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鸿鹄
  聚英大会今年被安排于四月中旬举行,虽离开幕还有月余时间,苏家却早早

派出了己方人员鼎盛的队伍,并安排了一个环绕附近三州六府的迂回路线,欲借

此机会锻炼一下年轻的子弟,增加他们的阅历。
  不过,刚出临兴城的苏家队伍,此时却不甚太平。
  苏紫萱插着蛮腰,气呼呼地说道,「秦雨瑶和世姐呢?她们什么时候走的,

为什么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让人瞒了我!」
  「表妹,秦姑娘和你世姐与我们的行程并不完全一致,是苏姨和浩然先生带

着她们先行一步,为兄也不清楚她们的具体路线,不过,我们已经相约在绿韵山

庄汇合,所以……」
  被苏紫萱揪住不放的苏岘苦笑连连,尽管他在苏家年轻一代中的威望很高,

但苏紫萱是绝不会买账的,别说苏岘了,苏家大部人都拿小魔女苏紫萱没辙,所

以苏岘只能耐着心,以期能说服对方。
  不过,机灵的苏紫萱从苏岘的话里发现了一些端倪,追问道,「等等,苏姨

她们不是要去西川么?绿韵山庄却在南方,这不是说中途她们就会分开,那…

…秦雨瑶她们遇到危险怎么办?」说话的语气大有立即拍马追人的架势。
  苏岘赶忙拦下苏紫萱,说道,「表妹,凭你世姐她们的武功,说得上危险的

又有多少?况且一路上有我们留守绿韵山庄的人接应,洛浦先生又是名满江湖的

大侠,冲这几点,相信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
  苏紫萱还欲反驳,忽然一声爽朗的大笑传来,一名脸颊红润、白发苍苍的老

者出了苏宅大门,朗声道,「萱儿不必担心,涵儿和那位小秦姑娘的修为,可不

是你想象那么简单,况且通往绿韵山庄的尽是阳关大道,务须过多担心。」
  「二爷。」「二伯……」「二叔公!」
  见到老人,苏家的一众子弟无一敢托大,连忙拱手行礼,就连苏岘也十分恭

敬地喊了一声二伯,此人正是苏家老一辈的人物苏邢名,一手判官笔使得出神入

化,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铁笔银划』,同时也是这次聚英大会苏家派出的大护

法。
  「怎么会,明明只赢了我两三招而已……」苏紫萱起初还不服,可说道后面,

声音不由得渐渐弱了下去,毕竟,败于秦雨瑶可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你啊……」苏邢名无奈地摇摇头,「先不说那场比试你未能跟上小秦姑娘

的步伐,据我所知,那位姑娘习得『洛水谣』还不过一月……这么讲你明白了吧。」
  一月?!苏紫萱惊得合不拢嘴,苏家女子专习的高深轻功『洛水谣』,不仅

要求过人的天赋,还需要长时间的练习与熟悉,如此下来,三年或许能有小成

……而一个月就将此轻功步伐掌握到如斯地步,未免太骇人听闻了。
  不光是苏紫萱,苏岘以及其他苏家子弟也是目瞪口呆,一向以天之骄子自居

的众人在这一刻有种深深的挫败感,并想到了一句话早已熟悉的训诫,天外有天

人外有人……
  「好了二哥,」随着一个庄重的女声,一名身着深紫罗衫,头发乌黑但矫正

脸庞已浮现出明显皱纹的老妇,掀开了一辆马车的车幕,正色道,「尔等不要在

此浪费时间,紫萱,上来与我同坐,我们出发。」
  苏碧荃,和苏邢名乃是同一辈人,当然这次的身份也和苏邢名无疑,乃是此

行领导者之一。
  老妇一发话,庞大的苏家团队立马开始行动,连苏紫萱也熄了火,老老实实

登上了车,似乎老妇的一言一行有莫大的威慑力。事实也是如此,苏邢名虽然以

『铁笔』著称,但为人热忱、对小辈亲切,所以苏紫萱并不畏他;苏碧荃却正好

相反,性格清冷、威名素素,凭着果断的行事风格,在苏家乃是参与家规家罚之

人,自然让人敬畏。
  只是,即便和苏碧荃坐在一起,苏紫萱的小心思可从没停下。
  【哼,秦雨瑶,明明说自己尽力了,结果还是还藏着一手……让我抓到你,

不说清楚休想轻易脱身!】
  至此,苏紫萱迫切希望她这方能尽快赶到绿韵山庄。
  而这绿韵山庄嘛,自然是苏家的产业之一,是苏家在南方的重要居所,乃是

依水而建的华丽建筑群,而整个山庄的特色,也可谓符合它的名字,重在一个绿

字,一种韵味。
  山庄外围遍栽扶柳,临河畔,沐春风,柳枝飘摇,美不胜收;山庄建筑乃是

出自大师手笔,又加入苏家人特有的博文明智,契合江南春意,以温润之风为肤,

浩博气势为骨,令到访者无不击掌而赞;然后便是山庄中的用具、饰物,就连山

庄中侍女、下仆的衣服,也有不少是以翠绿、深绿等色为主,绿韵一词的确实至

名归。
  苏紫萱念念不忘的人——秦雨瑶和师姐秦雨涵已于日前到达山庄,并且,秦

雨瑶现在做的事,绝对是苏紫萱想不到的。
  在绿韵山庄供宾主休息的主卧内,冰肌玉肤、国色天香的雨瑶娇躯平躺,背

倚软榻,满脸春意盎然,不时从迷人的樱唇中发出一两声如泣如诉的呻吟。
  她的衣服几乎全部褪去,只有粉色的肚兜半松半解,斜斜地挂在身上,将那

对雪白经营的玉乳露出大半;雨瑶姿势平仰,美眸迷醉,欺霜赛雪的藕臂抚在师

姐秦雨涵腰肢两侧,身体则不停地在晃动。
  而雨瑶的师姐,秦雨涵此刻挺直了玲珑有致的胴体,一对饱满诱人的雪峰因

此而显得异常突出,一双经常抚摸秦雨瑶让其发出迷人淫叫的玉手,此时用力握

住雨瑶半露的雪乳,而秦雨涵那令人销魂蚀骨的名器则将雨瑶粗大的肉棒完全纳

入其中,以骑马地姿势在雨瑶身体上肆意驰骋!
  「哦……啊啊……啊啊……啊……!」
  秦雨涵的臀部一上一下,主动吞噬着雨瑶的大肉棒,每一次上升,她都会用

力抓捏雨瑶的细腻的雪乳,享受着那无可言喻的绝妙触感,而每一次下落,她都

感到雨瑶的那根猛兽深深进入了她的子宫,带来极乐的战栗快感,同时又催生出

丝丝瘙痒和再度冲击的冲动。
  不可不说,对雨瑶而言,光是这种初次尝试的体位,就已经令少女兴奋不已,

加上秦雨涵同时刺激雨瑶两处敏感器官的激烈动作,更是让雨瑶身体内快感连连。

乳房被大力揉搓时产生甜美甘痛交织的麻痹快感,下体的肉棒则被秦雨涵的名器

牢牢吸住,极度销魂的紧涩肉屄让雨瑶难以自拔,只想用力插入再插入,品味这

世间少有的『七窍玲珑』。
  情到极致,两名少女的动作几乎有些失控,秦雨涵更加激烈地挺着美臀,高

高抬起又高高落下,让雨瑶的大肉棒一次次刺进她的子宫,享受着龟头穿过子宫

口的爆炸快感;雨瑶也用力地向上冲顶,让她的肉棒更加深入那块甜美无比的淫

穴,同时扬起双手,抓住了秦雨涵那对不住弹跳的饱满乳房,学着秦雨涵一般用

力揉弄挤压。
  「哈啊啊……来……来了……哦……不、不行……小瑶……嗯啊啊!」
  「啊啊……我……我也……啊啊啊啊啊!」
  两声如泣如诉的长鸣,滚烫浓稠的精液从雨瑶的马眼中喷发,而雨涵的小屄

中也喷出一股热热的阴精激流,身体相性越来越高的两名少女同时达到高潮,享

受到做爱的绝妙快感……秦雨涵挺立的玉体,也终于在高潮之后,僵直了一小会

儿,缓缓地倒在雨瑶身上,饱满的双峰和雨瑶的玉乳相触,软软地挤在一起,又

带给两名正享受高潮余韵的少女一丝刺激,不由发出轻微的淫叫,美臀连连抖动,

肉棒和蜜穴的交合处也缓缓流出一丝黏稠的白色精液……
  秦雨涵紧紧抱住雨瑶的娇躯,伏在她身上,玉体好一阵抖动后渐渐停歇,而

雨瑶下体的那根东西在释放完激情后还未软去,所以秦雨涵的桃源蜜洞仍被其撑

得涨涨的,这令秦雨涵仍不由小声娇喘几下,调侃道,「小瑶……真是淫荡,刚

才叫得那么浪,比师姐的声音都高……」
  实际上,两名少女谁叫得更忘乎所以,根本没法评断,毕竟临近高潮时她们

都完全沉迷在性乐之中,哪儿还顾得上其他……只是在秦雨涵面前,雨瑶从来都

是势弱的一方,故而秦雨涵如此一说,少女没想到反驳,而是确实回忆起自己刚

才的肆无忌惮的呻吟,一时间羞意上涌,玉腿间的猛兽又硬了一分,让蜜洞仍处

于敏感状态的秦雨涵禁不住『啊』的叫出了声。
  雨瑶马上抓住了机会,『反击』道,「嗯,刚才是谁叫出声了啊……师姐?」
  「你个小家伙……」秦雨涵故作生气,素手准确捏住雨瑶胸前娇嫩欲滴的两

颗蓓蕾,用力一拉一提,使雨瑶立马发出更大的惊叫声,然后展颜而笑,「哎呀

呀,刚才没有听清楚呢,那么,再来一次?」说着便作势要再捏一次。
  「我错了,」雨瑶弱弱地投降,没办法,敏感处被师姐占领,想抵抗怕是又

要受到玩弄,到时候会万一欲望完全被跳起来,秦雨涵却坏心眼地不让自己发泄,

那就难受了……所以雨瑶眨着星辰般的眸子,可怜兮兮地道,「我错了还不行

……师姐。」
  雨瑶的求饶让秦雨涵很是满足,「看在你真心悔改的份儿上……」轻轻在那

诱人的蓓蕾上弹了一下,秦雨涵便不再继续,毕竟刚刚结束了一场激情,雨瑶和

雨涵此刻正是水乳交融、体内元力流转之时,个中享受相比做爱又是一番滋味。
  雨瑶传承自至尊的元力的确是一种玄妙无比的力量,除了化为情种激发雨瑶

和亲近之人的情欲,另有诸多奇效,譬如比较明显的洗髓伐毛、开拓潜能之类

……当然,雨瑶自是最先受益之人,她短短时间内功力突飞猛进便是最直接的证

明。
  除了受用自身,元力之效亦可惠及他人,而且不同于灌顶大法这类成一人却

也毁一人的秘术,雨瑶若是对别人施类似的功法,不过是让元力巡游于被灌输之

人体内,疏经易骨激发对方的潜能,可元力是外人无法轻易驾驭的,或者说她们

根本束缚不住这种超脱世间俗境的力量,除非雨瑶灌顶普通内力,倒是还可行

……至于元力最终还是会折回雨瑶体内,因为雨瑶的情种乃是元力的核心,情种

对元力的吸引好比信鸽的归巢能力一样,让力量很难流散。
  另外,除去利用灌顶之法,元力还有更直接更高效的做法——阴阳交合。坦

白说,就是和雨瑶发生关系的女子,即便雨瑶不刻意施为,当她们的身体与一之

时,元力便会于两女身体之内行周天之数自动流转,对于双方都有莫大的好处,

不过,也因此会极大影响交合之人对雨瑶的感情,最终难免被雨瑶,或者说情种

所俘虏。
  至于秦雨涵,她的特殊之处在于其体内本就存在些许元力,且和雨瑶乃是同

源同根,所以她和雨瑶做爱,其益处更甚平常,让本已掌握红衣玄功的秦雨涵修

炼时更是如鱼得水,而且两女身体相性如此之高,每每性爱都能尽享极乐,何乐

而不为?……秦雨涵甚至有些后悔,在祈琅山的时候由于初得玄功过于兴奋,错

失了与雨瑶欢好的良机,若是当初便和雨瑶双修,说不定现在已经实现了自己的

小愿望,能真正压倒身下的绝世美人,享受雨瑶的滋味。
  不过秦雨涵自幼习百家学说,聆道家真言,懂得何谓过犹不及,凡事适可而

止,那么这春闱之乐也是如此。哪怕爱极了雨瑶,也不可日日夜夜行交合之事,

否则与淫魔邪道有什么区别,她们此生都将相伴相随,又哪须这般?当然啦,若

是她可爱师妹主动要求,那秦雨涵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如今天色未暗,她们这般已是白日宣淫,故而厢房交欢之后,两女没有无止

境的继续索求,而是一番嬉闹后,开始梳妆清理以掩盖住身上的情糜味道,完毕

后走在山庄内,又是两位衣炔飘飘、凛然不可侵犯的清纯仙子,任侍女仆人想破

脑袋,也不猜到刚才雨瑶和雨涵是何等的纵情享乐、颠鸾倒凤的。
  「看看时日,本家的队伍也已上路,」走在庄内,秦雨涵算了一下时间,说

道,「以紫萱妹妹那按捺不下来的性子,不出五日,或许你就能见到她了。」
  其中的打趣意味显而易见,而雨瑶只能无奈一笑,苏紫萱对她的『热情』是

人尽皆知,尽管仍有些人不明白为何苏家小魔女对雨瑶如此执着,但他们乐得见

到苏紫萱缠着雨瑶,起码他们能轻松些不是么……至于雨瑶,也不对苏紫萱有任

何抵触,秦雨涵那句紫萱妹妹说得很准,在雨瑶心中,就是如此看待苏紫萱这个

小妹的,这是从雨瑶还是男儿身时就有的想法。
  「见面也是日后之事,不说这些,师姐,你说师傅……师娘她们是不是已经

到地方了?」雨瑶岔开了话题,说到了和两女分别的苏熙洛和秦浩然身上,只是

谈及恩师时,语气上有一处不自然的停顿,好在秦雨涵没怎么留意。
  「如果不走官道而取捷径,那么也差不多了。」秦雨涵默默一想,觉得双亲

也应该和西川的好友们见面了。
  闻言,雨瑶不禁期待的问,「那你知道师娘她们这次究竟是做什么吗?」
  秦雨涵奇怪地看了看雨瑶,这已经不是雨瑶第一次问了,只是她也知之甚少,

无奈地说道,「我知晓的也不多,小瑶就别再担心了,爹娘的本事你我还不清楚?」
  若是秦雨涵能确定苏熙洛和秦浩然这次是去暗访万香教,怕是就不会这么自

信了;同样的,若是秦雨涵知晓雨瑶想得全是苏熙洛的事,她也不会这么平静了,

最起码,要在床上好好惩罚一下这个敢对自己娘亲起异心的小色女不是?
  显然秦雨涵还不得而知,所以她继续说道,「虽然了解的不多,但很可能是

家主拜托的事情,就像……我们之前知道的苏家关注过的目标。」
  「你是说,那个『鸿鹄贼』?」雨瑶沉思道。
  鸿鹄贼,更确切说是鸿鹄淫贼,是一个近来武林中话题较多的一个人物。
  关于淫贼这类人群的话题,武林中就从未少过,当然谈到他们也不会是什么

好话,毕竟干得是些奸淫女子的恶行,即便邪道也多有不屑之人。随着万香教的

异军崛起,一些有名的、身手了得的淫贼多出于此,就连那些小贼也开始假借万

香教旗号,真真假假难辨虚实,把水搅得更浑。
  可这鸿鹄贼能入得大众视野,自是有其不同凡响之处,那便是神秘。
  鸿鹄贼长相不明,武功路数不明,高矮胖瘦不明……不明不明不明,关于鸿

鹄贼,人们关于鸿鹄贼的事情知道的极为有限,这样反而让鸿鹄贼的名字传得更

加响亮,令不少人遐想连篇。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鸿鹄贼的不明并非是对方自身掩饰手段多么高明,而

是那些与其有过关系的女子主动包庇鸿鹄贼!若非巨鲨帮帮助铁鹏撞见此贼与他

女儿铁灵儿调情戏水的一幕,或许鸿鹄贼的名号现在都不会被武林中人所知。
  正是因为这一次失误,人们猛然发觉了鸿鹄贼的存在,随后又接连爆出许多

侠女、才女曾遭鸿鹄贼淫玩的消息。可令铁鹏乃至众多人士所不能理解的是,铁

灵儿以及那些被发现与鸿鹄贼有结合的女子,竟一口同声的维护此贼,铁灵儿甚

至为此和身为帮主的父亲闹翻,直到铁鹏无奈地撤掉巨鲨帮的追杀令才算结束。
  如此诡异的情形,不禁令很多人想到万香教,想到万香教那蛊惑人心神的手

段……但事实证明,铁灵儿以及众女并非心智迷乱,她们言行举止一切正常,只

是在对待鸿鹄贼时,有着非常明显的偏袒行为。当人们暗自嘀咕之时,又有更惊

诧的消息传来,被传出与鸿鹄贼有染的诸女中,铁灵儿以及一部分女子竟仍是处

子之身!这着实让很多人嘀笑皆非,那鸿鹄贼还是个淫贼么?搞上手的女人也不

要?
  不管外界是怎么猜测的,但事实就是事实,起码巨鲨帮的铁鹏也是因为这点,

才撤回了对鸿鹄贼的追杀令。
  不能说鸿鹄贼不是淫贼,起码被他下药侵犯的也有之,但比之那些采用调情

手段攻陷心房的女子,这个数量就不值一提了,而且这些被下药的女性多少有共

同点,简单形容就是骄纵虚荣,所以即便被鸿鹄贼迷奸,她们也不敢声张,所以

至今江湖上也只是有传闻而已,却没谁出来佐证。
  不过,如此这般已将鸿鹄贼衬托得神秘莫测,以至于有些侠女不禁不怕鸿鹄

贼,还跃跃欲试地想与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淫贼』见上一面……当然,若是

多招女人喜欢,那么就多招男人嫉恨,所以在女性之间享有『纤云弄巧』之称的

鸿鹄,在男性口中就成了奸淫掳掠十恶不赦的鸿鹄淫贼,这在江湖上绝对是一极

特殊的现象。
  对苏家而言,鸿鹄贼崛起、闻名的过程并不重要,他们在意的是鸿鹄贼很大

可能出身万香教。
  如今万香教的目的难以摸清,而这个鸿鹄贼能在许多门派围堵拦截下一路犯

案,从未失手,可见其心机与武功均是上上之选,作为敌人不是那种简单就能对

付的……何况,苏家更是在自己的本阵,临兴城中发现了鸿鹄贼的踪迹!
  不要小看苏家在临兴城的能量,虽然鸿鹄贼只是在临兴城出手玩弄了一堆奸

夫淫妇,第二天苏家的暗探就捕捉到了这一信息,并根据缜密的勘察,以及鸿鹄

贼以往的流窜路线,大胆推断出了鸿鹄贼就在临兴的结论,为此,雨瑶还摊上了

一个小麻烦。
  之前说过,对鸿鹄贼好奇的女子大有人在,包括苏家里也是,不说别人,苏

紫萱这个小魔女就抱有一些好奇心……所以,她们想出了一个让苏家长辈们哭笑

不得的主意,色诱。
  鸿鹄贼不是淫贼么,那肯定对美女有兴趣啊!无法无天的苏紫萱带着一众思

想怪异的女孩找到了雨瑶,接着雨瑶就悲剧了……虽然只是她们软磨硬泡不得不

在临兴城露出真容逛了半天,但绝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尤其身边还围着一群叽

叽喳喳的小女生,雨瑶严重怀疑,她们根本忘了出来的目的,纯粹是自己在享受

逛街乐趣。
  不用说,当苏家长辈们发现后,自然是大发雷霆,这简直是给苏家这块招牌

抹黑,参与的人一个没跑,都被抓回去好好惩罚了一顿,雨瑶也被苏熙洛好好教

导了一番,只是,这个『教导』很是香艳就是了……
  说了一些和鸿鹄贼以及师傅师娘的话题,雨瑶和雨涵来到了山庄的内厅前,

便打住了话头,一同进了内厅,紧随其后的随侍也关上了房门,隔绝了外面的目

光……然而,仍有一道炽烈无比的目光仍盯着内厅的门窗,仿佛想穿透这些阻碍,

继续一睹内里佳人的绝丽容姿……
  「我答应你,但你也要按照承诺……让我把她弄到手……」
  回想到与那名神秘人的交易,目光的主人眼中的贪婪越加明显,几许残忍与

狰狞爬上脸庞,低声呢喃道。
  「嘿嘿,秦雨瑶……」
?

【雨落瑶梦】(4——鸿鹄)

评分:8.5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