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冬日的周末,天下着牛毛细雨,凛冽的风翻卷着雨滴,街上空无一人。幼儿园里的暖气开得足足的,玻璃窗上满是凝结的水汽孩子们都沉沉睡去,教室里静得只有风吹动窗户发出「咯咯」的响声。

储藏室的灯亮着,小刚坐在课桌上,望着站在面前的燕华,流露出期盼的眼神。

燕华穿着条厚重的毛料长裙,她已经褪下乳罩,一对肉感的乳房挂在胸前,柔软的内衣透出清晰的乳头印子。

「小刚,燕燕阿姨今天还要叫小莲一起来玩。」燕华弯下身体对小刚说,乳房挂在他的面前。

「嗯!」小刚高兴地答应。

燕华走到教室叫醒熟睡中的小莲,把她领到储藏室里,两人走到小刚面前。

燕华对小莲说︰「小莲,今天燕燕阿姨把你叫过来,是要你和燕燕阿姨一起做一件好人好事。」「什幺好人好事?」小莲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说道。

「小刚同学最近生病了。」

「啊?」小莲看看坐在面前的小刚,伸手摸了摸他额头。

「不是普通的病哦!」燕华一本正经地说︰「我们一定要帮助他,小刚同学的身体才会好起来。」「那是什幺病呢?」小莲一脸疑问。

「小刚同学因为顽皮,把牛奶倒进自己的鸡鸡里,鸡鸡肿起来了。」燕华看了一眼小莲︰「现在,需要用嘴巴把里面的牛奶吸出来。」「哦 真的吗?」小莲半信半疑。

燕华拉下小刚的裤子,充血的小鸡鸡马上挺立在空中。

「哇,真的肿那幺大!」小莲惊讶地张大嘴巴。

「小莲,如果你帮助小刚同学,阿姨就给你五朵小红花。」一听到有小红花的奖励,小莲顿时眉开眼笑,一对大眼睛弯成了两条缝。

「好啊好啊。」小莲忙不迭地点头。

燕华会心一笑︰「记住,要像吃雪糕那样慢慢吮出来,可不要咬哦!阿姨出去一下。」说完,锁上门。

燕华按耐住狂跳的心,一路小跑到厨房。她挑出一根胡萝卜,用刀削成中指粗细的圆棍;又到菜筐里拣了条老丝瓜,软软的但很有韧性,去了皮放进口袋。

转眼看到一边的面盆里堆着削了皮的土豆,白白圆圆的,也拿了个略小的。

燕华跑进厕所,脱下湿透的内裤,然后走进储藏室。小莲正专心致志地吸吮小刚的肉棒,上面亮晶晶的满是唾液,时而她还伸出舌头舔舔那发红的龟头。小刚闭上眼睛,享受胯下的快感。

「这样弄对吗?」小莲问。

「对,对,接着做。」燕华走过小莲的身边,坐到储藏室边上的废弃的写字台后面。

她早就看好了这个位置,一来是可以把两人的动作一览无余;二来写字台下方是用木板封死的,在她前面的人就无法看到自己在做什幺。

燕华迫不及待地分开大腿,摸索着淫水的源头,将胡萝卜插了进去,红肿的肉壁被冰冷的胡萝卜分开,更多的黏液从缝隙里渗漏出来。

「哦!」突然的冰冻感,让燕华不禁仰起头,倒抽了一口凉气。

燕华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但是眼前的景像却令燕华几乎丧失心智︰小莲跪在地上,小嘴巴里含着小刚翘起的肉棒,发出「咂咂」的声音。

裙子底下的手却抽插地越来越快,渐渐地,胡萝卜已经没有什幺感觉了,她换上了去了皮的丝瓜,把湿淋淋的胡萝卜放到桌子上。

「呜 呜 」因为担心被小莲发现,燕华只能从鼻子里发出闷哼。一边还要不断地吞咽口水,防止从嘴角流下来。

丝瓜尽管比较粗长,但是没有硬度,此刻的燕华多幺希望放在阴道里的是黄瓜,一想到上面的颗粒,肉穴便更加饥渴。

临近高潮的阴道希望得到的是实心的、坚硬的东西,燕华的手不禁摸到自己的乳房上,拧动突起发硬的乳峰。

她用眼角瞟了眼正专心致志地吸吮肉棒的小莲,深吸一口气,慢慢将土豆送了进去。因为淫水的润滑,「咕嘟」一下,一只滑了进去,但是里面还是空荡荡的,第二只土豆也转眼被饥渴的肉穴吞没,她感到下面似乎充实了一些。

燕华抬起头,只看到小刚的手紧紧地攥着小莲乌黑的秀发,他低垂的眼神和微微张翕的鼻翼,表示下面的肉棒正渐渐积聚着精液,将要狂喷在小女孩的嘴巴里。因为得不到熟悉的在成熟阴道的感觉,小刚的下体不满足地扭动着,往前挺进细长的阴茎。

滚烫的龟头触到幼嫩的咽喉,小莲的脸上露出欲作呕而痛苦的神色,但是作为一个好孩子,为了那五朵小红花,她忍受着,继续舔弄那随时会伤害自己的肉棒。

眼前的景像令燕华的慾望越来越高昇,她慢慢合拢双腿,生土豆在阴道里挤压和滚动,刺激里面的腔肉和敏感地,淫水随着她的动作从缝隙里挤出来,发出微弱的「滋滋」声。

「马上就要来了 」燕华自言自语。

她的双手分开撑住写字台的两边,并紧双腿,连续地蹲起和坐下。阴道里的土豆被来回挤压着,不时碰到敏感的子宫口。向外伸出的桌面刮到勃起的乳头,木质的粗糙感令她几乎疯狂。

突然,储藏室的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燕华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紧张和害怕将她完全淹没了,时间彷佛停止,连心脏也不再跳动。

钥匙开门的声音如同从天外传来,她觉得这简直是一场噩梦,但是怎幺也无法摆脱。下体的阴户还不断地冒出淫水,小刚嘴里发出熟悉的「喝喝」声,迎接幼男的高潮。

一切都来不及掩盖了。

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她叫彩雯,是隔壁班级的班主任。

彩雯的鞋是湿的,刚进屋的样子,头发被风吹乱了,嘴唇被冻得有些发白。

她被眼前淫糜的景像惊呆了,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屋里空气彷佛在那一刻凝固,静得可怕,只有小莲吸吮肉棒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听到有人来,小莲转过脑袋,一看是自己的班主任,她兴高采烈地汇报说︰「彩雯老师,我正在给小刚治病呢!」说着,还舔了一下红肿的龟头。

彩雯看了小莲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啪」地把门关上,出去了。

燕华无力地坐在椅子上,感觉一切都完蛋了。

朦胧中她清楚地回忆到储藏室的钥匙只有一把,怎幺会让彩雯进来?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邪,才搞出那荒唐事情来。

可是,在社会看来,这不仅仅是荒唐。以前建立的名誉、前途,都已经烟消云散,还要面临坐牢的危险。

为什幺,为什幺会变成这样?

她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很痛,这不是梦,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土豆吸收了体温,还有加上淫水的浸泡,越来越涨大,但是燕华什幺也感觉不到,一个面临绝境的人感觉通常是麻木的。她呆坐在那里,也顾不上一边的学生,脑子里空空荡荡。

时间在慢慢流逝。

五分钟以后,门又被打开。

从燕华呆滞的眼光里,看到彩雯提着自己的手袋和雨伞走进来,返身锁上了门。她没有理睬一边的小刚和小莲,迳自走到燕华的面前,把她拉到角落里。

「你知道你干了些什幺?」彩雯一脸严肃,小声说。

「 」燕华神情呆滞,没有回答。

「你想干什幺?想坐牢吗?家长发现怎幺办? 」彩雯喋喋不休地训斥燕华,但是眼睛却慢慢地打量起她那成熟的躯体。

最后,彩雯的手搭在燕华肩膀上,柔声细气地说︰「燕华,我知道你没有结婚,那里也是很想要的 」燕华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因此不再害怕。听到这话,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彩雯。

「小燕,你终究是不对的,怎幺能够这幺搞呢?但是 」彩雯话锋一转︰「这事情,只要我不说,谁会知道呢 再说了,小莲是我班级的学生,我交代她的事情,她能不听吗?」彩雯的语气越来越软,声音越发轻微,她已经托起燕华柔软的乳房,抚摩起来。

燕华扭动身体,想要拒绝。

「如果我不帮你,你想想,结果会怎幺样?」彩雯的话里分明带着威胁的意思。

燕华只能顺从地接受彩雯的骚扰,但是对同性,她一点也不喜欢,只感到屈辱和恶心。

自己的两只乳房被捏在冰冷的手里,乳头因为拉扯感到疼痛,但是敏感的地方被触碰,总是多少有一些感觉。

「奶子挺大的。」彩雯兴致勃勃地一边玩弄一边仔细端详。

作为燕华的同事,彩雯的年纪要少长一些。她已经结了婚,但是身材没有走样,长发披在肩膀上,平时总打一个髻,因此看上去比实际老一点。

彩雯的皮肤很白,所以脸上的雀斑非常明显,她身体不太好,一到冬天手就冰冷。

突然感到乳房一阵刺痛,燕华低头一看,彩雯已经把头伸到自己的内衣里,吸吮自己的乳房,并用牙齿咬乳头。疼痛、夹杂着快感令乳头迅速勃起。

「不要 彩雯姐,很痛的。」燕华用微弱的声音抗拒着,下体一震,原来彩雯冰冷的手指插进阴道里,把土豆往里推动。

「那里还有东西。」彩雯说道,走到写字台旁︰「小莲,把小刚的病治好,阿姨会在班级里表扬你的。」一边开始脱衣服。

彩雯褪下外套,露出火爆的身材。她的腰非常细,二尺不到,但乳房硕大,足有D罩。

她一件件脱下,最后是乳罩。

解下的时候,燕华惊讶地睁大眼睛。原来彩雯是十足的平胸,平时完全靠硬质的乳罩撑起衣服。她的乳头很大,像两颗红枣,微微发黑,胸部似乎没有发育过,在乳晕的外围有些脂肪,薄薄的一层,其他地方隐约露出肋骨的形状。

彩雯下身包着条棉内裤,挺着悬挂在平坦胸部上的乳头,面无愧色地向燕华走去。

「怪不得,夏天彩雯从来不去游泳。」燕华自忖道。

彩雯把燕华按在写字台上︰「其实,我从小就喜欢女人。」说着,手从毛料裙子底下伸入,挖弄燕华的阴道,「里面是什幺东西?」燕华感到又痛又痒,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来,阴蒂被冰冷但有骨感的手指碰到,一阵酸麻。

「不要 乱挖 哦 」

彩雯的手指却不停止,深深探入阴道里,把一只土豆拽了出来。

「好紧,哦,是土豆,你真那个。」

看到深藏在体内的淫具被发现,燕华的脸上阵阵发红。

「我以前也经常这幺弄,现在也是。实话告诉你,小燕。」彩雯继续往里找寻最深处的异物︰「我老公因为不满意我的胸部,很少干我。哼,我也不喜欢被他干!」「啊!」随着燕华的一声惊呼,剩下的一只土豆被挖了出来。

彩雯凑到鼻子上闻了闻,说︰「没有骚味,你那里还很新鲜啊!」燕华感到更加羞耻,屈辱地别过头去。

忽然,自己的手被彩雯拉到她的阴户上,强迫抚摩她扁扁的肉穴,里面正冒出水来。这样弄了一会,直到手上沾满了黏糊糊的淫水,彩雯才放开自己。

燕华的身体被彩雯推向写字台的另一边,然后被迫将大腿分开到最大。彩雯脱去内裤,爬上来,手里拿着根粗壮的黄瓜,上面布满突起。

「还是让我来好好乾你吧!」彩雯面带邪恶的微笑。

「不要!不要!」燕华害怕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小刚和小莲听到老师的叫喊,转过头来。

「不用怕。你看。」彩雯「滋」一下,将黄瓜插到湿润的阴户里。

「不要!」

燕华知道自己的阴道远远没有彩雯的宽大,那幺粗壮的黄瓜插入,一定会非常疼痛,况且还有上面的颗粒,里面的嫩肉肯定无法承受。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如果不要,自己弄为了什幺?还叫小刚 」「不要说下去了 」燕华感到既害怕又羞耻,放弃了抵抗。

彩雯面对着燕华仰面躺下,两双大腿互相交错,使阴户彼此接近。她扭动着身体,手在下面摸索着,让已经插入的黄瓜的另一端对准燕华的阴户,身体猛地往下沉去。

燕华感到下体撕裂的痛楚,不禁「哇」地叫出声音。

「舒服啊 插 插 」彩雯不顾燕华的痛苦,下体抽动起来。

坚硬的黄瓜残忍地挤开燕华阴道里的腔肉,表面的颗粒无情地磨着内壁的黏膜。因为被阴户紧紧包围住,黄瓜艰难地在燕华的阴道里滑动,但是彩雯的那一端已经完全地在和肉壁摩擦了,带出了大量的淫水。而且因为彩雯身体的抽动,对燕华来说,不辍是一次又一次更深入的挺进。

「啊 啊 要弄坏了 啊 」

「来啊 来啊 燕华你顶啊 啊 」彩雯的双腿主动缠绕燕华的腰肢,将她的身体勾向自己一边。

「啊 哦 痛 停啊 嗯 」

小刚和小莲听到两人的呼喊和呻吟,好奇地走过来。

小刚的胆子较大,爬到台子上︰「燕燕阿姨,你不舒服吗?」燕华感到下体的疼痛慢慢变成一种异样的快感,从未有的充实和刺激。她闭起眼睛,没有回答小刚。

小刚转向彩雯,有些生气地说︰「彩雯阿姨,不许欺侮燕燕阿姨。」说完,用手去推彩雯。

彩雯正在好兴致上,粗暴地喝道︰「小孩子,一边去!去!」也用手推。

小刚晃晃悠悠几乎跌下写字台,被燕华一把拉住,抱到自己的乳房上。

「彩雯 你 哦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噎得她说不出话来。

彩雯加大了抽动的幅度,两人的阴户离地越来越近,一根将近两尺的黄瓜被两人的阴户吞没了。

「哦 哦 我不行了 哦 」汹涌而来的快感,让燕华紧紧抱住小刚,小刚也乖巧地含住燕华的乳头,使劲吸吮,给予她更大的刺激。

彩雯呼哧呼哧喘息着,看到站在边上的小莲,说︰「小莲,你 哦 身体也有 嗯 病,上 上来让阿姨看看 」彩雯拉小莲上了写字台,让她跨坐在自己脸上,伸出舌头猛舔白嫩的阴户。

「啊 哦 不行了,来了 来了 」燕华的眼睛向上翻动,嘴角流下口水。

「滋滋 」彩雯的身体扭动越来越剧烈,两人的阴户紧紧贴在一起。

「啊 」燕华下体一震,浑身如同过电一般僵硬,任凭彩雯再怎幺抽插也没有反应,而且黄瓜被牢牢地箍在燕华的阴道里。

「这幺快就泄了,真没用。」彩雯不满地说,她气喘吁吁地将小莲放下,顺眼低头看到小刚那勃起的小小阴茎。

她爬起身,黄瓜从体内滑出来,直撅撅地挺立着。彩雯一把抱过小刚,将他幼小的躯体压在课桌上,自己骑上去,巨大的阴道瞬间吞没了细长的肉棒。

「小燕不行,你来吧!」彩雯残忍地扭动下体,让细小的肉棒在自己的阴户里搅动。

小刚挣扎想起来,但是无济于事︰「燕燕阿姨,救我啊!」彩雯剧烈地上下套弄着,幼嫩的龟头不断摩擦着自己的腔肉,「想不到有那幺硬。」彩雯索性坐到小刚身上,前后摆动。

幼小的肉棒在阴户里横冲直撞,几乎被折断,但是彩雯却如同发狂般扭动身体,长发飘舞。

听见自己最喜爱的学生被强奸,昏死过去的燕华努力睁开眼睛,但是身体如同散架般没有气力,只能用微弱的声音说︰「彩雯,你放开他!放开他!」彩雯只听到小刚用稚嫩的童声呼救,以及自己粗重的喘息,她伸手捏住小刚的乳头,残忍地旋转。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燕华的身体慢慢回复体力,她挣扎着坐起来,不料阴道里的黄瓜却插入更深,她一用力,「啪」的一下,黄瓜断了。

彩雯体会着强奸男童的特有快感,竟然在如此细小的肉棒的搅动下,高潮越来越近。最后一下,她的身体沉到最底,贪婪的阴户吞入了小刚的阴囊。

彩雯的脚趾猛烈地向里勾拢,阴道里抽搐着,向小刚尚无阴毛的小腹上喷出冒着白色泡沫的淫水。

【完】
  
  
  

好学生的故事

评分:3.0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