硬挺的肉棒隐隐又大了

一圈。
  「瑶儿……又变大了……好厉害……那么,师娘就让瑶儿……好好的享受一

下……」媚眼如丝地瞧了雨瑶一下,苏熙若松开了手,托住了自己丰满的双乳,

用这对曾经哺乳过雨瑶的玉峰夹住了她的肉棒,接着挺动身体,上下摩挲起来,

「如何……师娘的胸部……舒不舒服……?」
  「好……好棒……嗯……师娘你……啊啊……好舒服……」
  这种新奇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所以雨瑶的快感也空前的强烈,她的力气仿

佛已被全部抽干,只是勉强用手肘撑住雪白的上体,扬起优美的脖颈发出一声声

魅惑的呻吟。
  即便和秦雨涵早有肉体之亲,但不管是她还是雨涵,都是那么的青涩。以至

于交合之时只懂得遵循最基本的欲望,顶多是正常的体位和雨涵在上的骑乘式,

像乳交这样的,完全是第一次。
  想到师娘正在用她的乳房爱抚自己的肉棒,这种极度的感官享受使一股股热

气集中在肉棒之上,让雨瑶恨不得立刻发泄出来。感受到乳峰之中那根硕大不规

则的律动,苏熙若典雅的面孔中闪过一丝淫虐之色,一只小手紧紧握住了肉棒的

根部,硬生生停下了雨瑶一泄如注的欲望,然后仍用美乳套弄着大肉棒的其余部

分。
  「嗯……啊……讨厌……恩恩唔……!」
  喷射的欲望被截停,雨瑶顿时感到一阵难受,但混杂着源源不断的快感,这

两种相抵触的感觉成了一种全新的欲望,不上不下令人更加疯狂。
  「呵呵……还没……还没完呢。」苏熙若张开了丰润的红唇,一口含住了那

涨的略微发紫的肉棒,愉悦地舔允起来,「噗……瑶儿……噗呼……你的东西

……在师娘嘴里哦……!」
  雨瑶淫秽背德的快感在苏熙若含住肉棒的那一刻达到了第一个顶峰,本已乏

力的娇躯不知从哪儿涌出了力量,猛地挺动下体,将胀大不已的肉棒深深的顶入

了对方的口中。苏熙若因为雨瑶的这一发劲,紧紧握住棒身的手指不由的松开,

失去了这股压制,雨瑶的肉棒再顶入苏熙若喉咙的同时,不可抑制的爆发了。
  浓浓的白稠液体在苏熙若口中持续爆发,雨瑶完全陶醉在了混杂乱伦之乐的

高潮中,而苏熙若也感受到一股股炽热的精液在自己檀口中迸射,直至涌入喉咙,

溢出唇角……咽入一些,那燥热的精液仿佛连她的心也烫热了。
  「瑶儿……嗯……好瑶儿……呼哈……」
  吞咽了口中的一些精液,苏熙若看着雨瑶的目光越发痴迷,而那根刚刚发泄

过欲望的肉棒,在成熟美妇的侍奉下,很快又挺起了头颅。
  「嗯哈……师、师娘……嗯……我喜欢……你……啊……」
  「瑶儿……」
  成熟的美妇搂紧了因高潮而艳丽无比的少女,两人的红唇,第一次吻在了一

起……
????????????????????????????????? (待续)
?

【雨落瑶梦】(2——春色旖旎)

评分:8.6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