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观众
  2017年/4月/2日发表于 001
  首发网站: 001
  *********************************
  有人捧场自然要全力以赴,毕竟初期的写手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作品有人喜
  欢。不过也再次对自己写东西的啰嗦无奈,原本一章的故事,想的几百字的
  开头,变成了七千来字,成了第一章。想着第二章应该可以把第一章的内容
  结束了吧?开头还算控制住了,后面一个过场的小段子又完全失控,原有的
  一章硬分成了三章……希望能在第三章把这个本来一章的开头写完……希望……
  内容不多说了,大家慢慢看就好了,虽然感觉自己还是处在希望精确描写细
  节、肢体,和希望追求浅显几笔就能描述一切的纠结中……
  希望T2大大指点,大家有什么点子也可以说下,在考虑如果作为宴会的展物
  和玩弄对象的话,有没有不是上来就一堆人轮,而是可以好像艺术品玩弄摆
  设的点子?
  然后,还是麻烦版主排版,谢谢。
  第一章地址:[bbs]thread-9884937-1-2.html[/bbs]
  《魔法实验》原文地址:[bbs]thread-3820258-1-1.html[/bbs]
  《冤罪皇女》原文地址:[bbs]thread-3850434-1-2.html[/bbs]
  *********************************
  「什么恬静与知性的皇女啊,根本就是只知道性的皇女才对,为了权利可以
  随便让人干的母猪,连狗都可以。」
  「去死吧,你这个胡说八道的混蛋!」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难道没有去广场看过,那奶子,那屁股,哪个不是
  和妓女一样?」
  「这群该死的混蛋!」
  吊死者街和红炉街狭窄的拐角处,一个站在木箱上的男人学着女人的模样,
  又是拍着自己的屁股又是比划着胸,和一个站在人群里的短衫客大喊着。另一边
  的黑羊旅店街上,一个吟游诗人弹着二弦琴,唱着一位可怜的公主遭到大臣迫害,
  受尽羞辱的故事。
  熙熙攘攘,挤慢乞丐、短衫客,还有有产者的街道上,戴着皇女党人标志的
  有产者们在酒桶街竖起一座高高的木架,吊着一个挂着:拉考特大法官纸条的稻
  草人。而在乞丐窝里,一个穿的略微体面的皮条客则在大声喊着:「来啊,来啊,
  这里有真正的皇女给你们肏啊!只要两个铁钱,两个铁钱。」正力推着他们店的
  新项目,两位足有二百八十斤浑身散发恶臭的流莺戴上稻草编的王冠后,假装两
  位皇女的游戏。
  「该死,这座城市是怎么了?」刚刚从皇宫出来的四皇女骑在马上,挤在摩
  肩接踵的人群中,攥紧了缰绳。
  不错,现在的皇都情况很糟,支持自己姐姐的皇女党人在各地集会,演讲,
  号召人们起来把姐姐从宪兵监狱里救出来——她知道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事,自
  己应该守护皇都,逮捕这些乱民。可是,他们又是为了要救自己的姐姐,自己最
  亲爱的姐姐……
  「为了我们的陛下……」
  「屠杀魔王的余孽……」
  「冲啊!狮子阵地上的勇士们……」
  「我们绝不退缩,与我们的皇王同在……」
  「殿下,他们在唱阿雷亚赞歌呢。」
  「我知道!」
  星星勋章街上,一群聚集在一起的皇女党人们拿出了从军时的佩刀和长矛,
  就像庆祝诞辰节一样,在矛尖上挑起粉色和黑色绣着鸢尾花还有鹰的丝带,高唱
  着赞美阿—雷亚四世在狮子咆哮山上和士兵共进退,击退贾奈斯的歌曲——一幕
  对议会的贵族们来说最不愿意看到,却因为他们的腐败,而让人民和皇权再次走
  在一起的故事。
  阿莉娅姐姐,如果你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开心呢?你的希望,终于实现了
  ……骑在马上的玛耶在心中想着,一直来到星星勋章街和沐浴街路口的岗哨处。
  「殿下,阿尔博德曼为您效劳。」只有十个人的岗哨里,四十多岁的胖大宪
  兵中士朝四皇女行了个军礼,一个挺胸收腹的动作,就几乎把军装上的纽扣崩飞
  的,大声说道。
  「阿尔博德曼先生,情况怎么样?」骑在马上的四皇女随意的回了一礼。
  「如您所见,我的殿下,卑职和卑职的下属将守住这里,但是暴民们很多
  ……」曾参加过数次战役,脸上有道伤疤的平民出身的宪兵中士瞧了瞧远处的皇
  女党人,「就在今天上午,皇女党人们还和卢卡斯伯爵的护卫打了一架,双方都
  伤了好几个人。我把他们分开了,但卑职只有十个属下,如果真发生什么的话,
  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那就尽力去做,伟大的皇王守护你的家人,现在正是你和你的属下回报皇
  王的时刻。」
  四皇女如以往一样大声说道,但说到最后几句的时候,却再次话声一顿——
  玛耶感到自己的呼吸出了一些问题,感到自己的身子又开始发热……该死,我这
  是……我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咬着银牙,挺着被修身裁剪的军装包裹的高高耸起的酥胸,纤细修长的粉
  颈处露出着控制不住的,似乎吞咽什么东西的蠕动。
  「记住,你们的职责就是守护好这个岗哨,明白了吗?」
  「是!卑职将誓死守卫这里,就好像在绿水河阵地上一样!」脸上有道伤疤
  的宪兵中士赶紧又拿着帽子鞠了一躬,毕恭毕敬的瞧着四皇女一行人策马离开,
  朝另一条街上的岗哨走去。
  「先生,我们真的要誓死守卫这里吗?」
  「闭嘴……做好准备,如果暴民太多的话,咱们就到隔壁的旅馆躲几天。谁
  会为了这么几个钱把命搭上啊?」
  「殿下,他们……」
  「闭嘴,我有耳朵。」身后,紧跟着玛耶的士兵听到军士他们的对话,赶紧
  小声的对四皇女说道。可是就如以往一样,脾气娇横的四皇女不等他说完,就把
  他顶了回去。
  后面的士兵不敢再说什么,而正觉不适的四皇女则是继续攥紧马缰,一面在
  人群中行着,一面又在心中忧愁的思索着。
  是的,城里的局势越来越不受控制,白天的这些集会还不算什么,毕竟光天
  化日之下,这些民众还不敢做出什么。但是一到夜幕降临之后,那简直就是一场
  噩梦。成群结队的皇女党人四处破坏,仅仅是这半个月里,就有好几位上位贵族
  的府邸和议会议员的家人遭到袭击,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每天,每天那帮陷害阿莉娅姐姐的混蛋,还有拉考特大法官都会质问自己,
  皇都为什么会乱成这样,宪兵究竟在做什么?你们这些混蛋,你们以为本公主是
  你们的仆人吗?要不是我答应了阿莉娅姐姐,不管怎样都要保护好这座城市,都
  要保护好皇国……
  越想越气的皇女只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快,身子里的炙热也越来越厉害,双
  腿间处的那种湿润的感觉,好想……好想把手……她抿紧嘴唇,微微向上抒动着
  纤细的粉颈,娇嫩皮肤下的蓝色青络都随着呼吸,一下一下舒张再又收紧。甚至
  就连胯下的黑风都有些不对,不断动着耳朵,打着响鼻,摇头晃脑,不老实的颠
  着步子,弄得自己的臀部和马鞍老是磕在一起。
  这家伙,是不是该给它找个媳妇了呢?
  「殿下,殿下……」忽然,一个宪兵队的传令兵骑着快马穿过人群,从后面
  追了过来。
  「怎么了?士兵,注意你的举止,你可是皇国的门面,是民众的表率,怎么
  能显得这么惊慌?」对属下严厉的四皇女照例给了传讯兵一句训斥。
  「对不起,殿下。」骑马赶来的宪兵赶紧摘下帽子,低着脑袋说道。
  「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刚刚收到消息,南堤特男爵大人在毒蛇酒馆里被一群暴徒袭击了。」
  「谁?」
  「南堤特男爵大人,拉考特大法官的孙子。他和几个军校的学员在那儿喝酒,
  被皇女党人袭击了。」
  「这些废物,为什么不杀了他才好!」粉面娇红的四皇女有些局促不安,尽
  量不想被人发现的动着自己的双臀,狠声说道。
  「二号宪兵监狱也报告,说有大批皇女党人聚集在监狱门口,可能要袭击监
  狱。」
  「该死,他们就不会袭击完了才报告吗?」
  四皇女再次狠狠说出一声,但又是话到一半就戛然而止,本来就显得粉红的
  双颊好像渡了火一样,变得艳红艳红,原本就挺起的酥胸,纤腰,也是所有人都
  能看出的,不断的微微的动着。
  「殿下,您没什么事吧?」
  「废话,我当然没事。」
  双腿间的湿润,还有好想,好想……我都已经换了最轻薄的丝衣了,怎么胸
  衣还是这么硬啊!骑在马上的四皇女不断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和双臀,咬紧银牙,
  忍着身体内一波一拨袭来的快感。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不行,我还得赶紧去宪兵监狱……她的额上沁出着汗水,
  笔挺的鼻尖上亦是挂着晶莹的汗滴。玛耶在一众士兵的注视下,尽力控制着自己
  的身子,极力做出从容的样子,调转马头,少见的,没有像以往一般大声呵斥这
  些下属,而是压低声音说道:「弗莱德,你立即带一半人去毒蛇酒馆,看看那位
  笨蛋男爵怎么样了?但愿诸神保佑,他直接被暴民给打死了。」
  「殿下……」
  「我知道,我知道!」忍不住的玛耶又是一声大叫,但是立即,她就付出了
  代价。通过喉部快速冲入肺中的空气,让她的双胸就好像触电一般,两粒藏在纤
  薄的蕾丝内衣下的乳尖,都好像被人用手捏住一样,让她再次挺胸抬头,丰韵翘
  挺的双臀都离开了马鞍,整个身子都颤粟的僵在那里,藏在衣服下的小腹处都好
  像痉挛般,拧在了一起。
  「剩下的人……跟我……去二号宪兵监狱……」她尽力压低声音,竭力的,
  想要装作没有任何事情一样,双腿一夹马腹,就朝前面冲了过去。
  该死,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啊?
  「让开,让开!」
  「让开,让开!!」
  狭窄的街巷上,四皇女一行骑着高头大马,在人群中快速冲过,引得路上的
  行人避之不及的惊慌闪躲,好几个堆在路边的摊子都被撞飞了出去。不错,现在
  的玛耶似乎非常痛快,但实际上因为迎面吹来的气流,还有马匹的颠簸,此刻的
  她却比刚才还厉害的,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越来越热,热的甚至都想把衣
  领掀开,直接把这身磨的自己肌肤生疼的军装撕下。甚至在用双膝夹紧马鞍,双
  臀微微离开马垫的同时,都控制不住的,想要用自己的大腿根部相互摩擦,来止
  住蜜穴中的瘙痒。一对藏在黑色军裤下面的翘挺小电臀,都显得越发圆润,绷紧
  在臀部的面料底下,引得路人侧目,甚至双腿间的那些湿润,都变得越来越厉害,
  直让她都担心那些蜜液会不会浸透自己的军裤,被人看到。
  该死,我的身体,我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而与此同时,就在皇都东南侧,扼守绿藻河大桥的二号宪兵监狱里面……
  「怎么样啊?皇女殿下,你是不是想让这些乡巴佬进来啊?」
  「要我说,阿莉娅殿下何止是想让这些乡巴佬进来啊,还想让他们都来肏她
  呢。你说是不是啊,阿莉娅殿下?」
  「嗯嗯,嗯嗯……阿莉娅……阿莉娅……嗯嗯,嗯嗯……」金属的铁窗后面,
  曾经贵为这个皇国最有权势,最为被人尊敬的阿—克鲁尔三世的女儿的阿莉娅殿
  下,正撅着圆滑溜溜的屁股,被一众城堡的守卫玩弄着。
  她伸着戴着镣铐的双手,抓着身前窗户上的铁条,一头粉色的秀发被守卫拢
  在粉颈一侧,自身前垂下。一件布满精斑的灰色紧身囚服,紧箍在她的身上,因
  为衣服太小的缘故,不仅本来美好的身材尽数透出,一对肥肥的巨乳将衣服的上
  半截撑得高高鼓起,两片雪白的乳肉在圆形的领口处挤出大半,更是显得那紧窄
  的腰身处空空荡荡,囚衣的下半足足空了一半还多,露出一抹有着雪白腰线的小
  腹,一截连着诱人脊线的向下凹去的印痕,自衣服的后腰处化出,直到两片圆润
  的翘臀处,化为一个几乎无法看见的小小翘起,和两片圆润的丰臀连在一起。
  「嗯嗯,嗯嗯……」她抿紧双唇,想要尽量不发出声音,双腿间处,赫然插
  着一根又粗又红的奈尔法大香肠,正不断摇着自己的双臀,让他们取乐。
  「来,别停下,让我们再看看皇女殿下的屁股有多厉害。」
  「吸进去,吸进去,怎么?偷懒是不是,真以为那些乡巴佬能冲进来救你是
  吧?」
  被无数民众爱戴的皇女,弯腰前伸,就像一个倒过来的L形一样,站在那里。
  两片光裸圆润,就好像珍珠般莹白的翘臀中间,原本细密的肉缝被粗过婴儿拳头
  的巨大香肠撑开,露出一片诱人的粉红色泽。已经被不知多少男人侵入过的蜜穴
  里的耻肉,依旧还是那么鲜艳诱人,红红腻腻的,就像一抹含苞待放的牡丹,含
  满了汁水,被巨大的香肠挤压着,而且因为插的并不深的缘故,还必须用力夹紧,
  才能不让香肠掉下。
  「快点,别偷懒,要是掉下来你知道会怎么样。」
  「没错,你也要为闪电想想啊,它也很想吃这根火腿肠的。是不是啊?闪电?」
  「嗷嗷……」
  几个看守和一条蒙特在旁边肆意的笑着,叫着,他们把手伸进阿莉娅的囚服
  里面,揉捏着她肥大的奶子,戏弄着光裸着下身的皇女殿下。
  「嗯嗯……啊啊……」
  身在麻幻药瘾中的皇女无力的哀啼着,痛苦的扭动着自己的双臀。甚至因为
  身子对男人的碰触的饥渴,身体里好像山洪般快把自己吞没的欲望,而自己都觉
  得羞耻的,希望他们可以更加用力的揉捏自己的奶子,可以不要这么折磨自己,
  而是直接用那根大香肠插进自己的下身。
  「嗯嗯……啊啊……药……求你们给我……」
  「说什么呢?看守长不是说过了吗?不把这根肉肠弄进去,就没有药。」
  一个名叫泰兰,有着奈尔法南部红河谷地口音的看守,一面揉着三皇女翘挺
  的蜜臀,抓着屁股上的嫩肉,还「啪」的一声,用力打了一下。
  「哇哇……」可怜的三皇女一声姣呼,对男人身体的渴求的刺激,还有这些
  日子来被格尔特还有他的手下们变态折磨的反应,让她的身子可耻的,竟然好像
  迷恋上了被这些人粗暴的对待。
  怎么会?我的身体怎么会……阿莉娅在心内痛苦的念着,并紧的雪白大腿根
  部,粉色的耻毛蜷曲着,粘满了晶莹的玉露,就好像她主人的意志一样,随着身
  子的颤抖,一下一下的晃动着。
  「怎么了?皇女殿下,又发情了吗?」
  「快看,快看,又流水了。」
  「哈哈,真是个母狗皇女,自己用奈尔法香肠都能湿成这样。」
  胡说,我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啊啊……
  一只只男人的大手,用力的揉捏着阿莉娅皇女的酥胸,伸进她那紧巴巴的灰
  色上衣里面,还有外面,使劲攥着她的奶子,掐着她那在衣服下面凸起的乳尖,
  把她娇美的乳房捏成各种诱人的形状。尤其是后面那个名叫泰兰的看守,更是抓
  着皇女的一条玉腿,让她只能用一条腿站立的,斜侧着身子,抬起腿来,把自己
  的整个下身都暴露在众人眼前。
  「不,不要……」忽然清醒过来的皇女摇着缳首,使劲收紧自己的小腹,生
  怕本就插的不深的香肠从蜜穴中掉出。
  「不要?不要什么?不要药了吗?」男人戏谑的说着,一面瞧着在这里受尽
  凌辱的皇女,一面又瞧了瞧城堡外越聚越多的人群。
  「药……我要……」皇女完全丧失尊严的瞧着看守,颤声的说道。
  「那还不快动?」
  深陷在麻幻药瘾中的皇女没有办法,只能被人这么举着左腿,以着羞人的姿
  势,继续动着自己的阴阜,蜜穴里一松一紧的动着,想要把那根又粗又红的大香
  肠吸入蜜穴里面。
  窗外,金色的阳光透过一根根粗过儿臂的铁栏,打在皇女身上。
  阳光下,皇国奈尔法的三皇女看来还是那么美丽,粉色的秀发散发着金属般
  的流光,原本洁白俏丽的面容,虽然因为在监狱里的时日而稍显消瘦,却更多了
  一份清幽的质感。白皙的粉颈,浅浅诱人的颈窝,还有那两片在领口处露出的单
  薄锁骨,饱满露出在衣服外的挤出一条深深乳沟的白皙乳肉,甚至她的双胸似乎
  都因为被男人玩弄多了,又大了几分似的,就连她那因为被看守抓着而用力夹紧
  的雪臀,在金色的阳光下,都显得那么浑圆,紧致,充满诱人的弹性,就像佛朗
  索瓦挑战地心引力的艺术品,只有爱与美的女神的杰作才能与其相提并论——但
  是她那最最重要,充满知性与典雅的好像宝石般的褐色动人的双眸,却早已好像
  枯井般,变成了一片绝望的灰暗。
  她无力的,哀啼着,抓着身前的铁栏,十只白皙如玉的指尖和着那被格尔特
  强迫涂上的粉色指甲油的美甲一起,抓在栏杆间满是泥灰的窗台上,动着自己的
  双臀。
  她修长的左腿被看守向上扳着,一直到超过身子的高度,阳光下,阿莉娅大
  大张开的阴阜就如一片诱人的白纸,和着那窄窄露出一丝川字纹的雪白腹肌,跨
  部到双臀边的翘起,还有两条雪白大腿根部连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完美的三角形
  的白色。
  粉色的耻毛,蜷曲诱人,就如她头发的颜色一样,粘满蜜液,黏贴在那抹被
  奈尔法大香肠撑开的小穴两边,那片雪白的三角形的末端。
  她被强迫抬起的左腿微微曲起着,白皙诱人的小腿和圆润的大腿,就像是用
  象牙雕刻出来一般,又白又滑,使得大腿根部和胯部连接的那抹韧筋,都更加明
  显的凸起出来,尽显着勾股缝隙里那抹诱人的红润,和着那只被强迫穿上的黑色
  高跟鞋,她那赤裸的左脚的足背,黑白分明的色泽,更增了一番迷人的美感。
  因为麻幻药的药瘾,还有对男人的肉棒,或者说是任何可以刺入自己身子里
  的长物的渴求,在整个身子都没有任何助力的帮助下,可怜的冤罪皇女只能不断
  收紧松开着自己的蜜穴,使劲想要让肉棒进到身子里面。
  我要……我要……阿莉娅控制不住的,在心内娇声叫道,下身处越来越热的
  瘙痒,想要男人的肉棒来解除的控制不住的躁动,但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外力。
  「嗯嗯,嗯嗯……」她呻吟着,喘息着,津津的汗滴沁满她白皙的额头和鼻
  尖,挂在她好像刷子般向上翘起的眼睫毛上,迷湿了她的眼睛,似乎还有她自己
  的绝望的泪水。
  她绷紧娇躯,因为现在只能用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被抬起的姿势而紧
  紧挤在一起的双臀的臀瓣,还有大腿根部的肌肤,都随着呼吸,一下一下的颤动
  着。
  身子里越来越厉害的炙热,痒,痒得无法形容的感觉,还有那种无法爆发出
  来的欲火,希望可以用什么东西戳穿自己的身子,折磨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的,
  自己都觉得羞耻的渴望……
  「嗯嗯,恩恩……」
  「看啊,真是个淫荡的皇女,用根香肠都能发情成这样。」
  「怎么样,殿下,是不是想我们帮你解解痒啊?」
  「嗯……」阿莉娅殿下痛苦的流下了一滴泪水,忍着他们用力抓捏自己胸部
  的疼痛,点着脑袋,希望他们可以帮助自己。
  男人……我要男人……她心中不断的叫着。
  「不过大人有令,必须等你把香肠弄进去才行啊。」
  「我们实在也是没办法啊。」
  一个个看守们肆意的淫笑着,继续抓着皇女娇媚动人的娇躯,贴着衣服,抓
  着她硬如石子的乳尖,把手指伸到她的小嘴里面,捏着她软糯香滑的舌尖,在她
  的双唇和贝齿间来回滑动。
  「嗯嗯,嗯嗯……」
  男人,男人……而渴求着男人碰触,男人的肢体就是解渴的良药的三皇女,
  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居然主动用自己的口唇,去含弄这些人粘满污迹,从不知道
  用水去洗的泛着酸味和马桶味儿般的手指,就好像这些肮脏的东西什么美味佳肴
  一样——如果在一个多月前的话,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希望他们可以往自己
  嘴里再伸一些,再伸一些,抵到,抵到自己的喉部,让自己……
  可怜的皇女殿下半阖双眸,痛苦的,不断的用自己鲜嫩娇红的舌尖,勾舔着,
  挠动着,吸吮着那个看守的指尖,哀求着他们。
  呜呜呜呜……我不是……我……我要,我要……在心内痛苦的喊道。
  「要格,用这格再帮你加噶力?」身后,另一个似乎是来自皇国北部,带着
  龙牙峡谷口音的大胡子看守坏坏的笑着,不是抽动插在皇女下身处的那根香肠,
  而是又拿起一根比那根还粗的奈尔法大香肠,朝着皇女的菊穴插了过去。
  「呜呜,呜呜呜呜……」阿莉娅看着他们比划的动作,忽然惊醒过来,但是
  同时,因为麻幻药瘾的缘故,还有他们这些日子来对她的折磨,饥渴,她的身子
  早已沉迷的这种变态的反应,她的心中又充满了期盼——不,我不要这样,我不
  要……我……格林……阿莉娅……阿莉娅……呜呜呜呜……
  阿莉娅惊恐的摇着缳首,脑海中不知怎么,映出了老管家那张苍老,为了解
  救自己而日夜奔波的身影。
  她多么想要自己坚持下去,想要努力做到对他,对父皇,对玛耶,对所有人
  的承诺,但是……
  「呜呜,呜呜呜呜……」她惊恐,但是又期盼的瞪着双眸,一双灰蒙蒙的大
  眼睛竟又多了几分灵彩的,看着那个名叫山猫的看守扳着自己的双臀,用力分开
  自己臀瓣的动作。
  男人抓着自己臀部的大手是那么冰凉,只要碰到自己的身子,那种都要将自
  己烧化的炙热就会好上许多,直让皇女心里都说不清是什么滋味的,娇喘声都重
  了许多。
  名叫山猫的看守淫笑着,用自己好像烧火棍般一节一节指节都粗大吓人,手
  指缝里满是泥污的手指,扳开三皇女那两个像雪球般洁白,撑得圆鼓鼓的臀瓣,
  用自己粗大的拇指,挤压着那朵好像雏菊般娇嫩的细纹,还有在周围雪白肌肤映
  衬下,都几乎无法被人注意到的,一环浅浅的粉色的细小软毛。
  他拿着奈尔法香肠比划着,压着皇女的菊穴,细细的花瓣在香肠还有手指的
  压力下,被从中间分开,露出一腔鲜嫩反着莹光的红肉。
  「呜呜呜呜……」忽然从外面吹进菊芯里的冰冷空气,让三皇女的小腹内一
  阵肠搅般的运转,让她升出一种想要排泄的感觉。而当那根粗大的香肠真的顶着
  她分开的菊穴,使劲往里压进之后。
  「啊啊啊啊……」可怜的三皇女只觉自己的身子都好像要被戳穿一样,整个
  身子都在瞬间绷紧!
  巨大的,粗过婴儿拳头的奈尔法大香肠,带着一棱一棱竖着好像石子般的纹
  路,就好像把利剑一样,分开着阿莉娅的菊穴,坚硬粗糙的感觉,还有在小穴里
  已经插了一根大香肠之下,那又糙又粗的肠身,就仿佛要把阿莉娅的身子都撕成
  两半,让她那锁在窗户上的双手,十只修长的玉指,都猛地攥紧,手指的关节处
  都变成一圈白色的浅线。
  「啊啊……」可怜的皇女咬紧银牙,想要忍住不要出声——她知道,即便是
  已经陷在麻幻药的药瘾之下,她也依然清楚,自己的叫声只会让这帮畜生更加兴
  奋,更加疯狂的折磨自己……虽然,对现在的她来说,这可能才是她的身子所渴
  求的。
  「啊啊啊啊……」她抿紧双唇,想要尽力忍住疼痛。粗大的香肠连带着菊穴
  内的稚嫩肛肠还有附近的臀肉,使劲往里钻进,直让阿莉娅的整个菊穴四周都撑
  成了一圈圆形的白色,紧箍在大香肠外面,直让她那白皙落满汗水的粉颈上的肌
  肤都猛地绷紧,向后仰去。
  「怎么样格?皇女殿下,这格是不是好多噶啊?」
  大胡子看守戴着口音的说道,一面抓着阿莉娅的蜜臀,一面动着自己满是肌
  肉的胳膊和手臂,把香肠往里压进,直到一个尽头之后才停止下来,再缓缓的抽
  出,然后再又压进。一下一下,不断往复。
  粗大的香肠在阿莉娅的菊穴里来回进出,每一下进去,都连带着好像要把菊
  穴四周的臀肉都塞进一样,跟着往里挤进。每一次拔出,都好像要把阿莉娅的肛
  肠从身子里掏出一样。
  不,不是好像,而是真的有一圈稚嫩红艳的肛肠,因为香肠太粗,而裹在了
  肠壁上,随着他的动作,每一次都被拉出一些,直让阿莉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
  身子,雪白的大腿根部都颤抖着,「啪」的一声,插在蜜穴中的那根香肠都夹不
  住的掉在了地上,都可以让人看到她露在囚服下的那一抹少少的纤腰,那川字纹
  的腹肌的末端,都因为疼痛而拧紧起来。她那赤着踩在一双黑色高跟鞋中的双足,
  如玉一般有着几道浅浅青络的露出在鞋面外的细嫩足背,都和着那抹雪白的小腿,
  还有一柱擎天的裸白脚踝一起,化成一条略微带着一点弧线的绷紧的弧度。十只
  可爱的足趾,都在鞋子里面,用力的蜷紧在一起,第一节足趾和比第一节足趾稍
  长的第二只脚趾用力的挤压着,捻动着。
  「不,不要,太粗了……太……啊啊……」
  「噶么?你说噶么?」
  「阿们的皇女格是就喜欢粗的吗?」
  大胡子看守继续动着手里的香肠,在皇女的体内抽插着。一下一下,来回用
  力的压进钻出,还好像拧螺丝一样的拧转着,直让皇女菊穴里的娇嫩肛肠都箍缠
  绕在上面,跟着它的拧动,让阿莉娅的额头上沁满汗滴,整个身子都战粟的,圆
  圆的臀丘绷紧到了极限,一股股的汗浆就像流水般从她身上渗出,都将胸前的衣
  服浸透。
  几个看守大笑着,完全不顾皇女的疼痛,其中一个好像也是来自皇国北部,
  有着饿狼山脉地区口音的瘦高看守,更是把那根掉在地上的大香肠拿了起来,说
  了一句:「诶,殿下,你看看,怎么夹个东西都夹不住啊?好像小孩儿一样?还
  得我来帮你。」
  更是和那个大胡子看守一起,把这根大香肠也塞进了皇女的菊穴里面。
  「不,不行,再也不……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就咬紧牙关忍着的皇女惊恐的叫着,摇着缳首,褐色动人的双眸中露出
  着祈求,绝望,希望他们可以放过自己,眼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的把两根香肠挨到
  一起,掰着自己的双臀,往自己的菊穴里插进。
  一高一壮两个看守一起用力掰着皇女圆润翘挺的双臀,让两片绷紧充满弹性
  的臀肉向两边尽量分开,再把那根大香肠拔出之后,又一起的,用手指分开菊穴
  的花瓣——男人粗黑的手指和女人如纸般洁白纤细的肌肤,是那样的黑白分明,
  充满视觉的冲击——他们一起按着皇女菊穴处的花纹,把原本已经被大香肠撑开
  的菊穴,拉向两边拉开,拉长,似乎都带着一丝红色液体的肠腔,被拉成了一条
  长长的细缝。
  他们把两根大香肠的头部挨在一起,对着那个红艳艳的,稚嫩的肠壁上泛着
  水嫩亮光的小洞,一起往里挤压着插进。
  两根粗大的奈尔法大香肠,连带着菊穴四周娇嫩的肌肤,那些浅浅的粉色软
  毛,括约肌,一起朝红色的肉洞里压进。可怜的皇女殿下抓在铁栅栏上的双手,
  露出在囚服外的细小白皙的手腕,整个身子都绷紧到了极限,从咬紧的贝齿缝隙
  间,喉咙里,冒出着「咕咕」的声音,双目都几乎翻白。
  两根巨大的奈尔法大红香肠,每进一分,都像是把阿莉娅的整个身子都戳碎
  一样,就似乎让她那两片又圆又大的屁股,都要一起挤进那个小小的肉洞里一样。
  阿莉娅使劲扭着纤腰,本来不盈一握的小腰,都像麻花般,在一侧的腰腹处
  拧出了几道斜斜的皱痕。一股一股不断冒出的汗浆,让她就像是被雨水浇过一般,
  秀发上都粘满了水雾。因为疼痛而受不住,想要合闭的两条雪白美腿,都几乎要
  挣脱那些看守的把握,让得他们的胳膊上都青筋直冒的,用足了全力,才能继续
  抓住。
  「妈的,老实点,母狗!」直让另一个看守又在她屁股上狠狠给了一下,让
  得那两片已经被男人大手攥住的臀肉,都是又一下猛地一颤。
  而当那两根齐头并进的大香肠,一起抵达到之前那个看守用香肠到过的拐弯
  点,不管他们再怎么用力都无法进去分毫,只能再次向外拔出之后,「咕咕,咕
  咕……」,那红嫩的肠壁,都带着一些红色液体的,裹在两根奈尔法大红香肠上,
  从阿莉娅两片雪白的屁股中带出的一刻。
  「啊啊,啊啊……」已经都快晕过去了的皇女殿下,她被横着抓着的身子,
  都快挣成一个弓形的向后弯着,纤细粘满汗水的粉颈,都让人感觉快要崩断的向
  后扭着,被高高举起的雪白修长的左腿,圆润翘起的小腿的腿肚,和着弯曲的玉
  膝,还有套在足尖上的黑色高跟鞋还有足踝一起,都扭成一个惊人的C字形的尺
  度。雪白修长上的美腿的肌理,都绷紧显露出来。藏在高跟鞋里的左足的足趾,
  都蜷紧到了极限,使劲儿拧在一起。
  「啊啊啊啊……」而当两个看守将那两截裹着红嫩肛肠的大香肠,再一次朝
  阿莉娅的菊穴里面插进,而且不再是缓慢的一点点压进,而是全速的,一下下猛
  力插进和抽出之后。
  「啊啊啊啊……」被锁在窗户上的皇女再也受不住的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
  整个身子都好像狂风暴雨中的小舟一样,用力挣扎着,拧动着,疯狂的喊叫着。
  「啊啊啊啊……不,不要……求求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撕心裂肺的叫着,疯了一样的摇着缳首,凄厉的叫声,甚至让那个抓着她
  左腿,叫做泰兰的守卫都心生不忍,「喂,不会真把皇女怎么样吧?」都问出了
  这么一句。
  「噶么样?能噶么样?」
  「大人不格说,皇女殿下别噶活着出去,也永远不会被噶莫的人探视?」
  「再说了,就算真玩坏了,不是还有大人的治疗药水吗?被几百个人肏过都
  能用那个药水治好了,还在乎这个?」但是不管是那两个北方口音的看守,还有
  其他看守,却都只是相视一笑,就继续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他们拿着香肠,一下一下往皇女的菊穴里插着,一下一下,每一下都让皇女
  生不如死的挣扎着,扭动着自己的身子。粗大的香肠剐蹭着菊穴里娇嫩的肠肉,
  那无法形容的疼痛,让阿莉娅都恨不得自己已经死了。还有因为那些看守的大手,
  根本挣不出分毫的,被他们拧着的自己饱满的双乳,乳尖。
  「啊啊啊啊……」在阿莉娅声嘶力竭的惨叫中,皇女两片又圆又大的雪臀上
  的肌肤,还被他们一下下用手掌拍打着,啪啪声中,紧致的臀肉就好像果冻般的
  颤动着,好像都要撑爆一样,就连小腹处都能看到什么东西从身子里向外鼓起的,
  一下下的顶着,绝望的叫着。
  但是就算如此,在她前面的那个小穴里面,就是在这样的暴力折磨下,那一
  环一环紧黏着挨在一起的耻肉上,还是分泌着黏黏的爱液,甚至比之前还要多,
  还要快的,不断从那两片薄薄的被几缕粉色耻毛粘着的蜜唇间流出,顺着她那只
  还挨在地上的雪白右腿的大腿根部,一点一点的向下流去。
  父皇……玛耶……格林……阿莉娅,阿莉娅真的……在那一刻,在阿莉娅的
  潜意识中,似乎还有这么一个声音在断断续续的念着。但是她的身子,身体里最
  真实的反应,却因为这些看守的折磨,麻幻药的药瘾,在凄厉的惨叫同时,浑身
  落满香汗,雪白的身子都变得更加晶莹,充满质感的,居然越发动情的,不断的
  说着:不够,不够,阿莉娅还要,还要,还要……啊啊啊啊啊啊……不断的尖叫
  着。
  未完待续……

【皇国奈尔法皇女姐妹记】(trsmk2大大巨著皇女三部曲同人)2(冤狱)

评分:9.8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